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快递的杀戮
姜凯阳2016-07-02 12:463,205

  追的车和逃的车差不多并成了一排,在公路上展开了比赛,老姜用力的晃动着方向盘,企图用自己的车把对方别下公路。两台车子在碰撞中不停的擦着火花。达子死命的把着车上的把手,生怕车子失控,他会随着车子飞出去。

  老姜的车把华仔的路虎别到了后面,在公路变窄的地方,两台车一前一后,朝前面的十字路口奔去。突然一枚子弹打中了老姜的车胎,方向盘顿时失衡,车径直向十字路口对面的灯杆撞了过去。

  此时十字路口的灯已然变成了红灯显示,华仔在车里看到老姜出了车祸,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过去,他怕老姜从车里爬出来逃掉,所以,路虎闯了红灯,直冲过去,就在这时,一辆快递面包车从垂直的路口驶来,结结实实地顶在了路虎的肚子上。

  路虎晃了两晃,被撞停了下来,华仔在手下的帮助下,挣扎着从车里钻出来。

  那辆面包车被撞的很惨,车头被撞瘪了一半进去,玻璃也碎了一地。但却没翻,还停在那里,一个20多岁的模样很帅的年轻人,骂骂咧咧地从车里爬出来,气势汹汹走向华哥。

  “红灯都闯,你们他妈不要命了!全责,你们全责!”

  华哥直奔老姜的车而去,根本没有把叫骂的年轻人当回事。

  年轻人看着华哥无视他,更加气愤起来。

  “哎,想跑啊?我可报警了!”

  嘴里骂着,人已经向华哥他们追了过去,试图一定要个说法的气势。

  此时,车内的老姜已经被撞得晕晕乎乎,动弹不得,他掏出手机,拨通了豪哥电话。

  “我出事了,在密天十字路口,快来救我。再不来就晚了!”

  老姜没有等来豪哥,倒等来了华仔的打手,华仔和手下七手八脚的把困在车里的老姜从车里拽了出来。

  他们拖着晕晕乎乎的老姜刚要往回走,迎面被那个年轻人拦了下来。

  “警察马上就到,你们是全责,别想走!还有我的医药费,一分也不能少!”

  达子知道华哥正在气头上,这个不怕死的快递员,根本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他怕华仔一气之下把这个快递员干掉,就赶紧拉开他,让他马上离开,别惹麻烦。但年轻人仍不依不饶地抓住达子,试图要辩论出几分道理的姿势,果然,达子还没等说什么,华哥的手下就已经上来了,揪住年轻人的衣领,嘴里骂着,伸手就打。

  “操,你妈的,给我滚开,少他妈添乱!”

  却没有想到华哥的手下,手刚伸出来就被年轻人抓住手腕,年轻人肩膀用力一顶,手下的胳膊就断了,歪着身子痛苦地呻吟着。更多的华仔手下见状冲了上来,两边立即动起手来,但年轻人丝毫不落下风,很快几个人就被年轻人打翻在地。

  就在年轻人还没来得及得意的时候,一颗子弹擦着年轻人的身体飞了过去,远处一颗树枝被折断,晃晃悠悠掉了下来,年轻人立即意识到不好,跳向面包车后找地儿躲藏。

  华仔根本没拿大陆当回事,径直奔向老姜,打开车门命令手下把老姜从车里拖出来。

  几乎与此同时,一台奔驰房车从远处疾驶而来,华仔见来者不善,命令手下把达子和老姜塞进路虎车内,发动驶远。

  见路虎车开走,那名年轻人立即从快递车后追了出来,刚想迈步去追,一串子弹射来,年轻人赶紧再次趴倒在地,子弹是从奔驰房车里射,出来的。目标直指华仔的路虎,在年轻人身旁疾驰而过,径直追去。

  年轻人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而去,气得捡起了地上的一把枪,朝山上那条小路跑了过去。

  年轻人抄近道赶到了两车马上就要开过来的火车道口,手中枪举了起来,一辆列车正开来,公路栏杆已经落下。吉普车抢道驶来,年轻人举枪瞄准,但路虎车根本没把年轻人放在眼里,径直朝年轻人撞过来,就在车要撞到他的时候,年轻人摒神静气朝驾驶室里开了一枪。

  子弹擦着驾驶员耳根子飞过去,达子感觉子弹在后排座椅上响起了一声闷响,华哥的手下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脚下的油门没有放开,路虎像疯了一样撞开公路栏杆,在火车驶来之前冲过了铁路。

  达子和华哥在车里被颠起了老高,他们谁也没注意到,在后排座着的老姜,现在已是脸色苍白,呼吸困难。

  火车呼啸而过,拦住了赶过来的房车。等火车驶过后,路虎已经没了影儿,豪哥气得要命,摔着车门,下了车。豪哥看到了在旁边拎着枪站着的年轻人。

  “你谁呀?”

  “我叫大陆,他们闯红灯把我的快递车撞报废了!”

  大陆指着路虎远去的方向,欲哭无泪。

  面包车内,甩掉了豪哥的追击,达子才发现,刚才从外面射进来的那颗子弹,射穿了驾驶椅,击中了后座上的老姜。子弹射进老姜的腹腔,血一股股地涌出来,他已经说不出话。

  华哥一回身也看到了那已经在大口喘着气的老姜,顿时就傻了,老姜对于他是何等重要他心里最清楚,如果他要是死了,他所有这么多年的经营将会名存实亡,想到这儿,他回过身,枪指向了达子。

  “快,把他的子弹取出来。”

  “哥,我哪会取子弹啊?”

  达子战战兢兢地说着,他是知道老姜对华仔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按照华仔的旨意办,在颠波的车里,他试着从老姜的胸里,把子弹给找出来,老姜的血一直流个不停,达子的手弄的血葫卢一样,也没有把子弹取出来。

  老姜的呼吸渐渐虚弱起来,连开始的呻吟声都没有了,华哥急了,推开达子自己动起手来,他拼命的挖着,以为这样就可以挽救老姜的性命,达子眼看着老姜的脸,因为疼痛已经变得扭曲,华哥却全然不顾他的痛苦在他的身体里使劲的搅和起来,最后,华哥终于取出了那枚子弹,可是,老姜已经闭上了眼睛,再怎么召唤,也没有了声音。

  华哥看着眼前的血肉模糊的老姜,拿着子弹,楞在了那里。

  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就那么看着华哥,生怕一不小心引来杀身之祸。达子也在判断着接下来华哥可能的举动。就在这时,两声枪响,华哥两个手下被爆了头。

  达子迅速将视线看向华哥的同事,华哥的枪口已经指向了达子。

  达子吓坏了,他看着华仔那张因为愤怒而变形的脸,还有那黑洞洞的枪口,他的腿有些发软,那一瞬间他心里涌起了要牺牲在这儿的感觉,这让他心里一阵悲凉。

  “华哥,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老姜自己策划逃跑的。”

  达子下意识在为自己的生命争取着某种可能,虽然他知道他扣动扳机从不需要理由,只凭自己的兴趣,就在他想着华哥扣动扳机的瞬间,他要不要反抗时,华哥却放下枪,说了一句话。

  “老姜死了,你来制毒!”

  达子愣住了,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还不具备老姜的能力,他完不成这个任务。就算是能完成的话,他也不可能去制毒,这样做对他意味什么什么,他很清楚,但目前这种状态下,他不答应华哥的话,是没有可能的,除非他不想再活了。

  所以,他只能点头。

  “华哥,我不知道能不能研制成功,我只能说尽力。”

  “完不成你就死。”

  华哥冷冷的目光看着他,“完成的话,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华哥说完,将手上的血在衣服上使劲抹了抹。

  老姜死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豪哥耳中,豪哥听到这个消息,最初是痛恨和难过,但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因为这样的结果,让他和华仔集团的实力又回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华仔集团没有新型毒品的供给,势必会失去刚刚拓展开的市场,他豪哥凭借着原有的老式毒品的影响力,马上就会东山再起,他会很快蚕食掉华仔的还没有站住脚的市场。豪哥集团的春天马上就要到来了,他憧憬着即将到来的成功。

  但片刻之后,他才想起亲眼看到华仔把老姜拉上了路虎车,那老姜是怎么死的,不可能是华仔害死的。

  “老姜是怎么死的?”他问道。

  “说是当天有个快递员,在华仔的车闯过铁路时,那个快递员为了拦车,开了枪。可这一枪太准了,打中了老姜……那小子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杀了人。”

  豪哥也想起了自己在铁路口见到的快递员,当时,他奇怪为什么那个快递员站在那里,现在他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快递员,用手中的枪把老姜打个正着。

  他现在有着一种冲动,想感谢一下那个快递员,还有如果这个快递员枪法如此之准的情况下,他豪哥把他招进集团,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给我查一下,那小子是哪家快递公司的?”

  豪哥意气风发地吩咐手下。

继续阅读:第3章 卧底VS卧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