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烈焰焚天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2,059

  我幻化为篱梦的样子,来到了梨花宫。

  篱梦,在她杀了景柔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是罪不可赦,去了幻雪城,整日面对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起舞,一如当初的我,对世间再无眷念。

  为了阻止鲤夏疯狂的计划,再次来到南风和姐姐的面前,用另外篱梦的身份出现。

  我低着头,单膝跪在悠然殿门口的青石台阶下,那把弯刀上血渍未干,在如水的月光下散发着熠熠寒光,离陌站在殿门口,焦急的左右徘徊。

  双手一会儿当下,一会儿举起,嘴角不断的喃喃自语。

  “宫主!您总算回来了,你看,大护法她一直跪在那儿三个多时辰了,问她什么也不回答。”

  离陌激动的声音打破静默的气氛,朝着从空中飞下来的红衣女子匆忙快跑了过去。

  当他快跑到距鲤夏十步左右的时候,只见眼前的女子突然栽倒了下去,鲜血顺着嘴角长流不止。

  “宫主!宫主!快来人!传圣医进殿!”离陌整张脸惊成惨白,连忙跑上前去扶起鲤夏,惊慌失措的大喊着。

  篱梦听到身后的惊叫声,连忙转过身来,看到眼前的一幕,连忙跪着爬了过来。

  悠然殿内,我将鲤夏从床上扶起坐直,朝着打坐在鲤夏背后的缡天使了个眼色,他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缓缓的将真气流畅的输送到鲤夏的身体内,滴滴汗水从她的额角渗出。

  半个时辰后,鲤夏微微的睁开眼睛,眼神里满是颓然失落感。

  “梦梦,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她小心翼翼的问着正对面打坐的我。

  你何止任性,你杀死了景柔你知道?你一向只做你觉得对的,从未想过别人的感受。

  “没有,这样刚刚好。”

  我并未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平静的回答着。

  “呵呵,刚刚好。”

  说完有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篱我将她身子平卧在床上,盖好被子之后,安静的离开了悠然殿。

  在这期间,缡天则派离陌带着宫中探子私下调查宫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梨花宫里的探子追踪得知宫主最后去的是状元府,当缡天带着数千名宫里杀手赶到状元府时,却看到惨不忍睹的一片景象,只见府中庭院到处横七竖八的陈列着死尸。

  血液溅的花草,门窗,墙壁到处都是,甚至连府后院的湖水都变的血红,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大祭司,快看!”

  缡天顺着一名杀手指出的方向望去,只见永安城北东宫方向火光漫天,浓浓的烟雾向夜空冲上去。

  “走!去东宫!”

  当他们刚赶到太子府正门口时,“太子府”三个大字已经无力的在火焰中垂落下去。

  缡天透过万丈火光望去,看到熊熊的大火之中,不断有家眷和府丁满身是火的朝府门方向冲来,浓烈的烟雾中,无数身穿蓝衣的神情冰冷的女子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在大火里无情疯狂的砍杀。

  凄凉惨痛的嘶叫声中,传来一阵低靡婉绝的悲凉笛音,仿佛在为他们送葬。

  缡天顺着笛声飘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了蓝衣纱裙的身影,在冲天烈焰中淡然自若的吹着玉笛,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梨花宫大护法篱梦!

  这场大火,是我为鲤夏而放的,妖言君欺骗了我,原本他只是答应帮我开导鲤夏,他却想杀死我姐姐。这点,我就不能饶恕。

  缡天看到这番景象,俊美的脸上线条丝毫不变,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默不作声的带着所有杀手朝梨花宫撤去。

  回到悠然殿内,我将一颗透明的药丸轻轻送入鲤夏的口中。

  双手传送出一道白色的法阵,如云一样飘浮在鲤夏的胸口上,缓缓下落,疾速的打入她的身体里。

  做完这些,我安静的退后几步,将弯刀置于地上,低下头单膝跪在她的软丝卧榻前,沉默不语。

  “梦梦……”鲤夏虚弱的从榻上坐了起来,眼睛迷离的看着跪在身前的女子。

  “宫主,我杀了景柔,屠了太子府满门,请宫主赐梦梦一死。”我气平淡的说。

  “什么?景柔,言哥哥…”

  鲤夏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哽咽在喉咙间,心口传来剧烈的疼痛,神情愤怒的运了一丝真气,却感到体内奇迹的有一股内力在快速聚合。

  “梦梦,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怎么忍心下手如此之重?”鲤夏原本虚弱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愤怒的说到,我依旧沉默不语。

  “梦梦,他们再有错,本宫自会处理。可是你,也罢,梦梦,你是本宫一手调教出来的,那便只得本宫亲自毁了!”鲤夏疼痛的心间灌满了不忍之情。

  “宫主,如今能这么死在你手里,我是开心的。其实我不曾恨你的,活了这么久,是累了,宫主,你不明白,当时她死在我怀里,那种感觉,就像剜心,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懂。”

  我跪在地上,冷漠的脸上突然挂满泪珠,懦懦的说着。此时,我的心情真的是想死的,如果真能死,也就好了。

  “梦梦,梦梦…”鲤夏反复的轻声念着她的名字,泪水早已在眼底模糊不清。

  “宫主,我的一生,虽然短暂如烟花,可是,却在最美的时候由你点燃。梦梦,梦梦死而无憾。只是,只是梦梦再也不能陪宫主看上阳城的海棠了。”

  篱笙泪眼模糊,声音开始呜咽。

  “离陌,带大护法去绝情殿,让大祭司缡天送她去…诛仙台!顺便派人去永安城中买一口最好的金丝楠木棺材。”

  鲤夏悲痛欲绝的声音传到守在殿门口的离陌耳朵里时,他吓的魁梧的身体突然瘫软悠然殿外的地面上,眼神迷茫的看着庭院中轻舞的梨花。

继续阅读:第013章:一世永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