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默者(3)
孟婆2017-06-08 13:041,857

  这场闹剧,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警笛声逼近,人们才停下了动作,齐刷刷地站好,你推我我推你,一副刚才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钱校长扶着郑成仁起来。

  郑成仁一只手里还死死攒着近视眼镜,那是他的学生去年回来探望他特意送给他的。

  一只眼镜片彻底碎了。

  他的头发乱了。

  他的嘴角有血。

  他的衣服,此时沾满了尘土和血迹,污秽不堪。

  他的表情,颓败至极。

  他低着头,再也不是一个小时前,气宇轩昂,心有不平却仍然坚信真理的他了。

  郑成仁被钱校长和另外两名老师架着,一左一右地搀扶着他走进了学校的播音室。

  大部分群众被派出所劝退了,只有一小部分家长,坚决要求调查郑成仁,教育局领导接到电话,也匆匆派人来调查。

  二十多平米的播音室里,从未像今天这么热闹,挤满了人:钱校长,李主任,还有其他几个老师,派出所民警,调查组工作人员,十几个力主调查的家长,团团围着郑成仁。

  教育局派来了三个人的调查组,调查组先证实了李主任的说辞,然后问郑成仁对此有何解释,郑成仁仍是沉默以对。

  这时,就连钱校长也不免为他担忧,家长们要求调查组立即将郑成仁撤职,调查组百般安抚家长们的情绪,但这些家长见状更加担忧:在他们看来,郑成仁的沉默就是默认,情况如此恶劣,调查组都不管郑成仁?他们嚷嚷着要继续向上一级举报。

  调查组无奈之下,向家长们承诺,一定会调查清楚真相,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还有什么可调查的?我家闺女就被他欺负了,我第一个举报他!”徐璐璐的父亲,徐铁柱气愤难平的第一个站出来,当众举报郑成仁。

  满屋寂静。

  郑成仁擦着破碎的玻璃镜片的手停下了动作,他眯着眼睛,辨认了很久,才看清楚眼前的人,钱校长见状,找了一副眼镜给他,郑成仁戴上了。

  “你是徐璐璐的父亲吧?是璐璐跟你这么说的?”郑成仁恢复了冷静。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徐铁柱,铁柱愣了一下,说:“是谁说的重要吗?”

  郑成仁苦笑,“璐璐的事情,另有隐情,如果你想知道,我一会儿单独告诉你。”

  “能有什么隐情?你现在就说!”徐铁柱根本不愿意和他私下沟通,这个实心眼的农家汉子,觉得郑成仁毁了自家闺女的一生,也毁了自己的希望:他原本指望着女儿将来念大学,改变全家人的命运啊!

  郑成仁看着办公室里几十号人,嘴巴张开又合拢。

  那是1994年。

  学生早恋,在农村里,直到如今,依然不被家长接受,而在那个年代,“早恋”如同洪水猛兽,早恋的姑娘会被人嘲笑,承受巨大的压力。

  如果郑成仁当众说出这件事,无疑伤了徐铁柱的面子,徐铁柱会怎么做?毫无疑问,徐璐璐大有可能被她重男轻女的父亲勒令退学。那么,徐璐璐的命运会因此遭受厄运。

  这不是郑成仁想要看到的。

  那时候,郑成仁还不知道,不久以后,他的家庭,将会因为徐璐璐而彻底丧失。

  “这是你家姑娘的隐私,我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已经是郑成仁所能说出的底线了。

  “我家姑娘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这就去拉她来当面对峙!”没什么心眼的徐铁柱说完,转身就出去了,他要去教室拉来自己的闺女徐璐璐。

  李艳萍的父亲见状放心不少,但这还不够啊,他在人群中继续怂恿其他人举报,人群里,有陈琳的母亲,有王梦琪的叔叔和父亲一家人,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杨小慧的父亲。

  李艳萍父亲拉着几家人,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工作组的三名调查人员也低声讨论着。

  没有人注意到,李主任在这时悄悄出去了,谁也不知道他出去做了些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戏疯子是在什么时候来到了播音室。

  他看着郑成仁额头和嘴角的鲜血,看着衣衫凌乱的郑老师,再看看满屋子的乡邻,戏疯子忽然发狂了,他指着钱校长,指着工作人员,指着派出所民警,对众人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傻子、骗子、坏人!郑老师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他怎么会欺负女学生呢?你们这些坏人,都是坏人,良心大大的坏!”

  工作人员尴尬不已,民警皱眉,十里八乡都知道戏疯子是个疯子,谁也不愿意和他计较,保安命令戏疯子离开,戏疯子把着门框不肯走,扯着嗓门喊道:“郑老师是好人!他没做坏事,没对那个小慧做坏事,我亲眼看见的!”

  郑成仁也从没想到,在这种关头,挺身而出的,竟然是戏疯子。

  他也蓦地记起来,那天,小慧交待那个秘密的时候,戏疯子就在窗外!

  “对!他可以为我作证!”郑成仁一时间兴奋得站了起来。

  “我作证!放开我,我要做证!”戏疯子挣脱了保安的手,所有人都看着他,工作人员交流了几句,认为可以听一听戏疯子的证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