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为你好”是个巨大谎言(2)
孟婆2017-07-21 09:033,202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里。

  住院部,18楼,一名女医生行色匆匆地往前走着,迎面碰上一名女士,女士拽着女医生就往楼道里走,并轻声哀求道:“医生,求求您,帮帮忙告诉我父亲的情况吧……”

  女医生莫名其妙地瞪着这位女士,刚要出声所化

  时,对方已经将她拽进楼梯间,迅速关上门,并用手肘控制住她的脖子处,女医生连求救的话都没来得及喊出,脖子上就遭到重重一击,昏了过去。

  几分钟后,楼梯间的门打开了,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子从楼梯间走进走廊里,她神色冷峻,抬手抚了抚耳朵,耳骨处一朵玫瑰纹身正璀璨夺目地绽放着。

  女子走近1809病房,轻轻推门而入。

  门内,年轻男子坐在床边,憔悴的神色掩饰不住他的英俊,听见动静,男子抬起头望向门边,看到进来的是一名陌生年轻女医生,脸上不禁浮现出迷惘之色。

  女子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陈先生,您好,我是新来的医生,主任让我来检查一下您父亲的情况,顺便帮助一下您。”

  “帮助……我?”陈冰皱眉。

  “是的,先生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稳定,主任认为,若想照顾好您的父亲,首先,您自己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请问先生,您最近是不是经常出现心悸、心慌、失眠、甚至出现幻听、有幻觉这样的状况?”

  陈冰一愣,他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问道:“嗯,是有些这种情况,虽然很少出现……你怎么会知道?”

  他眼睛盯着对方手中那只摇晃着的铃铛,心中一阵纳闷,没听主任医生提过要给自己看病啊,而且这位医生拿这个铃铛来病房,这也……太奇怪了吧。

  就在他如此思考的时候,对方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陈冰,说:“陈先生,您现在是不是觉得身体特别累,眼睛特别酸痛,很想很想睡觉?”

  她的声音似乎带有令人无法抵抗的蛊惑,陈冰只觉得双眼皮越发沉重,浑身无力,他轻轻点头,说:“是的,可是你怎么知道…… ”

  “嘘!”对方打断他的声音,手中铃铛不紧不慢地摇晃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只听女子淡淡的说道:“陈先生,请你放松身心,放松,再放松……我是来帮助你的,你很累,很困,你需要休息……从现在开始,我会从一数到十,我每数一个数,你就会更困,更困,而随着我数数,你会看见一道白光,随着我数数的声音,你也慢慢接近那白色的光团中心……然后,你就会彻底睡着……”

  “可是…… ”陈冰还想抵抗,可是,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合上了,身体也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疲累。

  “一,你的头部,颈部,背部,还有你的胳膊,手臂,都很累很累,放松,渐渐放松,再到你的大腿,小腿……放松,看见那团光了吗?走进去……”

  “二,你很困,你越来越困,越来越困……”

  “三,你睡着了,在这里是安全的,现在,你慢慢、慢慢的走近那团光……”

  “四”

  “五”

  “……”

  “十。你睡着了,现在,你的耳朵里只能听见我的声音,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你也将会记起一些事情,那些事情让你觉得很累,但我们会一起找出来,然后面对它。来,深吸一口气,呼气……”

  看着男子无力的在沙发上昏睡过去,女子露出笑容,慢慢收起了铃铛,她走过去,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董宝儿的好友单青侠。

  成功催眠陈冰之后,青侠皱着眉头,分析着董宝儿给自己的线索。

  如果说陈冰心中仍有一块不为人知的地方,那么,那一定是有关他的父亲。

  至于陈冰失眠,幻听,幻觉这些症状,当然也是董宝儿告知的线索,据说这已经是陈冰多年来的“疾病了”,陈冰说,每当他感到紧张或者恐惧时,一旦情绪达到临界点,他便会暂时性失聪,偶尔也会出现幻听、幻觉等症状。

  可见,那症状一定是多年以前就出现了,而陈冰讳疾忌医,从来不肯求助于心理医生。

  “你看见那团光了吗?在那里,除了你,还有别的人吗?”

  “有一个人,可是,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他背对着我……”

  “那么,你试试走过去,和他交谈。”

  单青侠静静地等待着。

  好一会儿,她发现陈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他手指颤抖着,仿佛就快醒了。

  “如果看不到他,那就算了,形容一下你所处的环境吧,那里,是哪里?”

  “我不知道……周围有树,有草地,有篮球框……这里,好像是学校的篮球场……”

  “周围还有别人吗?”

  “……有。几个很年轻的人,嗯,是我的同学,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在学校的操场上打篮球,天上还有太阳,很热……”

  单青侠皱眉。

  这样的景象,怎么也不能算是可怕的,可他为何会对这个场景耿耿于怀,久久不能忘记?

  “学校……是哪个学校?”

  “是我高中的学校。”

  “那时候,你多大了?”

  “我……21岁。”

  “你上大学了吧?”

  “是的。”

  “学校里,有什么和你关系特别亲密的人吗?我是说,对你特别重要的人……”

  “嗯……有一个。”

  “她是谁?”

  这回,陈冰的回忆久了一些,正在单青侠思考要不要放弃这个提问的时候,她听见了答案:“女朋友。”

  “他在大学时代,曾经有个关系非常亲密的女朋友,但是后来,对方知道他父亲的事情后,提出分手,这件事情曾经给他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宝儿的话,在青侠脑海中响起。

  “你和你女朋友,那时候的关系怎么样?”

  “不好……”

  “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她要和我分手。”

  “分手的原因是?”

  “因为……因为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个,是个……是个强奸犯…… ”陈冰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他坐在沙发上,身体不安地扭动着。

  “放心,你现在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我们正在面对你心中的那个问题,不要担心,不要害怕……”青侠轻声安抚着他,走过去,握住陈冰的手,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但陈冰的身体却颤抖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青侠犹豫着,要不要将他从深度催眠中唤醒。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再次轻轻推开,一个人影如幽灵般轻轻走进来,她不无担忧地上前,跪在沙发前,紧紧抓住陈冰的手。

  片刻,陈冰渐渐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青侠有些意外,同时也责备地看向宝儿,他们说好的,不到青侠提醒的时候,宝儿不能现身,宝儿却如此莽撞闯进来,极有可能惊醒被催眠的对象。

  宝儿吐了吐舌头,表示歉意,可她望着陈冰的眼里却充满忧虑,眼神饱含着心疼。

  此时此刻,她不再嫉妒了。

  过去,每当陈冰提到和前女友分手的事情时,脸上总有着浓浓的痛苦之情,宝儿是个骄傲的人,她虽然不说,可心里却充满了嫉妒和醋意,她以为,陈冰的痛苦,是因为和前女友分手,那么前女友在他心中一定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份量。

  那么,假设他前女友没有因为那件事和他分手,他还会喜欢上自己吗?或者说,陈冰他内心里真正喜欢的女孩子,是不是他的初恋?

  可到了此时,宝儿终于明白,陈冰之所以痛苦,不是因为那个女孩与他分手,而是那女孩离开他的理由,是他难以接受的理由。

  宝儿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单青侠,期待青侠能解决陈冰心中的痛苦。

  青侠对她轻轻摇头,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宝儿就这么保持着跪着的姿势,一直握着陈冰的手。

  陈冰重新平静下来,似乎在催眠中,他也感受到了宝儿的关怀,感觉让他心安。

  青侠吸了口气,继续提问陈冰:“那么,女朋友要和你分手,让你很痛苦,是吗?”

  宝儿瞪着青侠。她在用眼神表达,现在她已经不介意这件事情了,希望青侠不要再提问,不要让陈冰再为了此事苦恼。

  青侠根本不理会她,既然来了,既然这是宝儿心中的一个结,那么,就趁着这次催眠,解开他们二人的心结也好。

  睡梦中,陈冰轻轻摇头:“是……也不是。她说,只要我能证明,我的父亲不是坏人,她就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证明……”

  “所以,你为此痛苦……你,恼恨你的父亲,是吗?”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陈冰回答:“是的。”

  “现在,再看看那个背对着你的人,他是谁?是你的父亲吗?还是,你的初恋女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