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李家俊少2017-07-07 20:028,406

  1、

  凌晨的主色调依旧是黑色,暴雨在入夜时分开始落下,现在已经是可以将整个大地完全覆盖的瓢泼大雨。

  深夜的公路上没有人影,只有时不时出现车辆快速的飞驰而过,在这样的雨夜还有着这样的车速,似乎他们是在惧怕这个黑夜中的什么存在。

  这时,一辆面包车从公路的尽头缓缓的驶来,和来往的车辆格格不入。

  车速很慢,很沉稳,车内的人也很沉默,只有几支暗红的烟头隐约的将车内的景象照亮。

  突然坐在后座的一个男人有些紧张的开口道:“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并没有说话,没有回答的意思。

  发问的男人见状讪讪的闭上了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深夜被叫出来。这让他的心里有一丝不安,这种不安就像是下水道的污水,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将他的心浸透。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包车缓缓的停下,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微弱的火光了他的面孔。

  这时坐在后座的一个光头男人看着身旁有些紧张的同伴,低沉的笑了一声:“走吧,下车!”他的声音很沙哑,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感觉,似乎听得久了心都在痒。

  男人慢慢的下车,他发现大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被雨水擦洗后的夜空星辰闪烁。

  这似乎是一个废弃的码头,看起来依旧很久没有人用过了。男人心中的不安更加的强烈,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乱动!

  这时面包车的大灯猛然开启,男人被这强烈的灯光耀的睁不开眼,片刻之后他的双眼终于适应,然后他慢慢的睁开眼。

  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险些叫出声来,他不敢置信的想要转头,但是身后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你能在聪明一点就不会是今天这个下场了!”

  话音刚落,男人直觉的身后一阵恶风袭来,然后后脑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便失去了意识。

  光头上前踢了男人两脚,确定眼前的人确实已经被自己打晕,上前在男人的身上开始搜寻。

  很快他在男人兜里拿出一个纽扣一样大小的东西,光头走回车前,将手中的东西很是恭敬的递给副驾驶座上的男人。

  “大哥,您猜的没错这人果然是条子!”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还是没有说话,将纽扣交给光头,然后示意司机开车离开,只是在临走前淡淡的留下一句:“做的干净一点。”

  看着面包车远去,光头嘿嘿冷笑数声,转头看向倒在地上的男人,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2、

  同一时间,某个老式的住宅小区中。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然后是女人努力抑制但是仍旧传出的低低抽泣。

  一个梳着马尾的男人看着眼前的女人,上前又是狠狠地一脚踢在女人的小腹上。

  女人痛苦的惨嚎一声,但是她随即将嘴紧紧的捂住嘴不让声音传出。

  男人看着女人眼中露出一丝残忍的嗜血,他慢慢的走向女人,女人倒在地上看着慢慢向着自己而来的双脚,很想躲开,但是身上的剧痛让她全身无力,根本没有办法躲避。

  一旁看守大门的男人看着自己同伴的做法表情有些不自然,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马尾男人走到女人面前撕着女人的头发,粗暴的将她拽起俯身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说不说?”

  女人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急促的咳嗽声阻碍了她。

  半晌女人平复下来她哀求着男人道:“我真的不知道,放过我们吧,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马尾男人很是不满的看着女人道:“还是这么嘴硬!”说完又是连续几个巴掌扇在女人的脸上。

  女人倒在地上脸上满是鲜血,原本洁白睡裙此时已经凌乱,褴褛。

  马尾男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露出的雪白肩膀,眼中的嗜血开始变得复杂。他伸手用手中的手枪将女人的衣襟调开,似乎是打算一探究竟。

  这时站在门口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他咳嗽一声,对着马尾男人道:“做正事,小心让老大知道卸了你的腿。”

  马尾男人闻言手僵在半空中,然后慢慢的退了回去。

  女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她倒在地上,用自己被头发遮住的左眼偷偷看向了衣柜的某个方向。当她看到衣柜的门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变化的时候她的心安定不少。

  此时马尾男人的手机突然响起,马尾男人接起电听了一会,然后将电话放在女人耳边,然后伸手在女人的小腹上重重一拳。

  女人的哀嚎从电话中响起!

  光头看着眼前已经没有人样的男人,摇晃着手中的电话,低沉的笑着说:“说不说?”问完半晌,光头看着男人没有反应,有些恶狠狠地道:“我知道你丁建安是硬骨头,但是你真的不为自己的老婆孩子想想?我记得你女儿才五六岁吧!”

  倒在地上的男人闻言,突然跳起恶狠狠地向着光头扑了过去想要抢夺电话。

  但是重伤的他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速度和力量,光头不屑的笑了一声一脚将男人踢躺在地。

  光头看着倒在地上呻吟的男人,无奈的对着电话那边道:“解决了吧。”

  然后,沉默,接着电话那边传来一声枪响。

  倒在地上的男人痛苦的对着光头叫骂着:“你不是人,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不是人!王八蛋!”

  光头闻言呵呵冷笑一声,对着男人道:“你看不到这一天了!”

  3、

  马尾男人在女人的睡裙上擦了擦手上被溅到的鲜血,他的食指上有一个蓝色的剑状纹身。马尾男人很是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同伴招呼了一声,两人便离开了房间。

  女人倒在地上,身下的慢慢渗透,蜿蜒出的鲜血,像是恶魔种下的鲜花,妖艳,黑暗。

  这时衣柜的门突然动了一下,从里面走出一个小女孩。

  女孩不过五六岁大小,她没有哭,也没有吵闹。她静静的走到大门口将大门关上,然后转身走到女人的身边静静的躺在女人的身边,将头埋在女人的怀中,低沉的喊了一句:“妈妈!”

  然后又低低的喊了一句:“妈妈……”

  鲜红的血液终于开始在地面上肆意的流淌,蜿蜒伸展,将女孩包围在其中。

  4、

  二十年后。

  红花市机场内悦耳的广播响起:请乘坐MZ72300航班的乘客尽快办理登机手续,请乘坐

  一个带着酒红色墨镜,身穿米黄色修身风衣,身材窈窕的女人手中提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慢慢的走出站口。她走的很快,很稳,给人一种很坚定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安乔走到了机场门口,看着熟悉的天空,看着熟悉的黄色皮肤,她似乎有些犹豫,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似乎也有一点点的害怕。

  但是很快安乔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伸手招来一辆计程车,但是很奇怪,她并没有乘坐第一辆,而是径直走向了第二辆计程车。

  “师傅,碧波园小区,谢谢。”

  司机看着安乔有些奇怪但是很明智的没有问出口,他见过很多从国外归来的人,很多人都有一些很奇怪的癖好。

  计程车很快来到了一个上世纪末的小区,小区因为风雨的原因显得有些破旧,不过来往进出的人脸上是很难得的一见的平静和蔼,这也许就是这个小区还能存在的原因吧。

  安乔在心底这样想着,然后她有些犹豫的走进了小区。

  寻找目的地的过程并不轻松,毕竟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记忆因为岁月而有些零碎,斑驳。每走一步,下一步的影像才能在眼中缓缓的浮现出来,像是老旧的电影胶片那样断断续续。

  进入房间,当初的警戒线和封条已经被取下,房内的东西被人很仔细的用白色的布覆盖,地面有些灰尘不过并不厚,看来有人会时不时的过来打扫一番。

  安乔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看着客厅的一角,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丝尖锐的痛苦,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她的记忆深处探出触手。

  那是黑色的,诡异的触手,像是恶魔后花园中妖异的藤蔓在半空中肆意的舞动,触手摇曳生姿摆出了魅惑的造型,似乎在告诉她可以过去,很安全!

  安乔脸色开始变得苍白,红润的双唇在这一刻被咬的很紧,几欲滴出血来。

  她不由得扶住了门把手以支撑自己有些虚弱的身体,这时耳边似乎有什么很隐约的声音传来。

  “妈妈……”

  “妈妈……”

  安乔垂在身体一边的手握紧,泛白的指节显示了她有多么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

  “小姑娘,你没事吧!”一个和蔼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安乔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浑身颤动一下,然后平静的转身看着身后的人。

  那是一个面容和蔼的大妈,手中提着一个菜篮子正在关切的看着自己。

  安乔勉强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大妈有些奇怪的看着女人上楼了。

  安乔关上门,将行李和手提包放在一边,走到客厅的一角卧下,像是蜷缩在什么人的怀中,那姿势很别扭。但是她感到很安心。

  “妈妈……”

  5、

  老兵修车厂是红花市最有名气的修车厂,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技术比一般的4s店还要好,而是因为他们的服务态度。

  但是此刻修车厂内的景象却会让所有熟悉这家厂子的人大吃一惊,谁也不会想到那些看起来非常和善的修车师傅居然也会有这样一面。

  秦男伸手在自己的肩头揉了揉,刚才的一脚虽然被她卸开了大半的力气,但是对方的攻击仍旧不容小视,还是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一名穿着迷彩服的健壮男人站在一张放着杂物的桌子旁,冷笑的看着秦男:“今天如果你输了,那么就要兑现你的诺言。”

  秦男看着眼前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嘴角露出标志性的不服输笑容,她哼了一声,然后一个健步,只是瞬间就来到了一个男人的身边,男人明显有些跟不上她的速度,,但是多年的严格军事训练还是带给了他下意识的战斗本能。

  男人侧身挥拳向着自己的身边一侧击出,同时脚步后撤保持了进退自如的状态。

  秦男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她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

  男人的脸上突然变得苍白,身体猛然倒飞而出,他想不通为什么秦男可以在这样别扭的角度给自己的肋下一拳,而且还是这样的重!

  秦男得理不饶人,依仗着自己矫捷的身法快速的击倒了拦在自己身前的男人,然后她的面前出现了那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

  秦男的脸上变的有些凝重,这一关她已经努力了很久,每次都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失败。

  男人很是轻松的看着秦男,双手抱肩的看着她。

  气氛开始凝重,空气似乎都已经凝固。

  男人看着秦男笑道:“你打算这样发呆多久,时间已经不多了!”说罢男人指了指自己身后桌子上的一个小装置,上面鲜红的倒计时已经只剩下三十秒。

  没有时间了!

  秦男断喝一声,上前一记冲拳狠狠地打向男人的面门。男人看着秦男恶狠狠地一拳表情不变,挥手很是轻松的将秦男挡开。

  两人的接触战由此开始,秦男的攻击主要强在速度以及瞬间的爆发力上,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在一瞬间倾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男人的防守在秦男如山如海的攻势下却显得一场的沉稳而不可动摇,他看着渐渐开始着急的秦男开口道:“你要改正自己的毛病,攻击的时候不可以将所有的力气全部用尽,要留有余地这样才能随心所欲的变换。”话音刚落男人双臂一封将秦男的又一次进攻击退,同时在她的小腹上重重的打了一圈。

  只是一拳秦男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秦男看着眼前悠然的男人很是不满,这个人是她在部队时的连长,也是她的导师,教导了她很多东西,不仅是在军事技能上更是在人情世故,接人待物上。

  但是即使是这样,秦男现在看着他依旧很是不爽。

  这时她突然注意到男人的站姿有些问题,他站的过于笔直,全身都是紧绷状态。这样会让他的动作出现一丝的不协调,出拳也会又些微的变形。

  也许这是个机会!

  秦男再次轻喝一声健步冲上,不过这次的她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男人的腿上。

  果然在一次后撤步的时候秦男敏锐的发现男人的动作有些怪异,秦男露出一丝微笑!

  6、

  碧波园小区。

  安乔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用力的摇摇头,将一些不合时宜的幻觉从脑海中剔除。

  她走到侧卧,看着小时候睡过的床默然不语。半晌她突然像是发疯一样的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弄乱,然后搬走。

  等到整个房间都变得空空荡荡时,她这才停下,然后在墙上挂上一块写字板,在上面认真而又仔细的贴上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男人的照片看上去有些年头,照片的角落处写着:林逊!

  7、

  老兵修车厂中,秦男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一群如同战败公鸡一样的男人,将自己手上的绷带解下。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再玩一把?”秦男笑的很开心。因为她的手上拿着刚刚赢来的赌注这可是相当于她原先在警队两个月的工资。

  一群男人闻言纷纷摆手表示自己没有这个兴趣。

  为首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拿着一瓶啤酒慢慢的喝着,他有些不甘心刚才如果不是秦男耍诈攻击他前几天受伤的腿,他怎么可能会输。但是看着自己战友们的反应他还是选择放弃再来一局的想法。

  男人看着秦男道:“陈贝贝当初几顾茅庐的挖角,没想到还真的让她做到了。不过你确定你真的要去那个什么鸟侦探社?”

  秦男没好气的白了男人一眼道:“是白鸟侦探社,拜托你看看书学学文化好不好?”

  她走到男人的身边抢过啤酒豪爽的喝了一口然后拍着男人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贝贝不会亏待我的,再说了没有我看着我害怕她出事。”

  说道这里秦男站起身对着众人挥手告别,背上自己的背包很潇洒的离开了修车厂。

  8、

  白鸟侦探社外,安乔仔细认真的打量着侦探社的大门,根据安乔的认知,这样的东欧极简装修风格一般都是用在个人风格非常明显的人身上,安乔见过不少这样的人,不管他们是真的还是在伪装自己的品味,至少这样的人很好相处。

  安乔走进侦探社,里面的空间要比外部看到的更大,看起来这里的主人在内部装修的时候动了一些手脚。视觉误差,这是一种在欧洲中世纪古堡经常会用到的手法。

  侦探社的内部摆设很简单,只有一些简单的办公设施,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最里面有一处类似于售楼处样板间的布置,看上去像是一个邋遢画家的住所,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绘画用具和速食包装。

  一个女人就躺在样板间旁的躺椅上,乌黑的长发用一根画笔盘在脑后。

  虽然安乔只能看到女人的侧脸,但是她还是能看得出女人很美丽,皮肤白皙有光泽,藕段般的小臂在宽松的上衣遮盖下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光晕。

  安乔走进来的声音不大,但是也足够在空档的侦探社内让人注意到。但是女人却似乎没有注意到一样,仍旧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样板间,似乎那里面掩藏着什么秘密。

  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肩上还扛着一个巨大的工具箱。秦男看着安乔疑惑的问道:“你是谁?”

  安乔看着秦男,眼神很是隐晦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紧身迷彩,工装裤,身上有很浓重的汗味,手上有汽油味,赤裸的小臂上肌肉明显,这是一个性格刚烈的女人,应该有不俗的身手,接近不危险,但是最好不要惹怒她。

  这是她在国外生活时学会的一个生活技能,在短时间内对一个陌生人建立立体全面的侧写模型。

  “安乔!我是来应聘的。”安乔伸手和秦男握了握,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秦男的握手很有力度,不经意间将自己的手向着她的方向拉去,同时摇摆幅度很大。这是自信,亢奋的状态。

  秦男看着安乔点了点头,安乔的着装风格和说话很合她的胃口。自我介绍:“秦男,侦探社成员!”

  秦男将手中的工具箱放在桌上发出重重的响声,她看见安乔还在看着最里面,开口解释到:“这是我们的侦探社社长,正在找寻一个案子的灵感。”

  也许是终于感觉到有人到来,一直躺在那里的女人站起身对着安乔微笑了一下走过来道:“陈贝贝,白鸟侦探社的社长!”

  安乔微笑一下,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查过这家侦探社打的资料,作为红花市第一家私人侦探社网上还是有不少的资料。

  陈贝贝看着安乔犹豫一下道:“你是来应聘的?”顺手接过了安乔递过来的简历。

  陈贝贝和秦男翻看了几页都是暗暗咋舌,耶鲁大学法学,心理学的双学位高材生,专门研究犯罪心理,和犯罪画像。这样的人居然会来这个刚刚成立的小侦探社,按照常理来说安乔的资历完全可以让她去苏格兰场进修了。

  秦男有些不怀好意的撞了一下陈贝贝的肩膀,低声道:“怎么样,比你厉害多了!”

  陈贝贝被秦男挤兑一下,心里有些不服气,一抬头看见安乔正在她布置的样板间沉思。

  陈贝贝得意的道:“怎么样,看出来点什么没有?”

  安乔一边检查样板间内的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道:“案发现场的还原做的不错,但是你确定这是百分之百的还原吗?”

  陈贝贝脸色一变,有些不满的道:“这是肯定的,绝对是百分之百的还原。”

  秦男在一边感觉到陈贝贝的语气有些激动,解释道:“贝贝家里和警局方面很有关系,所以可以肯定她拿到的都是第一手的资料。”

  安乔听完解释没有说话,只是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继查看。

  陈贝贝按着安乔的举动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秦男制止了她,陈贝贝无奈的闭上了嘴看着安乔在样板间内仔细的检查。她绝对不相信自己的还原会有什么问题。

  很快安乔结束了自己的检查,抬头对着两人有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习惯了,一开始工作就会这样。”

  秦男微笑表示不在意,陈贝贝则是嘟着嘴不说话。

  安乔想了一下对着陈贝贝道:“犯罪现场的还原没问题,但是你缺少了一样东西。”

  陈贝贝断然道:“不可能!我是根据现场百分之百的还原,而且还找了当时处理案件的警察帮助还原。”这句话在不经意间透露了不少关于她自己的消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让警察帮忙的。

  秦男看着安乔道:“你发现了什么?”她虽然对于这些推理一类的东西很是不感冒,信奉拳头大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安乔绝对是看出了什么,而不是为了故作神秘这样说。

  安乔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道:“这个房间内缺少了一把刷子!”

  陈贝贝闻言想了想道:“不可能,现场勘查的记录上面写的是画笔三支,各类刷子十二支,我都买齐了而且连牌子都一样。”

  安乔点点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能给我介绍一下这个案件的详细情况吗?”

  陈贝贝看了一眼秦男,后者微微点头。

  陈贝贝道:“这是三个月前的一宗案件,警方的认定是自杀但是因为一直不能确定死者的自杀原因所以有争议没有落案……“

  根据陈贝贝的解释,安乔大致上明白了这件案子的背景。死者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家,在出事前的两个月被一架画廊的老板雇佣做一副大尺寸的油画,为了保证速度和质量画廊老板给画家租了一间公寓并且预付了足够的定金。接下来的两个月内画家就没有出过公寓,一直待在公寓内创作,直到被人发现死在了公寓内。

  安乔听完解释再次回到样板间看着挂在哪里的衣服油画对着陈贝贝问道:“这幅画是你找人复制的?”

  陈贝贝点点头得意的道:“没错,我找了美术学院的一位教授看着原作复制的,绝对一模一样。”

  安乔点点头:“那就没错了,这里确实缺少了一个一个刷子,不是普通的刷子,而是大号的排刷,是油画创作中用来绘制大面积统一色彩时使用的刷子。你们看这里,这里的同色面积非常的大,而且是一笔成型,如果不用大号的排刷那么这里的作画将会非常的累,同时颜料不会这样的均匀而是会变得更加的厚重一些。”

  这一番解释将秦男和陈贝贝当场震惊,她们不是没有在这幅油画上面用心,但是从来没有向着这个方面去思索。现在安乔点出了这一点,她们这才有些恍然。

  陈贝贝不由得被安乔的推论折服认同的道:“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来这个大号的排刷也许就是这件案子的关键。”

  陈贝贝走到安乔的面前微笑道:’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陈贝贝,白鸟侦探社的社长发起人,老板!”

  安乔并不在意,在国外的生活让她很能接受这种态度,有能力的人总是能够收到更好的态度和待遇。

  安乔看着陈贝贝道:“那么我能否加入你们侦探社?”

  陈贝贝看了秦男一眼,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道:“你的能力我很欣赏,但是我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那么我就同意。“

  深知陈贝贝的秦男一听这话立刻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脸,她已经猜到了陈贝贝的问题。

  安乔一愣然后道:“没问题,你问吧。”

  陈贝贝手中拿着那根盘发的铅笔,看着房间内那个巨大的“白鸟侦探社”logo道:“请问我为什么将侦探社命名为白鸟侦探社?”

  安乔闻言看着logo沉思片刻道:“在欧洲17世纪之前,在人们的认知中天鹅都是白色的,而后来随着第一只黑天鹅的被发现,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崩溃了。黑天鹅的存在寓意着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在意料之外,却又改变一切。人类总是过度相信经验,而不知道一只黑天鹅的存在就足以改变一切。我想这就是你起名为白鸟侦探社的原因吧,让一切的不可能犯罪都不存在。”

  陈贝贝惊讶的看着安乔的背影对着身边的秦男小声道:“以后有人问题来咱们就这么说。”

  秦男崩溃的点点头,同意了陈贝贝的剽窃想法。陈贝贝看着安乔高兴的伸手,表情严肃的说道:“欢迎加入我们白鸟侦探社!”

  安乔微笑握手,然后看着身旁墙壁上面密密麻麻贴着的奖状道谢信开玩笑道:“也许下次你应该找一个ps技术高一些的人来。”

  陈贝贝脸色一囧吐舌道:“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把这面墙全部贴满,用真的!”

  三人相视而笑。

  说到这里陈贝贝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接起电话听了两句脸色一变对着秦男和安乔道:“走!有生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