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怪的关系(3)
孟婆2017-06-01 10:432,302

  306房间里。

  尤文丽紧锁房门,背靠着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又像是闯祸的小偷,等了几分钟,门外没动静,这才平复了一下心情,小心翼翼从裤兜里,掏出那张被揉成一团的纸条。

  “郑老师……这些年来,你到底埋藏了什么秘密?”

  尤文丽拿着纸条自言自语,走回到床边坐下,展开纸条。

  纸条很简单,只有短短的两句话。

  然而,尤文丽看着看着,眉头却渐渐锁了起来。

  夜,渐渐降临。

  隔壁左右的出租屋里,简陋的环境里,人们准备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给仍在老家的亲人打电话,欢笑晏晏。

  而306房间里,始终没有开灯,黑暗中,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孩子,静静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在夜幕包裹下,轮廓既孤单又无助,充满了悲伤。

  603房间,同样的一片漆黑中。

  郑成仁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中醒过来,他的嗓子又痒又痛,像是被蚁群啃噬,胸口却又仿佛被巨石压着,呼吸越来越困难了,现在他还能勉强躺下休息,再过一阵子,恐怕下床都困难,再接着就无法平躺着入睡,只能靠墙眯缝一会儿。

  再往后,就连坐着都坐不住,只能趴着,因为喘不过气来,接着,就只能等死了。

  郑成仁心里明白的很,自己现在离死期不远了,就差阎王颁发一张死亡通知单。

  他努力睁开浑浊的双眼,望着窗外,窗外边是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侧耳倾听,能听见楼道里传来隔壁左右邻居们的欢声笑语。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他眯缝着眼睛,在心里默想了一会儿,才想起今天似乎是小年夜。小年夜,在他老家大河镇的人们,应该是齐聚一堂,杀鸡宰猪,忙着准备年节。

  不知道儿子现在身在何处?回老家陪他妈过小年了吗?他们娘俩现在好吗?

  口干舌燥,被窝里不透气,呼吸都困难,郑成仁掀开被子,想下床给自己倒点热水喝。

  他挣扎着,爬起来,手摸索到墙壁上的开关,按下开关,灯亮了。

  明晃晃的白炽灯照得人睁不开眼,郑成仁紧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这才费力地挪动身子,一边咳嗽,一边下床,弯腰提起绿色的塑料水瓶,往一旁的搪瓷杯里倒热水。

  他的胳膊颤抖着,热水瓶越来越重了,他动作迟缓地伸出另一只手,打算双手抱着热水瓶,但猝不及防的,热水瓶“哐啷”摔在地上,搪瓷热水瓶也打翻在地,杯子里的的热水,沿着小凳子的缝隙流到水泥地上。

  郑成仁喘息着,呆呆看着这一幕,好半饷,才咳嗽着上前,十分费力的抱起热水瓶,这回,他算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倒了半杯水,就赶紧把热水瓶放下。

  他想挪步到床边坐下,但浑身骨头软绵绵的,怎么也使不上一丝力气,最后只得坐在地上,将搪瓷水杯送到嘴边,喘着气喝了一口。

  热水喝下去,却很难吞咽,郑成仁憋得满脸通红,恰巧又是一阵咳嗽袭来,郑成仁咳着,伸长手,想扯过床上的手帕。

  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差一点……

  郑成仁颓然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胸膛剧烈起伏,像破风箱,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坐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体力慢慢恢复,抬起手腕,拭掉眼角的泪花,郑成仁双手撑着床边,用手支撑着身体,一点一点挪到床边坐下。

  郑成仁拿起枕头底下的手帕,捂住嘴一阵猛咳。

  这阵咳嗽和往日不太一样,浑身莫名的燥热,喘不上气,肺都咳痛了,喉咙里咳出一股腥味,郑成仁眉头一皱,颤抖着手打开手帕,洗的发白的灰色手帕中央,一团红褐色的鲜血触目惊心。

  那滩红褐色的血液,红的刺目,红的惊心,郑成仁跌坐在床边,发出呜呜的呜咽声。

  他知道,自己过于乐观了,高估了身体的状况,眼瞅着咳血了,也就是说,自己时日无多了。

  郑成仁痛苦的扫了一眼这间狭小的房子,这间他生活了两年的屋子,难道,自己就要老死在这样的地方?客死异乡,不得善终?

  老天,我做错了什么?我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吗?

  郑成仁颤抖着伸出双手,看着长满老茧的双手,忍不住泪湿衣襟。

  床头边,一部老式的按键电信手机正在充电,萤绿色的充电源一闪一闪的,像在诱惑着郑成仁。

  郑成仁盯着手机,犹豫不决地思考着,耳畔回响起尤文丽下午的那番话。

  她说,她找到了一个日记本,一封信,还有一张纸条……那张纸条,是一张保证书。

  以郑成仁对这孩子的了解,尤文丽八成已经看过保证书的内容了。也就是说,自己当初对小慧的承诺,失效了。

  但,君子一诺重千金,既有诺,则不悔,怎能亲自毁掉当初的承诺呢?

  就在这时,老郑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用手帕捂着嘴,这回,咳出来的血更多了。

  老郑颓然松开手帕,心想,他是个快要死的人了,他都要死了,还守着当初的承诺,有意义吗?

  也许,是时候,说出当年的真相了。

  想起儿子,想起二十年前,儿子稚嫩的面庞问自己的那句话,“爸爸,你不是坏人,对不对?”郑成仁坚毅的神色间划过一抹痛苦。

  他挪动身子,依靠着墙壁半躺着,拿起手机拨号。

  这个号码,在他的手机里,储存了八年,但他从未拨打过,他问自己,为何不敢拨打,每一次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样。

  而这次,因为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不再犹豫。

  不知道电话号码是否换了主人,老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充满希望,又充满悲伤,还有些许恐惧。

  恐惧电话的主人,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当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老郑就听出了儿子的声音,虽然这声音阔别已久。

  “喂?谁?”儿子听起来格外愤怒,也格外悲伤。

  老郑像受惊的野兽,猛然坐起来,他想说些什么,可是,说什么呢?说我是郑成仁,还是“我是你爸爸”,不,都不好,那该说什么呢,小年夜过得好不好?郑成仁想着想着,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让他呼吸困难。

  “爸……?”电话那头的人,试探性的追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