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默者(4)
孟婆2017-06-08 22:172,453

  戏疯子今天在大河桥上坐着,晃悠着两条腿看河水东流,忽然看见人们都去学校门口凑热闹,他便也赶过去,可惜校门口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他始终没能挤进去,后来他拉着散场的群众,好歹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知道郑成仁被冤枉,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郑成仁澄清。

  “李主任污蔑郑老师,那天郑老师什么也没对小慧做,我亲眼看见的!”

  “那为什么小慧脱了衣服?他对小慧做了什么?”说话的是小慧的父亲,他蜷缩着坐在角落里的水泥地上,神情阴郁。

  戏疯子瞥了他一眼,却不理他,继续对工作人员说:“是小慧自己主动脱了衣服的,我可以作证,她之所以这样做,全是因为……”

  “住口!”

  郑成仁在听见小慧父亲的问话之后,从惊喜中回过神来,他冷静下来,一头冷水兜头泼下来,他明白,自己需要的不是人证,而是从一开始,他就不能说出小慧的秘密。

  “疯子,不要再说了!”郑成仁严肃地盯着戏疯子,他也从来都没想到,人称疯子的戏疯子,居然并不傻。

  疯子吃惊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不让我说?郑老师,你是为了保护那个孩子,那孩子她说……”

  “我叫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郑成仁大喝一声。

  疯子吓了一跳。

  这突然的变故,让工作组人员面面相觑,而疯子也很听话,他点点头,说:“既然郑老师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了,总之,他没有对小慧做出那种事情,他是个很好很好很好……很好的老师!”

  疯子一连用了十几个“很好”来形容郑成仁。

  这让郑成仁很感动,他没想到,疯子对自己有如此高的评价,而反观学校其他老师,一个个都对自己充满了猜疑。

  “一个疯子说的话,也能为你作证吗?”李主任推开了门,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学生,徐璐璐,李艳萍,陈琳,王梦琪,走在最后的,是杨小慧。

  五个女孩低着头,跟在李主任身后,万分紧张地走进了这间气氛可怖的办公室。

  “我把这几个女孩都叫过来了,你们当面作证吧。”李主任说着,满面笑容地招呼女孩们走到房间的正中央,霎时间,几十双眼睛看向五个女孩。

  女孩们都不敢吭声,今天校门口的异动,早就有各个班级里调皮的男生悄悄围观,回到班上大肆渲染,她们虽然不是很清楚眼下的阵仗,但刚才李主任的恐吓,却听得清清楚楚。

  徐铁柱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把自己的女儿往前一推,“璐璐,你说!”

  徐璐璐被迫上前两步,走到了自己老师的面前。

  她抬头,看到自己最信赖的语文老师,老师浑身是伤,头上流血,可眼角里仍有慈爱的目光。

  这目光让她心里一阵针扎,她知道,这一切都始于那个可怕的谎言,而自己只要现在开口,承认是自己撒谎,为郑老师作证,郑老师就会没事了。

  可是,郑老师没事,不代表自己没事,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一旦承认自己撒谎,就要牵扯出自己收到情书的事情,父亲还会让自己上学吗?

  “璐璐,你说呀!你别怕,妈和爸爸都在这儿,我们保护你,老师不敢欺负你!”徐璐璐的母亲望着女儿怯懦的模样,气不打一出来。

  “璐璐,你想说什么?”郑成仁目光平静地望着自己最宠爱的女学生。

  徐璐璐急得快哭出来了。

  一边是父母的催促,一边是李主任的恐吓,另外一边,却是对自己最友善的老师,她想起前几天,老师把情书归还给自己时,还怕父母知道了命令自己辍学,而在满屋子人们期待的目光下,高压让徐璐璐哭出声来。

  她的哭声很低很弱,但很快形成了连锁反应,几个女孩都跟着轻声哭泣。

  这哭声,在这间屋子里,比话语更有力量。

  像是无声的控诉。

  徐铁柱心头火起,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怒斥道:“哭哭哭,就知道哭!真是窝囊废,一点出息没有,说句话能死吗?”

  徐璐璐母亲上前推开丈夫,哭天抹地:“你这个死人头,就知道打孩子!这还要说吗?你让她说什么?”

  徐璐璐实在听不下去了,她飞快地跑出了播音室,没有人阻拦她。

  办公室里很安静,郑成仁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么个局面。

  接下来,人们的目光投注到在场的四个孩子。

  首当其冲的,是李艳萍。

  李主任就站在李艳萍对面,他双手抱胸,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李艳萍。

  李艳萍偷偷看了他一眼,想起他的威胁,只得硬着头皮,看了一眼身旁的陈琳,说,“郑老师曾经对陈琳动手动脚,摸她胸,还要脱她衣服,陈琳反抗,他就在考卷上故意给陈琳打低分……”

  “艳萍,你在说什么?”郑成仁惊讶得合不拢嘴,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个孩子,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撒谎。

  谎言一旦开始,似乎也就不难继续了,李艳萍扫了一眼自己的爸爸,红着脸说:“他还对我也做了那种事……”

  李艳萍形容郑成仁是如何“欺负”自己的全过程。

  三名调查组的工作人员中,其中一名是女性,听得不住皱眉头,到最后几欲呕吐。

  郑成仁几次想要打断李艳萍,但调查组的组长异常严肃地问道:“郑老师,请让孩子说完,不要恐吓孩子!”

  李主任察言观色,瞧调查组三个人的表情,就知道郑成仁这回,彻底完蛋了。

  轮到陈琳了,郑成仁已经不惊奇会听到什么了,他强忍着腹部的疼痛,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陈琳本来想好的说辞,在接触到郑成仁的眼神时,吓得倒退两步,她摇摇头:“我不说了,没什么要说的……艳萍已经替我都说了……”

  郑成仁的胃部越来越痛,他的脑袋里有蚊子在嗡嗡飞舞,他听不见王梦琪说了什么。

  钱校长注意到他脸色发白,递给他一杯热开水,郑成仁喝了一口,神智才慢慢清醒。

  他冷冷盯着王梦琪。

  梦琪转身,也跑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学生,杨小慧。

  郑成仁盯着小慧,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期待接下来听见什么。

  就在这时,李主任走到杨小慧面前,他高大肥胖的身躯给了杨小慧不少压力。

  “瞧,这孩子都哭红了眼睛。”李主任把杨小慧瘦弱的身体掰过来,面对众人,又似在责备郑成仁:“郑老师,你就不要再那样瞪着眼睛吓唬孩子了,孩子们都不敢说话了。小慧,那天我进来的时候,看见老师正在脱你的裤子,是不是?”

  杨小慧没有说话,她抽噎着,拼命摇头。

  郑成仁心中一暖。

继续阅读:第四章 沉默者(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