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11分红
玲珑2016-01-06 10:172,842

  不等罗氏有进一步动作,洛默言装作没有听出他的意思摆出一副谈正事的态度。

  “罗平,有些事要和你说一下。”

  罗平是罗氏的名讳,乡下的男子名字不过是随便取一个,出嫁就在姓氏后面加个“氏”,名字谁也不会叫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洛默言叫起了罗平这个名字,罗氏自己都有点忘了,每次洛默言这么叫他都会愣一下。

  “……什么事?”半天罗氏应道。

  “我明天进城打算买几个奴隶回来做事,这样你们也可以轻松些。另外再请一个先生回来教我妹妹们读书,你们也顺便学学识字算数。罗平,你要学会记账,以后才能管好家。”

  罗氏满怀柔情蜜意被洛默言这些正事冲得一干二净,还没反应过来的他闻言有点不满小声地道。

  “我不识字不也过这么多年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不识字的人在记忆方面都有这天赋还是怎么的,罗氏的心算洛默言都比不了,记忆力更是超强,几年前的账目都能说得清清楚楚。

  “你不能这么想啊……”洛默言敦敦教导着,“我先给你讲个故事,一个不识字的女人进城想方便,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茅厕,可进去就被人打出来了,原来进的是男茅房,就因为她不认识茅房外面上写的男女两个字。将来我们如果进城去过日子,你出了这样的笑话怎么办,进了女人茅房可就不是被人打出来那么丢脸了。还有我知道你的记性很好,可对外人呢,账目还是白纸黑字才作数,你想想是不是?你不用指望着孩子,他们将来要出嫁的,所以你得识字、学会记账,这是主夫必须要做的,今年冬天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学好,明白吗?”匆忙之中也只能找到这么一个浅显直白的故事做例子了,可看罗氏的目光带着不以为然,“怎么了?”

  “那个进男茅房的女人也太蠢了,不会在外面等着看看进的是男是女吗,我不识字也不会像她那么蠢!”

  洛默言满头黑线。

  “这个……就是个道理,说明读书识字很重要,你不要较真。”

  罗氏半晌点了点头,下意识地搂了搂洛默言。

  “娘子……”

  “还有,你以后不要叫我娘子,叫我名字……对了,还有一件关于小树的事。”

  “小树什么事?”果然罗氏身体往后撤了撤看着洛默言,紧张地问。

  “趁着小树小还是找个大夫治治他的腿,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娘子……”罗氏没想到洛默言能为他的孩子考虑这么周全,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道,“能治好吗?”

  “应该能吧,可能要遭点罪。不管能不能总得试试啊,不试怎么知道,我们尽力,省的孩子长大埋怨我们。”

  “不会,小树不会埋怨的……小树懂事了,他知道你对他好……就是性子拧点,其实他是把你当娘了。”

  洛默言不在意小树把她当不当娘,今天这么说也是再婉拒罗氏的那啥而已。

  “你先跟他说说,我进城打听好大夫,看哪天请回来或者带着小树过去。”

  “嗯……娘子……谢谢……”罗氏躺下再一次搂上了洛默言。

  洛默言并没有更正他要叫自己的名字,而是紧跟着又说了一句。

  “罗平,我们找个时间去衙门把婚帖的文书办了吧,明年清明我们回族里,给你和孩子入宗谱。”

  “婚帖是啥?”

  入宗谱罗氏知道,可听岳父说了洛家和族里没关系了,自己要重新立一个,而关于婚帖乡下人不讲究那些,只要亲戚朋友知道了他们成亲就做数了。

  “这个婚帖很重要,有了它你的正室身份才会被官府入档,将来一旦受质疑官府也能为你出面说话,你的孩子才是嫡出。”

  乡下女人基本上只娶一个,这也是现实生活决定着,只有当官的、有钱的才会夫侍成群,所以对嫡出、庶出没有什么概念。对陈氏,罗氏只知道他是小的,像他的孩子、自己的孩子、两人的名分会带来什么利益并不知道,毕竟以前的日子每天想的只是怎么吃饱。

  洛默言也没有多做解释,说完了,起身吹灭了灯。

  “睡吧,明天我要早点起。”

  过了一会身边传来罗氏的声音。

  “我们要搬进城里住?”

  “嗯,不过要过几年,你先不要往外说,你知道有这么个事就行了。”

  “买奴隶要很多钱吧,还要吃很多粮食,家里只有十亩地,菜钱又还了债,冬天还要烧两处房子的炕,娘子,还是过几年在买吧?”罗氏停了停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声音带着担忧。

  今年的收成还可以,可对这一家子人来说是远远不够的,除了交各种赋税,公粮,剩下的粮食紧紧巴巴够过冬,明年一年还要再想办法。河滩地种出的菜家用外都卖了还债了,往年给富人打零工的妹妹们今年都忙活盖房子收拾院子没出去,一个钱也没赚,罗氏现在手上也就只有几十个铜子,不怪他担忧。

  其实,河滩地出产的菜洛默言一点也没卖,都收在了戒指里面,打算冬天和明年春天再买,买菜还债不过是哄罗氏和家里人的。

  她发现这一家人无论是罗氏还是妹妹、弟弟们都很害怕欠债,还没下来青菜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人就一致表示要今年还借她那位好友的钱,她也就同意了,拉着菜去城里,说是卖,却是在半路上没人地方收了起来,回来说还完债了。由于家里又是盖房子又是买河滩地,还新增添了被褥棉衣物什等等,都认为她借的钱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买菜的钱一分没拿回来罗氏也没起疑心。

  “啊,是这样,我忘了给你说了。我去城里卖菜的时候给一家叫福运酒楼写了几张膳食方子,嗯,就是菜单。她们觉得我写的不错,就用了,每个月能分点红,啊,就是给我分点钱,大概每个月十两左右。还有,过些日子把小树治腿的事定了,我就给镇上的书局抄书了,每个月也能有些收入。另外河滩地那边不是有个池塘吗,等买回奴隶叫她们扩一下,养点鱼也能有些收入。我算过了,就是买回来几个奴隶、请先生,应付日常开支还能有余钱,等明年春天我们再置办几亩地,这样每年都置办一些,过几年就不用愁吃的了。”

  洛默言这一番话,听得罗氏两眼绽放出神采来,好半天才道。

  “娘子,你真厉害,打算的真好……”尽管对洛默言写菜单分钱不是很懂,但后面的可都明白,顿时高兴极了。

  “这就是因为读书了,等你识了字打算的会比我好。”洛默言善于抓住一切机会教育罗氏读书的重要。

  罗氏是她这辈子最亲近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叫他成为买了自己还对人说谢谢的文盲。

  她要求不高,会记账、看得明白大燕国的法律就行。

  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默言……”罗氏又有些动情,翻身半压上洛默言,亲了洛默言脸颊一下。

  他也会亲吻?洛默言有点惊讶,但还是正经严肃地道。

  “太晚了,睡吧。”转过了头。

  罗氏愣了半天,心下黯然,洛默言认为自己拒绝的很有水平,罗氏感觉不出来,可罗氏又不傻,对这样的事情更是本能,怎么能感觉不到呢?而且他想得更多,洛默言和他不亲和陈氏也不亲,而且都快一年了,这很不正常。

  难道外面有人了,不会啊,这几个月洛默言几乎都扑在房子院子买菜上,没看出像有人的样子。那就是有病了……想到这罗氏很着急,轻轻地唤道。

  “娘子……默言……”

  两个称呼轮番叫,而此时洛默言正如往常一样运转内力练功,听到了也装作睡着了。

  罗氏没再叫下去,贴着她的脸颊,搂着她,低喃地道。

  “娘子一定是太累了……”怎么会有病了,自己净瞎想。

继续阅读:第012章 12车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