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李家俊少2017-05-22 17:438,028

  1、

  三人驾车来到红花市郊区的一处建筑工地附近,秦男还没有把车停稳,一辆白色福特就从她身边冲了过去,两车险些相撞。

  秦男脸色一黑,差点骂出声来,要不是她还记着后座上面坐着刚认识的安乔,估计已经破口大骂了。

  陈贝贝:“这年头记者的速度也太快了,我可是有线人的,居然能比我来的还早!”

  安乔没说话,看着不远处警方已经拉起的警戒线和身后隐约响起的警笛声,她知道前面肯定出了大事,不然的话警方不会再现场已经有了一辆特警车的情况下继续加强现场的警力部署。

  三人下车,挤开看热闹的人群终于看到了警戒线后的情况。一名黑人正穿着一件工地上的工作制服手中拿着一个遥控器对着不断试图逼近的警察大叫。

  他的腰上缠绕着一圈炸药!

  两名身穿警察制服的谈判专家正在试图平复男子的情绪,但是看起来收效甚微,现场的指挥不得不将谈判专家撤了回来,毕竟他们只是谈判专家,在这种情况下试一下就行了。

  安仔细的打量了黑人男子身上的装束然后掏出手机在网上查找了一下,她对着陈贝贝道:“你是不是在里面认识人?”

  陈贝贝一愣看着安乔的目光瞬间明白过来点头道:“对,我认识,你想干什么?”

  安乔道:“带我去见他。”说完也不管陈贝贝和秦男直接再走到了警戒线边上对着黑人男子用英语道:“不要激动,请你听我说好吗?”

  看着黑人男子似乎听不懂英语她又换了几种语言,最后尼罗撒哈拉语成功引起了男子的注意。

  这时现场的指挥刑警队队长孙威走了过来对着安乔道:“你干什么,这里不是你可以插手的地方,赶快退后。”

  这时陈贝贝走过来对着孙威撒娇道:“哥,这是我们侦探社的人,是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你就让她试试嘛。”

  孙威看着陈贝贝没有好气的道:“这里不是让你胡闹的地方,赶快走,很危险的。”

  安乔插话道:“刚才我和这名黑人男子对话,发现他并不是存心引起混乱的,你可以去查一下这个工地的老板是谁,我怀疑是因为他拖欠工人的工资这才引发了骚乱。”

  孙威看着安乔眼神锐利,他刚想说话,身后又是一阵骚乱,他转头发现原来是黑人男子情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非常的激动,几次威胁要按下爆炸按钮。

  孙威看向狙击手的位置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狙击手开枪,子弹顺着唯一的狙击视界划过,击中黑人身上的炸药包,然后黑人在最后按下爆炸按钮。

  “轰”地动山摇!

  他有些迟疑了,这次的事情很特殊,因为涉及到了涉外人士,如果处理不好会引起很大的风波,最好的接过就是安全解决不要爆炸,不要地动山摇。

  这时看守警戒线的警察突然惊叫起来,众人回首看去,却看见秦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过了警戒线,身后是两个捂着肚子正在痛叫的警察。

  秦男根本不管孙威和陈贝贝等人的劝阻径直走向了情绪越来越激动的黑人男子,她看着黑人男子喝道:“按啊,你倒是按啊。不敢是不是,没事!我来帮你按!”

  说罢,她竟然伸手去抢黑人男子手中的遥控器,在场所有人都被她这个举动吓坏了,陈贝贝更是直接尖叫出声。

  黑人男子没有想到秦男居然会这样不怕死的直接从自己的手中抢遥控器,怪叫一声,直接用身体将遥控器捂住。

  秦男几次抢夺没有得手不由得大怒,一拳打在黑人男子的肚子上,然后一招擒拿手直接将黑人男子按倒在地,将他手中的遥控器抢了过来扔给赶过来的警察手中。

  她看着倒在地上不断痛叫的黑人男子不屑的呸了一声道:“谅你也不敢,你要是敢的话早就按了。”

  说完秦男很淡然的向着人群外走去,孙威愤怒的看着秦男的背影大吼道:“秦男你没有权利这样做!”

  秦男回头冷笑了一声,伸手将自己的衣领抖了一下道:“你觉得我还会在乎吗,我已经不是警察了!”说完走出了人群不管孙威已经变得铁青的脸色。

  陈贝贝和安乔看着秦男霸气外露的样子不由得相视一眼。陈贝贝吐了吐舌头对着孙威道:“那什么,哥,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拜拜。”说完拉着安乔快速逃离现场。

  回到车上后陈贝贝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秦男道:“你没事吧?”

  秦男笑了笑没有说话,陈贝贝无奈没有再说话。安乔看着秦男欲言又止,秦男从后倒镜中看到了安乔的表情道:“想说什么就说吧,没事的!”

  安乔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遥控器是假的,而且你怎么能确定那个黑人不会按下遥控器?”

  刚才逃离现场的时候安乔听到了警方的对话,确定了黑人男子手中拿着的只是一个空调遥控器,炸药本身也没有安装引信不会爆炸。

  秦男冷笑一声道;“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真正敢自杀的人根本不会弄出来这么一出闹剧。”

  安乔没有再说话,秦男刚才的举动其实她有些生气,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那个遥控器是假的,炸药也有问题。秦男只是根据自己的猜测就那样直接冲了上去,没有思考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这是一种很不尊重生命的做法,这让安乔有些不舒服。

  陈贝贝看着车内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想了一下道:“为了庆祝我们侦探社正式成立我带你们去消遣一下吧!”然后指挥秦男开车。

  2、

  红花市第一财阀林氏集团总部,林逊刚刚批改完一些紧急文件,然后看了看手表将自己的私人助理叫了进来道:“小寒的飞机是什么时候?”

  助理很专业直接道:“少爷的飞机还要一个小时。”

  林逊点点头道:“去机场!”说罢起身取了自己的外套。

  助理有些为难的道:“可是董事长,二十分钟后您和王总还有一个会议。”

  林逊闻言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满的道:“我不是说了今天不要不要给我安排事情吗?”

  助理额角有些冒汗,他小心的道:“但是和王总的那个案子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您看?”

  林逊想了想道:“让张副总去处理一下,晚上的时候我在家看具体文件。”说完走出了办公室。

  助理点头记下然后跟着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机场,林逊一下车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王管家,他走上前去道:“小寒呢?”

  王管家有些犹豫道:”少爷的飞机提前了,他已经回去了!”

  林逊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王管家见状忙解释道:“少爷只是坐飞机有些累了所以才先走一步的。”

  林逊摆了摆手制止了王管家的解释,他沉默片刻道:“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行了,回家。”说完走上了车!

  王管家看着林逊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3、

  盛世会所,红花市最好的私人会所,是红花市第一财阀林氏集团旗下的产业,口号是有限的金钱无限的享受,在这里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享受只要你有钱。

  本来这里应该是会员制,并不对外开放,但是陈贝贝却很自然的的带着两人走了进来,而门口本来想要阻拦的迎客生在领班示意下什么也没有说。

  陈贝贝带着两人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二楼最大的一个会客厅,这里正在举办一场聚会,来往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都是非富即贵的上层人士。

  三人端着酒杯走到一个空闲的散桌前看着台上正在跳舞的青春少女。

  秦男有些感慨的看着台上对着陈贝贝道:“你这朋友是谁啊,居然能请到最近最火的少女组合过来助场。”

  陈贝贝得意的一笑并不说话,安乔安静的站在一边,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喧嚣,吵闹的环境。

  这时一个身印花衬衣的帅气男人走上了舞台,对着台下的挥手示意,同时随着音乐开始跳舞。

  安乔很敏锐的发现这个男人应该专门学习过舞蹈,他的动作甚至比台上的少女组合中的有些人还要专业。

  这时台下的人开始齐声高呼:“林寒,林寒!”

  台上的男人微笑的对着台下挥手,场中的气氛一时间达到了最高潮。甚至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安乔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舞真的不错。

  这时陈贝贝突然对着二人道:“你们可别动心思啊,林寒可是我的!”说完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显然是对台上的男人很有好感。

  陈贝贝对着台上的人痴迷的样子让秦男和安乔有些无语,就这样三人说说笑的享受着聚会时光,刚才气氛的小尴尬在这一刻消散于无形。

  很快一曲终了,林寒从台上下来开始招呼前来参加聚会的人。

  陈贝贝大声的对着林寒挥手喊道:“林寒这里!”

  林寒抬头看着陈贝贝,脸上露出一丝惊喜指着陈贝贝道:“陈贝贝!”

  他大步走过来和陈贝贝拥抱一下,陈贝贝指着秦男和安乔哥林寒介绍:“秦男,你知道的。安乔,我们侦探社的新成员!”

  林寒一一握手,然后看着陈贝贝笑道:“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成立了一个侦探社。”

  陈贝贝没好气的看着林寒然后突然指着他大声道:“你不是林寒!”

  林寒一愣不明所以的道:“什么意思?”

  陈贝贝脸色严肃,伸手在林寒的胸腹上摸了一下然后坏笑道:“你现在是有六块腹肌的林寒,和我以前认识的林寒不一样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顿时无语,林寒更是脸上出现几根黑线他苦笑着道:“贝贝别闹了,你朋友还在呢!”

  秦男和安乔在一边一口同时的道:“别,就当我们不存在好了!”

  陈贝贝看着林寒道:“你这几年去了韩国有什么收获?”

  林寒微笑道:“收获谈不上,但是我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感觉整个人都成长了!”

  陈贝贝看着林寒小声的问道:“那你这次回来还走吗?你是不是还没有放下当年的事情?”

  林寒闻言情绪有些低落,安乔敏锐的注意到他端着酒杯的手用为过度用力而指节发白。

  过了一会林寒才苦笑了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见过他。”他沉默了一下,情绪恢复对着陈贝贝道:“不说这些了,你这几年怎么样?”

  他上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陈贝贝然后开玩笑的道:“怎么还和一个小孩子一样似的。”

  几人哄笑,陈贝贝又羞又怒表情中却带着一份窃喜。

  聚会规模不小,会所原本的服务人员不足,聚会厅内的服务人员大都是林寒自己家的佣人。

  王管家已经在林家服务超过了二十年,这次的聚会也是他一手操办。在林家林寒和自己父亲林逊的关系很差,但是和他的关系却是不错。

  王管家站在副厅和正厅的连接处看着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不由得感叹自己真的是有些老了,只是简单的一些工作居然就让自己感觉有些疲累。

  这时一名侍者走到王管家的身边,端着一叠蛋糕很恭敬的道:“王管家,这是刚出炉的蛋糕。少爷特意交代给您预留一份。”

  王管家点点头,拿起一块吃了挥手让侍者去工作。他喜欢吃甜食不是秘密,难为林寒居然还能记得。王管家在心中盘算是不是晚上的时候劝少爷回家住,然后自己再劝劝老爷。

  同一时间,林氏集团总部门口围着一群闻讯赶来的记者。他们来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林氏集团的掌门人。红花市乃至全国的商业奇才林逊,今天早上刚刚宣布将会在不久之后再次举行慈善募捐活动,而且他明确表示这次的募捐规模将会超过以往的任何一次。

  很快记者们就看到了身穿黑色休闲正装的林逊从集团大门走出。

  林逊看上去不过五十来岁,虽然鬓角已经有了斑白,但是气色却是非常的好,他和善的对着围观众人挥手示意。

  记者们围堵上前七嘴八舌的采访。

  “林先生您好,我是红花晚报的记者请问您真的打算再次举办募捐活动吗,要知道单单是几年上半年您就已经举办了三次募捐活动。”

  “林董事长,请问这次的募捐您预计将会捐献多少的善款?”

  “林先生,传闻您的这次募捐并没有经过董事会,请问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促使了您的这次募捐吗?”

  林逊站在自己的车前并没有着急上车而是耐心的听着记者们的询问,然后开口道:“这次的募捐我其实已经准备了很久,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而已。现在时机已经到了所以我才决定提前举办。”说道这里他突然停下看着人群认真的道:“我想要说的是,这次的募捐规模绝对会超过以往,而且我会邀请很多商界政界的朋友前来助阵,希望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

  说完林逊又耐心的回答了几个问题,直到他身后的私人助理提示他接下来的行程,这才上车离开。

  4、

  “哈哈,你输了!喝酒,喝酒!”陈贝贝看着林寒的手兴高采烈的拍手道。

  林寒无奈的喝下一杯酒,然后苦笑的看着陈贝贝道:”再这么喝下去我可以就不行了!”

  刚才的酒桌游戏上他连着五把输给了安乔,这让他不由得对这位有些沉默的美女产生了兴趣。要知道他在韩国没少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对于石头剪刀布这样的小游戏更是有着自己的心得,一般都不会输。

  林寒对着安乔举杯赞叹道:“安小姐真厉害,似乎能够看穿我的内心一样。”

  输一次是巧合,但是连着输五次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秦男在一旁道:“安乔可是美国留学回来的心理学高材生,很厉害的!”

  安乔谦虚道:“没有,只是我在美国有一个朋友是在拉斯维加斯工作,他教过我一些简单的小技巧而已。”

  陈贝贝三人对视一眼,陈贝贝直接道:“不懂!解释一下!”

  安乔想了一下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我朋友告诉我在石头剪刀布这样的简单的游戏中,对方的身体动作,眼神都会预先透露出他将会出的手势,如果你能观察的到那么就能有很大的几率获胜。”

  安乔自嘲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道:“但是我一直掌握的不好,只能简单的预测,我朋友才是真的高手。”

  陈贝贝听完解释惊讶道:“原来真的有读心术啊,我还以为这是假的呢!”

  林寒摇摇头道:“心理学虽然被很多人都认为是一门伪科学,但是其中的很多理论在日常的生活中都是很有用的。只不过一般人只是知道理论,不能实际运用而已。像安小姐这样学以致用的人很少。”

  安乔谦虚的笑笑对着林寒道:“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安乔就好。”

  就在几人说说笑笑的时候,突然一个侍者疯了一样从副厅冲出口中大喊着:“死人了,死人了!”

  大厅内瞬间开始骚动,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有人在猜测这是不是聚会本身的活动。

  侍者踉踉跄跄的边跑边喊,脸上满是惊恐。林寒等人一愣然后立刻冲向副厅,林寒顺手拉住了那名受到惊吓的侍者询问情况。

  陈贝贝三人速度最快第一时间赶到了副厅,同时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王管家。

  陈贝贝吓了一跳有些畏缩的没有直接上前,秦男和安乔则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她们一个是警校毕业,一个是犯罪心理学的高材生,对于死人并不陌生。

  这时林寒也赶来了,他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正想要上前查看,陈贝贝一把拉住了他。

  林寒奇怪的看着陈贝贝,陈贝贝脸色苍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知道林寒和王管家的关系很好。

  这时,原本被秦男遮挡住面容的王管家暴露在了林寒的目光中,林寒不敢置信的向前走了一步又畏缩的停下。他转头看着陈贝贝,用眼神寻求答案。

  陈贝贝同情的看着林寒轻轻的点了点头证实了林寒的想法。

  5、

  现场在一阵混乱之后重新恢复了秩序,王管家的遗体暂时没有移动只是简单用白色的餐桌布盖住。

  所有参加聚会的人在林寒和在场服务人员的监督下聚集在了正厅。陈贝贝走上舞台对着台下的人大声道:“大家请不要惊慌,现在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为了保护现场现在请大家不要乱走,服从工作人员的安排在原地等待。接下来我们将会和一些与死者生前接触过的人进行问话,请大家配合。”

  陈贝贝这话一出一时间台下的人嘈杂起来,一个男人很不服气的对着台上的陈贝贝大声道:“你又不是警察凭什么对我们问话,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这话一出很多人随之附和,场面再度混乱起来。

  已经平复心情的林寒站在台下,他看着台上正在和人争吵的陈贝贝默不作声。

  安乔走过去对着林寒轻声道:“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林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安乔认真道:“你们能不能找到杀害王叔的凶手?”

  安乔和秦男闻言对视一眼,安乔道:“我只能说尽力,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些发现,所以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林寒想了一下,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对着安乔和秦男道:“那就拜托你们了!”

  林寒说完走上台对着台下的一众人道:“请大家不要激动,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大家都不想见到的。”林寒一指副厅大声道:“死去的是我从小最敬重的人,我一定要抓到凶手将他绳之以法,现在如果还有人坚持不愿意配合,那么请在那边登记一下然后就可以离开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可以配合调查。”

  陈贝贝从林寒身后探出头来大声道:“对,林寒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我们是专业的侦探社,只是调查真相不会侵犯你们个人隐私,请大家放心。”

  陈贝贝的话效果不知道,但是林寒的一番话却是效果极佳,且不说林寒身后的林氏集团在红花市的影响力,单说是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自己先行离开,未免会引得人注意。谁也不想惹上这样的麻烦。

  很快大家就在工作人员和林寒的组织下,有序的前往陈贝贝等人临时布置出来的问话室问话。

  最先问话的是和王管家一起负责这次聚会的几位佣人。

  陈贝贝看着张全故作冷漠的道:“姓名!”

  秦男坐在一边,脸上带着狞笑不断的将手指弄得嘎嘎脆响,

  张全就是第一个发现王管家死去的佣人,他惧怕的看着秦男咽了一口口水道:“张权!”

  陈贝贝手中玩着一根铅笔,她上下打量了张权半天,直把张权看的心惊肉跳。

  陈贝贝道:“就是你最先发现了王管家?”

  张权有些畏缩的道:“嗯,没错,当时我看着王管家坐在椅子上面一动不动还以为他有些不舒服,我就走过去查看了一下,结果就发现了王管家的胸口盖着一块白布。我揭开一看,上面,上面插着一把刀。”说到这里张权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看到的画面。

  秦男看着张权冷笑一声道:“你当时为什么回到副厅那边去,我记得你的职务是负责正厅的酒水吧。”

  安乔站在门口从侧面观察着陈贝贝和秦安的问话,陈贝贝熟读各种侦探,推理的著作,对于审讯问话很有心得,秦男是警校毕业,对于审讯也经过专门的培训,所以两人黑白脸配合的还算不错。

  安乔之所以不加入问话,是因为她需要在对方回答的瞬间捕捉对方的脸部微表情,初步的主观判断是否有说谎的情况。

  张权听到问话有些着急,他摸了摸下巴,然后双手在裤腿上用力的摩擦似乎是要擦掉什么。

  “我过去是因为今天的聚会已经快要结束,我要向王管家汇报一下今天得酒水清单,这时王管家专门嘱咐过的。”张权回答道,”我真的没有杀害王管家,我是有妻儿老小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秦男看着张权不说话,陈贝贝则是想了想然后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王管家和谁有过恩怨,或者听到过有谁在私底下说过些什么。”

  张权想了想道:“没有,我在林家的人缘一般,平常不会有人和我说这样的事情。”

  陈贝贝闻言点点头对着张权道:“行了,你出去吧。”

  张权出门,陈贝贝看着秦男和安乔道:“你们怎么看。”

  秦男很直接的道:“这个人有问题,他很紧张,一直在流汗,而且很多凶杀案的第一目击者本身就是凶手。”

  陈贝贝点点头看向安乔。

  安乔思考了一下道:“我认为张权没有问题,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他的紧张是因为过度得劲惊吓导致,他用力在裤腿上摩擦掌心渗出的冷汗,但是他的双脚没有明显的变化。”

  陈贝贝有些不理解的道:“可是这不能说明他就没有问题吧。”

  安乔解释道:“根据FBI犯罪心理观察,一般人在杀人后都会有下意识的后悔,愧疚,和超出寻常得警惕感。张权没有,从他的面部表情上来看,完全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情绪。”

  秦男闻言想要发问,安乔挥手制止了她,示意稍等。

  然后她走到了张权的位置上坐下道:“刚才你们在问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腿并没有变化,是很正常的平放在地上。根据犯罪心理学来说,人的腿部其实是一个非常诚实和敏感的部位。如果他说谎,并且在心中警惕你们的问话,那么他应该在紧张状态中下意识的将腿朝向门口的位置,这时人的本能反应是面对危险和感受到威胁时逃生的本能。”

  陈贝贝和秦男想了想确实是这样,张权看上去很紧张,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想要遮掩和逃走的冲动。

  秦男有些不服气的问道:“如果是他的演技好,或者是他在下手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回答呢?”

  安乔笑了笑:“我看了张权的个人履历,他学历不高,平常接触的也都是一些很正常的人物,所以我不认为他会主动的去纠正自己的本能动作。”她顿了一下道:“不然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完全有奥斯卡的演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