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木木夕Sharon2016-01-06 10:103,360

  躺在床上,李肖然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一是因为现在真的还挺早的,上大学之后,她已经习惯了每天过十二点才睡的嘛!今天程恺弋这么早就让她睡觉,她的生物钟真心调整不过来嘛!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因为程恺弋。刚才那个气氛实在太诡异了。李肖然自认为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气氛。只是,她也没有遇见过程恺弋这样的人。她的圈子里,都是跟她一样的人。像程恺弋这样高深莫测的,她真是没见过,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

  闭上眼睛,程恺弋从浴室出来的画面就映入了脑海。头发贴在他头皮上,一滴滴的水从发梢滴下。他的脸上,还站着几滴没有擦干的水,晶莹剔透,折射出闪亮的光。还有他的锁骨,看上去光滑圆润,就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这样一幅美男出浴的画面,要是被画成一幅画,大概都是价值连城的吧?

  李肖然按住自己的心口,那颗心今天晚上实在是不听话,总是跳得很没规律。她越想让心安定下来,就越是跳得厉害。即使是睁开了眼睛,却还是能看到程恺弋的脸。他戏谑地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闪闪发光。在这样的黑夜里,他的眼睛,好像就是照亮整个房间的一盏明灯。李肖然眨巴着眼睛看窗外,天上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不会再仰着头去数天上的星星了。今天再看,小时候数过的那些星星,也都看不见了。不知道是星星跟地球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还是污染太严重了。现在的李肖然,白天晚上,有时间都是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度过的。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躺着,什么都不做了。这样的悠闲,如果没有那个阴魂不散的人,她会很享受的。

  长长地叹了口气,李肖然再次艰难地翻了个身。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轻声说:“李肖然你这个没骨气的家伙,被美色所迷惑啊!没出息,没出息啊!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你这辈子是没见过男人了是不是,真丢人!”

  李肖然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一扭头,就看到了程恺弋的脸。他就坐在窗口,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叠蓝色和黑色的文件夹。李肖然有点没反应过来,眨巴了两下眼睛,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自然,昨晚的事情,也一并想起来了。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思绪,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程恺弋扭头看着她,轻笑说:“醒了?”又抬手看了眼手表,说:“快十二点了,你是准备吃早餐呢,还是午餐?”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戏谑的。李肖然看他这副模样,心又“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李肖然故意大声对他嚷嚷:“快过来伺候哀家起床啊!”程恺弋很好脾气地没跟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站起来去扶她下床。照样是公主抱地把她抱起来,放到轮椅上,推她进了盥洗室,然后很有礼貌地出去了。

  看着镜子里蓬头垢面的自己,李肖然觉得有些恍惚,有些不真实。她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异性的面前。平时,她再怎么不注重打扮,至少都是洗过脸,梳过头发的。现在的自己,睡得脸都肿起来了,嘴角还有一点口水渍,眼睛里还有眼屎,邋遢得自己都嫌弃自己了。偏偏程恺弋好像没有感觉一样,看她的眼神都没有改变。

  但其实,程恺弋不是没有感触的。李肖然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异性面前,程恺弋又何尝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异性。以前跟那些女人上过床之后,他很少会跟她们在一起过夜。他都是带那些女人去酒店,完事之后,自己另开一个房间的。如果有一个女人躺在他旁边,他是不可能安然入睡的。

  可是今天早上,他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洗漱,而是到隔壁的房间,看李肖然。李肖然的睡相不好,一觉睡醒,常常是被子枕头都被踹到地上去了。程恺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整个人斜躺在床上,那只受伤的脚,倒是还挺安分地搁在床上。但另一只脚,就已经搁在床沿上晃来晃去了。被子只剩下一个角还盖在她身上,连睡衣都睡得皱巴巴的,肚脐眼都露在外面。

  看着这样的李肖然,程恺弋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帮她把衣服拉好,抱着她躺好,把被子给她盖上。李肖然睡得熟,竟然都没有醒。程恺弋就站在旁边看着她的睡颜。此时的李肖然,那么真实地在他的眼前。他只觉得这个小丫头可爱得紧,连嘴角的那滩白色的口水渍都很可爱。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怎样排斥一个女人的嘴唇了。

  Selena来给他送文件的时候,看到李肖然躺在床上,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虽然知道老板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作为程恺弋的助理,Selena还是第一次看到躺在床上睡着的女人。而且,看李肖然的睡姿,她可以肯定,昨晚程恺弋跟李肖然没有做。Selena看向程恺弋的眼神不禁有些疑惑,程恺弋自然是看到了,但并未在意。只是让她把文件放下就出去,他自己也跟着出了病房。两个人站在走廊里,程恺弋说话的声音依旧很小。叮嘱Selena在公司待着,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他,原本安排的会议都推后。Selena一一应下,心里觉得里面躺着的那位小姐真是不简单。她跟了程恺弋五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程恺弋这样体贴。不要说是她,恐怕连程恺弋的两位表弟,都会被这样的程恺弋吓到。

  坐在窗口,程恺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放的时间久了,咖啡已经冷了,喝起来有些涩。再好的咖啡,也要在适当的时间喝,才会美味。错过了最佳时间,喝起来,依旧是苦涩的。感情大概也是这样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才是一段完美的感情。里面那个小丫头,也许就是他的那个对的人。在他老妈出手前,她就先出现了,那么,也算是对的时间吧?程恺弋无奈地摇了摇头。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这个小丫头待久了,好像也学会了她的胡思乱想。

  “程恺弋,我弄好了!”李肖然在里面扯着嗓子喊。程恺弋打开盥洗室的门,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丫头。洗过之后,邋遢的小丫头一下子明亮了许多,眼睛也没刚才那样迷蒙了。她仰着头看他,湿漉漉的刘海贴在脑门上,有一滴水顺着她的脸流下来,她伸手去擦。程恺弋抽了张纸巾,抢先帮她擦去了下巴上的水滴。李肖然也觉得这个动作有些暧昧,心又开始不听话地乱跳了,脸上的温度也在攀升。

  为了避免自己更加丢人,李肖然忙转移话题,指着自己打了石膏的腿,微微皱眉,说:“我脚疼!”说着,还可怜兮兮地看着程恺弋,好像真的很疼的样子。程恺弋忙蹲下*身去,捧起她的脚,问她哪里疼。李肖然指着受伤的腿,说:“就是这个腿疼,酸酸的,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反正就是疼。”她当然不会知道哪里疼啦,她只不过是不想程恺弋盯着她的脸看,才随便扯了个谎出来。

  程恺弋却是很紧张,推她出去后,就按了铃,把医生叫过来。没多会儿,那个主治医生,就带着两个护士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程恺弋已经把李肖然抱到床上了,对医生说:“她脚疼,你帮她看看。”医生就问李肖然是哪里疼,怎么样的疼,什么时候开始疼的。李肖然挠了挠脖子,砸吧了两下嘴,看看医生,又看看程恺弋,眉头皱了起来,说:“就是这个腿疼嘛!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哪个地方。就是酸酸涨涨的疼。”

  如果这个样子程恺弋还没看出是怎么回事,那他就这么没资格做跨过集团的总裁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医生说:“没什么事情了,你们出去吧!”医生和护士都是满脸的黑线,他们刚才火烧火燎地赶过来,生怕来晚了一步,被程少毙了。结果,原来只是小姑娘在撒娇!小情侣耍花腔,倒是把他们这些无关的人给累到了。

  李肖然抱歉地看着医生和护士,讪讪地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她现在是程恺弋的小情人,医生哪里会跟她一般见识,只能笑着说:“为病人服务是医生的责任,没什么,李小姐好好休息吧!”李肖然乖乖“哦”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程恺弋。

  程恺弋伸手揉她的头发,脸上的表情是纵容的。李肖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咧着嘴,眯起眼睛,憨憨傻傻的。程恺弋拉了椅子,在她床边坐下,给她倒了杯水。李肖然就捧着杯子,乖乖地喝水。早上醒来,喝一杯温温的水,是再舒服不过的了。看她这个模样,程恺弋哪里会跟她动气?只是问她:“饿不饿?要吃点什么?”

  李肖然自知理亏,也不敢嚣张了,眯起眼睛,笑嘻嘻地说:“你做主,我不挑食的!”程恺弋被她这模样弄得心软乎乎的,就说:“骨头汤好不好?以形补形。”李肖然乖乖点头,卖乖道:“都好!嘿嘿!”程恺弋揉揉她的头发,说:“先吃块蛋糕垫垫肚子。”起身给她拿了块蛋糕过来,然后走去窗口打电话。

  看着程恺弋的侧影,李肖然想,其实他蛮好的。

继续阅读:第17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