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诡异怪物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93,167

  姑且将它当做是陵,进入这里后一共见到了两口棺椁,但棺椁中究竟有什么我并不知道,我没有亲眼看到里面有尸骨,或许这些棺椁只是用来迷惑人的,就算里面真有尸骨,也只为了制造一种假象,让人觉得这里就是一座地宫,但事实上这里只是一处疑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红衣女尸和铜角金棺都可以解释了,它们都只是用来吓阻盗墓者的道具,甚至那红衣女尸有可能并不是真人。

  回想了一下见到那红衣女尸的场景,我发现了一些蹊跷,陈瞎子说这处养尸地的风水已经破了,那尸体如何能一千多年还保持不腐烂?就算因为龙喋血的缘故导致一些异常可以让尸体不腐烂,但那女尸七窍流出的鲜血还非常鲜艳,一千多年的时间还能让血液保持的如此新鲜,那时候的科学水平未免也太发达了。

  我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都非常可疑,最后我几乎已经能肯定,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地宫所在。

  如果这里是是陵的话,那事情就简单许多了,排除了一些诡异的现象,我的心中也不是那么紧张恐惧了。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坐在这里等着其他人的救援,二是自己寻找出去的办法。第一条被我否定了,说不定现在猴子他们也都深陷在麻烦之中,这样等下去也不一定会有结果。

  如果要自己去寻找方法,我只能将主意打在那黒木棺之上了,从逆向思维来讲,如果有人进入这里在没有发觉这里是一处疑冢,也没有察觉之前遇到的现象都是假的话,可能宁愿困死在这里也不敢再碰那口棺椁,那我现在就反其道而行,只有打开这口棺椁,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才有可能找出解决的办法。

  下了决定我便开始了行动,唯一的问题就是光源,几个火折子肯定无法满足我的需要,没有办法下我只好将外衣的一条袖子撕了下来,燃起了一个小火堆,这才慢慢走到棺椁前。

  这口黒木棺比寻常的要大一些,可能是一具套棺,我检查了一下,四角的钉子都没有钉死,这也证明了这棺椁并不是一次性使用的。

  因为缺乏工具,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些钉子拔出来,剩下的只是最后一步了。

  干盗墓的,最激动人心的便是开棺的那一刻,同样也是最考验人的意志的时刻,我这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现在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害怕,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但这时我实在走投无路了,开棺是唯一可行的办法,我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慢慢将双手搭在棺首的盖子上。

  可就在这时,眼前猛然一暗,我燃起的小火堆竟然突然间熄灭了。

  这一变故吓得我差点大叫起来,心都跳到嗓子眼了,现在我才明白大鼻为什么说下地的时候不能带手机,在这种环境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视觉和听觉上的突变简直就等于是恐怖袭击,真是要人命的玩意儿。

  我刚平复下翻动的情绪,却突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那小火堆怎么会突然熄灭呢?正常情况下应该有个缓冲的时间才对。

  我的心又悬了起来,也没敢动弹,只是屏住呼吸,仔细的倾听着。慢慢地,我听到在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些轻微的声响,像是呼吸声,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移动发出的声音,而且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表明那东西正在慢慢的靠近过来。

  顷刻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是鬼吗?难道它一直都隐藏在我的身边?

  不对,鬼不应该有呼吸,这更像是一个活着的东西发出的响动,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这里没有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啊!

  对了,那个猴子。我突然想起来,我现在身处的位置那个类似猴子的东西正是发出声音的方向,难道那根本就是一个活着的东西?

  “娘的,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怎么这些个东西尽被我碰上。”我能感觉到那东西的不怀好意,这个时候朝我靠近肯定不是为了请我喝茶,一想到那血红血红的眼睛,我心里就毛愣愣的。

  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那东西过来,不然指不定我这小命就撂这儿了。还好我身上带有喷子,这东西对付鬼或许没有用,但对付有生命的东西,其作用就太大了。

  我慢慢收回了棺椁上的手,将腰间的喷子掏了出来,可还没等我有所行动,耳边突然想起一声尖锐的叫声,接着一个东西便扑到了我的后背上。

  这个时候用喷子已经晚了,我下意识的猛一弯腰,单手往后一抄抓住那东西的身体,使劲的往下拽。

  没想那东西的力气极大,我这一拽竟然没有将它拽下来,反而因为身体的不平衡一下子倒在地上。

  突然之间我感到脑袋上一阵剧痛,像是有几个锥子刺进我的脑壳里一样,不用想我也知道一定是那东西用爪子抓住了我的头,指甲已经刺进了头皮,估摸着它是想掀了我的头盖骨,要是那样的话,我也就完了。

  身上已经惊出了一身汗,在这生死关头我的胳膊肘碰到旁边的棺床,心中一动,快速的翻了一个身将背部对着那棺床,然后狠狠的撞了过去。

  这一招很有效果,那东西吃疼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将我头上的瓜子收了回去,但接着我的背上又是一疼,从感觉上不像是用爪子抓的,应该直接用牙齿咬的。

  “真当老子那么好欺负吗?”我心中一发狠,反手将喷子伸到后背,果断的扣下扳机。

  “砰”随着一声闷响,那东西凄厉的尖叫一声,接着我身上便是一松,那东西已经逃开了。

  我忍住身上的疼痛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也来不及去管身上的伤势,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

  当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才肯定了自己的猜想,那东西果然就是棺椁前的那个类似猴子的生物。现在那东西正缩在一个墙角处,尖锐细长的獠牙外翻着,那双血红的眼睛正满是恶毒的盯着我。

  这时我才想起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长臂大耳,浑身赤黑,像极了传说中的魍象,这东西邪门诡异的很,专门出入人的墓穴,喜欢吃死人的脑子,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邪恶的生物。

  不过我那一枪倒给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腹部有一个血窟窿不停的往外冒着暗红的鲜血,但是看它那凶神恶煞的劲头,估摸还有的折腾。

  碰到这种邪恶的生物,也甭想与它和平相处,这就是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本着死你不死我的原则,我一抬手照着那魍象又放了一枪。

  可不想那东西的速度极快,我这手刚抬起来它就窜了出去,枪自然放了空,而且这时候火折子又灭了,局面又发展到不利于我的方向。

  在这黑暗中,就是一个敌暗我明的局面,它看得见我我却看不见它,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

  我苦笑一声,摸了摸怀中,火折子只剩下两个了,现在那东西对我还保持一种警惕不敢随意扑过来,不过保不准它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相信只要我露出一点破绽,它一定会更加凶狠的发动攻击。

  想不到的是我还是高估了那东西的耐性,就在火折子刚灭不久,身旁的木棺传来一声闷响,我刚想到那东西是不是跳到棺盖子上了,肩膀上便是一沉,那东西两只后爪抓在我的腰胯上,两只前爪紧紧抓住我的肩膀,嘴巴则咬在我的脑袋上。

  我心中一慌,也忘了用喷子打它,只想将它从我身上甩下去,结果力气用的太足,两只脚都没有跟上,身体一歪,朝着边上斜倒下去。

  我身旁便是那黒木棺,这一倒便直接撞了上去,木棺太沉只是轻微的晃动了两下,但上面的盖子却一下子被撞了下去,砰地一声掉到地上。

  那魍象也好像吓了一跳,猛然从我身上跳了开。合着也是它该倒霉,它这一跳无巧不巧的正好跳进了棺材里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竟然没有爬出来,只是在棺材里面一个劲的尖叫,听似非常恐惧的样子。

  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喷子就往那声音处连开了两枪,一阵凄厉的尖叫过后,密室里终于又变得寂静下来。

  开始我还有些惊疑不定,等了好一会没有什么动静后才慢慢放松下来,估计那魍象应该被我打死了,至少也应该没有再威胁我的能力了。

  我虚脱般的一屁股坐到地上,想想刚才的经历就是一阵后怕,哪怕我慢一分,我这条小命都铁定玩完。还好这一关我算是闯过来了,就是不知道那魍象最后为什么没有从那棺材里爬出来,难道这棺材里面有什么更加恐怖的东西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