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02.耗子
咖啡杯里的茶2017-06-01 08:471,452

  鞭子啪啪抽在耗子身上,吴川芎越打越气,双眼怒瞪,挥圆了胳膊像挥着一把长剑,一下下毫不留情地刺向了这只丑陋的耗子精身上。

  耗子原本还嚎叫,看着吴川芎越大越疯魔,反而安静了下来,站在微光中任由长鞭卷着火焰一下下疾风似的扑来打得他东倒西歪。

  耗子尖尖的嘴咧着,血丝从獠牙中渗了出来,身上一道道鞭痕带着火焰的灼烧像给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囚衣,耗子混不吝的眼睛平静得有些诡异,他枯瘦的爪子扶着墙冷冷的笑,笑得越来越大声。

  吴川芎的鞭子停在了半空中,喘了喘气:“我知道你在装疯卖傻,死耗子……听过一句话没,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算不关你放你出去,你也只配活在臭水沟里,被人的臭脚踩死!”

  白芨走进来,顺势接过鞭子,打了个哈欠:“这里潮得很,小心得关节炎,走吧,他就是无聊好玩而已,真要让你痛早捅你心脏了。”看向耗子伤痕累累的身体,递过去一根鸡腿,“你也别玩儿了,吃个鸡腿养养伤。”

  “哼。”耗子抢过鸡腿,退到墙角背着两人认真地啃了起来。

  “上头来电话了,还等着呢。”白芨搓搓手,呵了一口雾气。吴川芎刚转身,白芨又丢了一只整鸡进去,耗子的尾巴舌头一样瞬间卷住烤鸡送到了他的爪心,这才转过身来,冲着白芨咧嘴一笑,白芨点点头,双手拢在袖子里,慢悠悠地离开了。

  耗子捧着烤鸡凑到鼻子下兴奋地嗅了嗅,正要往嘴里送,突然想到了什么,蹑手蹑脚走到墙边,用爪子重重扣了扣石壁,压低嗓子小声道:“吃鸡吗?”

  隔壁没有人回应他。

  “听说乡下狐狸最爱偷鸡吃了,没道理你不喜欢啊?”耗子把脑袋挤出铁栅,整张脸都变形了,原本就猥琐的面容更加让人哭笑不得。

  隔壁还是没理他。

  耗子献宝一样把手伸得老长,抓着被挤得同样变形的烤鸡用力往旁边伸,一本正经:“真的特别好吃,你常常。”

  隔壁终于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带着娇柔和端庄的妩媚:“不用了,谢谢你,挨了一百三十二鞭换来一只鸡和一条鸡腿,你慢慢吃吧。”

  耗子的胳膊讪讪地停在半空中,粗糙的皮肤上隐隐看得到稀疏的鼠毛,疼得抽搐的脸一点点忍着痛往里缩——每一条铁栅触碰在身上都是电击,只一会儿工夫,胡子给烧焦了一大半,胳膊上烙了老长一条印子。

  耗子啃着油腻腻的鸡,突然觉得不是个味儿,目光怔怔地望着石壁,试图穿过它们,把满腔的柔情一股脑地全献过去。

  那一头的一双美目同样怔怔地望着石壁,只是那石壁上一道微弱的细缝可以看到外面被压成了一条线的世界——

  冰天雪地的世界。

  目光所到之处皆是刺目的白,凌冽的寒风呼呼刮着,积雪像坟墓一样把整个世界盖得严严实实,雪花纷纷扬扬,似坟场的纸钱。

  一朵雪花飘飘荡荡,被风刮进了缝隙中,落在了一片雪白的指甲盖上。

  一双红唇轻轻凑近,呵气如兰,雪花飘起又落下,化作了一滴冰凉的水珠,消失在了石壁上。

  那张美得倾国倾城的面容陡然有了哀思。奢靡的酒池肉林,珠光宝气,巍峨皇宫,江山美人……诸多往事就如她指尖的雪花,转瞬即逝。原本只是奉命去要昏君的江山,却不料一步步身不由己,竟然起了救那气数已尽的殷商之意。帝辛自焚于鹿台,她被囚于这冰天雪地的不周山。

  她不死心地再次试图把手穿过石壁,火花四溅中痛得立刻缩了回来,疼得九根尾巴都竖了起来。传闻不周山的结界是一群上古神仙合力打造的,当初天庭对妖魔大清扫时期就存在了,每一个被关押进来的囚犯,都试图越狱过,甚至不乏三三两两的团体作案,但千万年过去了,逃出去的就只有一个重刑犯。

  那名犯人在妖怪的世界中犹如神祇,只要他自由了,其余的妖怪也就有希望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03.押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