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喋血永安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2,258

  正月十五 元宵 太子府

  “司徒相国,半年内你的所作所为让本宫甚是满意,天南各派如今已经开始人心惶惶,只要我们多加派人手,秘密训练高手,不怕瓦解不了它梨花宫这个祸首!”

  华丽庄严的太子府里,那个年轻人双手把玩着一只珍贵的玉瓶,坚毅眉梢间浮现出逼人的杀气。

  “太子殿下敬请放心,老臣定当加快速度清剿魔宫,生擒妖女鲤夏!”站在厅堂上的老者胸有成竹的眯着眼睛笑道。

  “还有一事,父皇近日身体不适,本王恐永安城中有变,你速带大批禁军严密守卫皇宫,一只蚂蚁也不要放进去!倘若有半点闪失……”。

  “啪!”的一声,那只珍贵的玉瓶从太子手中滑落在地面上,摔成碎片。

  “老臣,老臣一定不辱使命!”司徒缙南吓的脸色铁青。

  “行了,本王今晚还有要事,你且退下吧。”太子从王座上起身,匆忙离开了厅堂。

  “祈宁哥哥,今晚的月亮真圆真好看。”鲤夏靠在妖言君的肩膀上,望着夜空对他愉悦的说。

  “是啊!真美,和你一样美。”妖言君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

  “言哥哥,你有心事?”

  鲤夏转过身来望着他,脸上充满了好奇。

  “啊?没,没有,鲤夏,走,今晚元宵佳节,我要带你好好玩玩。”

  刚说完妖言君拉起鲤夏的手朝大街上跑去,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悠扬的飘在夜色里。

  他们在一起放许愿灯,折纸鹤,听戏曲,划船赏花……

  一直玩到夜很深。

  三更时分,妖言君将鲤夏深情的拥入怀中,仿佛要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言哥哥,你是不是很冷呀?”鲤夏满心欢喜的问道。

  “没,没有,只是想多抱你一会。”妖言君心神不定的回答。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妖言君看着躺在怀中快要睡着的美貌女子,不由得神情恍惚,终于,他还是摇了摇她的身子。

  “鲤夏,夜很深了,我们回府吧!”

  鲤夏揉了揉迷离的双眼,被妖言君拉回了状元府。

  “鲤夏,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夜宵?我亲自为你去做。”妖言君刚入府门,对鲤夏关切的问道。

  “好哇好哇,人家都快饿死了,祈宁哥哥做的,一定很美味。”鲤夏激动的手舞足蹈。

  “妖言君将她安置在卧厅,然后慢慢走进了膳房。

  不一会儿,便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元宵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却有一种复杂的神情。

  “鲤夏,快来吃夜宵吧!”妖言君朝她喊着。鲤夏正在卧厅里出神的看着墙壁上妖言君的书画,听到声音,立刻转身走过来。抓起盘子里的元宵塞入口中,润酥香脆之感。

  “嗯…真好吃,鲤下满口塞食的说。

  “好吃就多吃点吧。”妖言君将盘子放到她的手中,会心一笑,笑容里安藏着一缕不安。

  “啊!好痛!”一口鲜血从鲤夏口中喷出,整张脸开始痛的扭曲,手中的盘子坠落在地面上,元宵溅的满地都是。

  妖言君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刚提起茶壶准备倒茶的手不由一颤,茶水浇在了桌子上,忽而又镇定的放下了手中的茶壶,缓缓的转过身来。

  “鲤夏宫主,休怪我无情!你的死期该到了!”

  妖言君自信狂傲的朝她喊到。右手猛的拍下一旁的桌子,几十名黑衣打扮的杀手破窗而入,空气里凝结着恐怖的杀气。

  “什么?祈宁哥哥…”

  鲤夏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狰狞的面目,用手捂着胸口,钻心的疼让她强忍着站姿。

  “别叫我言哥哥,看看我真实的身份再说!”

  妖言君扬起衣襟,束在腰间一枚精致的翠绿色宫羽亮了出来。

  “你,你居然是……”

  鲤夏苍白无力的容颜上写满惆怅。

  “对,我正是当今太子!妖女,这三年来,你率领魔宫弟子几乎吞并了整个天下,让我皇室无地自容,父皇他怕你,故而忍辱吞声,而我作为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天下之主!怎能坐视不理?你告诉我,这天下,是你梨花宫的?还是我帝王家的!”

  “祈宁哥哥,我,我没有,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哪怕我不做这个宫主,我愿为你放弃这一切名利。一起相守一生。”鲤夏语气中带着一丝哀求与难受。

  “你太天真了!你放弃了一切,可你的下属,门人,他们呢?你以为你离开了,这天下就归了帝王家?

  实话告诉你,鲤夏,知道我为何假扮书生乃至状元出现在你面前?因为我早就派人知晓了你的喜好行踪。

  那场万灯会相遇,元中时设伏放毒箭刺杀你,以及今晚元宵节毒杀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

  只为了一个目的,要你死!”妖言君的表情变得极其恐怖。

  “不,我不要听,言哥哥,我一直默不作声的留在你的身边,就像受了那么重的伤,全是假的一样,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鲤夏泪流满面的哭着朝他说着。

  “喜欢你?哈哈,别做梦了!妖女!我清楚的告诉你,你手中的权力,否定了你的爱情!”

  妖言君一字一顿的仰头大笑道。

  “原来,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事已至此,鲤夏已经输了,但我并没有输给你,只是输给了你的王座!”鲤夏疼痛的泪颜中拼命挤出一丝讥笑。

  “来人!拿下妖女!”

  妖言君面目狰狞的朝所有黑衣杀手吼了一声。他们纷纷提着长刀向鲤夏砍了上来。

  “太子殿下,别枉费心机了!这串铃铛还给你!我们从此恩断义绝!再不相见!”

  鲤夏从手臂上吃力的拽下铃铛,狠狠的扔到他的脚下。双臂张开,一团烈焰般的光圈围绕在她周身,突然间,所有的黑衣杀手纷纷倒地而亡。

  一道红光飞掠而过,鲤夏瞬间消失在卧厅之中。

  妖言君脸色铁青惊慌的看着地上的惨状,死死的凝望着摔碎在脚下的铃铛,神情恍惚的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她难道,难道真的修为强大到脱离凡尘的境地?两次用毒皆是天下之巨,她……妖言君满脸疑惑,举起墙上父皇御赐的尚方宝剑,在寝宫里神志迷离的疯狂乱砍。

继续阅读:第012章:烈焰焚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