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龙喋血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93,148

  我和猴子大鼻以及李田瓜五人便充当起了苦力,这不像寻常盗墓打盗洞的时候需要精雕细琢,这完全是苦力活儿,只要使劲的往下挖就成了。

  我们一连挖了两天,足足挖了十来米深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这时候我的一双手都磨出了几个大水泡子,疼得要命,猴子也跟我一样,在那里咧着嘴,一个劲的吸着凉气。不停的抱怨着:“虎头,这他娘的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这小身板儿可就要散了架了。”

  我这边也不好受,不过这次的行动是我牵的头,总不能在这时候打退堂鼓,便朝他说道:“猴子,不是都说嘛,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这万里长征才刚走了第一步,你这要是泄了气,后面的路儿还怎么走?你看看胖子和大鼻他们,他们可比我们做的都多,人家到现在也没喊累,这才叫男人。”

  “这不一样啊!”猴子说,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是一泥猴子了。“他们可是吃这一碗饭的,这熟能生巧,你让一教书的去打仗,这能行吗?再说了,你看胖子那一身肥膘,一趟活下来费了二斤油也没啥问题,我这要是掉了二斤肉,那还像是个人吗?那就整个一干货(干尸)了都。”

  那边胖子听后咧嘴笑了,掏了一锹泥,使劲的甩了上去,说道:“那泥猴子,你这话可就不中听了,合着你那二斤肉是肉,我这二斤油就是猪身上刮下来的的?想当年我还不如你呢,就是拉到博物馆可以直接卖钱的那种,如今我这一身神膘可都是大把银子积累起来的,这掉一两我都心疼的紧呢。”

  猴子撇了撇嘴,干脆的将铁锹一搁,一屁股坐到地上,喘着粗气说道:“得了吧,就你那还神膘,我看那是累赘还差不多,要搁我们那一行,你这连盗洞都钻不进去,估计也就是那些个妖怪喜欢你这样的,肉多嘛,可以多嚼两口。”

  “嘿嘿,你这话就说到点子上了,我们混江龙也不是你们那些土耗子,这黄河里面妖怪多,今天一水怪,明天一铁头龙王,咱这一身神膘关键时刻还能当肉垫子挡一挡,要是你那个小身板儿,估计一尾巴子就给拍死了。这叫什么?瓜爷我告诉你,有这一身膘,龙王见了都折腰。”

  我在一旁摇了摇头,这两人都是活宝类型的主儿,说这些话也不是针锋相对,估计就是实在太累了,说些话调剂一下也能分散一下注意力。

  就在这时,我锹下一震,只听“当啷”一声脆响,下面有什么东西被我敲烂了。

  我定了定神,赶紧几锹下去,将周围的泥撅到一边,顿时一个黑色的罐子映入我的眼帘。那罐子现在已经碎了,露出里面一团黑咕隆咚的东西,像是腐烂的肉一般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与此同时,一股股殷红的鲜血一样的水从地下冒了出来,很快便将那罐子淹没了。

  一看到这个罐子我心中就是一个咯噔,脸一下子就白了,这罐子我太熟悉了,当初张老四的死就是因为它,这是一个鬼头罐啊。

  旁边的几人也发现了我这边的异常,纷纷围了过来,他们没有看到那罐子,但那殷红的血水还是让他们的表情变得无比慎重,虽然之前就从李大龙头那里知道这种情况,但是现在看到了仍然是非常紧张。

  “虎头,真的见红了。”猴子紧张兮兮的说着,铁锹已经紧紧的抓到手里,估计他心里想的要是情况不对,就给它来一锹。

  倒是胖子和斗鸡眼没有怎么着,看了一眼便摆了摆手,胖子说道:“没事没事,我之前也见过,我估计这龙吸口就像是女人一样,都有那一层膜,一捅就出血,嘿嘿,咱们接着干,争取将它这层膜给彻底的捅破了。”

  听胖子这么一调侃,猴子和大鼻也不是那么紧张了,猴子就笑着说胖子太流氓,要是搁在刚解放的时候,这话是要拉去批斗的。

  可他们不知道我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我紧张的不是这血水,而是那鬼头罐,当初张老四的下场还历历在目,我这次更狠,直接将它给捣烂了,这里面的怨气要是没散尽,我这条小命估计就得撂了。

  毕竟是跟我一起长大的,猴子很快就发现我的表情不对,就问我怎么了,我只好将刚才的事情说了。

  一听说是鬼头罐,还被我给捣烂了,几人的脸色都变得沉重起来,一个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恰好这时,上面传来陈瞎子的声音,叫我们赶紧上去。我们如蒙大赦,一个个掂着铁锹爬上了土坑。

  陈瞎子应该是没有看到我挖到鬼头罐的事情,他只是看着下面已经变得殷红一片的土坑,表情严肃的喃喃着:“真是邪门,竟然真的有这种地方。”

  我赶紧问他是怎么回事,陈瞎子就说道:“别人不知道,可我却知道,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龙吸口,而是龙喋血啊!”

  他向我们解释了一下我才知道,这龙喋血是一种大凶之地,据说是龙死了,怨气不散才会产生这样的绝地,像这种地方,下面肯定埋着大凶之物,要是被挖出来,咱们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了。

  我问他那大凶之物是不是龙的尸体?陈瞎子苦笑了一声,说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龙,至少谁也没有见过,他说的龙喋血,是指这原本是一条龙脉,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被钉死在了这里。

  一般情况下,龙脉都是随着地气而活动的,不会永远的局限于一个地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那条龙脉会死在地下,这简直就是违反了常理的。

  “除非是…”陈瞎子沉默了半晌,才郑重的说了一句话:“难道是因为赶龙客?”

  “赶龙客?什么是赶龙客?陈家老爷子,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嘛,我这蛋都快被急炸了。”胖子性子最急,忍不住的问起来。

  但陈瞎子却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在那说着:“如果要是因为赶龙客的话,那这一切就可以解释了,只是这龙到什么地方了呢?”

  我这边也被他那神神叨叨的话弄得不上不下,赶紧就顺着他的话茬接口道:“陈阿爷,莫非这龙喋血是那什么赶龙客造成的?”

  陈瞎子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赶龙客的道儿太过高深莫测,到现在我还是有些看不明白。”

  “那这赶龙客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我知道陈瞎子对这些风水术数方面的研究非常的深刻,就算是老爷子也万万不及他,如果连他看都看不明白的东西,那一定是非常深奥的门道,甚至可能现在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果然,看我们都十分好奇,陈瞎子就向我们解释起来。他说这赶龙客是古时候一种非常神秘的职业,他们每一代就只有一个传人,从不例外,而他们所服务的对象无一不是王公贵族,他们一生中出手绝对不会超过三次,因为他们所掌握的的术数是一种仅次于升仙术的禁忌术法。

  他们所掌握的的是一种叫做“镇龙决”的玄门术法,陈瞎子有幸在一本古书中看过这方面的一些介绍,但也所知有限,里面有几个特别的词汇他记得很清楚,“寻龙术”“定龙术”“拘龙魂”和“镇龙山”。

  通过零星的记载,他窥视出赶龙客这一脉的神奇与神秘,他们能从山川大泽中准确的找到那一条条隐藏的龙脉,用特殊的方法定住龙脉,如果有需要的话,他们会将这条龙脉的精气牵引到特定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拘龙魂”,而本来的这条龙也就变成一条死龙了。至于那“镇龙山”是什么门道,连陈瞎子也想象不出。

  但是“拘龙魂”这种术法是有干天和的,那些赶龙客们一生也只能做一次,多了就会遭到天谴,甚至是殃及子孙万代。所以,不是非必要的情况下,赶龙客们一般不会使用这种手段。

  这龙喋血是因为这死龙蕴含巨大的怨念形成的绝地,凡人不能轻易触碰,否则定会发生不详。陈瞎子说,唯一让他不明白的是,这龙魂究竟被牵引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还有这龙喋血必然要有东西镇压,不然会发生灾祸,可是这四周一目了然,并没有看到“镇龙印”或者“镇龙台”之类的东西。

  我心中一动,不由住问道:“陈阿爷,如果真的没有什么镇龙印或者镇龙台之类的东西,我们会怎么样?”

  陈瞎子沉默了,好半晌才语气沉重的道:“如果是那样的话,这次我们恐怕要有大(河蟹)麻烦了。”

  我们听得是头皮一阵发麻,以陈瞎子的经验,他肯定不会无的放矢的。一边的胖子就忍不住的插口道:“陈家老爷子,没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吧?之前我们也挖开过,可并没有发生什么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