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家俊少2017-05-22 17:437,085

  1、

  第二个进来的是李路,他坐在椅子上浑身都在发抖,显得很是局促不安。

  秦男和陈贝贝对视一眼,陈贝贝道:“你最后一次看到王管家是什么时候?”

  李路哆哆嗦嗦的道:“我最后一次看到王管家是半个小时以前,当时王管家嘱咐我说一定要注意客人们的安全,如果有碰碎的杯子什么的一定要及早的处理掉。”

  秦男看着李路道:“可是我听说你和王管家私底下的交情很不好,似乎对他颇多怨言啊。”

  李路闻言直接被吓的跪下对着三人作揖道:“各位姑奶奶可不能乱说啊,我和王管家私底下就没有什么关系,你们可不能冤枉我啊。”

  陈贝贝急忙将李路拉起来对着他道:“行了行了,你有没有说过我们心里清楚,你先出去吧。”

  李路哆哆嗦嗦的出门。

  第三个是王权,他走进门,表情很镇定的在座位上坐下看着陈贝贝三人道:“问吧!”

  这态度瞬间惹火了秦男,她一拍桌子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贝贝暗中拉了一下秦男警告她现在已经不是警察,这里也不是警局,惹急了人家不会理她的。

  秦男不情不愿的坐下哼了一声。

  王权看了一眼秦男似乎是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恢复平静。

  陈贝贝道:“你最后一次见到王管家是什么时候?”

  王权有气无力的想了一下然后道:“我记得应该是一个小时,部队时一个半小时以前吧。我是负责厨房的,所以和王管家见面不多。”

  陈贝贝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谁和王管家私底下有仇,或者说过些什么的。”

  王权想了一下,有些不耐烦的道:“厨师长被王管家教训了一次,事后说过要杀了他。还有门卫的小李也好几次说对王管家很不满,恨不得他出门就被车撞死。”

  王权离开,陈贝贝和秦男安乔三人开始总结。

  陈贝贝道:“我觉得王权最有嫌疑,他的表现太不正常了!”

  秦男点头同意。

  安乔没有说话,她走到王权坐过椅子前站了一会,然后围着椅子转了几圈。

  陈贝贝和秦男被安乔的举动弄糊涂,秦男不解的问道:“安乔你在干什么呢?”

  安乔走回来对着两人道:“王权有问题,但是不能确定他就是凶手。”

  陈贝贝好奇的看着安乔道:“你怎么知道王权有问题啊?”

  秦男没好气的看着陈贝贝道:“你傻啊,刚才王权的那个样子你又不是没有看见,一般人怎么会那么镇定。”

  陈贝贝想了想点头,一般来说人们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还被人当做是嫌疑对象审问都会很害怕,有些人还会愤怒。

  但是王权的反应是在是太奇怪了,他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的波动,似乎对于这件事很漠然。

  安乔道:“王权不是没反应而是他见多了秦男那样的审问,所以见怪不怪了。这人应该有案底而且经常出入公安局,或者说是在某一段时间内经常出入。”

  陈贝贝看着安桥不敢相信的道:“是不是真的啊,这人是个惯犯?”

  刚才王权的表现虽然看上去有些奇怪,但是就这样就能看出他是惯犯?

  回答陈贝贝的不是安乔而是秦男,她有些恍然的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我拍桌子的时候他会那样看我。原来是这个原因。”

  突然拍桌,用骤然的大声和断喝的语气干扰对方的情绪,这是警察经常会用的一种审讯手段。秦男虽然已经离开了警队,但是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而且,王权应该有吸食大麻的习惯,刚才从他走进来我就发现他身上有很轻的大麻味道。“安桥看着陈贝贝和秦男正在奇怪的看着自己解释道:”我留学时的州吸食大麻是合法的,我的舍友就有吸食。“

  在美国的一些州吸食大麻是合法的行为,只是不能提供给未成年人,和在公共场合吸食。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似乎是有人正在走向这边,服务人员正在和对方争论。

  陈贝贝没有好气的开门打算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敢在这里闹事。

  结果门刚开了一条缝陈贝贝一把就将门摔上,然后有些慌乱的对着二人道;“完蛋了,我哥来了。”

  话刚说完,门被人推开,刑警队队长孙威走进来,看着陈贝贝恨铁不成钢的道:“原来真的是你,我就说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里冒充警察玩。”

  陈贝贝被孙威一训,瞬间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低下头不说话。

  安乔解释道:“孙警官你好,我们并没有冒充警察,而是接到了委托这才着手调查。这是完全和法的。”

  红花市是大陆几个私家侦探社的试点,私家侦探可以在接到委托之后介入调查,条件是在警方有需要的时候进行配合与不得妨碍警方办案。

  孙威看着安乔眯了眯眼没有说话,陈贝贝乘机撒娇,抱着孙威的胳膊摇晃道;“哥,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我这不也是为了帮你!”

  孙威无奈摇头对着一旁的副手道:“大力看好她们,不要让她们再捣乱。”

  说完转身出门。

  陈贝贝看着大力撒娇,大力表示自己没有办法然后对着身边的一名刑警道:“看好她们不要捣乱。”

  陈贝贝看着出门闪人的大力,恨恨的跺了一下脚。

  秦男看着陈贝贝道:“就这么认输了?”

  陈贝贝瘪了瘪嘴道:“那也是没有办法啊,不认输怎么办,咱么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出去,怎么破案?”

  秦男一笑看着安乔道:“其实我们也不是全没办法对不对?”

  安乔微笑道:“你居然注意到了!”刚才在陈贝贝和人吵架的时候她就已经收集了一些资料。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等人只是暂时用虚假的名义得到了调查的权利而已,警察到场后自己等人一定会被限制接触案情。

  安乔将自己的手机拿出对着两人道:“我之前去了一趟监控室将今天的聚会监控视频下载到了手机,同时拍摄了一些尸体的照片,这些应该足够我们做一些前期的调查了哦。”

  陈贝贝闻言大喜接过手机查看,然后抱着安乔亲了一下笑嘻嘻的道;“我就知道你有前途!果然没有看错你。”

  安乔有些无奈的擦了一下脸,在美国这样被同性触碰是很忌讳的事情。

  秦男看着安乔和陈贝贝笑的很开心,她不擅长推理但是这并不能说她的观察力不强。就像之前她就注意到了安乔暗地里做了一下手脚留下了部分的资料。

  三人开始根据安乔得到的资料展开调查,很快就把全部的资料过了一遍。

  陈贝贝犹豫道:“现在看起来那三个人是最有嫌疑的,但是找不到证据。而且王管家死的有些蹊跷。”

  刚才看完监控记录之后发现,三名佣人都有作案的机会,但是在监控里面却都看不到作案的证据。

  在监控中可以清楚的看到王管家是在聚会到一半的时候来到副厅然后坐在椅子上,之后再没有移动过。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王管家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杀害的。为什么在他死前没有发出任何的信号,之前秦男已经确认王管家身上没有和凶手搏斗的痕迹。

  也就是说王管家应该实在一种被控制的状态下被杀害,可是这样的状态怎么会没有被人注意到,副厅的人流不多,但是也不会少到有人被非法控制而没有发现的地步,而且还有监控。

  根据现场的调查来看,王管家的致命死因是那柄插进心脏的水果刀,这种刀是聚会提供的,随处可见,任何人都有可能得到。

  秦男想了一会道:“这不可能,凶手杀人没有发出任何动静,而且在行凶后的半个多小时内没有被人发现王管家已经死去,这就说明了凶手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不是激情杀人。可是无论是监控还是调查来的证词都没有任何异常。”

  陈贝贝补充道:“而且聚会厅内的监控很严密,基本上没有死角,怎么可能行凶不留下任何的线索。”

  安乔看着手中的白纸沉默不语,这是她刚才根据监控布局和正副厅的格局画出来的布局图。上面标注了监控区域,人流量多少等等数据。

  安乔沉默了一会道:“我们掌握的线索还是太少,必须要更多的情报才能合理推论。”

  陈贝贝想了想道:“交给我!”

  2、

  孙威看着王管家的尸体道:“有什么线索?”

  大力站在一边手中拿着法医给出的现场初步调查结果道:“死者今年四十八岁,在林家担任管家职务已经有二十年,社会关系还在排查中。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是在尸体被发现前的半个小时到五十分钟左右。现场只有一把作为致死凶器的水果刀,上面被人擦拭过,没有指纹。”

  孙威走上前查看,过了一会道:“他是在昏迷情况下被杀。死亡的时候没有挣扎。“他指着尸体胸口的血迹,这块血迹不大,而且颜色中心深,边缘浅是渗透出来的血迹,这证明了死者在遇害的时候没有反抗,不然血迹不会只有这么点。”

  他伸手在王管家的胸口按了按,然后尝试拔出水果刀,不过他只是试了一下就停手。

  “凶手应该不是惯犯或者是专业人士,水果刀命中心脏过深,而且刀刃部分切进了死者的肋骨,表明了对方的不专业。但是……”

  孙威想了想又道:“凶手是新手,但是有预谋,杀人的时候很冷静!”

  大力有些不解道:“怎么说?”

  孙威指着水果刀道;”凶手不是很清楚人体结构,但是下刀却是平稳插入,尽可能的避开了肋骨。这说明他在下手的时候很冷静,甚至有能力思考这些问题。而不是惊慌失措的胡乱戳几刀了事。“

  大力恍然道:”你有什么想法?“

  孙威想了想道:”让法医查一下王管家是不是有什么慢性病,在临死前有没有发病的迹象。“

  大力点头离开去调查。

  孙威看着王管家已经开始变得青紫的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3、

  陈贝贝看着门外的两名刑警已经离开,悄悄地缩回头对这个秦男道:“速去速回,小心不要被我哥发现了。”

  秦男点头拉开打开门窜了出去,陈贝贝关门回来看着安乔得意道:“怎么样,我聪明吧!”

  安乔有些哭笑不得竖了一根大拇指,给陈贝贝以示嘉奖。刚才为了引开两个守在门口的刑警,陈贝贝很无耻的装病,并且是装作自己例假疼痛难忍,这才引开了两名刑警去买药。

  安乔对着陈贝贝道:“我一直觉得这个监控视频有问题,但是我却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安乔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件事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它近在咫尺但是怎么也抓不到。

  陈贝贝虽然实际的侦探经验很少,但是熟读各种推理著作也许能够有所发现。

  陈贝贝闻言再次拿着手机看了一遍监控,她闭目沉思片刻道:“有问题,你看这里,王管家的背后是一条通往厨房的通道,为了保证食物的安全,这里有一个摄像头。从聚会开始到王管家坐到椅子上,再到我们发现王管家死亡,这个摄像头都是正常。只有这里摄像头被阻挡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

  陈贝贝将视频回放,找出了摄像头被阻挡的片段。这是在发现王管家死去前一个小时零五分钟左右。突然有一丛装饰用的气球将摄像头堵住了五分钟左右,然后气球消失。

  安乔看着陈贝贝指出来的视频片段沉思,之前她一直怀疑是凶手是在正厅聚会中的某个人,所以主要注意力放在了正厅的监控上,并没有发现这个情况。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个疑点。

  这个气球出现的时间有些太过巧合了。安乔从来不相信巧合!

  这时秦男回来,对着两人道:“我刚才调查过了,法医鉴定王管家的具体死亡时间是在发现前的半个小时到五十分钟。而且法医怀疑王管家有慢性病,并且在死前发作,这才导致了王管家没有挣扎。”

  安乔和陈贝贝对视一眼,同时转身看着桌子上的布局图。王管家的死亡时间太巧合了!所有的侦探理论中都有一个核心的思想:这个世间确实有不能解释的巧合,但是你不能相信。

  很快安乔有了发现:“这从装饰气球确实有问题,它本来不在副厅,但是却突然出现。”

  陈贝贝点头道:“没错,而且它没有出现在任何的监控当中。就好像是突然从正厅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在副厅一样。”

  安乔和陈贝贝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在纸上开始计算。很快安乔下了定论:“这是凶手故意用来掩盖自己身份的手段。”

  秦男有些不解。

  安乔解释道:“你看这丛气球很显眼,只要出现就会被注意到。但是它在正厅靠东面的墙壁上消失后没有出现在任何的一个监控中。这就说明了凶手是内部人员,而且凶手早就计算好了监控的盲区。”

  陈贝贝点头冷笑道:“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只有一个!“

  安乔和陈贝贝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李路!”

  ……

  孙威看着陈贝贝道:“你确定?”虽然听完陈贝贝的解释之后孙威就已经相信的七七八八,但是身为警察,他不能因为陈贝贝是自己的表妹就相信她说的话。

  陈贝贝道:“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说罢她拿出了手机将一段视频播放了出来。”

  孙威看完视频脸色严肃的道:“为什么?”

  视频是证据,但是并不算充分。

  安乔道:“因为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有时间,有能力,同时有嫌疑做到这一点的。”

  4、

  李路坐在审讯室内紧张的看着面前的警察,他似乎已经有了一些预感,显得颇为平静,但是孙威很敏锐的注意到了他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握的很紧。

  孙威首先开口道:“为什么杀害王管家?”

  李路闻言急忙结结巴巴的道:“怎么可能是我,我这么胆小不会杀人的。”

  孙威冷笑一声道:“谎话!“

  李路带着哭音道:”你们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杀人?“他的双手捏的更紧。

  孙威冷笑一声,站起身打开了身后的投影仪,里面是聚会当天的监控视频节选。孙威靠在墙上点上一根烟看着李路。

  李路看到监控视频眼角轻微的抽搐,同时全身像是长了虱子一样不安的在椅子上扭动。

  视频内一个男人手拿着一丛装饰气球从正厅的东面出现,然后消失在监控中。之后气球出现在副厅和厨房的拐角处。

  李路看着视频强笑道:”给我看这个干什么?“视频上面的图像不是很清晰,而且最重要的是拿着气球的人脸部从始至终都被气球所遮挡完全看不清楚脸。

  突然视频被放大,视频中的男人被拉近放大。

  李路被吓了一跳,惊叫一声然后意识到自己失态强自平定情绪。

  孙威默默的观察并不说话,很快视频播放结束,画面定格在男人被放大的一张图片上。

  孙威坐回作为对着李路道;“还是不说?”

  李路沉默不语,这种态度其实已经是默认,不开口只是最后的挣扎而已。

  孙威嘿嘿一笑,将手中的烟头猛然掐灭,对着李路道:“不说话以为就没事?”他走到李路身边将他的领带扯了出来冷笑道:“领带夹很别致,是你妻子送给你的纪念物吧。”

  说话间投影仪上的画面被放大,图片上的男人的胸口处同样夹着一个别致的领带夹。

  李路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只不过哭声中并没有愧疚。

  孙威看着痛苦的李路没有说话,默默的再次点上一根烟。很快李路的哭声停止,孙威扔了一根烟给他然后点上。

  李路开始慢慢交代自己的故事。

  李路是红花市本地人,大学毕业之后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后是亲戚帮忙在林家找了一份工作,虽说出来给人家当佣人不是很体面但是架不住工资高。

  李路对于自己的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是他在工作后的第二年遇到了自己的真爱。

  结婚后李路和妻子非常恩爱,两个人都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是半年前,妻子公司的一次体检检查出她身患淋巴癌,而且已经是中期。

  在安慰了妻子后李路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找亲戚朋友借钱。但是医药费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轻易的就将李路所有的努力全部吞噬。

  看着妻子因为病痛日渐消瘦的面容,李路开始谋划着发一笔横财的念头。非常巧合的是,林寒在这时回来了,而且要举办一个聚会。

  王管家在林逊的示意下从银行内取出了大量的现金用以聚会,李路看着那成包,成捆的现金被投入一个没有意义的聚会上感到很是愤怒。

  自己为了妻子几十万的医药费拼死拼活而得不到,而有钱人随便一个聚会却是上百万的花销。这时的李路决定了,发横财最好的办法就是发有钱人的财。

  他主动跟着王管家帮忙筹办聚会的一切事宜,同时暗中留意林家庄园内的金库位置,守卫,密码等资料。

  终于在某一天晚上他筹划好了一切潜入了金库在内中取走了二十万的现金。

  但是做贼心虚的他慌乱中并没有发现金库中有一个隐藏式的监控摄像头,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王管家看的清清楚楚。

  事情败露之后王管家和将李路抓了起来囚禁在林家地下室内动用了水刑。

  李路受逼不过交代了自己的偷盗行为,同时表示自己愿意将偷盗而来的钱财全部交还。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王管家一口咬定他当时拿走的是四十万,要求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必须要交还四十万的现金。

  李路被逼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杀人!

  他先是暗中观察聚会地点的监控布局,在暗中计算出了所有监控的盲区,他知道王管家在疲累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所以在一切就绪之后他用装饰用的气球将摄像头遮挡然后下手杀害了王管家。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自以为计划周密的行动最后还是被抓到了马脚。

  孙威看着李路皱眉道:“那你到底取走了多少钱?”

  李路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脸道:“我却是只拿走了二十万。”

  孙威皱眉想了想,结束了这次的审讯。他走出审讯室点上一根烟,就靠在走廊默默的抽着完全不在乎自己身旁就是禁止吸烟的标志。

  大力整理完资料走出来对着孙威道:“队长,你觉得李路说的是真么的嘛?”

  孙威点头道:“我相信李路说的都是真的,不过我现在疑惑的是李路被抓住了盗窃现金的把柄同时被王管家要挟勒索,为什么不报警?”

  大力想了想道:“也许是他不想自己盗窃现金的事情被揭发出来吧。”

  孙威摇摇头反驳道:“盗窃和杀人是两种概念,一般人即使有胆子盗窃也不会有胆子去杀人,既然李路已经被逼到想要去杀人了,为什么他不敢报警自己被勒索?”

  大力想了想没有答案,他不知道孙威问这个的理由,现在看来案子已经解决,凶手被抓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这件事情就应该已经结束了。

  但是孙威的眉头却没有松开,因为他还在怀疑着什么。想到这里孙威决定去法医那里看看,当初法医曾说王管家胸口的血迹一个是因为他没有在死前挣扎,另一个是怀疑王管家正好突然疾病,导致了血液流速减缓。

  但是法医没有说这是什么病,孙威直觉告诉他也许关键就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