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2)
孟婆2017-06-18 08:343,382

  伴随着眼泪,陈冰抱着女友,痛哭着数自己这些年的阴霾:“自从他离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从我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可是这个人,毕竟是我爹,他不知道别人怎么嘲笑我,也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年,他对我不闻不问,从来都没有过关心,为什么现在要来找我……”

  “我上小学的时候,别的男同学都不和我玩,也没有人肯和我坐在一起,我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因为他们说,我是强奸犯的儿子,怕跟着我变坏了,于是我只好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无聊的时候,一个人数蚂蚁,上山爬树,下河摸鱼,我都是一个人,可是,我好羡慕别的小孩子啊,他们都是一群伙伴一起玩,看起来好开心的啊……”

  宝儿想象着那场景,泪盈于睫。

  “后来我好不容易到了县城的高中,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我很开心,我和同桌的女同学关系很好,可是没多久,就被以前的同学发现了,他们在学校里四处张扬,于是,女同学们也不敢和我说话了,虽然不像小学和初中那样明显的排挤我,但我能感觉到大家对我的冷落,高中三年,我也没有任何朋友,我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默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上了大学,我曾经很自闭,害怕交朋友,以为自己是一个不应该拥有朋友的人,我独来独往,从不和寝室的室友交流,一开始他们还背地里说我高冷,瞧不起人……直到后来,我前女友的出现……你知道的,是她,像一道阳光投射在我充满阴影的心里,她把我的自闭当成了清高孤傲,整天跟我一起上课,一起去自习室,也带我融入其他的团体……因为她的影响,我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原来也可以像别人的人生那样正常: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可爱的女朋友,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大学最后的那两年,让我的性格变得阳光了一些,我原本以为,这就是我以后的生活,我多么想要那样的改变啊!我曾想过,要不要坦白那个人的事情……但是我却害怕因此被人嘲笑,我受够了这样的嘲笑,我也害怕前女友因此离开我,于是自欺欺人,认为这不要紧,反正她喜欢的是我。”

  “但是后来,毕业后,我和前女友准备订婚时,她和她的父母去了我老家,走访了我的邻居,当她们知道那个人的事情后,她爸妈就坚决反对前女友和我结婚。而我前女友,也在她姐姐的劝说下,相信我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她说我骗了她,这样的我,她接受不了,所以我们分手了……”

  “我不怪她,也不怨她,真的,任何一个女孩子,听说自己未婚夫的父亲是个强奸犯,而未婚夫对此守口如瓶,恐怕都会产生不安吧……我只恨自己,恨我没有勇气面对,恨我的父亲为什么是个强奸犯!”

  宝儿紧紧地抱着陈冰,轻拍他的背部:“好了,乖,这些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你不是有我了吗?我不在乎那些事情,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重要,只要咱们在一起就好!”

  陈冰也搂紧了女朋友:“是啊,幸亏,我遇见的是你!我害怕前女友那样的事情再重演一遍,所以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家的事情,让你来决定,我知道这对你也很不公平,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宝儿,我很幸运,我遇见了你,假如我遇见的人不是你呢?假如我再找一个女朋友,还跟我前女友一样呢?假如我以后的老婆,也介意这件事情呢?宝儿,我甚至不敢想象,因为那个人曾经做过的事情,到底要对我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他要害我一辈子吗?”

  宝儿拼命摇头,没有说话,她心疼自己的男人。

  陈冰泪流满面:“就在今晚,他给我打电话了,可是,他仍然不肯说出当年的真相!我很啊!我好恨他!!”

  那天晚上,他们几乎一夜未眠,相互依偎着,听着陈冰痛诉过去的故事,那些小事,一件件一桩桩,都是陈冰藏在心底的痛,30年来,他一直若无其事地生活着,不敢告诉任何人。

  直到那一晚,他终于彻底崩溃了。

  这样也好,最后,宝儿握着他的手,非常坚定、非常认真地告诉他:“大冰!过去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如果时光能穿越,我真想回到你小时候,去抱抱你,可是我不能。你继续这样,我会更加心疼你。你父亲的事情,既然已经注定,我们就不要再为此苦恼了,至于我爸妈,你也不必理会他们。过段时间,我回家偷偷地把户口本偷出来,然后我们就去民政局结婚!”

  宝儿脸上有了一丝羞涩的笑容:“将来,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三个人,才是一家人,我们原生家庭的那些伤痛,就不要再带给我们的孩子了,答应我,彻底忘记这些事情,不要再为此困扰了,好吗?”

  陈冰望着女友,四目相对,他心头一动,是啊,过去的事情,既然无法改变,何必耿耿于怀?

  如今,他有一个体贴温柔的女友,他们即将组建自己的家庭,何必再生活在阴影中?

  他郑重点头,向女友承诺,也是他平生第一次,打定主意,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因为父亲的事情而自怨自艾了。

  也许是心里的结解开了,第二天,陈冰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年轻多了,他陪着女友窝在家看了一天电影,那样温馨甜蜜的时光,就是他这辈子的夙愿,他想。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的温馨甜蜜, 仅仅维持了不到两天,就被一通陌生的电话打断了。

  今天傍晚时分,他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陌生女子,自称是父亲的学生,尤文丽,她说,父亲如今重病了,就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而且,极有可能再也不会醒来。

  她还说,当年,父亲是清白的,一旦父亲能给醒来,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真相。

  在电话里,陈冰不忍心让母亲失望,便答应了会去医院里照顾“那个人”,可是,他打从心底里,压根就不想去,他已经决定了,以后和宝儿好好生活,再也不会陷在当年的往事里。

  吃完饭,他和宝儿照常在沙发上闲聊,玩游戏,一直到两人睡觉前,陈冰的心情都很平静,他认为自己压根不在乎“那个人”重病垂危的消息。

  可是,躺在床上,他却久久不能入眠。

  直到,他被噩梦惊醒。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遍遍的回想当年,回想那件事情发生之前,“那个人”对自己的温柔和爱护,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记忆,却都那样温馨。

  陈冰强迫自己入眠,打开了单医生发给他的语音催眠指令。

  可是,在噩梦中,他却又见到了父亲。

  陈冰知道,这件事始终是自己的“心魔”,如果不能勇敢面对,自己今后的一生,恐怕都会被此事折磨,受到影响。

  他坐在沙发上,想着“那个人”,如果,就在今夜,他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人世间,那怎么办?自己会不会追悔莫及,终生后悔?

  当想到这一点时,陈冰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匆匆拿了车钥匙出门,连夜开车去深圳。

  清晨,当朝阳冉冉升起时,陈冰已经到了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他按照尤文丽提供的线索,顺利找到了住院部8楼的803病房。

  在803病房门口,他看到了父亲的名字——郑成仁。

  陈冰脚步迟疑了。

  多少年来,他都在等着这一刻。

  现在,推开门,就能够见到那个人,可是,他却迟疑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那个人?那人,现在情形如何了?见到他,要说些什么呢?

  昨晚,他连夜开车,到了医院,他想也没想就要去找“那个人”,但却被护士站的护士拦住了,护士说,他要找的人住在隔离病房里,没有主治医师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随后护士就不见了人影,他一直等到现在,等到医生上班,第一时间与护士长沟通,护士长便让他等到8点钟,医生查房的时候一起进去。

  不过,护士长仍然让他穿上了隔离服,这大阵仗让陈冰很担心,他几次追问医生父亲的情况,可医生忙着检查病房,根本没空搭理他。

  现在,他站在803门口,等着医生查房到这儿,就在他犹豫间,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802走出来,身后跟着三四个实习生,他们匆匆聊着什么,然后瞟了陈冰一眼,就推开了803病房的门。

  陈冰在猝不及防间,见到了“那个人”。

  23年来,再没有见过他一面,一时间,陈冰有些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但是,血脉相连,哪怕是病床上的那个人瘦得变了形,一张脸孔上毫无血肉,陈冰仍然一眼辨认出来,“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郑成仁。

  郑成仁此刻仍在昏睡,他的鼻子里插着呼吸器,骨瘦如柴的手腕上扎着输液针的枕头,另一只手旁边放着一台仪器,仪器上面显示着各种陈冰看不懂的数据,枕头上,他花白的头发凌乱不已,那满是沟壑的脸上布满了沧桑。

  只一眼,陈冰的眼泪就簌簌而下,喉咙哽咽了。

  他以为,自己早已不在意这个人的死活。

  陈冰背转过身去,深吸几口气,这才轻轻地迈步,走了进去,仿佛生怕惊醒里面那人的美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