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1)
孟婆2017-06-16 22:482,876

  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到底有多重呢?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假如父母的婚姻不幸,那么,这个家庭里的孩子,即便未来有了真心相爱的人,他依然对婚姻充满恐惧,他总会不经意间搞砸恋情关系。

  2017,1.23。

  陈冰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中,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现实,这只是一个梦,于是他挣扎着想要醒来,可那无边的黑暗,仿佛有无穷力量在使劲拽着他,向更深更深的无底洞的黑洞中坠入。

  “放松,放轻松……慢慢睁开双眼,深呼吸……对了,呼气,吸气……现在,试着去观察你周围的世界……”

  耳边有一道柔和却不容置疑的声音在下达指令,陈冰困惑了,这是谁?

  不过,他能感觉得到,这声音的主人并无恶意,思考了几秒钟,他决定听从声音的指令,毕竟,这个噩梦,从小到大,缠绕了他二十多年,他想试试摆脱噩梦。

  他睁开双眼。

  这是一片无垠的荒野。

  荒野里,是无边无际的芦苇地,傍晚时分,一轮巨大的血色残阳在正前方缓缓落下,被一片巨大的湖水吞噬着。

  风,从远处吹来。

  “爸爸,爸爸,等等我……”幼年的陈冰,赤着脚在荒野上奔跑,追随着一个男人沉默的背影。

  那是,父亲。

  父亲头也没回地继续往前走,看起来,父亲走得不急不慢,可是,他的步子却那样大,他的人像山一样的高,于是他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着,幼小的陈冰不得不一路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父亲的身影。

  “爸爸,你等等我呀,不要丢下我不管,呜呜……”陈冰哭着祈求父亲,可是父亲充耳不闻,陈冰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落日被湖水彻底吞噬了,此刻雷声滚滚,天空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焦黑。半空中,成年后的陈冰,冷冷地看着无垠大地上那个幼小的陈冰,他知道,那是小时候的自己。

  父亲这是要去哪里?这场景,为何那么熟悉?梦中,半睡半醒的陈冰疑惑不已。

  前方那个山一样倔强的男人,走到了湖边。

  他回头,看了一眼,嘴唇翕动着,不知在说什么。

  “爸爸,你在说什么?”陈冰问。

  下一刻,爸爸就跳进了那黝黑的湖水中,他在湖里挣扎片刻,很快,湖水就重归寂静。

  “爸爸?!”幼小的陈冰迈着干瘦干瘦的双腿跑过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傻了。

  爸爸是去湖里捞鱼吗?

  不,不对!任凭陈冰怎么呼喊,爸爸都没有回应。

  小小的陈冰,害怕极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掠夺了他的神经,他忽然间明白,爸爸这是试图自杀。

  快,快阻止他!你在等什么!

  半空中,成年后的陈冰,对着年幼的陈冰命令道。

  年幼的陈冰哭着,喊着爸爸的名字,也跳进了湖中。

  湖水最上面一层被太阳炙烤着,很热,但是随着他迅速下沉,湖水越来越冷了,而且,无法呼吸的感觉很难受。

  湖水中的陈冰猛烈扑腾着,他想要喊爸爸的名字,想喊救命,可是什么都喊不出来。

  他还来不及说话,就沉入到湖底。

  无边的黑暗,冰冷,还有恐惧,一股脑儿袭来,湖水还在逐渐淹没他,淹没,淹没。

  救命啊,他不想死,不想死……

  “陈冰!醒醒!”

  陈冰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剧烈呼吸着,旁边是一脸担忧的宝儿。

  “你又做噩梦了?”宝儿蹙眉,“这次的噩梦,是不是不一样?”

  陈冰缓缓点了点头。

  宝儿没说话,端起预备在床头边的热水递给他,陈冰一口气喝完了热水,整理着思绪,他不知道如何叙述这个梦,那感觉如此真实,如此可怕,却又离自己如此遥远。

  看看床头的闹钟,现在已经是凌晨11点了,他亲了亲宝儿的脸颊:“乖,你先睡吧,我去客厅坐一会儿,有很多事情,我需要想明白。”

  说完,不顾宝儿欲言又止的神情,陈冰批了一件睡衣,起床到客厅发呆。

  宝儿心疼他,她摸了摸肚子,那里,现在还很平坦。

  宝宝,不要急,过几天,等你爸爸心情平稳一些,我们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吧。

  宝儿想着,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

  也许是怀孕导致的嗜睡,她重新躺下,很快就进入了深甜的梦乡中。

  客厅里,陈冰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在升腾的烟雾里,陈冰又记起刚才那个噩梦来。

  忽然之间,他掐灭了烟,眉目之间的神色坚毅起来,他迅速穿好衣服,找到车钥匙和包,准备出门。

  临出门前,想起什么似的,他走到卧室,看了宝儿一眼,宝儿仍在熟睡,脸颊上的梨涡显示她又做了什么美梦。

  陈冰附身亲了宝儿一下,想了想,回到客厅,匆匆写了一张纸条,压在茶几上的玻璃杯下,这才轻轻关上门,轻手轻脚地离开。

  高速公路上,陈冰开着车,脑海里闪过几个零星的场景。

  他何其有幸,能拥有宝儿这样善解人意的女朋友,陈冰当然做好了要跟她一生一世的决心,但是,宝儿父母的态度,仍然深深刺伤了他。

  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宝儿母亲的斥责,父亲的冷淡,仍历历在目。

  任何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而陈冰尤甚。如果不是宝儿主动求婚,他也许到现在都不敢提结婚的事情,因为,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而宝儿却那样好,她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婚礼,可惜,自己却不能给她。

  小年夜的夜晚,陈冰从宝儿家离开之后,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陈冰等了很久,父亲始终不肯说出当年的真相,他气得摔了手机。

  后半夜,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陈冰在雨中颓废地走了大半夜。

  当陈冰失魂落魄地走到小区门口时,只见一个人影从旁边冲出来,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他。

  “大冰,你不要再丢下我了,我不许你离开我,呜呜……”宝儿搂着他的脖子,悲伤地哭了起来。

  陈冰心中一酸,抱紧了这个傻女人,哽咽道:“你怎么没回家?傻丫头,你该不会一直在这儿等我吧?”

  “我一直打不通你的手机,你身上又没有门禁卡和家里钥匙,我怕你进不来,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好担心你啊,呜呜呜,我以为你真的要跟我分手了……”

  陈冰牵起她的手:“走吧,回家再说。”

  那天晚上,他坐在沙发上,紧紧抱着宝儿,哭得像个孩子。

  宝儿默默地抚着他的背部,温柔地轻声呢喃:“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也不知道我爸妈会那样做,不过,你放心,他们反对也没什么用,我是成年人了,我可以自己做主,不要难过了,好吗?你这样……我会更难过……”宝儿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哭腔。

  陈冰这才摇了摇头,他这时还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因为,那个人……他给我打电话了。”

  宝儿有些惊讶。

  他们在一起两年了,可以说,这世上没有人比宝儿更了解陈冰,宝儿知道陈冰渴望和父亲建立联系,也知道他内心深处对父亲那复杂的情绪,更知道他和父亲一直没有联络,怎么会就有那么巧的事情,恰好就在今天晚上,因为他的父亲,陈冰被宝儿父母拒绝之后,那个人就打来了电话?

  宝儿没有说话,她默默陪着陈冰,知道此刻陈冰心中肯定不好受,而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个样子,宝儿心里也酸酸的。

  可以说,她从未见过陈冰如此失态的样子。

  一个男人,只有对一个女人极度信任的时候,才会在她面前展现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她固然知道这一点,也很清晰地感受到,陈冰逐渐对自己敞开心扉,无话不说了,但是,这样的陈冰,却让宝儿心疼,她更希望陈冰的过去没有经历过那些痛苦。

继续阅读: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