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秘制毒窝点
姜凯阳2016-03-17 11:163,943

  在金三角的山区里,一座远离着城市的厂房坐落在山坳之中,厂房的四周是超高的围墙,从外面谁也看不出来在围墙当中到底有些什么,这个围墙只开了一个门,门是完全封闭的铁门,厚重而严密。门平时不开,就是开也只是暂时的半开,然后马上的关闭。

  在门开启的瞬间,你能隐隐看到里面的人身上挂着微冲或是拎着手枪,随时监视着围墙四周的天空。围墙的一圈都是隐藏的电网,任何人碰到它,瞬间都会变成灰烬。

  围墙里除了那座孤零零的厂房和几座简易仓库之外,就是分布在围墙四角的岗楼,岗楼在外面也是看不到的,他们只负责围墙内的警戒,而且是全天候、全方位,没有死角的监视。

  厂房外墙面爬着许多粗细不等的管子,这些管子的一头,连着外面的、镶在墙壁上的各种装置,另一头则像蛇一样钻进厂房的屋顶中心。那是两个高约4米的大铁罐子,一个楼梯连接大铁罐的顶部。

  紧挨着大铁罐的是一个电解设备。设备的两根电解管上分别标注有“甲苯”、“水解釜”等字样。

  在这些设备的旁边还分布着摆线针轮减速机、空气压缩机、真空耙式干燥机等各类机器,还有大大小小的玻璃与塑料的容器,厂房里面终日散发着白色的烟雾。

  再往里面走,是两个小房间。就是在两个小房间内,达子和制毒师老姜已经连续吃住在这里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此刻他们正在戴着专业制毒防毒面具仔细调配着原料的比例。

  达子非常了解这些原料,酒石酸、氢氧化钠、还原铁粉这些熟悉的原料,又摆在了他的面前。达子一边用心记录着老姜的操作的每个步骤,一边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当年在学院时他们的博士生导师所做过的一切。

  达子来这里制毒不是他选择的,就像是命运硬把他安排到了这里。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着敬畏,在他和老姜的身后,站着的不再是那些化工系的观摩学员,而是全副武装的贩毒分子,这些贩毒分子在他们后面,随时保护他们的安全,也随时监控着他们的行动。他们和达子一样也都戴着专业的制毒面具。因为这里面始终充塞着能够令人眩晕、甚至窒息的气体。

  达子走上制毒之路,是偶然,也是必然。

  达子上学时就特别的喜欢化学,当时他被那些美丽的化学试验现象深深的吸引,随后,就一头扎进化学知识的海洋中,如愿以偿的考取了最好的化工学院,也和所有化工学生一样,梦想着自己走向祖国重要的化工岗位,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化工事业,但没想到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他先是被一名优秀的化工导师选中,和一些学生一起加入了导师的课题研究项目。导师很认真,教会了他许多在书本上没有学到的知识。后来,导师把他和另一个学生选入了导师的核心项目中。这个项目导师告之他们两个,不要告诉任何人。因为这个项目还有待认可。导师想带领他们成为化工领域的先驱,两人怀揣着梦想与导师开始进行研制,很快经过努力,核心项目获得成功。

  导师做为回报给予二人丰厚的薪金,达子觉得自己的能力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也感到了自身存在的价值有多大。正准备扬起风帆继续与导师一起前进的时候,导师却被警方控制住了,随后,达子和那个学生也被抓了进去。

  到了里面,达子才知道,导师的核心项目就是制毒,他俩还一直蒙在鼓里,卖力的给他干活。他恨透了导师,可是晚了,自己的选择只能自己承担。但是对于化学执着的劲头并没有减。

  他在狱中还继续进行研究,并写出了化工界的奇书《论制毒与治毒》,就这样,他被奇迹般的选到了缉毒的战线里,做为一个不是科班出身的战士,他感谢政府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那是在一个下着雨的晚上,他被一个叫赵天义的中年男人带走,用直升飞机送到一个秘密营地,接受了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在经过各方面严格考核后,这才正式接受任务,被秘密送入金三角,贴靠在一个叫华仔的贩毒组织中,又是经过近半年的考验,这才进入制毒核心层,为老姜做了研制新型毒品的助手。

  达子此时记录着老姜的操作,一是替华仔集团的华哥掌握老姜的核心机密,二是要为我国的缉毒特警收网抓获华仔集团掌握第一手证据。三是,他想把他的化学专业知识再次的升级一个水平。所以他非常的用心的观察着老姜的每个动作。

  老姜操作到了关键的地方,回头告诉达子,把身后的保卫叫过来。达子去叫保卫,保卫跟了过来。老姜已经把最后的一步做完了,蓝色的晶状体从液体中析出。

  “我要上卫生间”

  老姜隔着笨重的面具对保卫说,他等待着保卫的认可,因为他们如果没有经过申请而随意走动,保卫随时可以有权利开枪击毙他们。

  “行,我跟你去”

  保卫把枪背到了身后,准备在前面引路。

  “上趟厕所,都有人盯着,我他妈成了你们的囚犯!”

  老姜不满的说着,并吩咐着达子把制造好的毒品放到电子秤上过秤。

  “没有哪个囚犯,能一个月赚到200万。”保卫跟老姜开着玩笑,声音中充满了嫉妒。

  “200万很多吗?我生产的可是纯度高达97%的蓝色冰毒,你们每月给我的酬劳,还不到利润的十分之一!打发要饭的呢?”

  “这事不归我们管,您得去找华哥。我们只负责每天安全地把您送来送回!”

  另一个保卫看到老姜与兄弟争执,走了过来。

  “走,我陪您去厕所。”

  “不尿了!”

  老姜转过身开始和达子一起收拾东西,准备结束今天的工作。

  达子知道老姜就是这个脾气,能做到制毒师的位置的人,似乎就应该是个化学怪人,他们脾气古怪,架子也大,所以两个保卫虽然对他有意见,但也是敢怒不敢惹。

  毕竟老姜可是金三角赫赫有名的制毒界里的老手,他的童年就是在罂粟花的陪伴下渡过的,他的全家都是制毒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在金三角的残部,当时为了生存,在这山地深处种植鸦片。所以,老姜很早就掌握了最低级的毒品的制造技术,然后就一直在制毒业摸爬滚打,经过多年努力,也依靠他的顽强努力和一种不服输的精神,终于在制毒业熬成祖师爷级别的人物,他在江湖中的地位也是与日俱增,身价一直在飙升,如果不是华仔集团巨大的实力挽留了他,他现在早就被请到欧美或南美的国家挣美元了。

  达子要把打好包的毒品放到保卫的平台车上时,老姜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小包化学液体”塞进了毒品箱子里,两个保卫没有看到,老姜回头时,却看到达子正在盯着他,他瞪了一眼达子,达子知道自己不能乱说,就假装没看见,任由两个保卫拎着箱子出了车间。

  围墙的大门开了,一辆改装过的巨型路虎开了进来,几个保卫跑了过去,把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白衫,嘴里叼着雪茄的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热情的迎向刚从工房里走出的老姜。

  “怎么样,今天很顺利吧?”

  “华哥,今天的按量交货了。”

  老姜面前就是华仔集团的掌门人华哥,老姜的这批货因为纯度很高,可以说是毒品中的极品,所以华哥非常重视,每次取货,都是亲自赶来。

  “我给你配的这个助手、化学高材生,用得还顺手吗?”

  老姜知道华哥说的是达子,微笑着瞅瞅达子,点了点头。

  “小子好好学,努力干,我华哥是不留没用的人的”。

  华哥一边拍着达子的肩膀,一边大笑着说。

  达子一直在注意着老姜,他想搞明白老姜到底要做什么。老姜此时的注意力也完全在那箱毒品上,看到毒品安全的放进了车后备箱,老姜才舒了一口气。

  小车从围墙里,爬上盘山公路,车子开的很快,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已经到达了城市边的公路上,达子看到老姜不时的在看着自己的手表,华哥在前面悠闲的抽着烟。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但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所以心情有些忐忑,也有几分期待。

  就在小车拐个弯走上主城道的时候,车的后备箱内突然冒起了烟,烟很大,呛得车内的人都睁不开了眼睛,后备箱也迅速着了起来。华哥急了起来,指挥着手下赶紧救火,抢救毒品。

  达子也跳下车,帮助他们去拿灭火器。在他们全力扑救的时候,老姜却迅速跳上了旁边的一辆车,在烟雾的笼罩下,踩下油门疯狂的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华哥突然发现了老姜开车跑了,他立即召唤手下上车去追赶。达子也被手下押上了车,华哥的枪顶着他的头,一边看着前面老姜的车,一边声嘶力竭的质问着达子。

  “快说,这是怎么回事?”

  达子冒着冷汗,他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呀,华哥。”

  华哥凶狠的看着他,一面死死的用枪抵着,一面命令着司机一定要追上老姜。

  老姜看着后面的越来越近的追兵,把油门踩到了底,车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公路上飞驰着,后面的车里的保卫探出了头,开始向老姜射击,几枚子弹穿过老姜的车玻璃飞了出去。老姜把头一猫,双手把住方向盘,时不时抬一下头,与华哥的车展开了公路上的竞速。

  他见到与后面的车还有些距离,松了口气,赶紧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里传来一个厚重的男低音。

  “在路上吗?”

  “刚逃出来!”

  “辛苦辛苦,我的车在约定地点等你。”

  又是几颗子弹打了过来,老姜的车体也出现了几个洞,老姜试图摇晃着方向盘躲避子弹。

  “豪哥,我可是冒死逃出来的,你可不能辜负我,答应我的条件一定得兑现。”

  “一个唾沫一个钉,我董天豪从没失信过。老姜,你是制毒师中难得的人才,只要你来,就是我的股东,我把利润给你一半,保你月入千万。咱们一起干事业!”

  “好好。还有,华仔给我配了个助理,明着给我打下手,实则想偷我的技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制毒师若是把技术传给别人,就是断了自己的财路、甚至是生路!豪哥,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当然,你过来后,生产上的事都听你安排,我不参与!”

  “好,一言为定,合作愉快!”

  老姜通话的就是金三角现在排在第二位交椅的贩毒大哥豪哥,此次出逃,就是因为老姜看中了豪哥给出的价码,也受够了华哥的气,才临时做出的这个决定。

  老姜把一切都考虑好了,觉得自己的明天越来越美好,但他唯独没有想到一件事情,他再也活不到明天了。

继续阅读:第2章 快递的杀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