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鬼打墙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132

  陈瞎子瞥了他一眼,却将目光挪到阿雪身上,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挖开这龙喋血的时间应该是今年农历的五月份吧?”

  阿雪想了想,面露惊异的点了点头。“是的陈老爷子,是在今年五月份,难道这有什么讲究吗?”

  “哼哼,这讲究可大了。”陈瞎子说着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五月份是一年中的凶月,这太岁当头,别说是这条死龙,就算是一条真龙,也得给卧着。可过了这五月就不好说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那鬼头罐,心中一惊,赶紧将这事告诉了陈瞎子。可没想到陈瞎子听后却摇了摇头,说那绝对不是鬼头罐。看我疑惑,他向我解释,说这龙喋血是大凶之地,别说是鬼头罐,就算是阎王来了也得让三分,就算真是有鬼头罐,落到这里也会被那死龙给吞了。

  被他这样一说,我就更加不解了,张老四明明就是死于这鬼头罐,如果不是的话,那这罐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时,陈瞎子抬头看了一下天,突然脸色一变,急切的朝我们说道:“不好,这太阳快落山了,你们赶紧将这坑给填上,要是太阳落山前我们能离开这里,可能还会没事,若是不然,那就糟了。”

  可是这坑我们挖了足足两天时间,哪里是说填就填上的,等我们将坑填上大半的时候,这太阳也就只剩下半边脸了。

  看时间来不及了,陈瞎子就叫我们住手,随后我们几人便快速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就顺着来路往河岸上爬去。

  这越急就越乱,干了一天活我们早就累得跟死狗一样,要爬这么陡峭的河沿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特别是胖子,他身材臃肿,刚爬到一半突然脚下一打滑又滚了下去,等到他爬上来的时候,西边的晚霞都慢慢的淡了下去。

  特别是我们正对面的就是一片山岭,太阳一落山这背光的地方就显得更加的阴暗了,我们瞅着四周,几乎已经快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了。

  “跑。”陈瞎子大叫了一句,撒丫子便朝着山岭的方向跑去,比兔子还快,哪里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

  就在这时,远处黄河古道的方向传来“咔”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接着便陷入宁静。但这种寂静给人的压抑感更甚,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我们。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远的山岭只能大致的看出一个隐约的轮廓,这是唯一能给我们辨别方向的东西了。

  过了一会,连那大致的轮廓都已经消失了,我们只是一味紧张的往前跑,甚至都来不及停下来将手电掏出来。

  突然,跑在最前面的陈瞎子停了下来,老头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但逃命的时候比谁都顺溜,可能这也是他能活这么久的原因之一。现在他一突然停下来,我心想莫不是后继无力了?就像上去搀着,毕竟他年纪大了,比不得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可我刚停下来,却被后面赶上来的胖子差点给撞趴下,胖子是我们几人中跑的最慢的,这没掉队已经是万幸了,这一停下来便两手支着膝盖,气喘如牛的说道:“我,我说,你们能不能慢点,明知道瓜爷我这一身神膘跑不太快,要是这样下去,没等被后面的追上,我就先累死在这儿了。”

  我的注意力都在陈瞎子身上,也没听请他讲的什么,就听陈瞎子说道:“情况不对。”

  众人心中一惊,难道他看到了什么?还没等我问出来,眼前就是一亮,陈瞎子已经将狼眼打开了。

  可映入我们眼帘的却是茫茫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雾,虽然不是很浓,但这也太奇怪了吧?这雾来的太快太急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这雾并不是纯白色的,还给人一种红的觉,看不出来,但总感觉这种情况非常诡异。

  我们也都将手电打了起?来,才发现,只这么一会功夫,这雾就变得浓了许多。我们手中的都是狼眼,聚光性非常好,但往前却照射的不是太远,好像有什么东西阻挡了光线的照射一般。

  “陈阿爷,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啊。”我看陈瞎子面色沉重,心中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总觉得这雾跟下面那龙喋血有关系。

  陈瞎子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身后,才说道:“不仅仅是这雾,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是看着山过来的,照理说这么长时间我们早应该到达山脚了,可是现在竟然连山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我心中一个咯噔,赶紧用狼眼扫了一下,果然,别说是山的影子了,就是周围的环境都好像跟我们来的时候不一样了,但究竟哪里不同,又说不出来,这只是一种感觉,非常奇怪而又诡异的感觉。

  “我们该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猴子脸色有些发白的说。这话也正说出了我心中所想,除了鬼打墙,还有什么能让我们七人同时迷失方向呢?

  我们都看向陈瞎子,可能除了他之外谁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自然把他当成了主心骨。

  陈瞎子将我们聚拢在一起,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如果是鬼打墙的话倒还好办,我就怕遇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况。”陈瞎子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吐出三个字:“龙吸口。”

  一听这话,胖子就忍不住跳了起来,一脸错愕的道:“不是吧,陈家老爷子,您刚才不还说那是龙喋血不是龙吸口吗?这会怎么又转回去了?您这话有些前后矛盾啊!”

  陈瞎子白了他一眼,然后便向我们解释起来,他所说的这个龙吸口不是混江龙的那个“聚宝盆”,而是另外一种龙吸口,因为它吞的不仅仅是物品,还有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比如人。

  听完我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词“虫洞”,但看了看四周,又觉得不是,虽然我没有见过虫洞是什么样的,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这时,陈瞎子慢慢解开了他的随身包裹,然后从里面掏出三根香点了起来,他这一举动看得我非常奇怪,便问他这是做什么。

  陈瞎子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做土耗子的规矩,在开棺的时候都要点三根香的吗?看来王老鼠是真的没有打算让你入行啊!”

  “难道这也有什么讲究吗?”我问。

  “呵呵,讲究可大了去了,香是通神之物,最是灵验,所谓人怕三长两短,香怕长短不一啊!我们这行有这么一句话‘一长两短魂不散,两长一短灾祸现,若是三支皆不燃,速速离去莫近前’,它们烧到什么位置,烧了几根,只要是这行里的一看便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现在我就要看看,我们到底这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当其中一根香很快的便熄灭之后,我们这心都悬了起来,不过还好另外两根都一直烧到了底,我问他这是什么情况?陈瞎子的样子却像是大松了一口气,瞥眼扫了一下四周,然后才低声朝我们说道:“有鬼。”

  我这头皮就是一炸,我是最怕这种玩意儿,我宁愿面对一个老粽子也不愿意碰上这种看不见的邪门道儿。

  猴子也比我好不了多少,身子都直打哆嗦,口中不住的嘀咕着:“娘的,我这第一次出来混就碰上这玩意儿,真是晦气了。”

  陈瞎子几人倒是神色如常,做这一行久了,多少都会碰到一些邪门的东西,可不比我和猴子两个,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生瓜蛋子一个,自然难免紧张。

  陈瞎子说道:“既然是鬼打墙,那情况还不算太坏,这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这东西虽然邪气,但我们这么多人倒也不怵它。等下你们都跟紧了,千万别落了单,不然就难伺候了。特别是丫头,你比不得我们这些男的身上阳气重,若是碰到鬼压身,你也甭害怕,你就大喊一声‘袋子掉了’,兴许就会没事。”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心中有些好奇,这袋子掉了跟这鬼有什么关系?我问他,陈瞎子也不说,只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领着众人朝前走去。

  现在我们像是遇到危险的绵羊一般,都紧紧的聚拢在一起,谁也不敢离得远了,生怕被那鬼给拖走。

  正走着,突然间,我脚脖子就是一紧,竟然迈不开脚步了,心中一惊,暗想莫不成我被那鬼给缠上了?

  这样一想,我头皮就一阵发麻,拿着狼眼往下面一照,才大松了一口气,原来我脚脖子是被野草给裹住了。

  我赶紧弯腰解开,这深秋的野草都枯黄了,再被晚上的潮气一打,都结实的很,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将脚上的野草弄掉,可是当我一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失去了陈瞎子等人的身影了,四周茫茫一片,看不到一点动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