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默者(5)
孟婆2017-06-16 20:252,963

  “小慧!”李主任抓住杨小慧胳膊的手掐进她肉里:“你再仔细想一想,那天傍晚,我推开门,郑老师在做什么?你没有穿衣服,我还看到你浑身上下都是伤口,是不是?”

  角落里,杨小慧的父亲,不安地挪动了一下。

  杨小慧哭泣的声音,令人揪心,郑成仁透过这孩子颤抖的双腿,看穿了这孩子的恐惧,老天,她到底还要承受些什么!

  “李主任!请你放开那个孩子,她还只是个孩子,别太过分!”

  “对,她还只是个孩子!那你对她做了什么?要不要我脱下她的衣服,给大家看看?那些伤,可不像是普通挨打的伤,像是某种特殊癖好才会打出来的,郑老师,你真可怕!”

  李主任说着,就要动手去脱杨小慧的衣服。

  “不要!”杨小慧条件反射地尖叫一声,凄厉地往后退,恐惧让她浑身战栗,她绝望地大声嚎丧着,这孩子凄惨的模样,忍不住让人相信,她一定遭受了非人的对待。

  郑成仁知道杨小慧经历过什么,他快步上前,将杨小慧拉到自己面前,大声喝止李主任:“李主任,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主任露出冷笑:“不干什么!就是让小慧亲口承认,你到底对她做过什么!小慧,郑老师脱光了你的衣服,欺负你,是不是?”

  小慧还在哭泣,但她感受到身后郑老师的温暖,平静了许多,她拼命摇头。

  “怪不得你身上总是有伤,不是老师干的,还能是谁?你说!”

  就在这个时候,角落里,杨小慧的父亲走了过来。

  这个愁容满面的汉子,脸上透着杀气。

  一看见他,杨小慧明显更加恐惧了,她下意识躲到身后郑老师的怀里,只有这个人的怀抱,才能给她一丝温暖。

  “你说不说?”

  父亲的眼神里,透着杀意和狠戾。

  杨小慧很清楚,每次父亲喝醉酒之后,要伤害自己之前,总会露出这样可怕的眼神。

  她慌乱地摇头,又拼命地点头,泪如雨下,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来:“是。”

  听见这声音,郑成仁呆了。

  杨小慧抬起头,看见父亲眼神里红色的血丝渐退,但仍然如同一座可怕的高山。

  “是不是郑老师干得?是他欺负你的吗,你说清楚!”父亲厉声道。

  “是……是郑老师做的,郑老师……”杨小慧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她感受到身后老师身上传来的悲伤,那悲伤让她的痛苦更深,她哇的一声,擦着眼泪飞快地跑出去了。

  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郑成仁身上。

  郑成仁握紧了拳头,他难以置信地望着杨小慧的父亲,他知道眼前的人是个恶魔,可是,为了保护杨小慧,他不能揭穿这个恶魔的真面目。

  “你这个恶魔!”他站起来,挥舞着拳头,想要打倒对方。

  但他倒下了。

  杨小慧的父亲率先出手,他是建筑工人,力大如牛,只一拳,就打得郑成仁口吐鲜血,整个人摔倒在身后的墙壁上。

  人们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没有人想到要去阻拦,任由杨小慧的父亲骑坐在郑成仁腰间,一言不发地挥拳痛揍郑成仁。

  就好像一个父亲,维护自己心爱的女儿那般。

  工作组的女调查员扭过头去,暗暗在心里叫好。

  李主任冷笑。

  其他的家长,若不是民警和保安拦着,怕是也要冲上来了。

  钱校长喊着不要打,但他已经老了,杨小慧的父亲轻轻一推就将他推倒在地。

  郑成仁结结实实地挨了几拳头,每一拳头都像是砖头狠狠砸在自己的脸上,心上。

  他倒在地上,清清楚楚地看见,村民们鄙夷又痛恨的目光,老师们冷漠地看着自己,他们看郑成仁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

  只有郑成仁自己知道,他是无辜的。

  哦,对了,这间屋子里,还有一个人相信他的清白,疯子。

  “哇呀呀呀,你这个无耻的坏人,我打死你!”

  谁也没有想到,是戏疯子阻止了杨小慧父亲,他大声喊着,竟扛起办公室里一张木头凳子,朝着杨小慧的父亲劈头砸了过去。

  杨小慧的父亲受这一重击,胳膊顿时受伤流血,但这沉默的汉子竟然眼皮都不眨一下,转身作势要打戏疯子。

  “你这个混蛋,是你,你才是坏人,你对你的女儿…… ”

  “疯子,闭嘴!”

  仍然躺在地上,嘴角流血的郑成仁,被钱校长扶着,缓缓起身喝止戏疯子,他知道,刚才小慧无力反抗她父亲的威严,他能够理解那孩子,而既然他答应为那个孩子保密,他更不可能在此时翻盘。

  “郑老师,你为了保护那个孩子,都被她这畜生爹打成这样了,值得吗?值得吗?”疯子一边抵抗着杨小慧的父亲,一边大声叩问。

  “这里就没有人能管管吗?”郑成仁捂着胸口,剧烈地喘息着。

  事情已经完全脱轨了,朝着郑成仁无法想象的一面滑行,调查组的三名工作人员向局里汇报情况后,得到的命令是,就地进驻校园进行调查,一直到查明真相为止,一旦查明情况,立即给予郑成仁最严厉的处罚。

  校长办公室里,只有钱校长和郑成仁两个人。

  钱校长捧着他的双手,十分歉疚的说:“郑老师,是我对不住你,这几年,我不该一再强求你留在学校,我早该让你去城里教书,如果你早点离开这里,那些庸才便不会嫉妒你,就不会有今天这档子事了!唉……这都是老师的错啊,你心里是不是很怨我?”

  郑成仁由衷道:“老师,您别这么说,留下来是我自愿的,我还记得当年我毕业后,回母校来看您,您对我说,山里的孩子苦,条件差,没有老师愿意留下来,但是教育才是大山里孩子们的希望,您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当年如若不是您资助我上高中上大学,我也就是一个种地的农民,也不会有我的今天,我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离不开老师您的支持和栽培,我怎么会怨你呢?”

  郑成仁说得没错,七年前的那一幕,始终在他脑海里,这几年,每当他想要放弃的时候,都会提醒他,老师还留在学校里,你的老师都还没有离开,你怎么能放弃,放弃这些渴望知识、渴望改变命运的孩子们呢?

  那一年,他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了h省著名的黄冈中学,那时他还很年轻,春风得意马蹄疾,直到他回到母校探望自己的恩师——几年来资助自己上大学的钱校长时,发现钱校长因为忧心过渡而病倒了,重病在床的钱校长握着郑成仁的手感叹,“山里条件太差了,留不住好老师,也留不住好学生,山里孩子命苦啊……”

  郑成仁想起了他自己,幼年丧父,母亲一人拉扯着兄弟姐妹三人长大,他家境贫寒,原本不可能继续求学,但因为学习成绩出色,休学在家的那一年,钱校长上门走访,对他母亲说,让这个孩子继续读书吧,我来资助他,直到他大学毕业为止。

  如果不是钱校长,他郑成仁就是一个朴实的农民,和村子里其他农民没区别,难道今日自己成了高校老师,就不能回馈母校、向老师报恩吗?

  于是第二年,郑成仁要求调配岗位,回到了大河中学教书。

  没想到,这一回来,就是七年,就这么留下了。

  期间,他也曾想过放弃,想回到城里,然而,由于他向来带的重点班,每次上课时,看着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神,看着夏天哪怕教室里热不透风蚊子满天飞也丝毫不能阻挡学生们自习的热情时,他就心软了,他不舍得放弃这样的一群学生,也没法狠心带着家人离开。

  于是,一年又一年,直到他的儿子郑文彬出生在大河镇,又在大河镇长大,成了山里的野孩子,曾经发誓要努力读书,将来走出山村的郑成仁,就这么选择了留在山村。

  当初选择留下时,谁想到,会有今日呢。

  事到如今,即使工作组的调查报告还没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郑成仁就是人们口中那个卑鄙无耻的老流氓,他的乐善好施、资助学生的道德楷模,只不过是为了方便他行苟且之事的伪装。

继续阅读:第五章 如果世上已无光明(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