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6)
孟婆2017-06-05 10:032,312

  回教室的路上,徐璐璐哭得越来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大。

  在过去的两天里,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谣言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又是如何生长的,她同时清楚,只要她站出来,说一句话,说出真相,那么,所有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破。

  可是,她不能说。

  因为李艳萍说,如果你现在承认你是在撒谎,那你爸会打死你,如果他知道你不好好学习还早恋,你以后还想不想上学了?

  是啊——在自己的前途和老师被误解之间,哪有什么比自己的命运更重要呢?

  更何况,郑老师也说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谣言,只要自己不承认,什么都不说,保持沉默,过一阵子,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徐璐璐天真地奢望着天下太平,一切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可是偏偏,这阵子,不太平的事情太多了。

  那时的徐璐璐没有料到,一个谎言,足以扼杀另一个人的一生。

  那天下午,是初二年级升初三的摸底考试,语文考试的监考老师,正是郑成仁。

  初二年级一共五个班的学生,近300人,早早搬了桌椅在教学楼前面空旷的操场上。

  学生们自己搬动桌椅,按照规定,考试前后左右间隔的位置是一米五左右,这样安排正是为了杜绝学生们相互抄袭答卷,但总有些调皮的学生会动用歪脑子。

  比如李艳萍。

  她在考试之前,就找到班长张智,威胁班长:“一会儿答题的时候,把你做完了的考卷给我看看,不然你死定了,听到没?”

  张智是个身材矮小、但为人正直的男孩,他拒绝了。

  李艳萍攒着拳头冲他张牙舞爪:“我就坐在你后面,你最好老老实实给我抄,要不我揍你!”

  班长没把她的胁迫当一回事,李艳萍是整个学校都赫赫有名的“问题学生”,不爱学习,打小报告,欺负同学,拉帮结派,老师们见到她都要绕道而走,但班长不害怕,因为这次的监考老师是他最信赖的语文老师——郑成仁老师。

  或许别的老师会容忍李艳萍抄答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见,但郑老师绝不会容忍。

  考试开始了,李艳萍眼见班长死死地捂着自己的答卷,她气恼至极,一会儿捡石子扔班长的后脑勺,一会儿狠狠踹班长的凳子,做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动作,班长不为所动,郑成仁很快发觉到异常,他快步走到李艳萍身边,发现她的答题卷一片雪白,瞪了李艳萍一眼,敲了敲她的桌子说:“好好考试,不准搞小动作!”

  郑成仁背着手走远,李艳萍更得意了,小声地喊班长:“你看,郑老师都管不了我,赶紧给我抄!”

  班长没理她,悄悄把凳子和书桌往前面挪了一些。

  李艳萍恶狠狠地踢班长的桌子,这回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班长直接摔了一屁股,郑成仁大步流星走过来,指着李艳萍怒了:“干什么呢?考试不好好考试干什么呢?李艳萍,你要是不考试就出去,别影响其他同学!”说着,关切地问班长要不要调动座位,班长摇头说考完这一堂再说。

  一瞬间,整个操场上,三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李艳萍,哪怕李艳萍是问题学生,这会儿也脸红了,她挺直脊背,装模作样开始答题。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考场上分外安静,因为郑成仁毫不放松的监督,导致其他班级语文老师颇有怨言,谁都希望自己班上的学生考试分数高一些,自己脸上有光,郑成仁这么做,无疑是得罪了二年级其他班级语文老师。

  “哼,仗着自己教书好了不起啊,我看这次他们班要是平均分落后了,那可就丢人了!”教导处李主任愤愤不平地和其他几位语文老师议论道。

  120分钟后,铃声响起,意味着交卷了。

  郑成仁站在台上,让学生们交卷,就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学生们纷纷炸锅了,有人翻出藏在桌屉里的书赶紧抄几道选择题的答案,有人跑到隔壁左右同学位置上抄答案,还有人干脆直接对答案,操场上一片混乱,哪怕是郑成仁一时间也管不过来。

  而就在这时,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李艳萍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班长的位置上,再次要求抄答卷,班长死死捂着自己的试卷不同意,两人拉扯间,李艳萍竟撕破了班长的试卷。

  班长怒了,气得涨红了脸,翻手给了李艳萍一巴掌,对于他来说,每一次试卷的满分,是交给爸妈最满意的答卷,他不能容忍李艳萍撕毁他的试卷!

  李艳萍也不是善茬,“你敢打我?我说过,你会死得很惨的!”李艳萍恶狠狠放话完毕,将已经撕成两半的试卷夺过来,干脆撕了个稀巴烂,转瞬间,一张写满了工整答案的试卷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班长惊呆了,他虽然个子比李艳萍小了一大截,但毕竟是男孩子,在周围同学的注目下,两人扭打起来。

  阴凉的办公楼屋檐下,李主任双臂抱怀,和其他几位老师微笑着看笑话:“这两个不都是郑成仁班上的学生吗?闹出这种事情,看他怎么跟校长交代!”

  “郑老师这回怎么处理?看起来,好戏还没开始呢。”另一个老师笑嘻嘻的说。

  郑成仁此时正在指挥其他班级同学交试卷,看到这一幕时,赶过来将两个学生分开,李艳萍仍然凶神恶煞地指着班长恐吓道:“张智你死定了!”

  张智气得满脸通红,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跺脚跑开了,周围的同学顿时发出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都赶紧交卷!”烈日下,郑成仁发脾气了。

  徐璐璐从始至终静静地看着,直到郑老师突然转身,交代她负责收好全班试卷,说完,郑成仁命令李艳萍跟自己回办公室。

  李艳萍大声嚷道:“我不去!”

  操场上,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一幕,看一名叛逆的学生如何与老师对峙。

  郑成仁气歪了嘴,从业七年来,虽然他遇到过无数不听话的“坏学生”,但是像李艳萍这样坏学生,也是生平未见,他抬高了手臂,作势欲打,李艳萍哭出声来:“老师你也要打我吗?你打啊!就知道欺负我们差生,不就是因为张智成绩好,所以你才包庇他吗?我有什么错?!”

  她哭得梨花带雨,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郑成仁看看周遭,倒好像自己欺负了学生似的。

继续阅读: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