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为你好”是个巨大谎言(3)
孟婆2017-07-22 08:594,140

  “是父亲……父亲!虽然我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我知道!”

  “他在干什么?”

  “他……躲在角落里的那棵大树后面,他在偷偷地看我。其实,好几个同学都提醒我了。他们说,有个奇怪的人,从中午起,就一直在那偷窥我,我没有回头,但是我猜,那人应该是我父亲…… ”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后来我不知道!……球赛结束后,我转过身去,他就赶紧跑开了,我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

  “你始终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是的……”

  “现在,你还在那团白光中心吗?”

  “不……我在奔跑……我看见了很多人,我去了很多地方,有我读过的初中,也有家附近十字路口的超市,还有……台球室,还有河边,那是一个夜晚,我走在草地上,天空很黑暗,我眼前只有那个背影,我很多次看见的那个背影……他穿着厚厚的灰扑扑的棉袄,头发稀疏,走路很慢……可是只要一看见我看着他,他就转身跑了……”

  “你一直没有看见他的正脸吗?”

  “不……我后来看见了,只有一次。”

  “是什么时候?”

  “那一年春节,2008年,大年三十的下午,那个来了。”

  “他……是谁?”虽然答案呼之欲出,但青侠还是问道。

  “是……父亲。”

  “他做了什么?”

  “他站在我家门口,和我妈说话,没多久,我妈叫我出去,他找我。就在我家旁边的十字路口,他问我,能不能和他一起过一个年。”

  “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问他,能不能告诉我真相,当年,到底是不是他强奸了那几个女孩……他说不是。可是,他却死活不肯说出详情!”

  “后来呢?”

  “后来……”陈冰的表情再度扭曲起来,“我叫他滚,他呆呆的看着我,我说……”

  “你走!我,以有你这个父亲为耻辱!”

  十字路口的大树底下,21岁的少年,攒着拳头使劲吼出这句话。

  路旁的行人纷纷看向他。

  穿着灰扑扑棉袄的中年男人,一脸难堪,他注视着少年的脸,不久,转过身,一步,一步,步履蹒跚地转身离去。

  树下的少年,热泪滚滚而落。

  “那是你最后一次看见他吗?”

  “不,不是……春节过后,年初三,他又来了。”

  那天傍晚,少年在二楼呆坐着,他刚给女朋友打完电话,女朋友在电话里决绝的说,父母绝对不同意她和自己结婚。

  少年的心中被巨大的痛苦充斥着,他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打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那个人又来了。

  他一步、一步,非常缓慢地走到自家楼下的小卖部里,小卖部此时关门停止营业的,少年心中被满腹怒火浇灌着,他从二楼探出身子,盯着那人的动作,想要看清楚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只见,那人从袖笼里掏出厚厚的一沓信封,他看了看,随后,轻轻打开一楼未上锁的窗户,将信封塞了进去,上面再压了一块转头,然后关上窗户。

  那人呆了一会儿,擦了擦眼泪,就那么双手拢在袖子里,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蓝色帆布包,一副要远行的样子。

  少年心中的怒火像是被一碰冷水熄灭了,片刻后,他瞪瞪瞪的下楼,随意掏了一件外套,就追着那人的身影出去了。

  暮色苍茫,年初三的傍晚,气温低得出奇,人们此刻都在走亲访友,接近晚饭时分,不时有人家放鞭炮的喜庆声,地上铺着一层红色的鞭炮纸。

  那个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男人,那个7岁以后,一直到前几天为止,再也没有见过一面的男人,他正背着又脏又旧的蓝色帆布袋,帆布袋里被衣物塞得鼓鼓的,他正慢腾腾地走向火车站。

  少年一路跟到了火车站,但他没有进去,小县城里的候车室很小,只有不到两百平米的面积,年初三的夜晚,乘坐火车的民工虽然不少,但也不多,只有零零碎碎的几十个人,三四个工作人员,显得冷冷清清的。

  他看见那个人在售票处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一碗泡面,他看见那人蜷缩在地上,捧着一碗泡面吃着,他看见那人吃着泡面,眼里泛着泪花,少年的眼里,也有泪花。

  少年悄悄地转过身,再也没有多看一眼,飞快穿过火车站广场前的空地,一路奔跑着回到了家。

  少年回到家,听见父亲,他的养父,视他若亲生儿子的养父,正在一楼某个房间里和母亲聊天,他说:“刚才老郑来过了,你看,这信封里装着钱,我看了一下,有十捆,估计是十万块钱。还有一张纸条。”

  少年脚步顿了顿。

  “红霞,你听见我说话了没?”

  “……听见了。”

  “纸条…… ”

  “不想看,你扔了吧。”母亲的声音平静如止水,古井无波。

  少年随即也就转身上了二楼。

  “那是你最后一次看见你的父亲吗?”

  “……是的。”

  “这些年,你为什么痛苦?”

  “我……我心里也许知道,父亲不是那样的人,他是我的父亲,我那个善良、单纯、古道热肠的父亲。我只是恨……恨他不懂得为我妥协,不肯为了我牺牲……”

  催眠中的年轻男人,说完这句话,脸上流出热泪来。

  宝儿心中一酸,忍不住伸手,揩干他的泪水,可眼泪却怎么都擦不干。

  青侠示意宝儿别干扰催眠对话,并指了指门口,示意宝儿离开,这意味着她即将结束催眠,唤醒陈冰。

  宝儿恋恋不舍地离开。

  “现在,你知道了一直困扰你的心魔是什么。当我从十数到一,你将会醒来。”

  “十、九、八……三、二、一,你醒了,你不会忘记梦中发生的一切。”

  陈冰坐起来,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医生。

  “最近,你还会失眠吗?”青侠望着他,淡淡地问,话语里,是不容反驳的权威。

  她不是父亲的医生吗?刚刚对自己做了什么?陈冰略一迟疑,还是回答道:“是的……从三天前开始,这三天,我几乎没有睡觉……”

  “为什么?”

  陈冰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换了个姿势坐着,双手交叠,极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说:“三天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父亲病了,我来这里照顾他。看到他的病历,我才知道,原来从2007年开始,那年夏天,他就被诊断出了尘肺病……那年春节,他回到家,那是多年来他第一次主动找我,他想和我一起过年,也许,他原本打算用攒下来的十万块钱,下半生陪着我好好过日子吧。可是,我却拒绝了他……”

  “然后,他留下了那十万块钱,说是给我读书、娶媳妇用,那年之后,他就一直在外地,从来没回家过……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的病情,不应该恶化这么快,他不会变成这样……”

  “我问过医生了,尘肺病这种病,虽然无药可医,可是,在病情检查出来的初期,只要能够好好休养,不过度疲累,注意养生,多吃营养食品,至少是能够正常、健康的活着,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活到七八十岁,最多就是身体虚弱,容易感冒而已。就像是颈椎病这种职业病一样,只要在发现的时候,及时调理身体,就没有大碍。可如果任由其发展,甚至更加疲累的工作,病情就会加重,大大缩减了生命周期……”

  “他现在……之所以会躺在这里,病成这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啊……是我的错……如果当年,我不那么任性……或者后来,我哪怕有一次主动去找他,我如果肯原谅他,他就不会…… ”

  陈冰颤抖着手,脸深深埋进双手之间恸哭起来。

  青侠叹息。

  “这不是你的错……当年,你也并不知道这一切啊,不要再自责了。”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陈冰抬头,错愕望向病房门口站着的人,董宝儿。

  宝儿疼惜地走近来,想要安慰陈冰,不料,陈冰却猛然站起来,抓住她的双肩发问:“宝儿?你怎么在这里?……”

  他扭头看向青侠,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位是……你请她来的?……你的朋友?”

  宝儿点头,她想解释,可陈冰已经松开她,眼神变得冰冷起来:“你一直认为,我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可我拒绝了。于是,今天,你特意把心理医生给我找到病房来了,是吧?这就是你对我的关心?我是不是该感谢你?”

  “不是这样的……”宝儿百口莫辩,她求助地望向青侠。

  青侠无奈摇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陈冰的心结,若是他自己无法解开,旁人的干涉只会适得其反。

  宝儿也知道,无论如何,自己未经陈冰同意,私自找了心理医生,还催眠了陈冰,这件事无论有怎样的理由,都是错误的。

  错了,便是错了,无需找借口。

  “对不起……我只是这几天很担心失去你,也担心你一直困在往事里……”

  “够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好……我这就走。”宝儿哽咽着,拉着青侠的手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宝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始终怀疑,我心里还有前女友的身影……”

  宝儿脚步顿住,脸上流下热泪,她有一句话哽在喉咙里,却无法在此时质问他,“既然你都明白,为何还让我没有安全感?”

  “我也知道,你想结婚,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

  宝儿身形一震,想起当初自己玩笑似的跟陈冰求婚时,他脸上那幅为难的神情。

  算了吧。

  她董宝儿,又何至于逼着对方娶自己呢,她爱他,可是,她的尊严和骄傲却不容亵渎。

  “那就,不结婚……”若是我们在一起,让你如此为难如此痛苦的话,那么,就不要在一起了吧。

  藏在心底的那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可两人恋爱三年,彼此相知甚深,即使她未曾开口,陈冰亦懂她心声,女友的背影如此悲伤,陈冰如何不动容?他上前一步,轻声说:“有一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当年,我妈抛弃了我爸,我恨她,可是,她却让我过上了好的生活,她说这是为了我,我无法反驳。我不想要自己以后也成为这样的家长,在我确定自己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之前,我,害怕结婚。”

  宝儿心中一软,她从来都不知道,陈冰心中还有这样的悲痛,本想咬牙切齿的说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好,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叔叔,一切等以后再说吧。”

  离开医院,宝儿一路沉默着,青侠一边开车,一边不时打量着反常的好友,有些担心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宝儿一手按在腹部,轻声呢喃道:“你能陪我去医院吗?我想……把这孩子打掉。”

  青侠大吃一惊,手中的方向盘骤然打滑,她迅速将车子开入减速带,问:“你别一时冲动,冷静下来再做决定。”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这位好朋友从小就爱心爆棚,渴望当妈妈,现在她怀着深爱的男人的孩子,却要打掉,青侠难以想象她的心理。

  “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不想用孩子来胁迫他和我结婚,你知道吗?宝贝儿……对不起,妈妈不能让你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宝儿抚着肚子,流下泪。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迟来的报应(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