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玉笛泣血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1,817

  绝情殿

  缡天身着鲜红似火的长袍,牵着景柔的手缓缓的从几十米的大红地毯上踩着,径直走上绝情殿的台阶。

  仿若两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绝情殿下,站满了来自江湖各派的剑客和朝廷官员,无数双羡慕的眼睛望着他们,混杂着一丝胆怯之感。

  绝情殿上,鲤夏一身绛红色的流苏长裙从王座上直垂入地,高贵的身姿俯瞰着殿下徐步走近的两位新人,神情冷艳如霜,直逼的所有到访的嘉宾无人敢妄自出声。

  绝情殿外的梨树上,一名蓝衣女子站在树梢,双手抚弄着一只玉笛于唇畔,清怨低沉的笛音流动在空气中,隐匿着无限的悲痛绝望之调。

  吹笛之人,内心仿佛承受着莫大的疼痛。

  篱笙双眼死死的盯着台阶上牵手行走的新人,身上涨满了怨恨与怒气。

  “呵,她和缡天站在一起多般配,般配的让我想毁掉自己。”唇角猛生一疼,丝丝血液流进玉笛里,顺着笛身滴在脚下的梨花上,白里透红,整棵树在冷风中颤栗,仿佛在泣血一般。

  “一个温柔娴静,大好有礼,一个气宇非凡,魂冷如玉,如此甚好。”

  隐在树上的篱笙看到这般景致,策身离去,消失在绝情殿外。

  殿外漫天弥漫的硝烟中,鞭炮声,道贺词四起,殿堂内已经开始准备拜堂之礼。

  离陌兴致勃勃的站在新人面前主持着天下人最仰慕的大婚。

  “宫主,在下天剑门门主东方毅清有事急报。”突然,一个青衣长衫的男子从道贺的人群里走了出来,单膝跪地,低头朝台上的人正义的说。

  “今日是我梨花宫大喜,难道你没看见吗?有事明日再来禀报!”

  离陌一脸愤怒,宽大的身躯上折射着骄横之气,立马打断他的话。

  “不必,门主起身请讲。”

  缡天扬起手掌,转过身来,俊逸的脸庞望着跪在地上的男子。鲤夏则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始终沉默不语,安静的看着台下一切。

  “据天南各派来报,近半年来,朝廷分别动用数万大军悄悄剿灭天南各派的势力,许多不起眼的门派在数月间无故消失,上个月,我天剑门数十名弟子也在云南一带解救灾民时遭遇袭击,全部死于宛江古镇。

  后来,我派多名弟子打探得知,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是当朝相国司徒缙南!属下恐其日渐下去威胁到我梨花宫安危,特急于冒死禀报宫主,请宫主定夺!”

  柳方毅振振有词的一口气刚一说完,殿内外哗然四起,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乱作一团。

  “水空无,好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大家听着,日后,他若敢伤我宫中弟子半分,我便屠了他满门!”

  鲤夏手抚座椅,倏地起身,绝世冷傲的容颜下布满了杀气与怒火,恨不得将口中之人撕成碎片。殿内外被她猛然的言行举止惊的死寂一片!

  上阳城,却是另一番景象。

  “梦梦,你怎么会来这里?”上阳城外的后山上,景柔坐在漫天红光的海棠花丛中,望着走过来的蓝衣女子激动的问,惊异的脸颊在夕阳的渲染下格外妖娆。

  “姑娘,我们可曾认识?”篱梦冷漠的眼神望着她,脸上浮现出讥俏之色。

  手中的弯刀在夕阳下闪着寒光,刀尖正对着地上的海棠花蕊。

  “梦梦……”景柔刚欲起身,口中的话语刚说了一半,霎时感到胸口一阵冰凉的疼痛之感,低下头,惊恐的发现那把弯刀已经刺入自己的胸膛里。

  景柔被眼前突然而至的一幕吓的踉跄却步。目瞪口呆的望着神情冰冷的篱笙,嘴唇一张一合的小声挤出三个字:为……什……么?”

  撕心的疼痛在心中翻涌。

  “我篱梦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篱梦唇齿间狠狠的迸出一句话。

  景柔猛觉身子一沉。原以为梦梦不会这样,可想不到她,她还是…”

  景柔一口鲜血喷出,眼睛一黑朝前栽去。篱笙忙拔掉手中的弯刀,上前接住了她,将她拥入怀里。

  “梦梦,抱紧我…”景柔身子颤抖的嘴唇蠕动着。

  “景柔,别怪我,我只是容忍不了被人欺骗!”篱梦面无表情,眼睛却开始潮湿。

  “我…我从没有…骗过你…梦梦…”

  “那天,你说让我在护城河畔等你,我在长乐门外等了那么久,你始终还是没来。”篱梦语气中有一丝怨愤。

  “怎么会…会这样…梦梦…我…我去的是…永定门…”

  景柔刚一说完,篱笙猛的身子一颤,一股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胭脂玉面流下,滴在景柔的脸庞上。

  “梦梦…你哭了…你终于肯…为我流泪了…”

  景柔强忍着疼痛,嘴角挤出一丝微笑说。

  神志开始陷入模糊不清。双手无力向上伸出,仿佛要去拭篱笙脸上的泪痕。

  可是,当她的手刚要触及到她下颚的那一刻,无力的垂了下去。

  “景柔!!!”一阵悲天绝地的哀嚎震彻着上阳城,一息之间,所有的海棠花在风中凋零。

继续阅读:第011章:喋血永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