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19忽悠(三)
玲珑2016-01-06 10:172,363

  洛默言送完田翠花回来,洗了个热水澡,喝了碗醒酒汤,若不是用内力化解她也早醉了,实在没想到田翠花这么能喝。

  收拾完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后屋厅堂摆上饭,一家人坐在桌几前,中午剩下的菜、咸菜疙瘩、小米粥,玉米面饼子,和以前比就是分量足了,每个人能管饱,不同的是洛默言小米粥碗里放着一颗咸鸡蛋,看着一家子人艰苦朴素的风格她这颗咸鸡蛋有点不好下口,想了想夹了三块,一块给罗氏、一块给陈氏,自己留了一小块,罗氏刚要说话,她马上打断道。

  “明天你和陈氏跟我到衙门领婚帖,别忘了换身衣服,拿着户籍文书,办完事我去趟城,请先生和给小树治病的大夫尽快都定下来。”

  罗氏愣了下立刻高兴地直点头,也忘了刚才要说的话。

  陈氏有点不明白,罗氏给他解释着。

  对陈氏罗氏开始是敌视的,特别是陈氏生的是女儿,可后来看陈氏很老实,用罗氏的话来说是那种踢一脚也不敢说疼的老实,心思比他还直。罗氏是你强我比你还强,你弱我不会欺负的人。最主要的是洛默言对陈氏也不上心,利益构不成威胁,陈氏还很听话,慢慢地两人倒成了干活好搭档,陈氏跟在罗氏后面,一切以罗氏马首是瞻。

  洛默言看着罗氏把咸鸡蛋夹开给小树大一点,给小木头小一点,而陈氏夹开一半一半给罗氏,另一半捣碎嚼烂在嘴对嘴喂给小聪,罗氏说完也是把陈氏给的咸鸡蛋捣碎嚼了嘴对嘴喂给小宜。两个孩子起色比春天的时候好多了,也灵活了不少,手舞足蹈,身子扭着,依依呀呀地边吃边不停说着什么,很高兴的样子。

  洛默言知道乡下人都这么喂孩子,前世的前世小时候奶奶也这么喂过她,即使看不惯也不好说。看着碗里剩下的一点咸鸡蛋夹开给两个小妹妹一人一点。

  “两个小吃货!”小二十分不满,恶声地道。

  “你才是小吃货呢!”两个小妹妹也不示弱,说完看了大姐一下,快速吃掉咸鸡蛋。

  “大姐,我有一事不明。”小三清清嗓子说话了。

  乡下吃饭没有吃不言睡不语的习惯,虽然不卫生,可说说笑笑很热闹很欢快,吃饭也舒服,就是贵族吃饭也没有一言不许发的说道,除非是那种剑拔弩张的家庭。洛默言认为,轻松随意的吃饭氛围有助于小孩子成长,在座的多数是小孩子,饭桌上说话吵嘴也就由着去了,所以一家人吃饭的时候说话最多。

  “说。”洛默言看着她,有些期待这个沉默寡言的妹妹会说出什么不明的事。

  小二的注意力也马上从小妹妹那转移过来了。

  小三斟酌了一下道。

  “我算了一下,一斤干茄子干按出一盘菜来说,一个中档次的饭庄卖,八文,去掉油盐酱醋人工等各种成本,能有四文的利润。这四文还要除去进价两文,也就剩两文可赚的余地,还有个水分的问题。刚才你和田翠花说了,她两文钱买进卖出去六文。如果进价高,买出去的菜自然也高,那大姐所说的中低档次的酒楼饭庄的干菜还能卖出去吗?怎么算大姐都赚不到什么钱。”

  “小三说的是这么个理啊……”小二也想过味来,但还是相信大姐绝不会赔本,看看现在的生活就知道了,眼巴巴地瞧着洛默言怎么解释。

  洛默言赞许地对着小三点头。

  “你说得对,确实赚不到什么钱,甚至还可能赔钱,但是事在人为。”

  跟田翠花说的那些话是忽悠田翠花拉人种菜,然后把菜卖给她的,剩下的无论干菜还是青菜对她来说都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她有一枚神奇的戒指,是世上最好的储备仓库,放进去什么样拿出来还什么样,连运输都不用考虑,到时候把菜洗了切了,晒一两天就行,还保持着夏天的菜味,这样卖比正常的干菜价格高,不管怎么算她都是光赚不赔的。

  这样比卖青菜少赚了很多,这是考虑到冬天的青菜买的多了,价钱再低会引起人注意,干菜就不同了,这边的人买卖干菜的人太多了。

  拉上田翠花是因为田翠花的娘是村长。如果是她那一百多亩的菜地就得直接买下来,雇佣人手,不能少了村长的好处,还要担着日后一些麻烦。投资大,费心思,有风险,收益也多不了多少。可田翠花不同,女儿做正经事母亲自然帮忙,那就是民、吏、官之间的事了,而她就是一个赚点跑腿小钱的人。

  至于田村长会不会同意,经过几次接触觉得还是有可能的,整个买卖不需要投钱太多,光明正大,还事关女儿,和她成为编内小吏,处处都是利益向着她,不做那就是傻子,田村长傻吗?

  洛默言将这些细细地讲解了一遍,用福运酒楼掩盖住戒指储存的事。

  “如果我不和福运酒楼熟悉,他们有和我私下定菜我也不敢这么打保证。”

  “原来是福运酒楼啊。”小三点头明白了。

  “是的。”

  “可是大姐,田翠花知道了直接卖给福运酒,那你不是什么也赚不到了吗?”

  洛默言微微笑着。

  “你说的这种事有可能,但在我和田翠花身上不会发生,我是福运酒楼的股东,还是膳食股,他们没必要为了一个干菜商得罪我。另外田翠花不是那种人,至少在这件事上不会这么做,何况我也说了我在这里面赚点差价,没有瞒她。讨生活不能太贪,吃什么都得给人留点,太贪了自己的路也就堵死了,田翠花她不傻,知道这个理。”

  “原来是这样啊……”小二觉得一下子像是明白了很多,可又懵懵懂懂的。

  “娘子你要和田翠花做干菜买卖吗?”罗氏只听了个大概。

  “八八字还没一撇儿呢,等定下来我再给你细说。”

  吃过饭,洛默言和往常一样翻着大燕国的律法制度,罗氏洗完了澡进来,给她端来碗热豆浆。

  今年没来得及卖奶牛奶羊,喝的饮品都是豆浆和米汤,虽是贱物却是养人,她一般只在来客的时候喝茶。

  “罗平,来,我们说说话。”

  罗氏已经有些习惯洛默言的改变,很喜欢这种灯下两人相谈的感觉,把头发挽起,上炕坐在洛默言的身边,和她一样把腿伸进被窝里,紧紧贴着她。

  “今天说什么?”

  洛默言微微怔了下,自己近来的话很多吗,天天在说?

  她不知道每天晚上婉拒罗氏的热情就是东拉西扯,转移罗氏的心思,给罗氏的印象就是话多,不过今晚真的有些正经话要说。

继续阅读:第020章 20教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