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混江龙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176

  我跟猴子的配合一直都很默契,看猴子动了手,也也赶紧翻身下床,摸黑抓起早就收拾好的包裹夺门而出。

  我二人出了旅馆顺着大街往前跑,这旅馆位置偏得很,路上也没有路灯,黑咕隆咚的我们也分不清方向,不知不觉就出了城。

  看后面没有东西追过来,我这才长处一口气,城里我们是不敢再回去了,就在野地找了一颗大树坐下来休息,想等天亮后再走。

  这一晚过的特别漫长,足足吸了两包烟天空才泛起鱼肚白,深秋的早晨天气凉的很,一站起来便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心中庆幸的还好不是冬天,不然非给冻死在这路边不可。

  就在这时猴子突然惊叫起来,我过去一看,心中不由有些发寒。

  在这棵大树后面,竟然躺着一个死人,正是我们昨儿见过的那个中年,他怀中就抱着那个黑罐子,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看起来十分诡异。

  猴子和我都有些慌神了,都猜到昨晚看到的那个黑影就是这个中年,只是他是怎么追过来的?坐在这一晚上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啊!猴子就问我道:“虎头,咱现在该怎么办?这人是不是变成鬼缠上我们了?我们也没怎么得罪他啊。”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点了一支烟这才说道:“缠着我们的不是这个人,而是他怀中的罐子,这是一个鬼头罐。”我就问他,知不知道古时候人要是不孝的话,被报了官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猴子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他头上都急出了汗,问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好向他解释。

  我说在古代,不孝是大逆的罪行,要是被人举报的话,那人就要受到“剥皮揎草,磨骨扬灰”的惩罚,也就是将人的整张皮剥下来,里面塞上草拉到街上游行,然后再将其骨头敲碎,挫骨扬灰。

  古人都认为,身体发肤授之父母,对父母不孝就不配再为人。死也要讲究全尸,如果身体残缺了,死后魂魄都无法投胎,甚至要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看那些太监,在阉割之后都要将自己的“宝贝”精心保护起来,死的时候再带到棺材里,就是因为他们怕死后无法投胎。

  可想而知,那受刑的人该有多么大的怨气,那些行刑的侩子手害怕恶鬼缠身,就会偷偷的将那人的心脏等一些零件放进罐子里,外面刷上墨斗,然后再用黑狗血和着香灰将罐口封住,每天在上面插上三根香供着,等到那侩子手洗手的时候,就会将这罐子沉到大海大江里面。

  这东西见不得光,更见不得人的生气,里面的怨气还没有散去,人要是摸了它,是要发生不详的。更加诡异的是,后面的人摸了它,前面的人就要死,直到这罐子里的怨气散尽为止,所以在猴子接触这个罐子之后,这中年便厄运临头了。当然,猴子的运气也非常不好,看来这罐子里的人死的时候怨气太大,弄死了一个人还是不满意。

  猴子被我的话吓得脸色苍白,哭丧着脸朝我说道:“虎头,那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有娶媳妇呢。”

  虽然祸是猴子惹回来的,但我也不能不管,便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老爷子就跟我说了一句话:“它哪里来就送它回哪里去。”

  黄河是中国最古老的一条河,是一条大龙,黄河故道则是一条小龙,后来这龙死了,黄河也就改了道。我听着太玄,但也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他是说这条小龙虽然死了,但压住这罐子里的怨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听老爷子的口气猴子不会有事,心中也安定了下来,就让猴子将罐子收起来,这期间绝对不能再让别人碰了,然后我们就一路朝着黄河故道跑去。

  将鬼头罐重新埋进了黄河故道之后,我们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回了城里,准备休息一晚明天赶去北京。

  本来我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也就放松了警惕,可是没想到当天晚上我们便被人堵在了旅馆里。

  来人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络腮胡子大汉和两个半大青年,穿着夹皮袄,腰里都是鼓鼓的显然是别着家伙。我看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就感觉不好,寻思着莫不成是为了那个死了的混江龙而来的?

  果然,那自称刘德的大汉进来看到我们二人后二话也没说一句便让身后的青年带我们走,猴子性子急躁便想上去理论,不过却被我阻止了,现在我们是在人家的地头上,若是不收敛一下性子的话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旅馆外面停着一辆绿色的金杯车,上面有一男一女正在等着,天太黑我看不清那两人的样子。我们一上车,还没等坐稳那开车的女人便猛一踩油门,顺着马路狂飙而去。

  “我说大姐,你能不能悠着点啊,我这小身板的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猴子怨声埋怨起来,这次我没有阻止他,因为我这边也不好受,刚才那一下差点没把我的腰给扭断了,再加上这些个人一个个都跟闷鳖一样一句话也不说,我这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那开车的女司机也不说话,倒是旁边的大胡子刘德“嘿嘿”冷笑了两声,一咧嘴,露出满口的大黄牙,说道:“六十的将军七十的侯,八十披甲抬马头。就你们这熊样还出来走江湖?看来真是江河日下喽!”

  这话我听着有些不舒服,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我们吗,刚想反驳心中却不由一动,何不趁着机会试探他一下呢?想了想,我便说道:“山上的蚂蚱山下的虫,青是青红是红,龙王莫笑游鱼小,虾米也吃混江龙。”

  “呦,这口气还不小嘛!”大胡子冷笑了这说,但很快他就回过了味,品出我这是话中有话。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咱们是一个山上一个山下,都是一样的人,谁也别瞧不起谁,另外我也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不过并没有与你们对着干,这井水不犯河水的,你们也犯不着这样对我们。

  除了大胡子外,几人中还有那女司机听懂了我话中的意思,不由冷声的问道:“那我问你张叔是怎么死的?别跟我说这事跟你们没关系。”

  我一听他们真的是为了那混江龙的事情来得,这心中也定了下来,可还没等我说话,猴子便忍不住嚷嚷起来:“哎,我跟你们说,这事还真跟我们没关系,是那人自己找死,你们不能把事情赖在我们头上。”

  我一听猴子的话便知道要坏,果然,身边那几人一听都一起冷眼看着我们,那目光冷着让人觉得像掉进冰渣渣里。

  可猴子这话一开了头,他就打不住了,接着嚷嚷道:“哎,你们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是什么人,不就是混江龙嘛,那我家老爷子还是土耗子呢,鼠王你们知道不?论规矩你们见了我家老爷子还要拜三拜呢,我们可不怵你们。”

  那大胡子听后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冷笑,倒是旁边一个半大青年忍不住叫起来:“鼠王怎么了?鼠王在你们那边好使在我们这地儿可不好使,在说了,我们大龙头并不比你那鼠王差,这黄河两边的道上,哪一个见了我们大龙头不是点头哈腰的,泥鳅也想闹了海,我看你们还是省省吧!”

  我听他们在这里拼上了爷,我这头皮就一阵发麻,心中有些埋怨猴子,这些事儿可都是不能明说的,道上有道上的规矩,这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把老爷子抬出来,这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可能还会将事情弄得更复杂。

  还好那大胡子也是个懂事儿的人,急忙喝止了那说话的青年,不过我这边已经露了底,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车子九拐十八弯的是越走越偏,足足开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子。这村子是在山旮旯里,像只蹲地蛤蟆,里面的人家不多,只有几十户。但车子却没有开进村子,而是拐进了里面,绕过村子来到一个土窑的前面停下来。

  我们被押了进去,才发现这是有两间房子大小的窑洞,这边地势走高,窑洞里面倒是非常干燥。一进去,迎面便看到当中一张木桌,上面点着一盏老油灯,旁边坐着两个人,上首是一个头发发白的干瘦老头,戴着老花镜手中拿着一个瓷器翻看着。

  作陪的是一个中年,跟老头的面容有些相似,这应该是一对父子。

  看到这两人,我这边心中已经有些惴惴不安了,做这行的最忌讳的是被人摸了底,现在我们却被人直接带到人老窝来了,这意思可就是只给你留两条路,要么是和平的解决这件事,大家交个朋友,要么你就别想走着出这个窑洞了。

  将我们带进来后,大胡子走到那老头身边耳语了几句,那老头便放下了手中的瓷器,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整了整老花镜,语气平和的说道:“别嘛,客人都来了,别怠慢了人嘛!胡子,给座,别让人觉得我们没有规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