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9同类
玲珑2016-01-06 10:173,715

  村长姓田,是杜家地县衙编外小吏。

  这个世界虽说和历史上的朝代不同,但行政情况基本是相同的,一个县衙人员编制实际上并不够管理一方,这就出现了编外小吏。编外小吏是由现任的知县自己掏银子雇佣的,选的也是当地比较有声望的人,村长只是俗称,所管的是一村的民里纠纷,安全赋税、传达指示、上报民情、人口普查、婚丧嫁娶、盖房买地等等庶务,只要不是什么人命关天、造反这类的大事都可以由村长解决,大大减轻了知县的负担。

  这种小吏没有晋升的可能,甚至还会被新任的知县辞掉,只有成为编内小吏才会稳定,老了也能领到一份朝廷给的养老俸禄,但也只是稳定,同样没有晋升的可能。

  不管编外小吏还是编内小吏都可以世袭,只是这要看现任知县的意思了。

  可别小瞧这种既非官也非民的最底层小吏,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县官不如现管,她们手上握的可是实权。以杜家地来说,这是赤峰挂了名的贫困县,每年官府都会减免一些赋税,还会发放一些救济粮、救济物品什么,这些东西最终是要每村的村长落实。很多人有可能一辈子不知道县太爷长的什么样,县衙里什么样,但村长什么鼻子什么眼、村长大门怎么开那是绝对清清楚楚,可以说,对每村的百姓来说,村长就相当于他们的父母官。当年洛默言一家人在这灯笼村安家落户过程打交道最多的也是这个田村长,不过是最后拿着户籍文书在县衙那里盖个落户的大印罢了。

  田村长母亲当年就是编外小吏,去世后,她女承母业,接了过来。

  田村长这个小吏做得很不错,既会讨好上司,也能安抚百姓。给洛默言的印象是,圆滑,比较良善,她妹妹的活计就是田村长介绍的,每年上边拨下来的救济粮和物品也会照顾给她们家一些。

  田村长家是两进的院子,后面住着两个儿女两家,前面正房五间,厢房两间,西边还有两间门房,家里有干活的杂役,生活水品相当中产阶级,在村里自然是富户了。

  大门关着,小门开着,洛默言上去敲了敲门,高声道。

  “田婶在家吗?”

  这是对村长亲近的称呼。

  “谁呀!”踏踏地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

  田村长有两子两女,长子早已成亲,嫁到了镇上。长女在家务,顺便帮助母亲做事,将来有可能继承母亲这个编外小吏。次女就是现在出来这个田翠花,次子还未出嫁。

  田翠花是田家的另类,上过学,没考上功名,开过牙行,赔得精光,贩卖过奴隶,差点送了命,包过采石场,因为品相不好卖不出去,淘过金,看走了眼,最后一事无成,至今二十二了还不成亲,田村长能摆平灯笼村这一亩三分地,县太爷也能基本搞定,可就是对这个女儿没办法,打了骂了,结果还是那样。

  以前的洛默言很不屑田翠花,不过田翠花对她倒是殷勤得很,只是后来看出来洛默言不稀罕她也就淡了。如今的洛默言却觉得这个田翠花虽没有她大姐那般沉稳圆滑,可贵在有种能钻营的精神,这样的人缺少的是合适她的机会。

  她一贯的为人行事准则是,什么人都有利用价值,只要善于驾驭。

  “翠花姐姐,你在家啊?”

  田翠花个子不高,很瘦,人长得透着股机灵,看是洛默言,愣了下,再看洛默言这身打扮又是一愣,听到洛默言亲热地叫着她姐姐,愣怔的脸马上笑出了一朵花。

  “洛妹子,快进来!你怎么有空来啊,我也是今天下午才回来的,看到你家房子塌了还过去了呢,就看着两个妹夫和你妹妹们忙活呢,没见到你,你这是出门了……”田翠花异常热情,拉着洛默言的手往正房里走,不停地说着关心的话。

  洛默言很疑惑田翠花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自己。不过面上却从善如流地答着。

  “我进了一趟城,看看我大姨,顺便和好友借了些钱,想修修新房子,没想到房子塌了,这下不用修了,只能重新盖了,才过来找你的。”

  “找我?”田翠花有点惊讶,但更多的是受用,请洛默言上堂屋的炕上,倒水沏茶,然后才在洛默言对面坐了,又叫人把点心拿来,点上灯。

  洛默言端起茶喝了一口。

  “怎么样这茶?”田翠花连忙问。

  “嗯,满口生香,不错,真不错!”洛默言品了品道。

  “那我就放心了。”田翠花一脸喜滋滋地道,“这是我从淮南那边带回来的,我喝着不错,想着在这边也应该好卖。知道吗,这茶从拿回来你还是第一个喝的人!”

  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像小白鼠呢?

  淮南,洛默言不知道这个地方,也没问,放下茶盏。

  “翠花姐姐打算贩卖茶叶?”看来这是又要折腾茶叶了。

  “是啊,知县赏了我娘三百两茶引,我求我爹要过来了,我打算卖茶,我给你说,这次我去淮南我才知道原来茶叶是长在树上的……”可能是许久没找到倾诉对象了,面对着洛默言田翠花滔滔不绝地说起了淮南一行来。

  大燕国这一点倒是和大凤国一样,茶和盐控制得都很严,没有官方的文书是不允许卖的,不过用茶引赏人还是第一次听说。

  洛默言没有打断,一脸认真地听着,间以流露出羡慕、惊讶、恍然的适宜表情,这叫田翠花更是热情,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才住声,喝了口茶道。

  “其实我觉得读书人更应该走出去看看,可不要窝在一个地方,时间久了也会傻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翠花姐姐你说的极是。”洛默言点头称赞,听了田翠花一番话知道了淮南是大燕国南方某个地方,距离大燕国中部的国都安城很远,也不是一条路。

  “都是我说了,洛妹子你找我什么?我刚才听你喊的可是我娘啊!”田翠花一副不要哄我的表情。

  洛默言感到有点好笑,表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解释道。

  “我妹妹多,也大了,住在一起也不方便,我想盖两处房子分开,可院子太小,往外扩就要占我家的菜地,我来找田婶是想买几块河滩地种菜。你也知道,我家地少人多,每年就靠种菜卖点钱。找你翠花姐姐是想问问你石料厂还有盖房子的石料吗。”

  田翠花才明白,眼睛亮起来。

  “我娘、我爹、我姐带着我弟弟都去镇上看我大哥了,明天回来。至于石料,我也不瞒你,我包那个采石场,自从开采出石头来就没卖出去多少,你要多少有多少,还都是现成的,那石头不错,就是卖相不好,乡下人一年没几家盖房子,镇上的人又不看不上,才卖不出去的。我也不多要你,给个半价就行,到时候我娘要是因为我卖茶叶的事打我,躲你家去你别赶我!哈哈!”

  洛默言笑了,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多谢翠花姐姐照顾了!房子盖起来了,一定收留你!呵呵。”

  说笑几句洛默言定在明天去看石料,相中直接雇车拉回来,田翠花还答应帮她找几个盖房子的师傅。

  正事谈完天也黑了,二妹妹过来叫洛默言回去吃饭,洛默言起身回去。

  田翠花送出洛默言回来,挠了挠脑袋,现在才感到,洛默言像变了一个人,以前可不会和她说这么多话。

  嘿嘿!不管因为什么,她主动找我,我可就得抓住,读书人啊,前途无量,谁知道这块云彩什么时候下雨。

  洛默言如果听到田翠花的心声一定会感叹一声,同类人啊!

  昏黄的灯光下,一家人喝着粥,吃着杂面馒头和猪肉炒葱,像过年一样喜气洋洋。

  这样简单的快乐对活了三辈子的洛默言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心里说不出的满足,不怪人说,独乐不如众乐,这里面多了一种成就感啊。

  吃过饭,罗氏给洛默言这屋铺床,木板上铺着一层干草,上面铺着从倒塌的房子下面扒出来的褥子,最后摊开被子,放好枕头,做完这些才去西间铺床。和以前一样,女的在东屋,男的在西屋,只有洛默言的一岁多小女儿跟着父亲陈氏在西屋睡。

  看着罗氏铺好了床,洛默言把他叫了出来。

  “娘子?”看着洛默言这一身新衣服他就有些不安。

  “帐还了吗?”

  “还了!村里欠的帐都还了。”罗氏马上明白了什么,赶紧到,又连忙从怀里掏出那个钱袋子,“剩下的钱都在这……”

  “你拿着吧。”

  罗氏怔住。

  “我给你商量点事。”

  罗氏有点没反应过来,洛默言自顾说道。

  “今天我去村长家和村长的二女儿说好了,明天去她的采石场拉石料盖房子,我是这么打算的,我妹妹大了,再住在一起就不方便了,还是盖两处房子好,就像村长家那样,前后院,到时候我们住在后院,她们住前院,可院子太小,两处房子有点窄,往外扩就得占菜地,我想再买几块河滩地种菜,想听听你的意思。”

  罗氏愣愣地看着洛默言,天太黑,看也看不清,可还是睁大眼睛看着,心里翻腾着什么东西,什么时候他的娘子用这么和气的语气和他说话了,还问他的意思,以前他们就像是各过各的,陌生人一样,就是在炕上做那种事,也没感觉到现在这般亲近。

  “大姐,我们要盖新房子吗?”这时几个妹妹听到了围了过来。

  “大姐,我们盖几间啊?”

  “大姐,那是不是要很多钱?”

  “娘子……我们家有钱盖房子吗?”陈氏也过来了,怯怯地问道。

  ……

  美好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罗氏松了口气,可又有点失落,他很喜欢刚才和娘子单独说话的感觉,很舒服,也叫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欢喜。

  “到时候每人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我今天借来的钱足够盖房子了,咱们多干活明年就能还上!”洛默言保证着。

  “太好了!我们也能住新房子了!”

  “太好了!我们一人一间屋子啊!”一片欢呼。

  “娘子……”罗氏拉了拉洛默言的衣袖。

  “嗯?”

  “我听娘子的……”罗氏小声地道,每人都有一间自己的房间,那是不是就可以天天和娘子像刚才那样单独在一起了?

  他满心期待。

继续阅读:第010章 10房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