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青铜头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83,170

  我这屁股像是着火了一般,总觉得坐立不安,老头子给我的压力很大,毕竟现在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这一点我不如猴子,他这个人胆子大,也能豁的出去,这会他坐在那里倒是稳当的很,只不过我不开口他也不敢说话,生怕再把事情弄砸了。

  老头只是盯着我们,看得我心中有些发毛,最后我终于忍不住说道:“敢问老人家是不是这里的大龙头?”

  老头咧嘴笑了笑,说道:“什么龙头不龙头的,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听说你们是鼠王的人?那王老鼠最近还好吧?”

  我精神不由一震,听老头的口气,他好像还认识老头子。突然,我想起一件事,记得当初老爷子跟我说过,他曾经有一次跟人拆伙到河北去做活,却被一条青妖(成了精的青蛇)盘在了一山沟子里,七八个人最后死的只剩下两个。

  当年老头子正值当打之年,一身的凶悍气,硬是将那青年的一只眼睛打瞎了,然后逃出那山沟子。没想那青妖凶残成性,竟然追了下来,二人逃了几十里,直到了黄河边。

  那时正值一年的汛期,波涛汹涌的根本没法渡河,若是让那青妖入了水,那他们更是斗不过。所以二人商议后便决定拼死一战,实在不行就先把自己崩了,谁也不想活着被吞进蛇肚子里。

  而就在这当口,从上游漂下来一艘船,船上站着一个人,别着两把盒子炮,看起来神气非常。

  这人就是一个混江龙,名叫李龙,可能也是觉得不能让这条青妖入了水,那样会对他们这一脉造成很大威胁,便也掏了枪。

  李龙的两把盒子炮耍的非常顺溜,三枪便打瞎了那青妖的另一只眼,就这样将他二人救了下来,之后他们有没有来往,老爷子没说我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听这老头说认识我爷爷,我就有些怀疑这人就是当年的那个李龙,便试探着问道:“老人家认识我爷爷?莫不成当年在黄河边三枪崩瞎了青龙眼的李神枪就是您老人家?”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认同了我的话。“哦,这事王老鼠也跟你说了?呵呵,那是他们太夸张了,当年那头青妖本身就受了伤,那肚里还装着一窝小的,这行动迟缓了才让我有机可乘,不然我就是有十条命也经不起那一扫子啊!倒是王老鼠和那陈瞎子,能从那大个儿的口中逃出来,倒是让我佩服的紧。呵呵,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了,我都记不清他们的样子喽!”

  李大龙头说着沉吟了一下,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下来,接着道:“不过这一码归一码,张老四的事情你们还是要跟我说道说道,我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嘛!”

  我看老头对我的印象还不错,心也就放下了大半,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李大龙头听到张老四的死是因为鬼头罐,脸色便是一惊,沉默了半晌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那张老四也的确就是李大龙头手底下一个下海子的龙尾巴,只是他这个人生性凉薄,人不是很厚道。

  前些年张老四花钱买来一个婆娘,那女的是生在穷山旮旯里的,来的时候也说的好,只要张老四好好对她,她也愿意跟着他过。可这话说了不到半年她人就跑了,这事倒也不怪她,是因为这张老四爱喝酒,每喝必醉,一醉便发酒疯,回来就往死里折腾她,她那也是受不了了才跑的。

  这婆娘一走,张老四就更由着性子了,平时做活分的钱基本上都贴进那馆子和窑姐儿的身上了,后来没钱咋办呢?自然就是出去找点零食儿。

  做混江龙的,论规矩是不允许下面的人出去做单的,但张老四却不管那一套,依然我行我素。这事李大龙头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张老四不过分,他也懒得去管他。

  而张老四虽然经常出去打零食,但其它的也算正常,要是盘口里要是出去“滚地龙”,他也是随叫随到。

  但就在前段时间,他整个人突然变得神神秘秘起来,经常是晚出早归。李大龙头心中就起了疑,后来叫人跟踪了张老四才知道他是在黄河古道里发现了一个“龙吸口(河底被水流冲出的大坑)”。

  这种地儿在混江龙这一脉被叫做“聚宝盆”,时常会有好东西被上游的大水冲下来囤在这里。果然,李大龙头让人挖开了那个龙吸口,这带花儿的(瓷器)和长绿儿的(青铜器)弄出不少东西,但是当挖到十米深的时候,地下开始往外冒血,那鲜红鲜红的很是瘆人。

  李大龙头心中一咯噔,心想着龙吸口里莫不是卧着一条龙?现在是挖到了龙的身上?他寻思着这要是得罪了龙王爷,这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他赶紧叫人将坑填上了,又买了东西祭拜了一番才离去。

  过了一阵没有发生什么事他这才放下心来,以为龙王爷没有怪罪,可没想到那张老四却不死心,他也是一个胆子贼大的主儿,自己一个人又偷偷的回去了,从那血坑子里面掏出一个青铜脑袋和那个黑罐子。

  这事后来被李大龙头知道了,就责问张老四。张老四觉得自己犯了错,而那青铜脑袋是个大件儿,成色太好他自己也不敢出手,就把那青铜脑袋交给了李大龙头,而那个鬼头罐却被他藏了起来。

  李大龙头也知道他掏出来的肯定不止那青铜脑袋一样,只是不知道是啥,张老四不愿意交上来他也没法强逼着他交,毕竟张老四也跟了他几十年,事情也不好做的太绝。也合该是那张老四出事,如果他要是早交出那个鬼头罐的话,以李大龙头的阅历怎会不知道那是什么邪门的东西呢!

  两天后,我跟猴子启程回上海,张老四的那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样东西,就是那张老四从龙吸口里掏出来的那个青铜脑袋。

  开始看到这玩意儿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兵马俑,后来发现不是,这个脑袋是个大耳朵的货色,这东西肯定是四周以前的。

  说实话,这个青铜脑袋我是一万个不愿意收的,一来是因为这东西成色太好,是一件烫手货,要是被抓住是要吃枪子的,二来是因为这青铜脑袋是张老四从那龙吸口里掏出来的,跟那鬼头罐出于一个地方,虽然我没有去过那地方,但我总感觉那会冒血的龙吸口是个不祥之地,从那里拿出来的东西会不会也隐含着什么诡异的东西呢?

  但是那李大龙头非要把这东西匀给我,我也不能不收,虽然李大龙头表面上和和善善的,但做这一行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主儿,不遂了他的意,我怕我走不出那个窑洞,我可不认为他跟老爷子是故交就会对我心慈手软。

  李大龙头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们虽然没有下过地,但也算是半个入了行的人,没有打招呼就在他们的地头上淘货,这是坏了规矩的事,他们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了按照规矩是要切下我们两根手指头的,现在他们没有为难我们,还把到手的货匀给我也算是抬举我了。

  只是我这心中有一层顾虑,像这种青铜脑袋可是值大钱的东西,他李大龙头却匀给我,可这便宜有那么好占吗?会不会这其中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道道呢?

  不过这东西我既然收了,也就没有后悔药可吃了,只希望这次能平平安安的将这烫手的东西转出去,钱多钱少的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当天晚上我们便到了上海,之后我便抠着脑袋想着该怎么把这东西卖出去,其实我心中还是抱着一些幻想的,这东西要是找个好买家的话,出了手我这盘口就能活起来了。

  现在全国都掀起了一场收藏青铜器的潮流,已经有赶超传统瓷器的趋势了,而这件东西成色又好,若是不卖出一个好价钱,我这心中也有些不甘心。

  可是没想到还没等我将这东西卖出去就出了事,第一个看到这青铜脑袋的是老爷子,当时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便是一愣,然后二话没说便离开了。

  第二天老爷子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他要出去做趟活,并告诉我那青铜脑袋绝对不能卖,之后便失踪了。

  开始我也没有在意,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有些急躁起来,老爷子这一走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找也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整个人完全失去了任何消息。

  一个月后,我终于坐不住了,历史上老爷子还从来都没有消失过这么长时间,我预感到老爷子可能出了事。

  就在这时,两份包裹的到达让整件事情变得疑云重重起来,因为这两份包裹的收件人写的是老爷子的名字,而时间却是在老爷子失踪后的第三天,也就是说,这是一份迟来的邮件,肯定是有人事先寄存到邮递公司约定好发货的时间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