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02.猫精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14 16:443,375

  一只猫精,瘦骨嶙峋,头发倒是挺茂盛,穿了一件黑T恤,贼头贼脑穿梭在人群中,枯瘦的双手已经夹了三个人的钱包,此时正心满意足地吃着一串烤鱼,神情惬意得不行了。迎面走来了一个齐刘海小女孩,同样捏着一串烤鱼,两人相识一笑擦肩而过,猫精的爪子太有职业道德地伸女孩的包,钱没摸到一张,却被一个长条形的玩意儿扎了一下,痛得猫精龇牙咧嘴。

  女孩回头嫣然一笑,一脸天真,她手里扬着两个黑色的钱夹。猫精觉得有些眼熟,往胸口一摸,靠,空的!再抬头,小女孩已经泥鳅一样溜了。

  猫精气得哇哇叫,恨恨道:“小兔崽子,下次让你爷爷遇到,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司空从鼻子里哼出声来,目光落在了香水区。一只黄鼠狼在死命地喷试用装,导购小姐臭着脸盯着黄鼠狼浓妆艳抹的脸撇了撇嘴,戒备地退后了一步,不动声色地掩了掩鼻子。

  化妆品专柜,一个妖娆的妇人正在抹口红,不管多有钱,女人遇到打折总会奋不顾身。看不出她多大年纪,像三十的风骚脸蛋,又像四十的行为做派,整个人又散发出一种五十岁女人不管不顾的气质。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脸上妆容精致迷人,媚眼如丝,烈焰红唇十分丰盈,是个男人都想凑上去一亲芳泽,丰胸伟岸,在黑色蕾丝长裙中若隐若现。

  司空突然觉得她有些眼熟,恍惚间,妇人仿佛感知到了他审视的目光,抬头俨然一笑,眼里都快飞出蜜汁了,媚眼抛得理直气壮。

  哦,黑寡妇。司空与她打过几次交道,是个难缠的女人,非要缠着她睡觉。也有不要命的上过她的床,据说活着下床的没几个。黑寡妇是雌蜘蛛,最擅长的就是吃掉和自己肌肤相亲的一切雄性。

  黑寡妇在永川颇有些名声,美艳是一方面,心狠手辣也是她的独特气质。

  抛媚眼归抛媚眼,黑寡妇转头又扎进了口红的海洋中,巴黎早就上市了,两个月了永川专柜才有,这不是歧视是什么?!

  男人天天都有,更何况楼上的帅哥总有求自己的地方,不急,没抢到热门色系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几个幽魂飘荡在角落,勉强看得到一点人形,估计是去年商场过年倒计时人群踩踏死了的,整个身体扭曲着,恨恨地盯着那团热闹的人类,曾几何时它们也是其中一员,如今却困在这里,近不了人的身,也出不了这迷宫似的商场,成了一团可有可无的浊气。

  司空挥挥手,楼下再度恢复了五光十色的热闹,他走到四楼尽头的吸烟区,黄色的警戒线散落了一地,这里倒是安静得很。

  司空坐在长椅上,沉默地点了一根烟,眯缝着的双眼在烟雾缭绕中更加深邃,漆黑的眼珠冷而阴沉,眼中夹杂着的血丝愈加严重。

  他缓缓吸着烟,吞吐间,烟雾的流动张牙舞爪起来。

  “哥们儿,借个火。”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司空的肩头,凉意迅速通过衬衣渗到了他微微出汗的皮肤中。

  司空的火机在指尖旋转,他头也不抬,打燃火苗,猛地烧向了头顶的人。

  猫精捂着眉毛惨叫一声,大骂道:“老子借个火,你烧我眉毛干嘛?!”

  司空缓缓抬起头来,啪嗒啪嗒把玩着火机,低声道:“抱歉。”

  “我抱你大爷,信不信老子揍死你。”猫精疼得爪子都露了出来,张口间已看得到尖锐的獠牙。

  “老猫,脾气怎么越来越坏了。”司空笑了,重新打燃火机,又递了一根烟过去。

  猫精一听那人认得自己,立刻戒备地退了一步,揉了揉眉毛,瞪大圆溜溜的眼睛,妈的,真是冤家路窄,心里虽骂,嘴角却扬了起来:“哟,司空……好久不见啦。听说你不是……不是那个死了吗?”

  “死倒是没死,就是半死不活躺了几年而已。”司空眼里不见波澜,仿佛行尸走肉地躺了三年,也不是过睡了一觉罢了。

  “这就好这就好,我上来抽根烟,却发现没带火机,今天闹得要死,到处人满为患,我想找个清净地儿,就碰上您了。”老猫吹了吹烧焦的眉毛,心里在骂娘,脸上还是带着诚挚的笑意。

  司空这孙子,当初在杂务科的时候就没少找他麻烦,动不动就以盗窃罪逮人,不仅要线索,妈的还喜欢动手,分明就是个普通人类,打起架来,他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猫精也不是他的对手。

  打架稳赢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命,司空就是个不要命的家伙。他惹不起!想到这里,老猫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初被这孙子打断的两根肋骨养了足足三年,阴雨天还隐隐作痛,却不料找个清净地儿抽根烟都遇上这瘟神!

  “见过这个人没?”司空从贴身口袋拿出一张两寸照片,上面一个巧笑倩兮的年轻姑娘,一头乌黑长发,眼睛都笑弯了,是很迷人的内双,嘴角两个小梨涡,甜得很又美得特别含蓄。

  老猫想要拿照片,司空却移开了,老猫只得弯着腰,认真盯着照片看,圆溜溜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像两颗晶莹的绿宝石。

  “她犯事儿了?”

  司空摇头。

  “我的同胞?”

  司空再度摇头。

  “她欠你钱了?”

  司空的眼睛眯了眯,右手有些不耐烦地缓缓捏做拳头状在老猫的眼前晃了过去,一字一顿道:“她是失踪人口,三年前被绑架了。至今没有找到活人,也没有找到尸体。”

  “哦,你别找了,一般的绑匪不管拿到钱没有直接会把人质埋了。哎哟——”他的耳朵被司空捏在了手里,拧了一圈。

  老猫嘴里“嘶”了一声,欲言又止。

  司空把照片又凑近了些,敏锐地捕捉到了老猫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

  “想起了什么?”

  老猫舔了舔獠牙,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下巴上几根零散的胡须,认真地感叹道:“我只是觉得好奇,不会是你女朋友吧?看你那紧张的样子。你竟然也有女人要?不可能啊!你比我们妖怪还变态的——”

  话音还未落,老猫只觉得小腹一痛,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地的时候司空已经闪电般冲过来再度拧住了他的耳朵。

  “老猫,别我和我耍什么把戏,今天你不吐点消息出来,只怕你不能完整地走出去了。”司空的声音阴测测响在耳畔。

  “别别别!长官!我想想啊,我想想……”老猫赶紧盘腿坐在地上,认真想了起来,“三年前是吧……三年前……绑架案,能做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还能把你打成植物人的……是个厉害角色啊。不过你仇家那么多,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想啊。”

  司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老猫立刻捂住嘴,再度陷入了沉思。

  “策划绑架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苗头露出来,当时没有任何风声,‘鬼市’里也没人招兵买马,能做得这么滴水不漏的,肯定是大人物。”

  老猫说了几句屁话,其实半点内容都没有,司空也不怒,只是蹲在他面前掏出手绢轻轻凑了过去,老猫一惊,吓得往后直躲,司空却只是在他嘴角抹了抹,黑色的血液瞬间就把手绢染透了。

  妖怪的血,是黑色的。

  “你继续说。”司空微微笑着,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更让老猫提心吊胆了。

  “没了。”老猫屁股往后挪了挪,贴着墙壁紧张得要死,“你不信我,黑寡妇你总信吧,鬼市的交易杀手的佣金基本都要过她的手,不信你去问她。”

  “这里怎么回事?”司空点燃一根烟,夹在指尖,递到了老猫嘴里。

  “我……我唔知道……就是抽烟……唔上来。”老猫猛吸了一口,呛得直咳嗽。

  “你除了吃鱼,还爱吃魂魄,吃了几个了?”司空拿下烟在地上踩灭,给他拍拍背,十分温柔地问道。

  老猫知道瞒不过,结结巴巴道:“一个……就一个!”

  “商场说死了一个,你就吃了一个?我没时间给你绕弯子,或者我带你去妖兽科聊聊,好像那边来了一些新设备,刚好需要一些测试人员,看看多大的电流能让一只几百年的猫妖死翘翘。”司空拿出手机,和气得不得了,仿佛点击猫妖是就像做按摩一样舒服。

  刚按了一个数字,老猫就跳了起来大嚷道:“五个!我吃了五个!”

  “起火的原因是什么?”这里太干净了,死者的魂魄被吃得干干净净,商场方面也瞒得密不透风,应该花了一大笔钱堵住了死者家属的口。

  “起火原因不知道,但我来的时候那些魂魄实在吃得我有点倒胃口,满身的烟熏味,跟腊肉似的,有人点了火用手腕粗的链条锁了吸烟区的门,这五个倒霉鬼一个都没逃出去。别想啦,人干的已经抓起来了,监控调出来立刻就看到凶手了。反社会人格,这种变态到处都是,原来是商场的保安,后来手脚不干净被辞退了,心生报复就来纵火了。”老猫一骨碌全倒了出来,见司空站起来,以为又要打他,抱着脑袋喊道,“我就知道这些了,警官!”

  “好的,谢谢合作。”司空点点头掏出两张纸币,放在了老猫瑟瑟发抖的掌心中,转身走了。

  老猫盯着手里的钞票,歪着脑袋难以置信。这孙子,转性了?

  再抬头,司空已经离开了,一股凉意猛地涌了上来,老猫打了个寒颤,把钱塞进兜里,脚底抹油溜了。

继续阅读:第一章03.黑寡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