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02.死亡案件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24 08:072,876

  墨池画廊。

  永川城最负盛名的画廊,许多名画家的画都存放在其中展览或者贩卖。

  两层精致的复古小楼中存放了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安保系统是顶尖的安保公司负责,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可是这样安全的地方却成了一个人的坟场。

  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躺着一个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贵妇人,她是这家画廊的老板青斐,以精明著称,是她一手打造了完全属于自己的艺术品皇宫。可是她的名声不是太好,靠着独到的鉴赏力,她提拔了不少不出名的小画家,给他们签订苛刻的合同,从中赚了许多钱。有人说青斐是精明毒辣的眼镜蛇,她盘踞在金山银山中,最擅长的就是炒作和压榨,用尽各种卑劣的手段收集着名画珍宝,她的獠牙里充满了毒汁,被她看上的人和物件,就没有她得不到手。

  可是此时,眼镜蛇青斐却成了一具僵硬的尸体。

  此时的墨池画廊一片狼藉,墙上的名画不是被撕毁,就是被砸烂,像破布一般随意丢在了地上,成了青斐的陪葬品。

  监控器在那夜莫名失效,画面中全是雪花,青斐是如何死去的,无人知晓。

  凶案发生后的第二夜,一名保安打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在一片狼藉中翻找一幅画,很快, 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连夜敲开了一栋豪华公寓的房门。

  防盗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从中递出来一叠钱,保安这才把画交到了那人的手中。

  下一秒,门就被反锁了。那人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捧着这幅画,他找了房间里光线最好的位置,这才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掀开裹着油画的棉布。

  是的!就是这幅画!如今它的市场价值是三百万!

  反正那个女人也死了,没有人会知道这幅画已经卖给了她!

  他看着右下角的签名笑了。

  是他的笔迹——莫少宁。

  他就是永川城著名画家莫少宁。

  他哈哈大笑着,心满意足地把画拿到了卧室,他一刻都不想和这三百万分开,也许再等等,价格还会更高!

  这晚,莫少宁睡得异常舒服,梦里全是闪闪发光的金子。

  昏暗的房间中,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床上的被子竟然一点点往下滑落,可是分明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在睡觉。

  莫少宁觉得有些冷,打了个哆嗦,伸手去抓被子,这才发现身上空荡荡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翻身坐起,很疑惑被子怎么就掉在了地上。

  莫少宁打了个哈欠,不以为然地把被子重新盖在身上,这次他还未进入梦乡,又感觉被子在一点点在往下滑,像是有谁在床位拉扯一样。

  他轻轻挣开双眼,手摸向了枕头下的枪。

  “谁?!”莫少宁猛地翻身坐起,枪口对准了床尾!

  寂静的空气中空无一人,只依稀听得到短促的笑声,是个女人的笑声,在半夜显得特别惊悚。

  他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咆哮道:“谁!滚出来!我可不怕你!少给我装神弄鬼!”

  灯突然亮了,刺眼的光芒让莫少宁闭上了眼睛。

  短暂的刺痛后,他再度睁开了双眼,房间依旧空无一人,窗帘却如同被狂风掀翻了一样,海浪般的翻滚着,门窗也地震一样剧烈地开关着,发出可怕的砰砰声,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噼啪噼啪”不停闪烁着。

  莫少宁吓得腿都软了,跌跌撞撞爬下床,顺着墙根一点点朝着门移去。

  突然脚下一滑,他整个身体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猛地突然抛到了半空上,枪掉在了地摊上。

  “啊!啊!救命啊——”莫少宁有恐高症,他吓得紧紧闭上双眼,发出惨烈的求救声。

  背上一痛,他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猛然下坠直接摔在了地上,手腕发出咔嚓的脆响。

  莫少宁痛得龇牙咧嘴,血丝从嘴角溢出,求生的欲望还是让他拼命挣扎着朝着门口爬去。

  完好的另一只手再度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住,又是一声“咔嚓”脆响,莫少宁再度惨叫起来。

  他的双手彻底废掉了!

  紧接着,是双腿传来的剧痛,他的腿脆弱得像两根火柴被那股力量不费吹灰之力就掰断了——

  “咔嚓!”

  “咔嚓!”

  此时的莫少宁像一只没有手脚的虫子,只有因为恐惧而剧烈颤抖的身躯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天花板上昂贵的奥地利进口水晶灯轻轻摇晃了起来,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推动着这盏巨大的水晶灯,让它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缓缓抬头,惊恐地瞪大双眼。

  “嘎——吱!噶——吱!”水晶灯的摇晃声越来越大,黑色的影子在地板上,墙上晃来晃去。

  莫少宁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他仰着头,望着摇摇欲坠的水晶灯,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砰——”巨大的水晶灯猛地砸了下来。

  “啊——”莫少宁猛地瞪大双眼,剧痛从身体的每个毛孔传来,痛得他发出了野兽般的惨叫声,血沫子咕咚咕咚从他大张的口中冒出来,血,像蜿蜒的小溪,一点点侵入了豪华的地毯中。

  无数个水晶嵌在了他的身体中,此时此刻的莫少宁像一幅闪闪发光的油画,他毕生都从未画过这样色彩丰富的作品。

  第三夜。

  醉醺醺的穷画家伍德喝完了最后一口白酒,摇摇晃晃走进了画室。

  他像挣扎在这座繁华城市中的任何一个平凡的年轻人一样,也曾对人生充满了理想和抱负。他深信自己有一天一定会一鸣惊人,画出一幅让世界为之感动的画作。可是时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在他看到自己的同伴画出那幅美丽的画时,那种清醒的绝望像恶魔的爪子死死扼住了他的喉咙。

  他不得不承认,在艺术的领域,天分是一件多么可贵多么求之不得的东西。无论他如何的勤奋,也追不上那人的步伐。

  那幅让人看一眼就会摄人心魂的作品才是真正的艺术品,孤独的人会在它的眼中看到孤独,幸福的人会在它的眼中看到幸福,快乐的会看到快乐,痛苦的人会更加痛不欲生……这就是它的可怕力量。

  如今的伍德早已开始自暴自弃,灵感缪斯再也没有临幸过他。他就像一条脏兮兮的可怜虫,每天靠着酒精麻痹自己,可是怎么也无法麻痹自己的良心。

  如果,他还有一点良心的话。

  他把所有的油画颜料都挤在了调色盘中,可是面对一片空白的亚麻布,他完全不知道如何下笔。他的双手因为酒精的缘故总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他彻底成了一个废人,因为他连画笔都无法握紧了。

  伍德猛地丢掉调色盘,捂着脸呜咽起来。

  这张憔悴的脸上长满了胡茬,深陷的眼窝中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他已经失眠很久了。

  那笔钱他只玩了三天三夜,就输得精光。他想要给那个人打电话,再要一些,可是那人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伍德绝望地把手机摔在地上,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发呆,如今他和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区别。

  突然,画笔摇摇晃晃蘸着颜料自己在亚麻布上挥舞了起来。

  伍德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画笔突然停在了亚麻布上,像是生气被人打扰了似的,重重按下了最后一笔,尖锐的笔尾猛地对准了他!

  伍德惊愕得张大嘴,吓傻了。

  “噗嗤——”画笔凶狠地扎入了他的右眼中。

  伍德惨叫一声,拽着画笔跌在了地上,温热的鲜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伍德挣扎着坐起来,仅有的一只眼睛突然认出了画布上潦草地涂出的那张男人的面孔。

  伍德跌跌撞撞站起来,拔腿就要逃,可是刚跑到门口,脚踝上传来了一股寒意,像两团寒冰紧紧裹住了他的双脚。

  寒冰猛地一拽,伍德扑倒在地,整个身体被拖入了诡异的画室中。

  门“砰”地关上了,画室里一片哐当声后,伍德的惨叫逐渐消失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03.调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