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灯光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202

  “算了,死就死吧!”我实在不想再动了,就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其实刚才与那魍象的一番搏斗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我还是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这种疲惫指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来源于精神上的压力突然间得到释放,整个人都懈怠下来才有那种非常劳累的感觉。

  由于刚才受了不轻的伤,这一放松下来才感到那一阵阵难忍的剧痛,连带着精神都有些恍惚,也没有精力去想别的事情了。

  足足休息了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事后想想我还蛮佩服自己的,在这种环境下我竟然还能沉得住气,也算是一次不小的成长。

  从地上爬起来后我靠向那木棺,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多少害怕的感觉了,也许是因为在心里已经完全接受所面对的现实,恐惧和害怕开始慢慢转化为求生的欲望,这是一个好现象。

  光源上的缺乏让我不敢随意的浪费一点,因此我的另一只袖子也壮烈牺牲了,当光明又重新塞满整个黑暗的密室后,我的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打量了一下,我看到棺盖子翻倒在旁边的地面上,将一座灯奴也砸倒在地,我惊异的是在那棺盖子的反面竟然还有一行小字,只可惜的是那一行七扭八弯的草书我看不懂,也不知道写些什么。

  借着昏暗的火光我小心翼翼的伸头看向那棺椁中,跟我想的一样,这里面还有一口小一号的内棺,同样是黑色的,而且连棺材钉都没有。

  当我看到里面那早已死去多时的魍象时,终于明白它为什么掉进去后没有爬出来了,原来是里面的棺材与外面的棺椁中间有一道尺来宽的夹层,那魍象正好被卡在了夹层里面,所以才没能立刻爬出来。

  我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没想到最后帮了我大忙的竟然是这口棺椁,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深吸了一口气我将那难缠的东西从棺椁中拽了出来,对于这种邪恶的生物我了解的并不多,但它能在这陵墓中存在一千多年而不死,最后却死在我的手中,或许这就是天意。

  剩下的便是开启这口内棺了,无疑这是一件让人紧张的事情,不过我别无选择,如果有其它的办法的话我真的不想打扰它的安宁。

  可就在我刚将棺盖子打开一道缝隙的时候,我又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咔咔”的响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脚下便是一颤,身体突然悬空,快速的朝下坠落下去。

  “砰。”

  这一跤摔得我头昏脑涨差点没吐出血来,这次是半边身子先着地的,我感到下面一条胳膊和腿就好像断了一样剧痛难忍,疼的我直想掉眼泪。

  不用想我也知道现在已经不再原来的地儿了,但我并没有那种逃出生天的感觉,反而让我的神经又高度紧绷起来。身上遭遇的一连串事情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里这种陌生的环境下最好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不然很可能会阴沟里翻了船。

  不知道身边有没有什么危险,我也顾不上哪里被摔伤了,急忙睁开眼睛想爬起来。没想到这时一道强烈的光芒直射过来,照的我双眼一阵刺痛。赶忙又闭上了眼睛,心中却不由得一阵惊喜。

  我的手电已经丢了,但猴子他们几个都各自带了一把,从那光芒的强度来看,可能是狼眼发出的,我立马想到猴子他们是不是也在这里?这时候我忘了一件事,如果猴子他们在这里的话,看到我之后怎么可能会没有表示呢!

  其实这就像溺水的人一样,在将要绝望的时候突然碰到一根救命稻草,不管它有没有用都会紧紧抓在手中,这代表的是心中最渴望的念想。

  此时的我就是这种情况,在我心中最渴望的就是找到猴子他们,现在猛一看到这道光芒,下意识的就以为猴子他们在这里,也顾不得去看周围的环境,急忙大声叫道:“猴子,胖子,是你们吗?我是虎头啊!”

  此时我满怀希望,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对面静悄悄的,只有那道灯光依然静止不动的直射在我的脸上。

  我心中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快速的冷却下来,不知为何,我竟然生出一种被遗弃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的心情变得无比沮丧。

  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当一个人的希望被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摧毁的时候,对人精神上的打击是无比巨大的,它会消磨人的斗志,将人从根本上击垮。

  此时我心中正面临一道坎,这一次次的打击让我几乎有种想放弃的念头。想起来的时候那种意气风发,我不由苦笑一声,那时候我们七个人都在一起,老实说我对除了陈瞎子之外的几人都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我觉得我比他们都强,我有我自己的铺子,对古董我有很深的造诣,这让我觉得我是鹤立鸡群的。

  说好听点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说不好听的就是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更看清了现实,我所谓的那些优势其实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起码在这里,我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比我强。

  突然我对自己也生出了一丝怀疑,我的存在是不是多余的?从出发到现在我似乎都是一个拖后腿的角色,要不是因为我,他们也不会来到这里,李大龙头给我留过信,我没有听,阿雪也劝过我,我也没有听,可结果呢?固执的我却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这个充满危险的泥潭之中。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是一个罪人。

  我有种想大哭的冲动,我的种种想法已经完全将我自己否定了,我将要崩溃了。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浮现出老爷子的身影,想到来这里的目的,不由一个激灵,脑中快速的冷静下来。

  不对,我并没有错,我只是为了找到老爷子而已,我的出发点是对的,而现在遇到的种种一切并不在我的预料之内,这是一个意外,为什么我要将所有的错都归咎到自己身上呢?

  是了,为了寻找一个答案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愿的,我没有强迫他们,而他们也并没有责怪我。这就像两辆车在公路上行驶,我们都保持在正确的航线上,但是却因为外在的环境影响发生了事故,这只能是一个意外,因为我们都没有错,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而结果也只有我们各自去承担,我没有必要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样会对自己造成负担,也是对事实的不尊重。

  想通了这点,我的心情又慢慢平复下来,我终于迈过了这道坎。

  突然,我的头皮一阵发炸,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回想刚才自己的情绪变化,我才感到那是多么的危险,在这种地方放弃求生的欲望也就等于是放弃了生存的权利,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我再脆弱一些的话,很可能已经造成无法挽回的惨剧。

  但是我的情绪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一次小小的打击?不对,这并不像我的性格,起码我认为我不会轻易的在这样小小的打击下倒下的,我感觉是某些东西影响了我情绪上的失控。

  一想到这里我身上就一阵发寒,不管是引导还是控制,能让我的情绪在短时间里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化,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咽了咽口水,我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由于灯光的关系,我只能看到我身后的环境,才发现这处密室跟我之前身处的那间密室很相似,一般的大小,连墙壁的颜色和墓砖的体积都是一样的,四周空荡荡一片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让我甚至有些怀疑我是不是还在原来的那间密室里。

  “灯光?”对了,从我一进来后那灯光就一直亮着,也没有移动一丝一毫,能够影响我的也只有那灯光或者是灯光后面我不看见的地方。

  我将喷子紧紧握在手里,现在这是唯一能让我拥有一丝安全感的东西了,虽然现在里面的子弹已经不多了。

  从地上站起身后,我并没有马上走向那灯光的地方,而是朝着一片挪去,虽然我不喜欢黑暗,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黑暗让我觉得更安全一些。

  当我挪到一边的墙壁处的时候,终于能看到那灯光后面的景象了,尽管不是太清楚,但大致的轮廓还是可以分辨得出来。

  从角度上看,那灯光的确很像是手电发出的,但有可能并不是狼眼。刚才在光芒最强烈的地方再加上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让我的眼睛变得很敏感,所以才感到那光芒非常的刺眼明亮像是狼眼发出的,但到了墙边后才发现那光芒并不如狼眼发出的那样强烈,至少它的聚光性并不如狼眼那么好。

  这让我感到很疑惑,来的时候我们除了带来狼眼手电外还有两个探照灯,但从体积上我敢肯定那并不是探照灯,既然如此,那这只手电是谁的呢?该不会是我们进来后还有另外一些人也进来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