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5)
孟婆2017-07-18 16:003,957

  尤文丽将陈冰推到老人面前,说:“老师,我知道,您看,这就是陈冰,您的儿子,他来了。他知道所有的事情,他不怪您了。”说完,她转头看向陈冰,低声道:“趁你爸爸这会儿清醒,你赶紧说句话呀。”

  “……”陈冰却哽咽着,喉咙里那一声爸爸,始终叫不出口。

  郑成仁盯着陈冰看了一会儿,浑浊的眼神里充满了失望之色,老人艰难地边咳边说:“你骗人……咳咳,他不是我儿子……咳,我的儿子,咳,咳,叫郑文彬,他还没有原谅我,咳…… 他不会来的…… ”

  “爸……”陈冰泪如雨下。

  但老人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望着门口,皱眉问:“那是谁?”他招了招手。

  杨小慧胆怯地,一步一步地走近床边。

  忽然,她“扑通”一声跪倒在病床前,哆嗦着说:“郑老师……我是,杨小慧,我来负荆请罪来了,对不起……这么多年,让你为我背负了这么多,对不起…… ”

  郑成仁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疑惑,随后,他笑起来:“噢,是你啊,小慧……孩子,站起来,让我看看…… ”

  杨小慧站起来,她额头上那块胎记,是两年前,郑成仁辨认她的证据。

  现在,通过老人那双眼睛,杨小慧知道老人认出了自己,她羞愧不安地颤抖着,“老师,对不起……我……我…… ”

  我我我了半天,杨小慧发现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想起两年前那次偶然重遇,当时,她曾甩了郑成仁一巴掌,骂他是臭流氓。

  “郑老师……我是杨小慧啊,你还认识我吗?”

  郑成仁瞪着她,眼里闪过一道光,突然之间又咳嗽起来,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他无力地仰躺着,握住尤文丽的手,却怎么都不肯松开。他闭上眼睛,再次失去清醒意识。

  看到老师这个样子,尤文丽心中更悲愤了。

  “老师…… 我有一些事情,必须去做,等我做完这件事,我就回来照顾你,你一定要等我……”

  说完,杨小慧松开了郑成仁的手,郑成仁再度昏迷过去。

  陈冰说,这几日,老人的病情就这么反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可是,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儿子。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肩膀耸动着,如若不是太过悲痛,他大概不会在陌生人面前失态。

  尤文丽站起身来,她身高远比一般女孩子高挑,而此刻陈冰低垂着头,看起来,尤文丽倒比他要高。

  站在自己面前的大男孩,像个无助的孩子,尤文丽很想叫他一声弟弟。

  她忍住了,沉默半响,才说:“你爸爸,是无辜的。我带来的这个人,她叫杨小慧,她可以证明这一切。”

  病房里,一片寂静,只听见杨小慧的声音。

  到这个时候,她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之心。从前,她害怕别人知道自己自小就被亲爹侵犯了,抬不起头做人。而看到郑老师如今的状况……如果她再敢隐瞒一个字,她还是人吗?!

  于是,小小的病房里,杨小慧一字一句叙述着当年。

  她的父亲,那个可怕的男人,在一个12岁小女孩的眼里,如同可怕的地狱瘟神,他不苟言笑,沉默而暴躁,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个勤奋的农家汉子罢了。

  只有杨小慧和她的母亲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杨小慧瑟瑟发抖地回忆着,第一次被父亲侵犯的时候,她应该是11岁,那天晚饭后,父亲一如往常的发起脾气,将母亲打得头破血流,母亲跪在地上往外爬,嘴里喊着救命。

  杨小慧忍无可忍,她冲上前去,抱住母亲,祈求父亲不要再打了。

  可是,当她抬起头时,看到的却是父亲血红色的眼睛,他咧着嘴,狠狠掐了一把杨小慧屁股上的肉:“哼,小娘皮,养了你这么些年,别的本事没有,给你爹消消食还不错。”

  杨小慧心中涌起一阵巨大的恐惧感,她尖锐地踢打着父亲,然而小女孩那点力量,轻易就被制服了,任凭母亲在门外疯狂地砸门,父亲依然不管不顾地将她带到厢房中,剥了她的衣服,脱下她的裤子,强行将她按在父母睡觉的那张棕垫床上……

  杨小慧凄厉的哭叫声冲破了天际,然而,在邻居听来,那不过是杨家父亲又一次打了自己的妻子女儿罢了,根本没有人关心小女孩的命运。

  事后,父亲穿上了裤子,邪笑着说,这件事,你最好谁也别说,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杀了你娘。

  杨小慧能怎么办呢?她既不敢告诉任何人,也无法反抗自己的父亲,偶尔,她也会很恨地想,不如在父亲的饭碗里放上一包老鼠药,毒死他算了。

  可是,母亲身患精神病,奶奶重病不能下床,自己要上学,这一家子所有人的生活重担,都要依靠父亲,一旦父亲死了,她和母亲,奶奶三个人,如何生活?

  一开始,父亲尚且避着母亲,到后来,父亲……完全就是野兽,不,野兽不如。他会在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突然之间就将杨小慧压倒在饭桌上,让母亲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

  起初,杨小慧以为奶奶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原来奶奶是知情的,有一次,父亲不在家,奶奶抓住她的手,哭着说,我可怜的儿啊,你受罪了,这都是我的错,你那爹不是人啊……

  小小的杨小慧,对于奶奶这番话似懂非懂。

  奶奶后来经常对父亲破口大骂,后来的后来,奶奶被父亲活生生打死!

  那一幕,就发生在杨小慧和母亲眼前,父亲拿着扁担,打得奶奶浑身流血,气绝而亡,母亲抱着杨小慧瑟瑟发抖,母女俩甚至不敢哭出声来。

  当天晚上,父亲就将奶奶匆匆包了一张破草席,在屋后的山上挖了个坑,埋了。

  因为奶奶常年重病不下床,邻居也并不知道,直到过年时邻居前来拜年,才发现奶奶不在,父亲轻描淡写的一句“死了”,邻居也没多问。

  到了那时,杨小慧彻底明白,这是一个残暴不仁的人,她就是老师们在讲历史书时讲到的那种“暴君”,跟他作对,是不可能的。

  “除了隔三差五就是要对我做那件事……他还几乎每天都要打我,只要稍有不顺,我和妈妈,就是他的出气筒……我的妈妈,是活活被他打成神经病的。”

  杨小慧说到此处,已经泪湿衣襟,尤文丽给她递过来一杯热水,她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陈冰沉默者。

  “12岁那年,那个夏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期末模拟考试,在操场上,我因为前一天才被我爹打了一顿,浑身是伤,只能穿上秋天的长袖衣服,被细心的郑老师发现了。”

  终于,杨小慧讲到了重点,陈冰坐直了身子,直视着杨小慧。

  “郑老师他让我下课后到他的办公室里……郑老师是个好人,只有他是真正的关心我。你们能理解吗?一年多了,我一直生活在恐惧和阴影里,没有人能帮我,我想告诉郑老师,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当我告诉郑老师这一切的时候,郑老师……他很难相信。现在想来,他当时应该是在消化我的话,可是,我有多害怕他不肯信我啊,我怕他以为我是在骗人的……所以,我就脱下裤子给他看……”

  尤文丽坐直了背,这些细节,她也是直到此时,才第一次清楚。

  “可是偏偏,就在那时,教导处的李主任进来了。就是那个李孝利老师……他当时的表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就好像抓住了什么坏事,一脸奸笑。我吓坏了,转身就跑了。”

  “郑老师答应过我,一定会为我保密,所以,我并不怎么担心。只是我没有想到,没过多久,学校就传出了那种风言风语,说郑老师对其他班级里的女生动手动脚。我当然是不信的,可我不知道流言为什么找上了我……”

  杨小慧又陷入回忆之中,“父亲也听说了这个留言,他在家里狠狠的打了我一顿,问我是不是出去跟人乱说什么了,我不敢承认,当然说没有。没几天,就发生了那件事……”

  “那天,我在班上上课,李孝利老师突然来找我,他把我叫到教室外面,威胁我说,待会儿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如果我说是郑老师强暴了我,那就什么事没有,如果我敢撒谎,他就会让我被学校开除……我记得,我惊恐地问他,我不想撒谎,郑老师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可是他说,我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要不然,他会让我很惨的。”

  “那时候我还暗暗地想,我绝对不会污蔑老师,我一定要说出真相,还老师清白。可是……我没有想到,就在那间办公室里,有好多人,好多老师和大人……其中,还有我父亲。当他们其中一个人问我,是不是郑老师对我做过那件事之后,我拼命地摇头,可是李孝利老师狠狠的瞪着我,我父亲……他从墙角走过来,看着我,我明白他的眼神,他那个眼神里的意思是,我如果不承认,回家以后,我不知道自己会受到怎样的责罚,一想到外婆被打死时候的样子……我就害怕极了……我……”

  杨小慧低下头来,咬着唇说,“我说出了让我后悔一生的那句话。”

  “我说,是的,是郑老师。”

  杨小慧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仿佛如在云端。

  陈冰静静地坐着,胸口起伏着,试图让情绪平静下来,可是,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他猛地站起来,大踏步走到杨小慧面前,抓住她的衣领吼道:“所以,你自己怕死,就要污蔑我父亲,害他一生,是不是?”

  杨小慧崩溃大哭,“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尤文丽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将烟蒂按在烟灰缸中,走过来松开陈冰的手:“算了,已经过去的事情,怪她也无济于事。”

  陈冰看了她一眼,对于这个女人,他心里是充满感激的,他松开了手,又颓然坐在椅子上,双手抱头,喃喃道:“我知道你很可怜,你值得同情,但是我父亲……他却为了保护你,牺牲了我的幸福……我不能原谅,不能原谅……”

  尤文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来,最终只得叹息一声,道:“你放心,当年污蔑你父亲的人,包括李孝利在内,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陈冰抬起头,目光中带着泪,疑惑地望向尤文丽,“你们……要去做什么?”

  尤文丽与杨小慧对视一眼,彼此沉默。

  杨小慧含泪道:“这些年,我欠了老师许多,现在,我要还债。具体的,你就别多问了。”

  陈冰透过她俩的眼神,似乎猜测道什么,他手指颤抖着,几次想开口,最终却是沉默了。

  “你照顾好你爸爸,我们做完了事情之后就回来,你看,行吗?”尤文丽轻声地问陈冰。

  陈冰点点头,无声地答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