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10房子
玲珑2018-02-06 12:123,716

  有钱好办事,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通用,第二天一大早洛默言跟着田翠花到了她的采石场看石料,卖相不怎么样,灰色的,看上去很脏,其他的都好,直接定下来雇车往回运,又见了田翠花帮着找的三个盖房子师傅,谈好了工钱,管两顿饭,剩下的小工在村子里找。当天就开了工,丈量好院子大小,先砌围墙,第二天中午四面的围墙成形。一米六的石头墙,上面是青砖,这也是田翠花介绍的砖厂,是有钱人家挑剩下来的,卖相不好,但贵在结实。围墙砌好,开始挖地基,没几天正屋的框架就起来了。

  同时买河滩地也顺利办好了地契,而且把附近的那片荒废的河滩地都买了下来。

  河滩地只适合种菜,可种菜可比种庄稼麻烦的多,种庄稼打粮食的观念又在人们心里根深蒂固,种菜不过是自己吃点,夏天顺便卖点,可也卖不多少,那些大门大户、酒楼都有自己的供应,没有那种以此为生形成规模的意识,所以再便宜也没有人去置办大量的种菜河滩地,村长难得遇上买河滩地的洛默言,成全了洛默言的同时也做出了政绩。

  大燕国的农业赋税是按着地亩收的,可不包括菜地,也就是说买再多的菜地都不用交地税,因为买菜交商税,直接卖到酒楼饭庄这类的地方,商税酒楼饭庄负责,对洛默言来说这是一本很划算的买卖。

  双方各取所需,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家里这边热火朝天地盖房子,罗氏、陈氏忙活着在新的菜地里种菜,洛默言也和城里的福运酒楼签订了入股协议。

  考虑到原来洛默言的字迹还没掌握,她用的是左手签字,右手按手印。

  看着她歪歪扭扭的签名,三位公子老板眼角直抽。

  “我右手伤着了,还没好不能写字。”这是洛默言的解释。

  签下协议,洛默言口述,三位公子执笔,推出了春季菜系高、中、低三套,包括养生药膳,还没到一个月就有了可观的利润。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包括洛默言,她开始想的也只是给自己的钱找个来路,现在按这样下去每个月估计能有十两左右的分红,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洛默言要的泔水剩菜剩饭也有了着落,洛默言给洛大姨建议,叫洛表姐和洛表姐夫用这些泔水和剩菜剩饭养猪,也不用多养,两三头就行,家用的肉、油有了,吃不了还能卖。主要是有了营生也能转移洛表姐的注意力,身体或许能好些,洛大姨觉得有理,欣然同意。

  紧张辛苦了六个多月,洛默言重生到这里第一个家终于收拾好了。

  六间主屋,六间后厦,中间以门相连,里面又有分隔,从西往东,主屋隔出四个九平房间,分别是小四、小五两个弟弟,小树、小木头两个儿子的卧室,挨着是厨房。厨房东面设了二十五平的大间,这是全家人客厅、餐厅为一体的房间,两个小间,罗氏、陈氏的卧室。小宜、小聪还小,跟着各自的父亲住。北面设东西走廊,走廊尽头分别开了耳窗,这是为了取光。耳窗就是相当正常窗户三分之一大小的窗户。

  后厦开的是北窗户,最西面是一间洗漱间,设有浴室、更衣室、净室。净室就是放了个马桶,方便晚上、雨雪天气大小解用的。这是弟弟、儿子们用的。挨着的是一间八平的小室,这是客房。最东面也是设了一间洗漱室,和西面的洗漱室布置一样,这是大人们用的,挨着的依然是一个八平的客房。夹在中间是一间后厨房,除了开了两个北窗户,还有一个后门,直通后院天井。

  后院是后扩出来的,贴着北院墙和西墙盖了L形矮厢房,西厢房两间,一间做磨坊,大小磨各一个,一间做粮仓。北厢房四间住人的单间,每间一窗一门,间量八平。这是准备给下人们住的。接着是厨房、农具、车辆仓库、牲口草料屋、牲口圈、猪圈、厕所。厕所设了一大一小两个,盖在猪圈里面,但走独立的门。东北拐角是养家禽的地方。

  主屋前面隔着一个不大的天井又盖了七间坐北朝南的房子,西面隔出十平两间卧室,四个妹妹两人一间,北面设走廊,西面开取光的耳窗。中间是两间一大一小的书房,小的妹妹们读书,大的用来招待来访的客人和以后罗氏、陈氏等识字的地方。东面三间,一间洗漱间,布置的和主屋的洗漱间一样,只是多了烧水的炉灶,一间八平的小室作为客房,开得是东窗户。剩下的一间分了一大俩小房间,大的准备给请来的先生用,小的是给先生贴身伺候的人用的,另一间小的是洛默言独立的小书房。

  这五间房子就是在原来打他的房子上面盖起来的,前院很短,盖了三间西厢房就到顶头了。没有门房,只在东南角盖了间厕所。

  大门还在原来的位置,对着的正是大书房的门口。

  前院即作为妹妹的起居、读书,接待客人、留宿女客的地方。

  院子虽短,却收拾的整洁疏朗,窗户下一个花坛,中间栽着青松,夏天在这里可以种花,种菜,墙根下的榆树均以保留,地上铺了车辆、人行的石板路外都可以种菜,种花草。除此外在主屋的东侧还栽了些果树苗,西面设了葡萄架。后面也可以种菜,种花。

  可惜院子收拾好了也进了十月底,深秋了,看不到那种绿意盎然、鲜花灿烂的景象,只能等来年了。

  房子、围墙因为用了卖相不好的石料,从外面看上去灰里巴土,并不起眼,可只要到了屋内就会知道,每一间房子都积聚了日常所需,无论从保暖、方便,还是节约、防火,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东西卧室都是南炕,还是通炕,做饭的同时顺便也就烧了炕,不但烧了炕还烧了地龙,使屋子始终都是温暖的。

  卧室开得是北门,左右上下是壁橱,里面有横杆,挂衣服、放衣服、被褥,足够用的。东面是一个小柜子,放杂物的,西面是一个小桌子,一个小凳子,墙壁凹进去个灯台,炕上铺的席子,上面是炕毡,由粗布罩着。除此之外再无它物。除了餐厅南炕上放了拼接成一大块刷着清油的地板,两边接着抗放着座椅所有卧室摆设都一样。

  两个洗漱室都是由窗台向南延伸一溜长案,案下是柜子,放着洗漱用品,每人四个盆,洗脸、洗脚、洗内衣、外衣,三块毛巾,擦脸、擦脚、浴巾。最上面的放着皂荚东西。上面南北一根横杆,这是为了雨雪天气晾衣服的。

  两个客房都是北炕,后厨房的北门两边砌着两个炉子,烧水、烧客房的炕、后厨房取暖,前厨房地龙集为一体,很方便了。

  后厨房的西面一整墙的壁橱,餐具、小罐、米面缸等,东面放的是酸菜缸、水缸、还有个室内压水井,南面的门两旁是两个桌案,处理食材的地方,下面还有个小凳,累了可以歇歇,很人性化。

  前厨房两个灶口里设了烧东西屋地龙的地方,灶口下可以活动,下方放柴火。

  门口加盖了一个五平的玄关,走右两边是放置衣帽、鞋的壁橱,墙上设有灯台。

  前面的房屋整个小室是围着洗漱间成半弧形,这样洗漱间里炉子烧水可以顺便将东屋的火炕,整间的地龙烧了。只有西面的妹妹们卧室的炕和西厢房准备给下人住的炕需要单独烧炕。

  后院下人们住的那四间北炕也是通着,在挨着的厨房做饭直接烧炕,这是下人们的厨房。

  两个主屋的卧室只有南面是冷山,东西头两间屋有火墙,而南面设有玻璃窗,能进阳光,加上火炕、地龙,冬天也能很暖和。

  整个室内地面铺的都是棕红色陶砖,防滑、耐脏、耐磨、保暖、好打理,最主要还很便宜。墙面、顶棚除了厨房、浴室贴了青砖外都刷了混着明矾的白浆。所有的桌案用的都是琉璃,壁橱框架、门框、窗框、凳子架都是铁质,外面刷棕红漆,嵌着琉璃,凳子是铁板,做的时候需要放个草编的蒲团。灶台、炉子用的都是青砖,灶台上面铺的是琉璃。

  这里没有电灯,一年四季用的都是火,为了尽量避免火患尽量不用木料,油灯外也加了一个琉璃灯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十月底天已经冷了,躺在温暖的炕上,铺着、盖着崭新的被褥,穿着崭新柔软的睡衣,听着门外还没睡觉的孩子们欢快地走来走去,欢喜地说着什么。从搬进新屋,就连罗氏和陈氏两个大人也没平复激动,兴奋的情绪,每晚上都提着琉璃灯在屋里屋外地转悠几圈,回来无不例外地说着真像做梦一样,这辈子还能住这么好的房子之类的话。一家人发自内心的这种幸福叫洛默言心情明朗而愉悦。

  “娘子!”罗氏提着琉璃灯进来,头发湿漉漉的,穿着睡衣,看样子刚洗完澡。

  人逢喜事精神爽,相貌并不出众的罗氏自搬到新屋一扫之前的晦暗,爱笑了、爱说了,整个人越发俊朗。

  “孩子们睡了?”

  “睡了。”罗氏吹灭琉璃灯,小心地放在桌上,先是看了看小儿子小宜,脱鞋上炕,钻进了她的被窝。

  搬过来两人就住在了一起,大孝三年不婚娶,而夫妻只守百日不同房的孝,他们分居早过了百日,这也就意味着那啥那啥了。不过这段日子一直在收拾房子、做被、褥、棉衣、衣服等,还没把那事提到日程上来,如今一切都妥当,要吃有吃、要穿有穿、住的还这么舒服,身体的某种东西也开始苏醒,罗氏、陈氏的目光变得含蓄,脉脉如水。

  洛默言明白这是在提醒她该履行一个妻子某种义务了,可她还不想。不是接受不了这两个人,而是这两个人还没打理到满意的地步,比如手太粗糙、脸色肌肤看着还有点脏,顾忌着对方身上会不会有虱子,显然这样的心理是没兴致那啥的。

  “这些孩子还是不想睡,小木头说,怕睡着了醒了房子就没了……”罗氏转述着孩子们的话。

  “告诉他了吗,不要随地大小便。”

  “放心吧,小木头不会了,白天还去茅房呢。”

  “不用去茅房,再净室里的马桶方便就行。”

  “嗯……”罗氏两眼亮晶晶的,身体贴了过来,手搭在了洛默言的腰上,“娘子……”

  ……

  真是婉转迂回,不尽的相思之意啊。

继续阅读:第011章 11分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