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地下古墓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223

  我一下子就懵了,连忙大喊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心中更慌了,急急忙忙的朝前跑去。

  可刚跑了没几步,脚下又是一紧,这回我看到脚上并没有被草缠住,心道坏了,莫不是真的被那鬼该缠上了。

  我感觉到脖子上直灌凉气,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我衣领子里吹气,阴冷阴冷的,让我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也不敢回头看,这心中一急,就把陈瞎子的交代给忘了,我越想跑,就越是动弹不得,越动弹不得,心中就越慌。

  突然,我感觉后面有人推了我一把,身子一个不稳,便倒了下去。可没想我并没有倒在地上,原来这地上有一个大洞,我是头上脚下的掉了下去。心想这回完犊子了,该不会是被弄进了鬼窝子里了吧?

  我赶紧护住脑袋,一阵磕磕碰碰下撞得我眼冒金星,就在我想着这次铁定得撂在这儿的时候,身子一空,便掉在了地上。

  这一下差点没给我摔得吐出血来,只全身上下哪里都疼,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也看不清周围,只感觉这黑咕隆咚的地洞子里非常阴冷,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

  却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手电还紧紧握在我的手中,急慌慌的扫了过去。顿时,一张黑乎乎的脸咧着大嘴瞪着双眼朝我看来。

  我心脏都差点吓得停止跳动了,原来这鬼长得就是这个样,下意识的我就想将手电砸过去,可我刚扬起手,那鬼脸却说话了:“虎头,你中邪了?还想打我不成?”

  我听着这声音熟悉,不由愣了一下,仔细一看,他娘的这哪里是鬼,明明就是猴子嘛。

  我被猴子搀扶起来,打量了一下才发现,不仅是猴子,陈瞎子和阿雪他们都在,一个个面露怪异的看着我,只不过现在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

  “虎头,刚才吓坏了吧?是不是以为我是鬼来着?”猴子咧着嘴朝我笑着说,那模样很欠揍。

  我这也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紧张了,被人看了笑话。我强辩这说猴子你那脸涂得跟个大花猫似的,十个人看了十个都觉得是鬼,还好我这反应的快,不然你小子的脑袋非被我砸个窟窿出来。

  这时陈瞎子慢慢走过来,仔细的看了看我才点了点头,说道:“没事没事,是虎头没错,这下我们人又到齐了。”

  我听着这话有些奇怪,难不成我还能是假的不成?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因为猴子悄悄凑到我跟前,小声的跟我说道:“我们刚才掉下来之后,发现一个人也没少,正好是七个,现在你又掉了下来,我们现在还是七个,你自己想想吧!”

  我吞了吞口水,仔细的看了一下,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我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嘿,你说呢?我觉得现在我们其中有一个人已经不是我们这边的了。”

  这话说的很明白了,我们这边有人被鬼上了身,可是我看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正常,并不像中了邪的模样。

  这时,我手中被悄悄塞进来一件东西,凭感觉我知道是“喷子(枪)”,与此同时猴子的话也传进了我的耳中:“陈老爷子给的,拿好了,这东西邪的很,它很懂得伪装,总之现在你除了我和陈老爷子谁都不能相信,陈老爷子经验老道,不会着道,不过有人就说不准了,特别是某个人,老爷子之前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猴子说完,眼神若有若无的瞟了阿雪一下。

  我明白他的意思,阿雪是我们中唯一一个女的,被鬼附身的可能性很大。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不知不觉的将喷子握的更紧了。

  我整理了一下,才有暇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我们现在身处的竟然是在一个墓道之中,我们掉下来的洞口就在墓道的出口位置。

  这墓道是用条石砌成,地下铺的是青砖,缝隙都是被白膏泥糊上的,高宽都足有三米,规模看起来非常正式。

  在墓道的两边都画着壁画,由于这边地势高,墓道里非常干燥,保持的很完好,我看出那应该是唐彩,心想着难道这是一处唐代的古墓?

  我走过去问了一下陈瞎子,老头子也点了点头。他说之前这里肯定是一块风水宝地,在来的时候他还观察过,就发现其中有一块地方很适合埋人,那后面的是靠山,两边凸出的是护山,前面又正对着黄河,正是一块藏风聚气的风水宝穴,虽然埋不了皇帝,但埋个将军王爷的还是可以的。那时他就觉得下面应该有一座古墓,只是当时我们只顾着黄河古道里的事儿,他就没说,现在看来我们应该就是在这处地方。其实我心里明白,他当时没说是不想让人知道,如果这次我们没有出事的话,以后他也会过来刮了这层地皮的。

  我问陈瞎子,像这种养尸地会不会有危险?比如遇到粽子之类的。陈瞎子摇了摇头,说以前或许会,但是现在这山岭上的树木都枯死了,黄河也改道了,这块风水宝地其实早已经破了。

  其实这天下间的大冢开始大都是在一些风水佳地,但是环境和自然的变化却是无法预测的,山川河流的变化,只要改变一点点也就破了那绝佳的风水,到现在为止,还维持在那些风水宝地中陵墓已经不多了。风水风水,它就像天上的风和河中的水,不会永远固定在一个地方,它总是不停的变幻位置,所以这天下间总会产生一些新的风水宝地,而原来的也总会消失一些,这一破一立,正暗合了衍生出风水之学的阴阳太极之道。

  这时我想起一个问题,这一段的黄河古道是在宋朝的时候才出现的,而这座墓却是唐朝的,要说这处宝穴藏风聚水,这时间上有矛盾啊。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陈瞎子却说这古人的智慧是无法想象的,可能当时黄河便有改道的趋势,他们预见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选择这里。

  这种解释非常的牵强,古时候人们墓葬为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是为了子孙万代,哪里会想的那么长远。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中却放松了不少,但他接下来的话又让我有些紧张起来。他说这养尸地虽然已经破了,但是这地方靠近龙喋血,究竟会不会有些什么谁也不知道。而且他总感觉到,这座古墓跟那龙喋血有关系,因为那龙喋血肯定比这古墓要久远的多,当初他们勘察的时候不会发现不了那处地方,可最后依然在这里建了墓,其中恐怕有些我们不知道的门道。

  我们顺着墓道朝前走去,现在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沿途不停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还要注意身边的人。猴子的话还在我耳边回响,我知道现在每个人心中一定都紧张的很,毕竟有个东西一直跟着我们,任谁心里也会不舒服。

  很快我们便来到第一道墓门的位置,两扇石门紧紧闭合着,没有被人打开过的痕迹。我心中有些奇怪,在掉下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以为那地洞是一个盗洞,现在看来那根本不是。

  因为不知道有没有机关,所以我们也没敢轻易的去尝试打开这道墓门,但事情总要去做,这时候就充分显示出陈瞎子的经验老道,他没有让人直接去推那石门,而是朝大鼻打了个眼色,便见大鼻在包裹里摸索了一阵,然后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大鼻走过去,将那东西固定在石门上,这时候我才知道,那应该是雷管。

  “轰。”

  一声巨响,整个墓道都颤动了一下,等烟尘散去,便看到那石门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看得出那雷管是有经验的人特别制作的,威力不大,却正好可以炸开石门,不会殃及到别的地方。

  没有触动什么机关,我们从洞孔钻了进去,也没有发现自来石之类的东西,我心中很疑惑,暗想这墓当初封闭之后还准备在以后打开?不然不会防备的如此松懈啊!

  我看了看陈瞎子,见他没有什么表示般耸了耸肩,跟着往前走去。

  又接连碰到两道石门,我们都是用老方法炸开石门的。过了第三道石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宫殿。这是地宫的前殿,长宽都足有十米,四根大石柱顶住上面的横梁,看这规模,估计这墓主人的身份一定非常显赫。

  只是奇怪的是这前殿中却是空荡荡的,只在大殿的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铜炉,孤零零的立在那里显得很是突兀。

  “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地方怎么什么都一件冥器都没有?”猴子忍不住的嘀咕起来,这个时候他的贪心又犯了,两只眼珠子瞅来瞅去的里面满是失望。

  胖子比他还冲动,这会已经跑到了那铜炉的边上,双手抓住盖子便要掀开。

  “别…”陈瞎子急忙出声阻止,可是已经晚上,只见胖子吭哧了一声,便将那铜炉的盖子掀开到了地上。

  “我滴乖乖,娘的这是什么鬼东西?”胖子惊叫了一声,一连退了三步,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