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1)
孟婆2017-06-05 19:442,476

  他抱着古老的书卷奉为真理,可在这个鸡鸣狗盗君子难行的时代,他已然如同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他有最纯真的理想,却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1994年6月3日,大河镇。

  大河镇位于将军山的山脚下,整个镇子都依偎在丛山峻岭里,一条巨大的河流从山中穿过,把镇子一分为二,这里因而得名大河镇。

  镇子上空,整日飘扬着一曲如泣如诉的笛音,笛音时有时无,外乡人若听了,多半潸然泪下,默默然想起伤心往事,但大河镇与世隔绝,往往一整年也没个外乡人进来,本地人对于这笛音则是充耳不闻的。

  不不,与其说充耳不闻,不如说是被这笛声缠得“阴魂不散”更为合适。

  笛音出自一个疯子,戏疯子。

  这戏疯子也不知年龄几何了,人们十年前看见他整日里在镇子上晃来晃去,十年后瞧见他,他还是那副样子:容貌一点没变老,身上仍旧穿着那身上红下绿的黄梅戏戏服,服装洗得干干净净,有些地方磨破又打上补丁,头发留得很长,扎成辫子,手里拿着那根不知材质的绿笛子。

  戏疯子神秘兮兮地对孩子们说那是上等绿玉做的宝石笛子,孩子们听了一哄而散,嘲笑他:“那你为什么还不把笛子卖了换钱,买个屋子住,买点口粮吃?”

  戏疯子会落寞地摇摇头说,你们不懂,不懂,手艺人吃饭的东西,怎么能卖呢,何况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就是我死了,这根笛子也不能死在我手中。

  疯子没有名字,人们都叫他“疯子”,或者“戏疯子”,唱戏的疯子。

  疯子大约是几十年来来到大河镇的,来的时候是跟着一个黄梅戏的戏班子,那时节,每年大河镇上都有外地来的戏班子来唱戏,在镇上的大礼堂里,礼堂空空荡荡的,大约能容纳一千多人,戏班子在台上唱戏,大人们在台下嗑着瓜子看戏,孩子们站在自己从家里带的凳子上、或者坐在大人肩膀上,一双眼睛滴溜溜寻找卖瓜子蔬果的小贩。

  戏疯子来的那年,据说是镇上收成最好的年节,戏班子足足唱了半个月的大戏,到最后镇子上来看戏的人越来越少了,戏班子就收拾东西离开,戏疯子有一天一觉睡醒时,戏班子里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人,当时他身上就穿着这套“王小二打豆腐”的戏服,手里搂着一根笛子。

  戏疯子疯了,到处找戏班子,找遍了整个大河镇,找遍了每一个村庄,所有人都说没见过戏班子离开,说来也是奇怪了,一个戏班子十几个人,还有几大箱子的物什,总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而且镇上几千双眼睛,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丝毫痕迹,他们就像是聊斋志异里的鬼魂,若不是戏疯子还在,老人们简直要怀疑自己听狐妖唱戏了。

  戏疯子开头还算正常,只是每日里念叨着“都走了,怎么就走了呢……霞霞,霞霞,你怎么走了呢……”,后来,就彻底疯了,每日里吃喝拉撒都在大礼堂里,闲着就坐在礼堂门口的石头上吹笛子,笛音凄凉,哀愁,婉转,充满了悲伤和愤慨,听者无不落泪。

  再好听的乐曲,听了几十年,也就腻了,后来,人们听见戏疯子吹笛子,就开始骂娘“天亮咧,戏疯子又开始啦……”到了黄昏,听见笛音,在田野里干活儿的人就喊一声:“婆娘,回去烧饭,天黑咧……”再后来,笛音已经成了大河镇的一部分,人们听习惯了,哪天疯子要是不吹笛了,人们还会嘀咕“今儿咋不唱戏了呢,疯子该不是生病了吧?要不,去看看他?”

  自从戏疯子疯了以后,到大河镇唱戏的戏班子神秘消失的事情也传遍了邻近的乡镇,人们添油加醋,故事越传越出奇,最后连“大河镇出了妖怪,把唱戏的戏子都吃了”这种胡话都传出来了,到了第二年,下乡来演出的戏班子不敢来大河镇了,哪怕镇子上有人去请也请不动,第三年,第四年……往后那么多年,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戏班子来过大河镇。

  1994年6月,天气特别特别热,到了收割稻子的时节了,人们忙着在地里割稻子,戏疯子吹着笛子,从镇东头走到了镇西口。

  镇西口,有个中学,“大河中学”,这也是大河镇唯一的中学。

  到大河中学,要经过“大河桥”,大河桥那头是中学,学校建立在一片坟地上,周围只有零零星星几户人家;桥这头,是一条街,也是大河镇唯一的一条街,只有上下两个路口,走路大约15分钟就能走遍每家店铺,戏疯子吹着笛子,从这家店走到那家店门口,他也不说话,也不开口,就是往人家店门口一坐,掏出怀中的笛子开始吹笛,有时唱两句戏文。

  被他的笛音折磨得不厌其烦的店主,就会拿几个钢镚出来给他,他也不要,摇摇头,店主无奈,过一会儿,盛一碗白米饭给他,上面放俩馒头,一点剩菜,疯子也不客气,拿起碗就吃,吃完了,把碗还给店主。

  这些年来,疯子都是这么过来的,他是被大河镇的人养着的。

  谁也不知道疯子为什么不离开大河镇,除了每天吹笛子,他有时候还说一些疯疯癫癫的胡话,因此有老人说,一定是河神把戏班子里的其他人都吃了,留下疯子一个,疯子的魂被河神收了。

  这种谣言,大人们没几个真心相信,但是拿来吓唬自家不听话的孩子很管用,“你看见镇上的戏疯子了吗?他就是不听话,被河神勾了魂,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叫河神把你的魂带走。”几岁的小娃娃通常被吓的哇哇大哭,大一点的孩子则根本不当回事。

  这天,戏疯子吃完了馒头和米饭,手舞足蹈地经过了大河桥,一边唱着走了调的黄梅戏,一边冲每一个经过的路人咧嘴嘿嘿笑,就这么着走到了大河中学。

  大河中学的铁门有两米四高,除了周末放假铁门大开,平日里,铁门只开放两次,一次是早晨上学时,一次是傍晚放学,老师们害怕打开铁门,学生跑到街上买零食吃,其实这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学校里面就有小卖部。

  铁将军把手,一般人是进不去学校的,但是戏疯子知道一条小路:学校后面有一座小山,爬上山,再围着山走一圈,就到了学校的后面操场上,戏疯子无意中发现了这块“风水宝地”,极少有人来打扰,他经常坐在后山坡上吹笛子,唱戏,一念一叹一唱都保持着水准,只可惜没有观众。

  这天他顺利地爬上山,在山坡上吹笛子,吹了一会儿自觉无趣,就收了笛子,沿着山坡那条蜿蜒小路慢腾腾走到操场上,操场上有些孩子在打篮球,看身高,应该是初一年级的学生。

  几个调皮的男孩子看见疯子,都哄笑起来,指着他喊道:“疯子,疯子!”

  疯子不以为意,咧嘴笑笑,朝着教学楼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