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沉默者(2)
孟婆2017-06-07 12:053,125

  钱校长猜得没错,郑成仁原本从后山小路离开了学校,但他离家越近,心里就越憋屈。

  扪心自问,教书七年来,他为各所高校输送了不少优秀学生,为国家培养了栋梁之才,他一心希望桃李满天下,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就像自己最敬佩的钱校长那样,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不求回报,他自认为这是他的人生理想,他也正是如此践行着。

  现在,有人却来玷污他的理想,污蔑他的人格,借用他的学生来欺凌他,他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吗?

  郑成仁满腹抑郁之气,他自认为对得起学生,对得起家长,“做人,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是他的人生信条,既然他对得起每一个人,他怎能任由自己像个逃兵似的,远离战场,留下钱校长独自应对闹事的家长,这样做对得起自己吗?

  所以,他回来了,像个士兵似的回到了战场。

  只是,他没想到,一生都信奉真理的他,这一次却要栽倒在这个战场上,栽倒在这个不讲道理、只讲道德的战场上。

  原本情绪逐渐稳定的村民们看见他,一下子又激动起来,呼啦啦一团将郑成仁围住,七嘴八舌的要求郑成仁给个说法。

  “乡亲们,一个个来好吗?”郑成仁抬高了手臂,扶了扶眼镜框,扫视了一眼村民们,说:“既然你们都说我欺负了女学生,有没有人能够站出来,说一说我到底欺负了谁?我愿意和你们一个一个的当面对峙。”

  这一下子,闹事的群众都安静了,人们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们都没有确切的证据。

  李主任见势,嘟囔道:“郑老师,那天傍晚我亲眼看见……”

  “你看见了什么?”郑成仁往前一步,逼近李主任,气势迫人:“李主任,说话要有证据,当心我告你诽谤!”

  他满脸正气,李主任本就动机不纯,被这双澄净毫无杂质的眼睛瞪着,一时间气势矮了半头,蠕蠕着没有说话。

  郑成仁轻蔑地哼道:“你那点鬼心事,全校老师谁人不知?不就是为了当校长吗?我告诉你,有我郑成仁在的一天,我就不会同意你这种宵小之徒当校长!”

  李主任原本也在揣测,瞧郑成仁这势态,难不成他真是清白的?

  可是,听到郑成仁这句话,李主任登时想起来,每年学校投票选举校长的时候,就是郑成仁带头投了反对票,如果自己要当校长,面前这个人是绝对不能留的!

  就算他郑成仁没有对小慧做什么,也必须把这件事变成真的,让教育局下不来台,必须开除他!

  就在郑成仁转身询问村民们谁对此有意见的时候,身后的李主任发话了,他几乎是喊出来的:

  “郑成仁,我亲眼目睹,你还敢抵赖!我看见,你把一年级二班的小慧关在办公室里,弄哭了,我进去的时候,她还没穿衣服呢!”

  校门口随着这一声石破天惊的控诉,寂静了。

  群众们都睁大了眼睛,看郑成仁如何回应。

  “李主任,我警告你,没有确凿证据,不要胡言乱语,小心闪了舌头!”郑成仁面容肃穆。

  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李主任想通了这一点,越发坚信自己的推测没有错,“郑成仁,你这是在恐吓我吗?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你丧尽天良的坏事做都做得,还不能让我说吗?”

  李主任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对围观村民们喊道:“大家看啊,这就是郑老师的真实面目,为了堵住我的嘴,他不惜恐吓我,可是为了你们孩子的安全,我能撒这种谎吗?郑成仁,你说,那天下午小慧在你办公室干什么?为什么她没穿衣服,又为什么哭了?你倒是给大伙儿解释解释!”

  “我不能说!”郑成仁板着脸,那是属于小慧的秘密,他答应了要替小慧守住秘密,那么他就绝不会亲口泄露秘密,遵守承诺才是君子之道。

  “哈?你不能说?”李主任笑了,像是发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大家看见没有,他心虚了!明明欺负了人家小女孩,连解释都不肯,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告诉大伙儿?我进去的时候,小慧光着身子,没穿上衣,你正准备脱她的裤子,没错吧?”

  从李主任的角度看来,确实如此,郑成仁沉默了,他不会否认继成的事实。

  只是郑成仁没料到,李主任会借题发挥,他洋洋得意地指着郑成仁道:“看见我进去,小慧哭着跑出去了,这我也没说错吧?”

  郑成仁依旧沉默。

  钱校长看向郑成仁的目光里,充满了担忧。

  “都这样了,还不算人赃并获?郑成仁,你可真够厚颜无耻的!”李主任义愤填膺、痛心疾首地捶着胸膛道。

  “大家不要相信他,他为了当校长,处心积虑很多年,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你们能信吗?”郑成仁辩驳着,只是,他的话在群众们耳朵里,是那么的苍白。

  “我们不信他,难道相信你吗?他可是亲眼看见的,你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人群中,李艳萍的父亲突然发话了,他想起自家闺女躺在床上泣不成声的样子,拨开人群来到郑成仁面前,攒紧了拳头说:“郑老师,你想要我们相信你,至少要给个解释:你对那个叫小慧的女孩,做了什么事情?”

  “我不能说。”

  原本好不容易安静的围观群众,一下子炸开锅了,李艳萍父亲接过李主任的责任,大声吆喝着:“大家看见没有?这就是郑老师的态度!他做了亏心事,还敢来和我们当面对峙?”

  村民们纷纷点头附和着,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这些人心里想着,如若郑成仁真是个老流氓,那还得了,自己的孩子在这个学校还能安全?哪怕他曾经是拿过很多大奖的老师,少了这么一个老师,对于自己的孩子来说,影响也不是很大;但他若是个老流氓,那可绝对不能容许他存在。

  这一会儿的功夫,原本来闹事的村民们没有散去,反而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村民,学校门口的斜坡上,挤满了人,斜坡下方的道路上,人头攒动,附近的乡邻们听说有家长来学校讨个说法,赶紧锁了家门,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于是,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场面也就越发不可控制了。

  钱校长心知这样拖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他有心想劝郑成仁离开,但也深知郑成仁的牛脾气,根本劝不了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头,还有人们如同观看耍猴戏的表情,郑成仁终于明白过来,对于这些家长而言,真相究竟如何,没几个人会关注,他们在乎的,只是他们孩子的利益,只是最大程度保护他们孩子的安全,至于老师有可能被冤枉这件事,对于家长而言,那是无足轻重的。

  换位思考,他也能够理解家长们的担忧和急切心情,可是,想到了小慧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痕,那孩子遭受的可怕的待遇,郑成仁还是沉默着,他不愿意让更多的伤害再加诸到那可怜的孩子身上。

  “他说要当面对峙,谁愿意说自己家孩子被欺负了,这不是存心捉弄大家么!”王梦琪的父亲发话了,他想起女儿说看过郑老师的鸡鸡,再看见眼前郑老师一派正义凛然的样子,打从心底里憎恶郑成仁。

  这句话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人群再次骚动起来,再加上李主任不断地怂恿着围观群众,而郑成仁又对小慧事件始终沉默以对,人们越来越倾向于相信李主任,质疑郑成仁的人品。

  一开始,人们还小声议论着,后来干脆对着郑成仁指指点点,郑成仁教了7年的书,从未遭受过此等侮辱,他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朝着人群发出怒吼:“我是清白的!”

  然而,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也没有人在乎他说了什么,李艳萍的父亲率先推了他一把,郑成仁的眼镜掉落在地上,趁着他蹲下身子找眼镜的功夫,陈琳的父亲扑上去,对着郑成仁一阵撕打,李艳萍父亲一阵拳打脚踢,王梦琪的父亲加入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无序的审判中……

  尽管钱校长一再护着郑成仁,可此时场面已经失控了,钱校长看着群情激愤的群众,打了个寒战,此情此景,与父亲当年形容过的那场举国皆伤的浩劫有何区别?人民群众,哪里有丝毫理智和人性?

  他急匆匆地要保安打电话报警,而李主任在一旁撸起袖子看好戏。

  “李主任,为了当上校长,你这么不择手段,当心天打雷劈!”钱校长发出最后的怒吼。

  李主任耸耸肩:“校长,是老百姓太愤怒了,不怨我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沉默者(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