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反算计
鹤顶红2016-02-19 13:581,620

  一间阴暗破败的屋子内,脸色苍白的女子躺在一堆柴草之上,双目紧闭,一张小脸愤怒地皱在一起。

  女子嘴巴一张一合,依稀可听到“卧槽”、“放肆”、“该死”之类的字眼。

  直到最后一刻,有什么东西骤然离去,明明不知道离去的到底是什么,撕心裂肺地感觉却清晰得如同心口被上万根针扎住,女子锋锐的眸子倏地睁了开来,整个人立刻撑着坐了起来,只打量了一圈,女子一愣,眼前的场景,为什么——

  为什么那么像她刚刚最后一刻的梦境?

  “嘶!”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饶是以北墨染的定力,也被身上骤然传出的剧痛刺激得微微颤抖。

  北墨染下意识地探上了自己的脉搏,这一探,北墨染的眉头忍不住拧在了一起。

  自己的身体状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惨不忍睹了?浑身是伤不说,全身上下还累积着不少毒素,而且——

  北墨染有些不敢相信,试着挪动自己的双脚,一种完全不受控制的感觉传了出来,北墨染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为什么她的腿,废了?

  北墨染全身劲气鼓动,黑发随风而舞,一双眸子不带丝毫感情,整个人冰冷得犹如来自阴间的鬼魅。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的梦境中的场景不受控制在北墨染脑海中回放起来。

  一群人指着她的鼻子骂,自己懦弱地跪在地上哭,一直哭,只会哭。

  而后,她看到自己被拖走,有人拿着板子狠狠打她,大声的哭喊,大声的求救,可是没有人救她,甚至没有人任何人怜悯她。

  她被打得奄奄一息,被人关进了柴房,浑身是血、痛不欲生。

  北墨染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这些伤,分明和刚才梦中被人打出来的伤势一般无二!

  北墨染眸光忍不住一沉,她很清楚这些事情她从未经历过,而且刚刚在梦中,她明明是在骂人,入耳的却全都是自己的哭泣声,哀求声,她可是国家一级极限单兵,什么苦没吃过?怎么可能那么懦弱?

  她记得自己执行任务时受了点轻伤,明明好好的在家吹着空调看着电视休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锁扣转动的声音传进来,北墨染眼神一凛,不动声色地躺下。

  两个衣衫破烂的乞丐对视一眼,有些紧张的摸了进去。

  “老三,你说那娘们说的是真的?有这等拿了钱还可以享受美人儿的大好事儿?别惹上事才是。”

  “老五,你一个光脚的难道还怕她穿鞋的,那妇人你不认识,我却是知道,那是左相府后院如今当家做主的人,北夫人虽然是个平妻,但左相府没有正妻是谁都知道的事,还有,你可知她想让我们侮辱的人是谁?”

  被称作老五的来了兴趣:“你知道?快说。”

  老三放低了声音:“是左相府以前的正夫人留下来的女儿,北夫人一直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嫡女,好搭上镇南王那根线,你说,北夫人会容得下她吗?所以你就放心吧,这一趟,咋哥俩只管享福就是。”

  “那我们还犹豫什么什么,快,快!”

  “你小子这下知道急了,哈哈!”老三虽然在嘲笑老五,两人的动作却一个比一个快,很快就摸到了北墨染的身前。

  “啧啧,还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虽然年龄小了点,不过,”老五说着舔了舔嘴巴,“那才更加有趣!”

  老三已经直接把手伸向了北墨染的衣襟:“哈哈,小美人,就让咱哥俩好好爽爽吧。”

  “等一下,我还有好东西!给这小美人吃了,咋哥俩才能更爽!”老五却是突然阻止了老三的动作。

  “什么好东西?”

  老五婬邪一笑:“上次路过醉花楼,在一个喝醉酒的姑娘身上拿到的……”

  “哦——”

  老三和老五两人同时会意地笑了起来,然而就在此时,两人脖子上同时一痛,不约而同的转头,赫然看到刚刚躺在柴堆上昏迷不醒的北墨染,正看着他们,一双眸子,寒得瘆人!

  两人大惊,刚准备有所行动,脖子上再度一痛,两人眼前同时一黑,晕了过去。

  北墨染揉了揉吃痛的手掌,有些郁闷,她从前用手刀砍人,不说把人砍晕,就是砍死都没问题,可如今接连砍了两次才让人晕过去不说,竟然自己手还痛个半死。

  北墨染目光扫及老五手中的一个纸包,拿过来闻了闻,面上闪过一丝冷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