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血腥弥漫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1,856

  九月初八 永安城

  这一天,整个永安街上布满了金黄的菊花,冲天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然而现在的幻雪城外,是血腥弥漫。

  南风为了鲤夏斩杀尽了幻雪城外的生灵,我在城中无能为力。

  我近几日眉间的红色胎记由一开始的浅淡的红,颜色变得越发的深。我体力的灵力竟然让我无法控制。

  时有时无,我变得和普通人无异。

  此时,外界对我的议论越来越多,但是我已经习以为常。

  无非就是说我穆篱笙是个嗜血狂魔,说我勾引男子,说我和在幻雪城中和妖孽厮混。

  当幻雪城的血腥弥漫到永安城的时候,我就知道,幻雪城之后再不安宁。

  我没有选择,我能选择的只有再次拿起蓝汐剑,带着我母亲的愿望,这个世界才会再次安宁。

  于是,我来到了永安城,这里曾有我最美好的记忆,又是我最不愿意来到的地方。

  “好久不见你来了。”景柔坐在一个亭子中央,端着清茶对走上前的我说到。

  “最近宫主身体时好时坏,反复无常,一时脱不开身,让你苦等了。”

  我走上前去,将景柔白皙的手牵起,整个身子拉入怀中。

  景柔像一只雪凌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整张脸在她的胸口摩挲,伸出手臂将她拥的更紧。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来这里的,鲤夏她变了,变得让我心痛。”

  我好害怕,景柔会像落雪一样,有一天也会死在我剑下,躺在我的怀中一点点消散她的形体。

  我哪天看着景柔和篱梦,她们相拥着走到遍地盛开的海棠丛中,一起观赏着漫天火焰般的盛景。

  上元过后,篱梦将景柔带回梨花宫,以照顾上阳城中海棠为由,与她经常幽会于此。这一切,都是背着梨花宫暗地进行。

  这些天来,鲤夏经常会陷入昏迷,只是,悠然殿中,时不时会传来她梦呓的在喊一个人。一直这样,或许会更久,或许一辈子。

  一直停不下来,哦,对了,他叫妖言君。

  这一天,也是帝都每三年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天下才子云集于此,一生的等待刻在脸上,盼望已久的心在菊花香里更加迷茫。

  人群的上空,三个相貌似仙的年轻男女站在剑上,岿然不动的向人海最密集的地方俯视。

  终于,几名带刀侍卫手握一卷东西,朝宫墙人多处走去。然后将那卷东西铺开,平整的贴在墙上,刚一离开,人群立刻掀起一阵波澜,焦躁不安的声音四起。有激动人心的欢呼声,也有悲绝的哭泣之音。

  原来,墙上贴的不是普通的告示,而是殿试结束的金科皇榜,那张纸,承载了无数学子付出漫长半生心血换来的梦想与荣誉。

  上空站在剑身上的红衣女子,从袖中伸出冰清玉指画出一个结界,几朵洁白的梨花飘然而落。嘴唇蠕动,喃喃念词,眼睛直视榜单方向。瞬息之间,那榜单上的人名清晰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第一名:妖言君”

  榜首醒目的一行大字出现在红衣女子的视线里。

  “哈哈,言哥哥高中状元啦!”她突然间大声的喊叫着。

  “恭喜言公子。”篱梦轻声回应。

  “宫主,早些回宫吧!你的身体……”

  “没事,好久没出来玩了,悠然殿都快把我躺废了。”没等缡天话说完,鲤夏就立马打断他的话,顺手张开一个透明的结界,幻化成许多梨花笼罩在自己的身体上,片刻之间,她原本憔悴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宫主!不要!这样会很大程度的损害你的真元!”缡天正欲上前阻拦,被篱笙反手拉住。

  “不碍事的,走吧!”语落,他们三人身影瞬间消失在空中,只剩下一片片粉白清香的梨花飘然落下。

  “承蒙各位抬爱,承蒙各位抬爱……”妖言君一身白色长袍在阳光下分外明亮,胯下一匹矫健的白色良驹精神抖擞的缓缓前行,身后紧随着朝廷御派的许多官差。

  他意气愤发的朝着大街两边前来送贺的群众作揖附和。不时有许多年轻女子送上鲜花,队伍浩荡之处,都会传来清亮的阵阵鞭炮声。

  “言哥哥……!”一阵悠长清澈的声音从天而降。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从众人的头顶轻舞飞来。长长的呼唤声中隐匿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远望过去,犹如九天仙子般清盈销魂。

  “鲤夏?”

  妖言君看着飞过来的女子,眼神中一丝疑惑闪过。他立即下马奔跑过去,两人在人群里紧紧相拥。

  “好久不见了,言哥哥,最近有没有想我呀?”鲤夏嘟囔着,嫣然一笑的望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

  “当然想了,你呢?最近可好?也不来府上找我,以为你都把我忘了。”

  妖言君故意开玩笑说,将她拥的更紧。

  “人家也想来,只是最近比较忙嘛。”

  鲤夏本想说身体受伤的事,可怕他担心,话到嘴边有咽了下去。两人卿卿我我的说着一些暧昧的话语,便朝着状元府的方向缓缓走去。

  缡天因为宫中有事,叮嘱篱笙在暗处保护好宫主,自己则先回宫了。

继续阅读:第009章:心若冰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