第一章08.女丑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19 09:363,057

  三个月后。

  “啪……啪……啪……”寂静的空气里,翁鸣的耳膜像一面脆弱的小鼓,被滴水声敲打得烦躁难安。

  一双结实有力的手托着枪,食指扣在扳机上,似乎随时可以对着昏暗中的敌人迎头痛击。

  墨镜上绿色光线正准确地测试着空气中的一切,温度湿度,是否有可疑人员……它把一切数据输送到那双紧张的眼睛里。

  湿哒哒的地面腥臭的积水淹住了靴底,每一次抬脚和落地都会带动轻微的唰唰声。

  墙上的漆脱落得七七八八,露出了里面丑陋的结构,暗绿色的青苔在角落里无声无息地蔓延。

  “吱吱——”肥大的老鼠磨着尖牙嚣张地踩过他的军靴,一路踏着水花往墙洞里钻去。

  秋刀鱼的心脏猛地一缩,把差点冲出喉咙的尖叫生生咽了下去。

  经过了三个月特殊训练后,猎神局的三名成员今夜首次执行任务,追捕一名残忍的凶犯。

  这是一栋矗立在城外的破旧小楼,前身是间生意奇烂的小旅馆,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现在成了流浪人和无业游民的聚集地。出了几次凶杀案以后,吓跑了多部分住户,如今这栋空荡荡的小楼已是人烟稀少了。

  “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可疑目标。”秋刀鱼压低声音,对着话筒短促而有力地回答道。

  百里香的声音从耳机中笑呵呵的传了过来:“小朋友,提高警惕,顺便祝你好运。”他双手抱着圆乎乎的脑袋舒适地躺在放下来的车椅上,鼓着的腮帮子中含着一个巧克力味道的棒棒糖。

  司空认真地盯着监视屏,秋刀鱼正在一间间检查房屋。西芹百无聊赖地依着墙壁,不耐烦地看着时间,她负责围堵后门,防止疑犯逃脱。

  摘星呢?她竟然蹲在角落里逗一个流浪狗?!枪随意地放在窗台上,夜风从空荡荡的窗户中刮进来,摘星的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标配的墨镜架在额头上,露出了一双狡黠的大眼睛。

  “你为什么会挑这么个小女孩进来?”司空有些不满,摘星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本子上涂涂画画,不是小猫就是小狗,她连一把像样的匕首都画不好。不然就是和百里香躲在桌子后吃零食,一老一小完全没半点工作人员的自觉性,鸡腿鸭腿汉堡薯条可乐……他们的零食没有一天是重复的!

  “着什么急呢,慢慢看吧,这个小女孩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她身上有一股很强大的‘气’,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的。比如,你觉得秋刀鱼勤奋踏实能入梦是吗?其实就是个捧着美少女写真流口水的死宅男啊。西芹性子急躁,脾气火爆,虽然有变身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很不幸的成为了她的弱点,一只苍蝇很容易被拍死,一只蚂蚁很简单就被踩死了……但是,西芹具有很厉害的基本功,毕竟是正规警校毕业的,又在社团里做了两年的卧底,三五个普通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所以,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人人都有缺点,这是我们生而为人不可避免的事情。”百里香照旧乐呵呵的,他似乎永远都不会生气。

  “是吗?”除了西芹,司空对秋刀鱼和摘星这两个小毛孩都不是太满意。

  “我们继续看吧,没准后面会很有趣呢。”百里香吧唧着嘴里的棒棒糖,说话都是一股子甜腻的巧克力味。

  “吱呀——”军靴轻轻推开半掩的木门,一堆数据“比兹比兹”映入了秋刀鱼的脑海,室内一切正常。只有一堆泡得发霉的破家具,靠窗的大床上,一团黑乎乎的棉絮上躺着一个掉了一只眼珠的洋娃娃,半张着猩红的嘴唇,在夜风中轻轻摇晃着。

  秋刀鱼轻轻嘘了一口气,退了出来。这是一楼的最后一个房间了,他将踏着冰凉的楼梯一步步往上走,该死的!还有四层楼!

  二楼的房间比潮乎乎的一楼稍微好些,一个房间从房门下透露出了一片微光。秋刀鱼轻手轻脚拉近距离,犹豫着是破门而入还是礼貌敲门盘查。万一是无辜群众怎么办?

  司空看着秋刀鱼犹豫的表情,嘴角轻轻扬了扬。很好,不是拿着枪一路扫射的蠢货。

  秋刀鱼左手敲门,右手握枪保持警惕姿态。

  “谁呀?”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话音刚落,门就自动开了一条缝隙。

  秋刀鱼往内一瞄,刺眼的大红大绿窗帘,墙上密密麻麻挂满了稀奇古怪的东西,似乎是一张奇怪的大网。

  屋子中央坐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花白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布满皱纹的脸上嵌着一双污浊的眼睛。

  老太太冲着秋刀鱼咧嘴一笑,黑洞洞的嘴里看不到半颗牙齿,那双布满老年斑的粗糙双手正不停搓着毛线,而那些线从地上一直蜿蜒至墙上,又从窗外探了出去,不知去向何处。

  “你好啊,年轻人。”

  秋刀鱼的墨镜数据突然出现了乱码,刺得他双眼疼痛。他看着眼前这个颤巍巍的老太太,把枪藏在身后,又取下墨镜塞进口袋里,这才回应道:“你好,婆婆。”

  “警察巡逻吗?最近经常有警察来查夜。”老太太停下手中的活,看着秋刀鱼身上的迷彩服,淡淡问道。

  “是的,老婆婆。最近这栋楼里出了一点麻烦事,所以……请问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秋刀鱼不敢放松警惕,只是站在门口处,背依着门框,半个身子侧进屋里,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是的。”老太太坐在五彩斑斓的垫子上,依着墙,像任何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软弱无力。

  “哦,我可能要做一个身份调查,希望您能配合。”秋刀鱼没有装腔作势恐吓老太太,只是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发生了几起凶案还能一脸平静住在这栋凶宅里的老人家。

  老太太点点头,很配合。

  “姓名?”

  “女丑。丑陋的女人。”老太太拿自己打趣。

  “年龄?”

  老太太露出漏风的牙齿,笑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女士的年龄可是秘密,警察小哥,我只能告诉你,我活了很久很久了。”

  秋刀鱼略微尴尬地点点头:“请问您是本地居民吗?”

  老太太毫不犹豫点点头:“是的,一直待在永川城。”

  “住进这栋房子多久了?”

  “三天前搬进来的。”老太太的手爱抚着矮桌上的龟壳,声音沙哑,“不过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离开这间破烂的屋子,离开这具衰败的身体。”

  也就是说,发生最后一起凶案后的第二天住进来的。秋刀鱼思索片刻,也对,之前这栋废楼人满为患,这几天才人去楼空的。

  老太太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颓败的气息,想来也是一个孤寡老人。这位老人家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人类的身体其实同野兽没有任何区别,面对危险都会有种特殊的直觉,但是他现在没有,甚至心情相比之前的紧张还放松了不少。

  “好的,谢谢。不好意思打搅了。希望您注意安全,再见。”他退了出去,正欲把门轻轻掩上,突然老太太那张黑洞洞的嘴巴冲着他笑道:“需要给你算一卦吗?免费的,年轻人。”

  秋刀鱼想拒绝,可是那双腿却不听使唤地停住了。

  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走进了屋内,小心翼翼绕过那些纠缠的网,勉强找了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却觉得自己的武器和这身打扮与这神秘的房间格格不入。

  她的眼睛看着他,浑浊的眼球一点点在他眼里放大,秋刀鱼瞪大双眼惊恐地发现自己过去的生活一幕幕竟然出现在了她的眼睛里!

  冰凉的右手被她死死拽着,一股股蚀骨的寒意涌向了每一根血管,陡然竖立的汗毛让秋刀鱼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年轻人……你的过去并不快乐。”老太太雪白的睫毛眨了眨,双眼中的画面瞬间消失了。

  秋刀鱼仿佛溺水的人冲出了水面,张大嘴深深吸了一口气,涨红的脸庞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我知道你在隐藏什么,我什么都知道。不过仇恨是会吞噬一个人的良知的,我从未见过一个深陷仇恨深渊的人还能逃出来。”老太太每一个笑容都会让秋刀鱼毛骨悚然。

  她的指甲死死掐着他的手背,眼神诡异:“可是你是个好运的家伙,你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不过,年轻人,未来的你将面临一个可怕的选择,如果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那时候,你就危险咯。”

继续阅读:第一章09.鲛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