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寄生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202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看向四周,这才发现,我们身处于一条亢长的石道之中,没有看到陈瞎子,估计他是去了后面也就是后殿安放棺椁的地方了。

  这看不到陈瞎子,我这心里就感觉空的很,人都是这样,有个精神支柱,做起事来才不会心慌。我就问大鼻,陈阿爷有没有带手机,现在能不能联系上?他这不在,这下面的路我都有点不敢走了。

  可大鼻却摇了摇头,面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小王爷,难道你不知道,做这一行下地是不能带手机的吗?”

  我问他为什么?大鼻就就说你想想啊,当你正准备开棺的时候,那时全身的精神都高度的紧绷着,突然响起一串闹铃,那比起尸可还吓人,整急了指不定都能把人给活活吓死?再说了,这大墓地下十有八九也没有信号,就算带着手机也没用啊。

  我听着也在理,觉得自己又孟浪了,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大鼻倒没有什么,这人虽然沉默寡言,但性子非常憨厚,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就安慰我说道:“小王爷,其实你也不必那么紧张,其实就我说吧,这死人比咱们这活人还要可爱一些,您是做生意的,应该明白现在的人都有多鬼,这死人它只会跟您直来直去的,而活人呢?有时候卖了你你还要给人家数钱呢,死人就没有这么多讲究,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听后点了点头,他这话说的倒是很在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粗的人竟然还有这么细腻的心思,倒让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这时大鼻又说道:“小王爷,其实吧,我就觉得您是心里过不去这道坎儿,要是过去了,也就没有什么了。做咱们这一行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您要有这个觉悟,也就什么都不怕了。想想啊,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呢?”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这些话没有彻底的打消我心中的焦虑,但也让我壮了不少胆。我看向猴子那边,才发现他们几个的脸上都并没有显露出多少焦躁的样子,就连猴子,受了那么重的伤,那一双眼睛中也满是坚韧。我突然感觉到我不如他们,不仅仅是心理素质,也包括对生命的看法,他们每一个人都比我看得开,每一个人都比我看得更加透澈。

  仅仅是过不了心中那个坎吗?我苦笑一声,我发现不是,最后我才想通,他们每一个人都比我经历的要多,就说猴子,早年经过丧父之痛,老娘又跟人跑了,可他现在仍然活得开开心心的,那是因为他看开了,人这一生福祸难测,谁也不知道后面的路会遇到什么,如果一个人每天想的都是自己以后要怎么走该怎么走而总不踏出那一步,那这一辈都会活在自己给自己造的囚牢之中。

  我感觉我的心一直困在自己所设的那些条框之中,我比别人想的更多顾虑的更多,我心中的恐惧就更多,心中的恐惧越甚,就越想着去克服它,没有实际行动,就像是走在一个迷宫之中,总也出不去,我把我自己困死了。

  “是要改一改了。”我心中感叹一声。

  猴子和胖子站了起来,虽然还是有点行动不便的样子,但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猴子晃了晃脑袋,头一震,说道:“各位,我发现我现在的觉悟更高了,就是以后咱干什么绝对不能让胖子上前,这家伙就是一个祸篓子,这脑袋里装的就是一海子的祸水,这一犯浑起来,指不定就给你淹死。”

  胖子一听,顿时就不干了,摇着***就想伸腿踹猴子,最后不但没踹到,还差点一屁股坐地上,气的他咬着牙说道:“那泥猴子,你这可是犯了煽动群众和诽谤的大罪啊,瓜爷我怎么了,瓜爷我这叫有干劲。而且我看你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从你一进来你这一对眼珠子就像那地滚球一样转来转去,别以为瓜爷不知道你心里想的啥,要是生得瓜爷我这一身神膘,指不定你都能将那炉子扛回家去。”

  我听他们这又斗上了嘴,不由摇了摇头,看了那边一眼,阿雪也是一脸的无奈,可能心中也在想着,怎么就让这一对活宝凑到了一起,有他们两个在,估计这一路上也不会寂寞了。

  我们刚想走,胖子突然“哎呦”了一声,一屁股做到地上哇哇大叫起来。我看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原本红润的脸都变得煞白,豆大的汗珠不住的往下掉,心中就不由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们几个围了上去,胖子已经将身上的衣服掀开了,当我们看到他身上的情况后,都不由到吸了一口凉气。

  在他左边的肋骨下面,有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疙瘩,通红通红的,像是瘤子一般。让人头皮发麻的是,那大疙瘩不停的蠕动着,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来回的拱动一样。

  对于这种情况我没有什么经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倒是站在我身旁的阿雪比较冷静,从自己的腰挎抽出一把匕首,神情冷峻的看着胖子。

  胖子一看阿雪掏了匕首,嘴巴便不由直咧,大呼小叫的道:“我说阿雪,我刚才不就说了你两句吗,你也不用动刀子吧?”

  阿雪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一把揪住胖子的一直胳膊然后朝我们几个打了个眼色,道:“他体内有东西,你们抓住他,别让他乱动。”

  我这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有些犹豫不决,倒是旁边的大鼻和斗鸡眼好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齐齐上去逮住了胖子的两条腿。胖子挣扎的厉害,好像生怕几人将他宰了似的,原本两只小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他们三人一时间竟然摁不住他。

  “李田瓜,你给我老实点不要动,再耽误下去你这条小命铁定就没了。”阿雪叫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我和猴子,呵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搭把手啊。”

  我被她这一骂,脑袋也清醒了许多,想着阿雪做混江龙也有些年了,经验比我和猴子肯定要多,她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于是我便上去抓住胖子的另一只胳膊,而猴子更狠,直接抓住胖子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摁在地上。

  阿雪的动作很麻利,手起刀落间那匕首已经划进那疙瘩里了。胖子吃痛,使劲的嚎了两声挣扎的也更厉害了,饶是我们五个人加在一起,都差点被他给挣脱了。

  阿雪很快便收回了匕首,但胖子的身上却多出一道一寸多长的口子。奇怪的是那么大的口子竟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反而是像放了气的皮球一般向内凹陷,也停止了蠕动。

  我以为事情已经完了,刚想松手,却见阿雪更加严肃的说道:“都抓紧了。”说完,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双橡胶手套戴上,然后扯着伤口往两边拉开。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脊背一阵发寒。我看到那伤口里面竟然有一窝子红头白身的虫子,就像是蛆虫一般拥簇成一团。除了那些蛆虫之外,还有几只手指甲般大小的尸蝇,不过都已经干瘪了,像是很早之前就死去的样子。

  我想起陈瞎子说的,那些尸蝇的生命周期很短暂,所以它们繁殖的速度和欲望都相当的迅速和强烈,她们产卵的地方一般都是在活物的体内,偶尔也会在腐烂的尸体和沼泽之中,而产下卵后母虫便会很快的死去,所以我敢肯定,胖子身上的这些蛆虫便是那尸蝇的幼虫。

  想着我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幸好胖子身上的肥肉多才没有那么快的被钻进胸腔和内脏,要是我或者是猴子的话,这小命估计早就完了。在刚逃出来的时候我觉得那尸蝇就是一般的小虫子也就那么回事,现在看来完全是我错了,它们只是为了产卵,很有可能它们真正凶残的一面并没有完全的展露出来。

  突然间,我脑中升起一个怪异的想法,那些尸蝇并不是想要我们的命,它们攻击我们只是为了某种目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看到尸蝇的幼虫,还有那几个看起来像早就死掉的尸蝇尸体,我心中就泛起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我们被驱赶着走向一个诡异的阴谋之中。

  阿雪以很专业的手法将胖子身上的那些蛆虫都挑了出来,我们才看到,几乎就差一点点那些虫子便钻进了他的胸腔。想起我们还经常调侃他这一身肥肉,现在才感觉到胖也有胖的好处,起码现在胖子保住了一条命。

  处理了伤口,又上了一些药,然后用绷带帮他厚厚的缠了一圈。这个时候胖子全身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脸白的像纸一样,毕竟没有麻药,那种疼痛不是谁都能人受得了的。

  可人的半条命就去了,他那张大嘴巴还是堵不住,刚喘过气来,便在哪里嘟嘟囔囔起来:“瓜爷,瓜爷看起来很好欺负吗?该死的臭虫,竟然把瓜爷的身体当成老窝,等着吧,瓜爷回去就把你们煮来吃了。椒盐、红烧、清蒸,你们刮了瓜爷多少油水,瓜爷都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