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龙骨疑云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113

  当我拆开包裹的时候,整个人都镇住了。

  这是两份“龙骨”拓片,所谓龙骨也就是古时候人们用来占卜的龟甲,在古人的认识里,龟是一种比较有灵性的生物,所谓凤麟龟蛇,都是天地所生的灵物,用来沟通天地,是再适合不过了。在古人眼里,占卜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非遇到重大事情而不用,而且只有王族才有资格用龟甲占卜,而用来占卜的龟甲更是要经过重重选拔,再进行一系列严格的制作,说是万中选一也不为过。

  从这两份拓片上看,都是占卜过后而产物,龟甲经过煅烧会产生裂痕,那便是爻卦,拓片上痕迹清晰可辨,而且上面还刻有一些符号,这就更让人震撼了。

  占卜过后的龙骨对于古代的王室都是要秘密珍藏起来的,而在上面刻画下符号,无疑是蕴藏着巨大的秘密,甚至有可能决定着当时整个民族的走向与决定。

  我拿着拓片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像这种东西拿出去那可都是要命的,一块占卜过后的龙骨那都是国宝级别的东西,再加上上面这些符号,更是宝中之宝,保存的如此完好的龙骨,那可是比青铜器还要有价值,就算是一块拓片,也足以震惊世界了,要交给博物馆的话,绝对会成为镇馆之宝并引发一场探索热。

  是谁竟然弄出这么大的手笔?而且看这两块拓片上的符号却不是一样的,这就说明是由两块龙骨拓印下来的,这不由得不让我惊骇。

  随着这两块龙骨拓片寄过来的还有两封信,奇怪的是上面没有写任何字,只画了两座大山,而且这两座山是一模一样的,这让我联想到一些事,但也被弄得更加迷糊了。

  龙骨拓片,没有名字的大山,还有背后寄这些东西的人,这都跟老爷子有什么关系?我很想找爷爷问清楚,但无奈爷爷已经失踪一个月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翻遍全世界也不一定能找到他。

  突然,我脑中一个激灵,这龙骨拓片我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仔细一想,好像有一次我看到爷爷也拿过这样一块龙骨,是真正的龙骨而非拓片。当然,那是不久前我偷看到的,像这种东西,爷爷是不会让我看的。

  当下心中不由有些激动,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什么,赶紧起身走进了爷爷的里屋,在爷爷的床头摸了一阵,便摸到一个按钮,一按之下,旁边的古董架便朝一边挪开,露出一个暗门。

  我带着一种做贼般的惶恐和兴奋走进了爷爷的密室,爷爷的房间就算是我也轻易不让进,更遑论这间我之前并不知道的密室了,心中不由感叹着,果然是“家贼难防”。

  密室的空间并不大,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四个平方,里面只有一把椅子和一张小的可怜的木桌,转个身都觉得挤得慌。

  可能爷爷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进到他的密室吧,我轻易的便找到了他藏东西的地方,就在那木桌的抽屉里,打开看里面有一个半尺宽的木盒,古色古香的,上面满是精美的花纹,看来这木盒也应该是一件古董。

  木盒有锁扣,但并没有上锁,这更方便了我的手脚。我轻轻地将其捧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果然,木盒中躺着的正是一块龙骨,呈暗红色,保存的非常完好,看来在它出世之前,都是被人精心保护的。

  我将这正品龙骨和那两块龙骨拓片一字摆在木桌上,经过仔细观察,渐渐我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这三块龙骨上的爻卦不尽相同,所刻画的符号也不一样,这种古时候加密的文字我是看不懂的,但是我却发现这三块龙骨其中都有一个相同的图案,那是一个黑色的月亮,在龙骨中心最突出的位置,表明这三块龙骨的爻卦和那些刻画的符号都跟这个黑色的月亮有关。

  我努力的发动着自己的想象力,古时的人们用龟甲占卜,一般情况下也只会用一块而已,可是现在却出现三块,都跟一件事情有关,这就说明当时那些人心中犹豫不决,而且所占卜的事情绝对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很可能,这三块龙骨并不是一副完整的爻卦,因为爻卦有六爻,要么是用一块,要么就应该是用六块,一块代表一爻,也就是说还有相对应的三块龙骨不知去向。

  我低头沉思,对方既然这么放心的将这些东西寄给爷爷,说明他们非常信任爷爷,或许他们与爷爷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系。

  可是这样的话问题又出来了,如果他们和爷爷一直有联系的话,难道不知道爷爷现在不在铺子里吗?龙骨拓片这么重要的东西,若是我也会亲手交到爷爷手上而不是用这种存在很大风险的邮寄方式吧!

  除非,对方根本来不了,或者是,他们并不担心这些拓片流落出去。这让我有些头疼,因为这两个原因会将事情推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如果对方来不了的话,那一定是被困住了,或者是遇到什么阻碍,那邮寄这两件东西是为了什么呢?是在向爷爷传达什么信息呢?

  而如果说他们并不担心这东西流落出去的话,说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拓片只是一些象征性的东西,他们寄过来是想证明或是隐含这一层更加重要的信息。

  我的思维快速的跳跃着,隐约的我好像捕捉到了一些微妙的信息。比龙骨拓片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无非就是龙骨上这些符号图案其中所蕴含的信息与秘密,难道说是有人已经破解了这上面的加密文字?

  我心中一阵激荡,在爷爷的耳熏目染之下,我知道像这种古老的加密文字就算是放眼全世界也找不出几个人能整的明白。所以我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这种光凭想象力而没有事实依据的猜测又让我的思绪陷入到了绝谷之中。

  我魔怔一般不停的思索着,可能是用脑过度吧,我脑中慢慢开始变得迷糊起来,双眼也有些疲倦,最后终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醒来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桌子上的老台灯散发着橘红色的光芒。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光线折射的缘故,我瞥见爷爷那块龙骨上的黑月图案竟然诡异的闪动着,就好像是人眯缝起的眼睛一般一眨一眨的,但等我仔细瞧去的时候,一切却又安宁如昔了,我也只当是我的错觉。

  我敏感的觉得,这两份包裹和那个大耳青铜人首像跟老爷子的失踪有关系,只是不明白的也是如此,它们之间到究竟有什么联系呢?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老爷子是在看到那个青铜人首像后才急匆匆的离开的,现在他只有顺着这条线索或许才有机会知道老爷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实话,现在我不仅仅是担心,还有些六神无主,老爷子在的时候我不论做什么事情心中都有底,老爷子在我心中就像一根屹立不倒的支柱一般,现在老爷子失踪了,我也失去了那份沉着与冷静。

  我把猴子叫过来商议了一番,他也觉得不能拖下去,说不定现在老爷子正身处在危险当中,早点找到他才能安心。

  不过,我们两人虽然也算是半个入了行的人,但是对于这外八行的门道知道的还是太少,以我们两个人的阅历和经验,肯定不足以应付这件事情,无奈之下,我只好去求助于另外一个老一辈的土耗子:陈瞎子。

  陈瞎子跟爷爷是过命的交情,两人出生入死几十年,彼此都知根知底儿,因此我对他是非常信任的。而且他懂的并不比爷爷少,以他的经验与见识或许就能帮我寻找到一条解决的办法。

  说起他,那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陈瞎子这个外号是他年轻的时候取的,并不是说他眼睛瞎,而是他年轻的时候是给地主放牛的牛娃子没上过什么学,是个半文盲,后来一次将他东家的牛弄丢了,也没敢回去便逃了出来,在外边流浪了几年,后来碰到一个倒爷便就那样稀里糊涂入了行,因为他不识字,所以别人都叫他陈瞎子。

  不过他这个人比较有韧劲,也有野心,他不想总跟着别人干,便买来材料自己学习,因为聪明,十几年下来倒让他学了不少东西,知识积累的已经很有厚度了,特别是对于古董这一行更是大师级的,在道上有个“鬼眼”的绰号,是说一件东西他只要看一眼便知道那是什么年代哪里出的产物。

  我将两块龙骨扩片中的一块有拓印了一份,然后和猴子一起赶了过去。陈瞎子的盘口不在上海,而是在邻省的南京,我们连夜赶路,足足花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才来到那六朝古都。

  看到我大半夜的跑到这里,陈瞎子便知道我有事儿,先没说话,只是笑着招招手,把我领向一边的书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