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30 00:503,298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有一件衣服,真的是很不一样的。白天穿着病号服,里面也还有长袖打底。虽然只是一件长袖衣服,但真的很有安全感,至少能让她抬头挺胸,坦荡荡地面对程恺弋。现在只穿了一套睡衣,真的感觉很不踏实。

  她在家里的时候,也经常穿着睡衣晃来晃去,就算她老爸在家,也是无所谓的。每次家里有客人的时候,她老妈就会把她推进房换衣服。以前她觉得是她老妈大题小做,她有穿睡衣嘛,又不是没穿衣服。可是现在,她终于明白她家老佛爷有多么的英明神武了!一件好好的,出得了门,见得了人的衣服,真的很重要啊!现在没有一件遮挡掩饰的衣服,面对程恺弋的时候,她真的有点底气不足了。

  程恺弋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头发虽然擦干了,但还是服帖地贴在头皮上。他的发质,跟他的人完全不一样,软趴趴的,很柔顺。李肖然以前在小说里看到过,据说可以从一个人的发质看出他的性格。以前,李肖然觉得这话挺对的。拿她自己为例,她的头发软趴趴的,每次去发型屋的时候,发型师都会建议她把贴近头皮的头发烫一下,让头发看起来蓬松一点,不至于软趴趴地贴在头皮上。跟她的头发一样,她这个人的性格也是软趴趴的。赵萌萌和邓媛媛一直说她就是个现实版麦兜,傻兮兮的,任由她们欺负。可是现在,看了程恺弋,李肖然就开始怀疑这句话了。要说程恺弋是个服帖的人,不管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注意到李肖然的视线,程恺弋侧头看她。偷窥被抓包,李肖然立刻心虚地别过头去,留给程恺弋一个后脑勺。程恺弋无奈地笑了笑,这个小丫头,总是喜欢给他看她的后脑勺。这又是跟以前那些女人不一样的。程恺弋站起来,走到李肖然身边。意识到程恺弋站在自己身后,李肖然把头别得更开了。美剧看多了,一个眼神撞上了,第二天早上就是两个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了。何况现在,他们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就算她相信自己的人品,不会做流氓事情的。可是现在这里,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再说了,她现在怎么着都算是个伤残人士,就算是没有受伤,她都打不过程恺弋,别说现在了。要是程恺弋真的要对她耍流氓,她就只有被耍流氓的份了。

  程恺弋弯腰,直勾勾地看着李肖然的脸。李肖然一下子慌张了起来,心里想着,不会真的跟美剧里面一样,一下子就被他搞到床上去了吧?她可还是黄花大闺女,一点都没有要在婚前那啥的打算啊!虽然程恺弋长得不错,而且她也相信程恺弋的床上功夫肯定很好。可还是不行啊!程恺弋又不可能成为她的老公,她怎么能把自己的初夜给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呢?

  李肖然慌张地推开程恺弋。只可惜,她的力气本来就不大,加上是坐着的,根本就使不出力。她这么一推,程恺弋脚都没动一下。反而是看她的眼神更加的戏谑了。李肖然心虚地再次别开脸去,不再看他。程恺弋轻笑出声,李肖然恼羞成怒地瞪他。她的眼睛本来就大,瞪人的时候,就更大了。脸上还有一抹来不及褪去的红晕,跟她粉嫩嫩的嘴唇相得益彰。她的嗔怒,在程恺弋看来,却是赤*裸*裸的诱惑。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不会逼着她就范,他就不会对她用强的。不过,调戏一下,也是不错的。

  程恺弋把自己的脸一点点地移到李肖然面前,他呼出的气,直接就都喷到了她的脸上。这个春天的夜晚,明明还是冷的,但李肖然却觉得很是燥热。别过脸去,尴尬地说:“好热啊!程恺弋,把空调打开吧!”程恺弋抿嘴一笑,说:“好哇,正好,我也觉得很热!”虽然是这么说的,但他却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点要去开空调的趋势都没有。李肖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厉害了,好像都要把心口的肋骨和皮肤撑开,一颗心直接就跳出来似的。

  李肖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没吃过猪肉,不代表她没见过猪跑。何况,她也不是智障。李肖然自认为是IQ,EQ都很高的天才级人物,所以,即使没谈过恋爱,她也是有暗恋过人的。初中的时候,高年级有一个学长,长得很清秀,篮球打得特别好。李肖然每次去小卖铺买零食的时候,都会经过篮球场,常常会看到那个学长打球。在她小小的意识里,朦胧地觉得这就是喜欢。每次看到那个学长的时候,她就像现在这样,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可是后来,她去英语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那个学长在重默。她对这个学长的美好憧憬一下子就都被破坏了,学长的形象不再完美,李肖然小小的暗恋就此告一段落。

  没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她都快二十岁的人了,居然还会有这种心跳急剧加速的感觉。再次看向程恺弋的时候,李肖然就觉得,程恺弋确实是比那个学长好许多。不说别的,就单单是那副皮囊。那个学长最多是个小家碧玉的清秀,程恺弋可是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的妖孽啊!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清秀的学长都能让她怦然心动了,面对程恺弋这么个妖孽花美男,她会心跳加速,也是很正常的啊!这样告诉自己之后,李肖然就觉得自己对着程恺弋发花痴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本来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喜欢看长得好看的人,也不是什么罪过啊!

  李肖然把头扭回来,正视程恺弋,脸上的表情,颇有点慷慨赴义的感觉。程恺弋眼底的温柔更甚,看得李肖然一下子又不淡定了。“肖然,上床了,好不好?”程恺弋压着嗓子,轻声对她说。程恺弋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很有磁性,有点像梁朝伟。现在他还刻意压着嗓子,听起来就更加有魅力了。

  而李肖然则是已经被他那句话给吓傻了。什么叫“上床了,好不好”?就算是要对她耍流氓,他也好歹说得隐晦一点啊!这么直白,搞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招了。

  程恺弋再次对她说:“肖然,乖,时间不早了,上床吧!”李肖然的脸又火烧火燎的了。刚刚的温度还没有完全退下,又再次被这个男人给惹红了脸。李肖然也知道自己这样很没出息,怎么能对美男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呢?

  李肖然疙疙瘩瘩地说:“那个,其实,现在,呃,现在才九点多,还,还蛮早的。我,那个,呃,我,我习惯了晚睡!对,对!我每天都是要过了十二点才睡觉的!嗯!那个,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觉吧!呃,那个,我,呃,我还不想睡觉!啊,对了,那个,今天好像要放那个,呃,对,对,今天要放《快乐大本营》,我要看!嗯,嗯,我还不想睡!”她反复地强调她还不想睡,一边说,还一边睁着她的大眼睛看着程恺弋,生怕程恺弋会不相信她的话。

  她这么紧张的样子,让程恺弋乐开了花,心里已经很没有形象地在笑了。只是,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暧昧的。他又说:“可是你不上床的话,我也没法睡啊!肖然,我们一起吧!”程恺弋一直觉得古人是充满了智慧的,中华文字博大精深。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就算等待会儿李肖然发现自己被耍了,也是揪不出错误的。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又能让李肖然误会成别的意思。这样的一语双关,只有中华文字才能完成。

  听到程恺弋的话,李肖然就更加心虚了,因为着急,她的嗓子好像都要冒烟了。一开口,嗓子果然是有点哑了。“我,我不是随便的人!”此话一出,不仅是程恺弋,连李肖然自己都觉得十分可笑。都二十一世纪了,这么土的对白,哪里还会用到啊?

  程恺弋的嘴角愈发上扬了,贴近李肖然,轻声问她:“那你随便起来,是不是不是人?”他的眼里,有明显的戏谑。李肖然跟他离得很近,他身上属于男性的体温,她都能感觉到。还有一股子香味,大概是他平时经常用这个味道的香水,所以就算不喷,他的身上还是会有那股子味道。李肖然红着脸把程恺弋推开,恼羞成怒道:“不许对我耍流氓!”程恺弋终于只撑不住了,俯身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剧烈,连肩膀都在抖动。

  李肖然意识到自己是被他耍了,一下子又羞又恼。可是奈何她现在是伤残人士,行动不便,又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

  程恺弋笑够了,看着她,说:“我要把你抱到床上去啊,你不上床,我怎么能先去睡觉呢?”程恺弋脸上还残留着笑容,李肖然用鼻子重重地吐了口气,一脸的憋屈。程恺弋笑着抱起她,说:“好啦!先上床吧?”

  被人这么耍了,李肖然心有不甘。扭头说:“我还要上厕所呢!”程恺弋今天闹够了,把她放回轮椅上,推着她去了卫生间,然后很绅士地出去了,还把门给带上了。李肖然自己上了厕所,又叫了程恺弋进来。

  程恺弋把李肖然放回床上,李肖然烦躁地挥挥手,说:“晚安!”就一溜烟钻进了被窝。程恺弋笑着拍拍她,轻声跟她道了“晚安”,就离开,去了隔壁的房间。

继续阅读:第1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