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婚姻的恐惧(3)
孟婆2017-06-18 19:172,652

  医生快速的检查一遍后,一边检查一边匆匆交代自己的实习生几句,然后就要离开。

  陈冰拉着医生问:“医生,他……他是什么情况?”

  医生皱眉道:“你是病人家属吗?”

  陈冰点头。

  “那你一会儿9点多,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医生说完,带着实习生继续巡查其他病房了。

  陈冰呆了一会儿,拉了一把椅子,在病床前坐下,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逐渐陷入了回忆之中。

  1994年,8月22日。

  天气热得不像话,在骄阳炙烤下,一切生物都了无生气,小小的陈冰——不,郑文彬,正坐在屋檐下,手里举着一根竹竿,百无聊赖的看着眼前空地上晾晒的谷子,只要一有小鸡啊麻雀啊什么的靠近,就要立刻挥杆赶走,这是一项无比枯燥的活儿,郑文彬心里盘算着,吃过午饭,要去找小伙伴们,大家一起去河里摸鱼,这天气,在河里玩耍最合适不过了。

  学校放暑假了,现在是农忙时节,家家户户忙着打谷子、插秧,郑文彬家里也不例外,爸爸妈妈一早吃过早饭就去田里插秧了,留下他在家门口看着空地上的谷子,一直等到中午,爸爸妈妈才回家,不过,爸爸的表情很严肃,妈妈也一路上都在唠叨着什么。

  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是不懂的,不过,就算是再不懂事的孩子,郑文彬也明白,自己家里最近出了大事,妈妈整天嘀咕爸爸,爸爸总是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叫你去找钱校长求情,让他帮忙说点好话怎么了?钱校长在教育局有人,他只要肯说几句好话,调查组那些人走了,下个学期这事儿就淡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去?这样死倔到底,最后还不是你自己受欺负?”厨房里,妈妈一边烧火做饭,一边大声地嚷嚷着。

  父亲抽着旱烟,没有说话,这可是奇事了,郑文彬从未见过父亲抽烟,他为此很是骄傲,自己的父亲是老师,这让他多多少少觉得,跟其他的小伙伴相比起来,自己家里是不一样的。

  “李主任就是存心刁难你,你这么老实,我们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了……”妈妈说着,声音黯淡下来,眼神里似含了泪光。

  父亲一见到母亲的眼泪就慌了,他想了想,说:“除草剂不够了,我去镇上买点除草剂回来。”刚插秧的田不除草,很快就会被虫子吃了,收成就不会好。

  小小的郑文彬听着父母间的吵架不说话,但是一听说父亲要去镇上,他那一双乌黑的眼珠子可就飞速地转动起来,他扔了手中竹竿,抱着父亲大腿撒娇:“爸爸,我也想去镇子里耍,我也要去!”

  在小孩子眼中,镇上如同另一个国家那么遥远,一年到头,村子里都没几个孩子去过镇子里,去一趟镇上,回来可以吹嘘大半个月。尽管,镇上也只有那么一条街,也没什么能玩耍的地儿,但是,仍然有许多新奇的小玩意儿。因为父亲在镇子上工作,一年里,郑文彬总有几次机会,坐在父亲的凤凰牌自行车前杠上,在父亲嘎吱嘎吱的自行车链条声中到镇子上,然后,父亲就会拗不过他的软磨硬泡,给他买些唐僧肉,糖果等零食。

  这次也一样,郑文彬吵着嚷着要去镇子里,父亲拿他无可奈何,只好让他跳上了自行车前杠,“走喽!”父亲笑眯眯地喊了一声,弓着背,骑起了自行车。

  父亲瞪着自行车,很快,汗水如雨一样滴下来,郑文彬坐在自行车前杠上浑然不觉,经过小伙伴的家门口时,伸出双臂大声吆喝着:“哟呵!去镇子上玩耍咯!二狗子,铁皮蛋,我要去镇子上玩啦!”

  二狗子和铁皮蛋很快闻声出来,追着自行车跑了一阵子,郑文彬在前座上勾着手指头:“来呀,来追我呀!爸爸,加速!!”父亲便真的快速瞪着自行车,自行车一溜烟跑远了,看着身后小伙伴们羡慕的眼光,郑文彬得意极了。

  “爸爸,你可真厉害!”郑文彬仰起头,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的父亲,“别人的爸爸,都没有你厉害!”

  父亲笑呵呵的,并不说话。

  那是郑文彬记忆中,父子之间难得的亲密时光,那也是他记忆里,极其罕见的温馨互动。

  从小港村骑车到镇子上,约莫一个小时左右,这段路程中,郑文彬总会问父亲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而父亲也总是娓娓道来,这一路上,曾留下了父子很多次的开怀大笑。

  而这一次,郑文彬无论问什么问题,父亲虽然也是照常解答,可是眉目之间,却总笼罩着掩饰不住的愁容。

  郑文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知道,一定跟父母最近常常吵架的那件“大事”有关。

  那一天,郑文彬没有像往常那样缠着父亲买糖果吃。

  因为,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

  他不记得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父亲骑着车载着他,一连去了好几家店买除草剂,店主都摇头说没有,不但如此,态度还非常冷淡,甚至隐隐有敌意。

  不满7岁的郑文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以往他跟着父亲来镇子上,每一家店铺的老板见到他,都会笑眯眯的说“哟,这不是郑老师的儿子吗,真机灵,一看就知道将来长大了跟他爹一样能干,来,吃块糖,这可是城里才有的糖果喱!”他每走近一家店,店主都恨不得塞点零食瓜果给他,父亲总要再三推诿才行,小小的郑文彬,享受着父亲带来的便利。

  而这次,却没有了。

  非但没有,还遭到几家店主的驱赶:“走走走,我这没有药卖给你!就算是把草药倒进大凉山也不卖给你!”

  大凉山阴森可怖,从来没人敢去,郑文彬不知道这些人为何对父亲如此凶恶,他看到父亲沉默的脸庞,心里难过极了,终于,在又一次被店主呵斥时,小小的孩童仰着脸朗声责问道:“你为什么不卖给我爸爸?凭什么不卖,我们有钱,又不是白抢你的!!”

  “呵……小小年纪还牙尖嘴利,挺厉害的,跟你爹一样……将来啊,长大了只怕也是个畜生!”那店主十分恼火的说。

  农村里,骂别人“畜生”算得上是非常刻薄的狠话了,郑文彬气得浑身发抖,张口就想骂那人,不料父亲却沉默地推着自行车离开了。

  “爸爸!那个人为什么那样说你,为什么?!”郑文彬小小的眼睛里燃烧着怒火,在他小小的心里,父亲是最了不起的,天下间最厉害的人物,他最佩服的人,就是父亲。

  郑成仁张嘴,咿呀了几声,终究答不出话来。

  郑文彬便也只得作罢,他仰头,看着父亲愁苦的脸孔,小手忍不住伸出去摸了摸,轻声说:“爸爸,别怕,我保护你。”

  郑成仁身形一僵,半天都没有说话。

  这一条街,他们都走遍了,走到街尾,这是最后一家店了,如果再买不到除草剂,那么,今天刚刚插下的秧苗,可能很快就被虫蛀了,郑成仁不由得心急。

  他把自行车停在店门口,带着郑文彬走进昏暗的小店里,说:“老板,买三包除草剂。”

  “老板,有人吗?”小小的郑文彬,也惦着脚尖喊起来。

  “来了来了……”这些临街的店面,前面的屋子做生意,后面的屋子里住着一家人,一个男人大声答应着,捧着饭碗匆匆走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