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鹿鸣
姞文2019-09-29 14:225,397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

  瑈璇望着甘棠高大挺拔的身形,不知怎么,想起了展基。

  两人外形都是高高大大北方人的模样,不过展基更加轩昂,透过琥珀锦衣也看得出肩宽臂厚,孔武有力;甘棠却文质彬彬,蓝衫唐巾是个书生。而两人的神态举止更加绝然不同: 展基有种不容置疑的霸气,除了促织什么事都是漫不经心,浓眉大眼的脸上几乎写着“本少爷不在乎”几个字;甘棠却诚笃沉毅,看见他,就明白了什么叫堂堂正正,什么叫正人君子。

  正要答话,一阵脚步声响:“陈公子!陈解元!”七童高叫着迎面跑了过来。

  这一叫,路人侧目,一群新举人大概刚拜完了韩克忠出贡院,立刻围了上来。“你就是陈琙?”“陈解元!你是福建的?”你一句我一句问个不停,瑈璇顿时成了焦点。甘棠与瑈璇站在圈子中间,不一会儿就层层叠叠围了几十人,七嘴八舌地问话。瑈璇答不过来,求助地望了望甘棠。

  甘棠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各位!静一静!请听我甘棠一言!”语音清朗,不疾不徐,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甘棠笑道:“这位就是新科的陈琙陈解元,福建长乐人。”

  甘棠忽然心中一动,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一时想不起。摇摇头,望着面前的人群笑道:“各位大约都是新科的举人?此后大家就是同年好友了!今日高中,不胜之喜,各位一齐去喝一杯,高歌鹿鸣如何?”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这是《诗经。小雅》中的一篇鹿鸣诗。

  据说周朝时,乡学里读了三年书,文才兼备的会被推荐给周天子,乡大夫设宴送行,叫做“乡饮酒”,宴会上就要唱这首《鹿鸣》。隋唐有了科举之后,诸州贡士,行“乡饮酒”礼,歌《鹿鸣》之诗成了必经的仪式。

  此时的大明,科举发展到鼎盛之时,歌《鹿鸣》自然而然作为周礼继承沿袭。而“乡饮酒”发展为乡试的第二日,各省主要官吏宴请各考官及中试举人,就被称为“鹿鸣宴”。

  甘棠这么一提议,众举子齐声赞同。甘棠压压双手示意众人安静,笑道:“这前面便是魁光阁,咱们便去拜拜魁星,再认识认识同年!”说着一挥手,便领着大家往前走去。瞥见瑈璇迟疑,一把拖了就走:“你是解元,可少不了!”

  瑈璇无奈,回身遥遥对七童道:“和你们姑娘说,我明儿准去。”七童未及答言,瑈璇已经被甘棠拉得走远了。

  几十个新科举人一拥到了魁光阁,就在秦淮河畔文源桥之旁,绿树成阴门牖阔大,极为舒爽。此时刚到申时,晚餐尚未上客,魁光阁见来了一批新举人,不由大喜,老板亲自迎了出来。伙计们迅速把七八张案几拼成一张巨大的桌子,让众人团团围坐,又骄傲地写了“今日新科举人包场本店”的告示竖在门口。

  明朝的举人地位崇高,即使不再参加会试,谋一个府州县六品以下的地方官也是易事。今日这几十位贵人齐聚魁光阁,老板倒不图赚钱,这份荣耀可是非同小可。

  众人都正在欣喜兴奋之时,既不计较吃喝也不在乎银子,甘棠吩咐老板看着办。不一会儿各种江南佳肴流水般端上来,满满摆了一桌。

  甘棠建议大家自陈琙开始沿坐席自我介绍,六十几个人整整说了小半个时辰。下午脸上受伤的那个叫做黄勉,手上滴血的叫赵如,两人一中在三十六名,一中在七十七名。轮年龄,瑈璇最小,不到二十岁的有四名,大部分是二三十的,四十来岁的有十一位,五十以上的有七位。

  一圈说完,轮到瑈璇身旁的甘棠收尾。众人不由同情地望着他,这是个名落孙山的,可怎么处?

  甘棠清清嗓子:“在下甘棠,”众人起哄:“蔽芾甘棠之甘棠!”顿时笑声一片。甘棠面上含笑,待众人安静了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在下是直隶应天府人,今年二十,姓韩名杺,有木之杺。甘棠乃是在下的小字。”

  众人一愣,赵如忽然一拍脑袋叫道:“韩杺?中在第九名的那个?”甘棠微微一笑:“正是在下。”

  瑈璇忍不住:“那你假意去看榜,是为了救我?” 众人想起他下午哭天抢地,百般做作,又是敬佩又是好笑。谁知甘棠肃容道:“哪里。是真的想看看甘棠中了没有,蔽芾甘棠之甘棠。唉,可惜没中!”

  众人爆笑声中,老板凑上前拍开了几坛“状元红”,一时觥筹交错,欢声不绝。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寒窗,在这激烈的万人竞争中终于胜出,新科举人们都颇有些得意忘形。相互敬酒叙交,人人都喝了不少,南方人本来酒量浅窄,没多久便不少举子醉了。

  有人击箸高唱:“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众人应和:“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瑈璇也是喝高了,有些神智不清,双手掩口,顿时笙箫齐起,瑟声大奏,宛如一只多人乐队在伴奏。众人都在疯狂之中,竟然也无人讶异,只是齐声高唱:“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歌声飘出魁光阁,响彻文源桥,激起秦淮河阵阵波浪。

  甘棠凑近瑈璇,颇有兴味地听着他口中的乐声,凝目之下,却见他白玉一样的下颌上两道青紫,很有些狰狞。

  赵如走过来,也看了看,伸出手示意,已经包扎好,口齿不清地道:“那刀子可锋利!甘兄胆子够大的!”

  瑈璇被他二人看得不好意思,停住了口技,侧头娇憨地笑道:“甘棠,谢谢你救我。”一阵清风拂过,瑈璇醉了酒的双眸似秋月朦胧,甘棠不知怎么呆了一呆,心中疑惑。

  魁光阁的老板正好走近,听到几人的话语,凑过来看了看,叹道:“每次乡试会试之后,总有些故事。各位高中的当然兴高彩烈,那些落第的,唉,也真是可怜。”

  赵如果然兴高彩烈地问道:“都有些什么故事?”

  老板道:“不中的士子不少无颜回家,有些日日买醉,有些流连烟花,使光了盘缠,流落街头的也很多。众位看这应天府街道上的乞丐,术士,相士,其实不少都是原来应试的考生。也有些象今日胁持陈解元这种过激的,甚至有想不开跳河上吊的。”

  不知何时,歌声停止,众举子都围拢了听这魁光阁的老板说故事。老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闹得最厉害的,还是洪武三十年丁丑科那一次。二月会试春榜放榜,五十二名中的贡士全是南方人;到得三月殿试的皇榜出来,一甲三人风光游街,好不热闹。北方的举子便一齐闹事,先是贡院门口,后来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大字报。举子们日日串联了在皇宫前游行,高呼‘考官不公’‘包庇南方人’‘私同乡!’”

  瑈璇颤声问道:“是所有的北方举子都闹吗?”

  甘棠见他脸色发白,语音颤抖,忽然心中一动如遭电击:陈琙是福建长乐人,难道竟是当年春榜状元陈夔的后人?

  老板望了望瑈璇:“那年会试,全国的举子来了有九百多人,北方举子大约一半,闹事的时候人山人海,大约是都去了的。领头的是中都凤阳府的,因为是太祖老家来的,闹得尤其凶。应天府尹赵大人带了捕头来,也不敢对这群举子如何。最后还是大内上十二卫亲军出动,太祖又答应了重新阅卷,才平息了下去。”

  赵如好奇地问道:“那重新阅卷,结果怎么样?”到底是十七年前旧事,很多年轻人也并不知道。

  老板叹道:“太祖圣意,又出了个夏榜,这次中的六十一名贡士都是北方的举子。可怜南榜陈状元只做了二十天状元,就被定了行贿作弊,与考官白信蹈等人一起问斩。行刑那日天昏地暗,三月阳春里朔风飞扬雪花飘飘,唉,惨呐!”

  瑈璇眼眶发红,狠狠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黄勉话多,插口道:“听闻恩师韩克忠,就是那丁丑科北榜的状元。原来是闹事上位的糊涂状元!”

  赵如拍了他一下:“别胡说!为人弟子,怎么能背后诋毁恩师!”

  不知怎么,甘棠也狠狠举起酒杯,一仰脖喝干。随手拿起酒壶,给瑈璇和自己都倒了一杯。

  说到时人,老板却有些不敢多言,含糊招呼着众人吃好喝好,便退下了。

  甘棠瑈璇大喝闷酒,二人也不说话,你一杯我一杯,不一会儿酒壶便空了。江南的状元红黄酒,饮时香甜入口,后劲却是极大。瑈璇一阵阵困倦,眼睛也要睁不开,知道自己是喝多了,侧头笑道:“甘棠,咱们这可醉了,回不去了呐。”

  甘棠见他双颊晕红,语声饧涩,确实喝高了。嘻嘻笑道:“没事,我送你回去。”说着站起身,见几十位举子都是歪歪倒倒的,高声道:“明日午时在贡院鹿鸣宴,请各位准时到!应天府的各位大人和乡试的考官们都会来,各位同年谢师呐。”众人答应着,纷纷离席散去,约好了明日再聚。

  瑈璇扶着桌子站起来,口中嘟囔:“我不去,我不要见韩克忠,我不见他。”摇晃着便往外走。甘棠连忙追上来,跟在后面。

  此时的甘棠,已经肯定瑈璇便是陈夔的后人,可是这十七年前的恩怨,如何化解?

  夕阳西下,晚风轻拂,秦淮河畔树林荫翳竹影交加,碧波荡漾中几艘画舫迤逦来去,一派美丽的江南风光。瑈璇依稀记得尹府的方向,趔趄着脚步往东而行,走着走着又想起来,侧头微微仰望着甘棠:“甘棠,我要回苏州见姆妈,会试时再回来。要到那时候再见啦!”

  甘棠问道:“明日鹿鸣宴,你真的不去?”语声中竟似有几分刺痛。

  瑈璇呆了一呆,想起他在贡院前百般做作,骗倒了所有人,这会儿自然也是装着玩儿的,不禁笑道:“好啦不闹了,我不想见韩克忠,就当我无礼吧。出来两个月了,姆妈等的也急了,我想明日便回苏州。”

  甘棠默然,半晌道:“明年的会试在顺天府,你知道吧?路途遥远,咱两结伴同去吧?”

  大明自开科举,会试殿试一直是在京师应天府。永乐帝登基以来,常在北京,竟然将这永乐十三年乙未科的会试殿试,改在了北京顺天府。瑈璇听尹昌隆说过这事,自己从未出过远门,正发愁不知道如何是好,听甘棠如此提议,不由拍手叫好:“太好了!我们怎么去?”

  甘棠沉吟道:“骑马驾车虽然快,可是一路辛苦。如今运河畅通,咱们走水路如何?虽然时间长点儿,可是一路随意止歇,遍观北地风光,岂非雅得紧?”

  瑈璇连声赞同。

  永乐九年,永乐帝采纳济宁潘叔正的计策,疏通元末废弃不用的会通河包括济州河,京杭大运河因此畅通。

  最初的目的,是自江南转运粮饷即漕运。渐渐随着漕船走私,南方的丝绸茶叶糖竹木漆,北方的皮货煤炭松木等互相往来,运河已经成为贯通南北的大动脉。

  载客运输最早只允许漕船南下空船时顺带,禁不住官绅大贾的大量需求,北上的客运也日渐普通了。

  二人算了算时间,说好最迟十一月便出发。瑈璇又问在哪里会面,甘棠却有些迟疑,只说自己来找瑈璇。

  瑈璇心中疑惑,展基甘棠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他们家住哪里,难道这是应天府少年的规矩?瑈璇此时醉得只想倒头睡觉,当下不再多问,迷迷糊糊别过甘棠,自己回西厢歇息了。

  甘棠目送瑈璇进了尹府,良久长叹一声,转身往西而行。晚风微微有些凉意,甘棠被风一吹,不由酒气上涌,靠着棵柳树,静静站了一会儿。接着缓步行过长乐路,拐进马道街,一座小小的宅院“韩府”,飞檐下的纱灯在夜色中透着阵阵温暖。

  甘棠望着纱灯,心中矛盾之极。这是自己的家,是自己的根。可是。。踌躇良久,迈步进门,几个家人迎上恭喜,拥着甘棠到了正厅。韩克忠正等在厅中,见甘棠醉态可鞠,不由皱眉。甘棠随意施了一礼:“爹爹!”

  甘棠原来是韩克忠的儿子!

  韩克忠丁丑科蒙太祖亲擢状元,然而不少人认为他这个状元来路不正。南北榜案在大部分人看来是个冤案,所以常称为糊涂榜案。韩克忠这个北榜状元,也就常被叫做糊涂状元。

  确实,如果当时落地举子不闹事,如果不是龙颜大怒勒令刑部严查,如果不是太祖亲自又阅卷重审,北榜的这六十一名贡士也就是落第举人,三年后重考谁知道会怎么样?而韩克忠竟然做状元,进翰林院,真是侥幸得离奇。

  甘棠自小就常听到流言蜚语,议论韩克忠这状元身份,似黄勉今日的反应一样,叫韩克忠“糊涂状元”。很多时候,甘棠耻于承认自己是韩克忠之子。虽然可以靠父亲翰林恩荫出仕,甘棠不愿意,一定要自己参加考试,走那艰辛的科举及第之路。

  韩克忠知道儿子的这些想法。十七年前,自己不甘落第,跟着凤阳府的举子们一起闹,本意也只是不服而已。实在没想到太祖会开北榜,自己会成为状元,更没想到刑部会审出六百人名单,牵累千人。回想这桩惨案,常常内疚。然而又能怎样?这是太祖圣意啊!

  今日很高兴儿子中了第九名,同样很高兴地发现,第一名解元竟然是陈夔之子。韩克忠望着甘棠,含笑道:“下午报喜的来过,你娘亲已经知道你中了,很高兴呢。去看看吧。”见儿子不吭声,又温言道:“今儿你挺身而出救那秀才很好,没受伤吧?”

  甘棠望望父亲,冷哼一声,不说话。

  韩克忠见儿子自进了门便酒气熏天又神态倔强,不由得心中怒气渐生,强压怒火和颜问道:“是和同年喝酒?明儿鹿鸣宴也尽有机会。今儿那秀才不知是否吓着了?我看他不安得狠。”

  甘棠忍不住叫出来:“吓着了?是吓着了!不过是被父亲大人您吓着了!”见韩克忠满脸愕然,接着叫道:“他就是陈琙!陈解元!陈夔陈状元的儿子!他不愿意见您,甚至不愿意去鹿鸣宴!”

  韩克忠呆住,喃喃地道:“难怪。难怪……”回想陈琙倔强昂首,强忍泪水的模样,一时默然。

  甘棠恨恨地又叫道:“而我,是‘糊涂状元’的儿子!”说完一甩手,不理父亲,大步出了厅门。

  夜风冷冷,秋夜的江南在新月的银光下份外美丽。韩翰林府上,在这本该欢庆的放榜高中之夜却一片沉重。十七年前的南北恩怨,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下一代,韩克忠遥望夜空,黯然神伤。自己,又能怎么做呢?

继续阅读:第8章 结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鹿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