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09.鲛人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20 10:082,442

  秋刀鱼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了这个诡异的房间,只觉得背上冷汗顺着背脊冰凉地滑了下来。

  “头儿……”他张了张嘴,冲着对讲机低呼了一句。

  “继续搜!”司空寒着一张脸,冷冷命令道。

  “是!”秋刀鱼挺直背脊,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他像是从地狱中走了出来一样,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让他长长吁了一口气。

  秋刀鱼继续拖着有些僵硬的步伐来到了三楼,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歌声轻轻萦绕在耳畔,谁在唱歌吗?

  “哗啦——哗啦——”像是船桨划在水面的声音,又像是谁在玩水,水声中带着说不出的欢快。

  传出水声的307房一周前发现了一具九岁女孩的尸体,身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脸上还被凶手用口红画满了圈和叉,每一个圈里都有一道匕首刺入的伤口。凶手……像是在女孩的脸上玩一种棋游戏。

  秋刀鱼摇摇头,努力把小女孩的模样抛之脑后,手轻轻一拧,打开了307房的门。

  水声是从浴室传来的,依稀还听得到少女唱歌的声音,美妙的歌喉像清脆的黄莺鸟儿在歌唱。秋刀鱼听得有些入神,百里香在他耳机里咳了一声,他才吐了吐舌头举着枪贴着墙小心翼翼挪向了浴室,腐朽的门摇摇欲坠,斜眼望进去,略微透明的浴帘上映出了少女美好的身形。

  歌声突然停了,帘幕上的黑影一点点往浴缸里缩,似乎发觉了有外来者。

  “哗啦——”一声,浴帘被一只雪白的胳膊拉开了,一张怯生生的脸望着他。

  “谁?!”少女肌肤似雪,晶莹剔透的皮肤上看不到一点瑕疵。

  一头乌黑的长发海藻般垂在胸前——很好,一点都未走光,不然会再加一条妨害社会风化罪逮捕她。

  秋刀鱼看着少女那双无辜的丹凤眼,左眼是神秘的海洋蓝,右眼是珊瑚红,真是奇妙。虽然心里在嘀咕,可是嘴里依旧冷静地盘问道:“姓名?”

  “夏泉。”少女缩在浴缸里,只露出一个脑袋,一股咸味顺着窗外的风吹了进来。

  秋刀鱼抽了抽鼻子,嗅到了一股海水的味道。

  “身份?”

  “鲛……鲛人。”夏泉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看秋刀鱼肩头黑洞洞的枪口。她知道只要一发子弹,足够要她的命。

  司空迅速查了一下夏泉的资料,低喝道:“她不是合法居民。”

  “夏泉小姐……你不是永川城的合法居民吧?”试探的口吻,秋刀鱼往后退了一步,再一次瞄准了夏泉的脑袋。

  “对不起……我持旅游护照来的,后来护照过期了……一直忘记去办理了。”夏泉无辜地望着秋刀鱼,“千万别逐我处境……我们那片海域受到了严重污染,已经没办法在海里生存了,只好上岸来讨生活。我绝对没有做出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一直在酒吧唱歌……”夏泉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唱歌的薪水很少,我连房子都住不起,只有住在这栋小楼里。而且,我每天必须浸泡在海水里一个小时才能维持一双腿行走。明天我领了薪水就去入境处报道,我保证。”

  秋刀鱼轻叹了一口气:“你的护照已经过期一年了,这期间妖兽科来找过你两次,你都没有去处理相关事宜。夏泉小姐,我是猎神局的,跟我走吧——”

  夏泉的眼神从祈求到绝望,瞳孔骤然发大,一股可怕的力量从瞳孔中蜿蜒而出,秋刀鱼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握着枪的手已经开始微微发抖了。

  夏泉双臂死死扣着浴缸边缘,雪白的肌肤里青色的血管一根根凸了出来,一阵诡异的歌声从腥红的嘴里涌了出来——

  秋刀鱼来不及细细揣摩歌词,已经觉得头晕目眩,食指条件反射扣动了扳机——

  “嘭——”旋转的子弹飞快地射向了鲛人,打在了她的鱼鳍上。

  “吱——”鲛人发出一声尖啸,一条巨大的鱼尾从水中窜出,溅起的水花模糊了秋刀鱼的双眼。

  “啪——”鱼尾重重扇在秋刀鱼身上,顿时把他打得飞了出去,整个身躯砸在破旧的门上,连带着门跌在了地上,痛得他立刻清醒了不少。

  他飞快爬起来,拾起枪,又冲了进去,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大吃一惊。

  陋室变成了骇人的地狱,无数的尸体在冥河中痛苦挣扎,而他的膝下也被黑暗的河水所掩埋,鲜血混合着鬼魂们哭号的泪水像巨浪般席卷了而来。

  秋刀鱼再也无法镇定,脑海中一片混乱,惊恐死死包围着他,死亡气息扑面而来。他在血河中苦苦挣扎,奋力狂奔,却怎么也逃不出这片死域。

  巨浪在他身后死死追赶,浪头滔天,下一秒就要把他淹没了。

  司空在屏幕中看到的却是秋刀鱼抱着额头跪在地上痛苦不堪,而鲛人张着诱人的红唇哼唱着骇人的歌曲,她把地狱唱了出来,让听者如临其境。

  鲛人在中外古老传说里,一直都以美貌著称,却是非常不吉利的邪恶美人。出海的渔民们经常被这些拥有天籁之音的美貌鲛人引诱,迷失了回家的方向,坠入了黑暗的深海中成为了它们的食物。

  “笨蛋!一点幻术都没办法应付吗?”司空冲着对讲机大骂起来。

  司空的声音彻底震醒了秋刀鱼,眼前的幻像一闪而过,滔天大浪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鲛人的歌声戛然而止,因为秋刀鱼的枪已经死死抵住了她雪白娇嫩的额头。

  “这几起杀人案是你做的吗?”一想到那些血肉模糊的孩童尸体,秋刀鱼的枪口把夏泉逼到了浴缸角落。

  “杀人?不……我从不杀人。”夏泉的眼神楚楚可怜,眼角一滴泪水滑落,化作了一颗雪白的珍珠滴溜溜滚到了秋刀鱼脚边。他抬脚踩住,枪口的准星丝毫未动,忍不住用舌尖舔了舔嘴角的鲜血,真痛!

  他完全没有了惜香怜玉的心,怒喝道:“跟我走——”

  对于这些非法且拘捕的他者居民,如果有必要,猎神局完全可以当场处决她,可是秋刀鱼不想这么做。

  夏泉的笑容越发诡异,声调缓慢而悠长:“可是你不要逼我这么做……如果你的枪口再不拿开……”

  正僵持着,走廊里突然传来了婴儿刺耳的尖叫声和哭喊声——

  “哇啊——哇啊——”

  凄厉的哭声伴随着一个怪人嘎嘎的狂笑,秋刀鱼不知道这是否又是鲛人制造的幻觉,而小孩的哭声正一点点远去。

  “靠——”他低骂一声,瞪了夏泉一眼,持枪追了出去。

  夏泉皱皱眉,身体滑溜溜似一条泥鳅,嗖地站了起来,雪白的手臂一捞,角落里的裙子立刻把她诱人的身躯遮了起来,鱼尾在落地的瞬间化作了两条笔直的美腿。

  她赤着脚追了出去,地上一行湿漉漉的脚印。

继续阅读:第一章10.小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