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8窝心
玲珑2016-01-06 10:173,868

  洛表姐还是以前那样,病歪歪地躺在炕上,不同的是多了个洛表姐夫,这对夫妻可真是同病相怜。

  洛默言小时候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洛表姐待她如亲妹妹一般,现在看到她来看望自己,很高兴,拉着洛默言的手泪水盈盈。

  “妹妹,你身体可好了?我听娘说你病了,我这样的身 子也没法看你去。”

  “好了,表姐不用担心我。”洛默言说话中把了下洛表姐的脉象。

  她虽说不是大夫,可习武之人对人的身体、病理也知晓一二,洛表姐没什么大病,就是先天不足,这样的病只能养着,多锻炼。在她看来这洛表姐是三分真病,七分心病。天天想着自己的身体不好,那还能好得了。

  洛表姐夫孤儿出身,身子底子也不好,春天冷热不定,只是受了风寒,没什么大碍。

  说了几句话,洛默言看看天色不早了,要回去了。洛大姨知道洛默言家里的情况,也没留,往外送她。

  “下次早点来,还能吃上口饭。”

  “嗯。”出了门,洛默言从怀里取出二两银子给洛大姨。

  “你这是干什么!”大姨有点恼,推脱着,“你家什么样大姨还不清楚吗?”

  “大姨,你听我说,我这是和好友借的钱,好友说了,不着急还,我留些家里用,这点钱也不多,我都拿出来了,大姨你还叫我再拿回去吗?大姨你就放心吧,我身体好了,做什么赚不来钱。”

  “你……你这孩子,唉,行了,大姨就收着了。”洛大姨看看洛默言穿的衣服,家里都穷的什么样了,还买这样的衣服,刚才想提几句,又怕洛默言多心,现在终忍不住道,“默言,家里不宽裕,用钱的地方多,能省就省点吧,罗氏也不容易。读书虽好,可也得先把日子过下去啊。”

  “我知道,大姨。”洛默言点着头,很听话地应着。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默言,你和罗氏去官府领婚帖了吗?”

  女方娶夫有官府的婚帖,入族谱,才会承认是结发之夫、正室名分,所生的孩子是嫡出,不然不算的。徐氏早就有叫女儿休了罗氏的心思,自然不会提这件事。洛大姨这么一说,洛默言才想起来,摇摇头。

  “还没有。”

  洛大姨语重心长地道。

  “我知道你父亲不满意罗氏,可是,当初娶人家的时候就说好的,正夫。这几年你家里家外的也都是他一人操持,还拿出自己的嫁妆贴补,即使再不满意也不能昧良心啊!依我看,你体格弱,妹妹弟弟多,没有他还真不行,他也当得起正室的名分。别听你父亲的,科举不是那么好考的,休什么休啊!”

  洛大姨很不满意徐氏那一套,洛默言也深以为然,即使功成名休夫也会遭天诛地灭,再说,休了再娶,多麻烦,好不好的,凑合着过就是了。

  “大姨说的是,我忙完这阵子就去把这件事办了。”立刻点头。

  洛大姨见洛默言听她的话,很高兴,又道。

  “还有啊,抽个空回族里把入族谱的事也办了,也和族人亲近亲近。我们虽说是旁支,可也是一个老祖宗,要不是你母亲,也不至于和族人弄得这么生分,不管怎么说,洛家是大族,大树底下好乘凉,以后有什么事也能有个门路,你说是不是?”

  洛默言点头,心里明白洛大姨的意思,洛大姨是庶出,难免束手束脚,她就不同了。不过国穷无外交,家穷无往来,即使去亲近也要有些体面再说。

  洛大姨叮嘱着把洛默言送除了柳巷街,看着洛默言走没影了才回去。

  一路疾走,赶到杜家地太阳刚下山,洛默言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进了粮店卖粮。这段时间全家顿顿喝粥,没见过一顿干的,可见家里的粮食不多了。

  这里出售的粮食回去还要在加工一次才能吃,比如小米,卖的是谷子,荞面,卖的是荞麦,大米卖的是稻子,白面卖的是麦子,即使玉米也是玉米棒,回去还得自己脱粒。

  这边不出产稻子,麦子种的人也很少,主粮是谷子、荞麦,兼以玉米、高粱、黍子。一整袋子一石,一石相当一百斤,粮食种类不同价钱也不一。谷子一石二百一二十文,麦子和稻谷属于细粮,要贵一些,一石要二百五六十文。

  洛默言买了谷子、荞麦、稻谷、玉米、麦子各两石,绿豆、红豆、黍子、各一石。又到旁边的油店买油。这边的荤油以猪油为主,其次是牛油、羊油。植物油以小瓜子油为主,其次是菜籽油、麻油。各种油都买了一坛。

  买了油买盐、还买了一百个杂面馒头,外加一斤羊肉,十斤猪肉,还有些猪骨头,鸡骨架。

  这里的肉也是以猪肉为主,其次是羊肉、牛肉,后者相对贵些。洛默言不吃猪身上任何东西,买的猪肉也是给家里人吃。

  买的东西实在太多,她也不好旁若无人地收进戒指里,只能雇了个车装上拉回去。

  看着满满一车的东西,洛默言有点找回些前世疯狂购物的满足感,甚至比那时还要爽,这可都是必须的,不像那时只是为了购物而购物。

  一人一车往家里走,刚到村口,就看到排行小七的庶出妹妹在那蹲着,不时往路上望,她走到近前,小七才认出来。

  “大姐!”惊讶出声,上下打量着洛默言,“大姐你买新衣服啦!”

  “你不在家里在这干什么?”

  小六、小七两个妹妹和小四小五两个弟弟都是庶出,可能是家里太穷,洛默言的母亲又是个败家的,徐氏这个嫡父忙着养家、忙着吵架,再加上他们还小,对他们虽然谈不上疼爱关心,但也没打没骂过,只是忽略掉了,而洛默言和这几个弟弟妹妹年纪相差多一些,不但没刻意为难,甚至还挺爱护的,这也使几个弟弟妹妹对这个长姐也很亲。

  “大姐,你的新衣服真好看!”一身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好坏的小七羡慕地看着大姐的新衣,想摸也不敢摸。

  “你喜欢,下次给你买。”

  “真的?”

  “真的。”

  “大姐真好!”小七满眼都是亮晶晶的,忽然想起了什么, “大姐,咱家的房子塌了……”

  “什么!”洛默言惊了一下,连忙问,“没砸着人吧?”

  “没有!中午的时候,二姐、三姐都和大姐夫种菜呢,我们在外面玩,四哥哥、五哥哥哄着小宜、小木头、小树和陈侍郎抱着小聪在外面晒太阳,就听哗啦一下,再看看,原来房子塌了……”

  小宜、小聪是洛默言的儿子和女儿。

  洛默言长出口气,还好,还好,房子塌了可以再盖,伤了人可就事大了。

  两个多月的相处,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家人。本来关系就在,他们对她又很好,还用指望着目光看着她,除了脏点,她对他们都很满意。

  洛默言拉着妹妹急急地往家里赶,小七说罗氏、陈氏正在家里盖房子,是二姐叫她来这里迎她的。

  “大姐,这车上的东西是咱们的吗?”小七告诉完洛默言房子塌了,立刻注意到了这一车东西。

  “是。”

  “这是什么啊?”小七很兴奋。

  “粮食,还有肉,油,好吃的!”

  “好吃的,太好了!太好了!我先回去告诉她们去!”小七迫不及待地挣开了洛默言的手往家里跑去。

  洛默言摇了摇头,小孩子还真是无忧无虑,她却有点发愁,房子塌了,今晚住哪啊,罗氏再快也不可能半天就盖起房子来。

  上了院门口那条土道就看到院子里正房位置一片废墟,旁边是罗氏、陈氏,两个半大的妹妹盖起来的三间厢房,竟然都上了盖!

  洛默言惊讶的同时心里莫名地被触动了什么。

  “大姐回来了!”帮不上忙的弟弟、妹妹,抱着她的女儿、儿子迎上来。

  罗氏、陈氏听到动静也丢了东西过来。

  “娘子回来了……”看着洛默言一身的新衣,收拾的那个干净利落像是个陌生人,都有点拘谨。

  “我说的吧,大姐穿新衣了,你们还不信!”小七得意地道。

  “大姐你……”小二、小三两个妹妹打量着大姐,目光却是疑惑。

  看的洛默言有点不自然,忙道。

  “我买了粮食,肉,罗氏,你看看安排到哪。”转头叫车夫把车赶进来。

  “我说的吧,大姐买了好吃的,你们还不信!”小七又插了一嘴。

  “好,好……”罗氏连连点头,和陈氏张罗着安排去了。

  “大姐,你哪来的钱啊?”一个爹生的小二、小三两个妹妹一边一个低声问,口气还带着担忧。

  看出她们的心思,洛默言有些欣慰,笑笑。

  “别担心,不是来路不明的钱,是我和一个好友借的,她说了明年还就行。”

  “那就好……”小三长出口气。

  小二口快地道。

  “二姐你净瞎想,大姐怎么会学母亲呢!”

  两个妹妹是孪生子,却是一点也不一样,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个心直口快,一个惜字如金。

  “好了,帮你姐夫卸车去吧。”

  洛默言不想谈那个好赌成性的女人,太败家了。叫妹妹去卸车她过来看罗氏他们盖的房子,走近了才看出来,原来是用木头搭了三间棚子,糊了泥,里面盘了锅灶,两个屋子里用木头搭了地铺,看来这就是今晚睡觉的地方了。

  “娘子……”不知何时罗氏来到了身边,“先对付几日,我再想想办法……”

  罗氏看着洛默言的这身衣服,鞋,头发,整洁的叫他手脚无措。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洛默言收拾的这么干净,穿得这么好,就算几年前两人相看的时候也没这样,这无形中叫他有些自惭形秽。

  “我来想办法吧,先凑合住些日子。”洛默言转头看着他,微微笑着,“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苦……”罗氏愣愣地看着洛默言笑,好像两人第一次认识,哪像都有了一个儿子的两口子。

  “我在朋友那借了些钱,你拿去把债还了。”洛默言从怀里取出那个钱袋子,里面早已放进了铜钱,给罗氏。

  “这么多!”罗氏接过来,沉甸甸的,很是吃惊。

  “他借我的是银子,我兑换的,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够了!够了!”罗氏紧紧抓着钱袋子,也没看,只是盯着洛默言两眼发红。

  这是自成亲后洛默言第一次拿回钱给他,让他一时只觉心间溢满涌动。

  “我去村长家里办点事,一会就回来,你待会做点粥,把那些馒头热一下,晚上咱们就吃这个。”洛默言避开了那双发红的眼睛,不知道罗氏的这双眼睛总给她一种窝心的感觉,出了院子,略平复了一下心情,往村长家走去。

继续阅读:第009章 9同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