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小贼,你受伤了?
鹤顶红2016-01-11 18:021,586

  此时,北墨染脑海中倏地一胀,一些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慢慢流淌开起来,不痛,却胀得人心慌,北墨染的眸色也越来越深,最终缓缓闭上了眼睛。

  过了半晌,北墨染才把眼睛再度睁开,她就说一切怎么那么怪异,原来她竟然,穿越了!

  她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国家一级极限单兵,而是成为了这个双腿残废的左相府嫡出大小姐!

  北墨染又坐了一会儿,作为国家一级极限单兵,她的适应力向来很强,就算脑海中有万千个疑问,她也会先解决好眼下的事情再说!

  甩了甩头,北墨染目光扫了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两人,唇角勾出一丝冷笑。

  北夫人么,很好!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百倍偿之!

  估摸着恢复的体力,足够支撑她做完一切,北墨染把手撑在地上,向门外走了出去。

  以手当脚乃是北墨染作为极限单兵时所接受的一种特殊训练,执行任务之时,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万一腿受伤,还可以用手行动。

  北墨染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北墨染悄没声息的进入了了一个院子。

  ,她现在双脚残废,身上又有伤,做起这些事来要费力不少,不过好在这些深闺内院既没有重兵把守,也不是高墙大院,所以北墨染的行动很顺利。

  北墨染绕过守夜的丫鬟嬷嬷,径直潜入了北夫人的房间,眼瞅着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夜色太黑看不清楚她的长相,却能看出其丰满姣好的身材,北墨染忍不住摇了摇头,暗暗感叹那两个乞丐的运气真不错。

  看着正在床上睡的香甜的北夫人,北墨染一掌劈在她的脖子上,想了想,北墨染又补了一掌,而后用腰带将北夫人栓在自己身上,又悄没声息的溜回了柴房。

  两个乞丐依旧昏迷不醒的倒在地上,不过看样子应该也晕不了多久了,北墨染快速将从老五那里拿来的药分别给三人灌了一点,然后静静地出了屋子,还好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做完这些事,北墨染感觉自己心情舒适了不少,连带着莫名穿越的怨气也散了许多,休息了一会儿,听着屋里开始传出来阵阵呻吟声音,北墨染满意地勾了勾唇,转身回自己的院子去了,不过她没忘记不小心打翻顺手从北夫人房里拿来的蜡烛。

  不是她不想留下看好戏,而是她身上的伤势若再不处理,发炎后将会成为大问题,这个什么安乾王朝,十有八九是肯定没有青霉素这种东西的。

  北墨染走出没多远,一声微不可察的轻笑传入了她耳朵,北墨染心中一凛,在原地停了下来,目露警惕:“谁?”

  北墨染只感觉到一抹黑影在在自己眼前飞过,接着眼睛骤然对上了一双瞳孔,北墨染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眸子,幽深得好像要把人吸进去,明明眼角含笑,却寒气逼人,北墨染心中倏地一紧,然而还不待她反应过来,身体骤然一轻,她竟被人带着凌飞了起来!

  北墨染紧紧地抓住那人黑影人的衣角,眸中的警惕毫不掩饰:“你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

  黑影人脸上戴着半张面具,身形看得出来是个男子,他淡淡地扫了北墨染一眼,唇角挑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你花了这么多精力,就不想留下来看看好戏吗?”

  北墨染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她注意到,这人是穿着夜行衣的,既穿着夜行衣,脸上又带着面具,身份便不难猜,北墨染挑了挑眉,身体也放松了不少:“原来是个小贼。”

  既然是小贼,他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她出现在左相府的人面前,更不可能揭穿她了。小贼?

  司冥寒薄唇轻抿,第一次有人敢这样称呼他!

  一路带着北墨染飞回柴房,在离柴房较近的一棵大树上落下脚。

  北墨染打量了一眼,枝叶遮档,夜色深沉,不容易被人发现,确实是个隐藏的好地方,最重要的是,很适合看戏,不仅能听到下面柴房的声音,还能看到柴房那边发生的的动静

  忍不住赞叹一声:“不愧是做贼的!挺会选地方!”

  北墨染表示她真心是在夸他,绝没有嘲讽他是做贼的的意思。

  司冥寒勾起半边唇角薄唇勾起,长臂一抬闪,突然瞬间将北墨染拉进了入怀中,。

  北墨染一惊,正欲发作,却见他薄唇微动:“你受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