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结义
姞文2019-09-29 14:224,551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

  瑈璇翌日醒来,头疼欲裂。

  昨日真是醉了,长这么大也没喝过这么多酒。回忆说了些什么,迷迷糊糊却都记不起。想起身,却一阵头晕目眩,只好又倒了下去。

  瑈璇叹口气,不禁郁闷,今儿别说回苏州,恐怕奇芳阁都去不了。

  锄药听到动静,进房看视,见瑈璇醒了却动不了,急忙取来洗脸水面巾这些服侍他洗漱。靴声橐橐,展基竟然等不及也一起进来了,老远就嘲笑:“新科解元呢?拜见陈解元!”

  瑈璇几日不见展基,不由大喜,一边急忙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展基径自在床沿坐下,忙忙解释:“前几日都不得空,祖父回来了,事儿多。”一边望望瑈璇的面色。

  放榜日落第秀才胁持新举人,甘棠龙虎榜下英勇救解元。这一故事此时已经传遍了应天府的大街小巷,茶坊食肆议论纷纷,“蔽芾甘棠之甘棠”名声响彻京城。魁光阁的伙计说得尤其绘声绘色,范明如何手持利刃,陈解元如何临危不惧实际却性命堪忧,甘棠如何做作骗过大伙儿,如何奋勇上前一个扫堂腿踢倒劫犯……活灵活现仿佛在场亲眼所见。

  展基乍听这故事吓了一跳,直是后怕,万分懊悔昨儿放榜没来找瑈璇。只是祖父刚回来,每日自早到晚相陪,实在抽不开身;就今天,还是瞅着空一大早溜出来的。

  瑈璇连忙又拉了拉被子,直盖到下巴。展基却已经瞥见他下巴上两道青紫狰狞,半懊恼半关心地问道:“还疼不?”

  瑈璇摇摇头,却一阵眩晕,沮丧地道:“不疼,就是晕!昨儿喝高了。”展基不禁笑出来。

  锄药端来醒酒汤服侍瑈璇喝下,又用井水湃过的凉毛巾敷着额头。两人几日不见,展基不停地连比划带说,瑈璇有气没力地还要抢话头,不时一阵阵笑声,一浑厚一清脆。锄药总是奇怪,这两人哪儿来的说不完的话?

  展基关心地问起昨日被劫一事,瑈璇笑道:“我没事。当时就是脖子被勒着,然后大家都忙着看甘棠,他那么又哭又叫百般做作,真是搞笑,骗倒了所有人,都以为他要看榜呐。”想起甘棠昨日那番模样,不由又笑了起来。

  展基听瑈璇“甘棠”叫得亲切,不知怎么,心中忽然一阵不悦,连忙自己摇摇头,有人救瑈璇不好?幸亏有人救不是?

  锄药进来问道:“少爷!七童来问,今儿什么时候过去?还有少爷昨儿回来说要回苏州,尹大人一早问是如何打算?”

  瑈璇红了脸,昨晚一番醉态可让尹年伯见笑了。想了想,吩咐锄药道:“下午去奇芳阁吧,你和七童说让姑娘别等,我到了去叫她就是。明日回苏州,年伯那里我自己回头去说,你把行李准备好喽。”

  展基听他说要走,却是一愣。这一个多月,只觉得瑈璇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每日早上醒来想到要去找瑈璇玩儿,更衣早膳都不自觉地加快速度。从来没想过他有离开的一天,明天就走?

  瑈璇见了他面色已经明白,笑道:“我回家啊,姆妈等我呐。去去就回来,明年还要春闱呢。”展基面色稍缓:“那你早些回来。”

  说到回来的时间,瑈璇极力想了想,昨晚还发生了什么?“对了,我和甘棠约了十一月坐船去北平,那之前我一定回来。”

  “甘棠?又是那个‘蔽芾甘棠之甘棠’?”展基语气有些焦躁。叫得那么亲密,两人还一起喝酒,这还一起约去北平!明明自己和瑈璇才是最好的朋友!

  瑈璇有些愣住:“是啊。顺天府我没去过,一个人那么远有些怕。。”

  “你没去过我去过!很多次!我就在顺天府长大的!” 展基有些激动。此时的展基怎么也没有想到,对甘棠的这份嫉妒,将一直缠绕着自己,很久很久。

  瑈璇见他生气,怯怯地问道:“那你能和我一起去北京吗?你又不参加会试,来回要近半年呐,你家里同意吗?”

  展基渐渐冷静下来。是啊,家里不可能让自己和瑈璇自由自在地出门半年。自己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自由!

  展基越想越没劲,狠狠一拳打在床沿。瑈璇被击得随床弹起,碰到下颌伤处,不由“哎呦”叫了一声。展基连忙扶住他,抱歉地笑了笑。

  瑈璇有时候,有些奇怪展基。明明和自己一样,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身上却有种不容置疑的霸气;作画写字都那么好,显然是师从名家;偏偏还武艺高强,一个人对付一群福建客人若无其事。瑈璇猜想他应该是哪个武将的后人,可想来想去,并没有姓展的名人。京师卧虎藏龙之地,果然到处都是高人。

  二人正说着话,荣东荣夏催展展基回去,展基不理,不一会儿又催了两遍。瑈璇便推展基走,展基恋恋不舍,终于走了。

  瑈璇勉力起床,已近晌午,尹昌隆却上朝尚未回来,瑈璇督促着锄药收拾行李,自己匆匆去了奇芳阁。彩娘见到份外客气,“陈解元”前“陈解元”后。

  白烟玉自昨日得知便喜出望外,见到瑈璇一番恭喜庆贺,二人都觉得这翻案昭雪之路总算迈出了顺利的第一步。白烟玉见了瑈璇的下颌心疼不已,找到跌打伤药厚厚涂上,倒弄得瑈璇脸上花花绿绿,二人笑了一回。

  九月初七,天还只朦朦亮,瑈璇便带着锄药出发了。来时一个简单行囊,回去尹昌隆却让捎了不少应天府土特产,板鸭贡米云锦等等几大包,雇了辆驴车装着。锄药坐在车辕,瑈璇骑了匹小马。

  明朝的科举,即使文举,在会试时也要考骑射,骑马观其迟骤便捷,射箭观其中数多寡。所以瑈璇的骑射也自小练习,跨马回苏州这几天路程自然不在话下。

  依依告别了尹昌隆一家,经长乐路,出聚宝门,过长干里,这便出京城了。回想两个多月前进京时的不安,瑈璇不禁微笑。此行不虚,不但乡试高中,还结识了展基白烟玉两位好友,和甘棠等不少同年。

  想起韩克忠,心里一阵迷惘。鹿鸣宴自己没去,这位座师会怎么想,会猜到是因为仇恨吗?

  路过一大片工地,好大的地方,车夫介绍这便是敕建的大报恩寺。重帷遮挡,看不清里面模样,隐隐约约只见帷里人来人往,极为忙碌。南面有几重飞檐,传来阵阵诵经声,大约这就是白烟玉说的先竣工的观音殿?工匠的号声不绝,与僧人的梵音交相听闻。

  佛云梦幻泡影,这样大气力地建塔造寺,是给众生一个美梦吧?

  忽然,身后一阵马蹄声响,三匹骏马飞奔而来。“瑈璇!”是展基浑厚的声音。

  瑈璇大喜,策马回身,眉花眼笑地叫道:“展兄!”

  晨曦初现,晓雾未散,白雾一团团地弥漫在官道上。展基高大轩昂的琥珀色身影在雾中朦朦胧胧,时隐时现。瑈璇怔怔望着,那一刻忽然知道,此情此景,将永生难忘。

  三匹高头大马转眼奔近,荣夏荣冬远远下马侍立,展基却直到瑈璇面前才一勒缰绳,纯黑的骏马前身高高立起,当即停下。瑈璇看得一呆,臂力也就罢了,这份骑功在马场上可是练不出的。

  展基却并没在意,腾身下马,又叫了声“瑈璇!”

  瑈璇小心地下了小马,见展基露水沾衣,前襟和头发都湿润一片,便自袖中取出棉帕,垫着脚仰望着,帮他擦了擦。展基由他擦着,还是笑得漫不经心,目光中却透着眷恋,满含不舍。发梢上的露珠忽然滴落,瑈璇伸掌接住,忽然一竖耳朵,嘴角弯弯笑意盎然。“瞿瞿”是桃叶帅!

  展基自背后托出笼子,桃叶帅正引翅高吭,几日不见,似乎赤色更明艳了些。瑈璇掩住口,“唧唧吱” “唧唧吱”一人一蟋蟀,又开聊起来。桃叶帅仰首蹬腿,有些捉急的样子。瑈璇神色无奈,打开笼子,把桃元帅托在左掌,轻轻安抚。

  白玉样的手掌中,赤红的桃元帅如琥珀如火焰,不时鼓翼高叫,却终于在瑈璇的轻抚中渐渐安静下来,耷拉了脑袋,闷闷不乐。

  展基自幼最喜促织,但自来只是相斗为戏,从不知道蟋蟀也可以说话交流,也有感情思想。一次次被瑈璇桃叶帅吓到,此时又见此景,震惊之余,却觉得自己也象这只促织,愁思袭人怏怏不乐。所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一别,再见不知何日?

  瑈璇把桃元帅放回笼子,含笑轻叹:“好啦,他答应等我回来,有些不开心呢,你这几天得哄哄他。”展基认真请教:“怎么哄?”瑈璇笑道:“带他玩儿,打打岔呗。再不,就找只雌促织陪他。”说着又摸了摸展基的黑马,掩着口似乎有细细的声音传出。黑马摇头,鼻中喷出白气,一会儿又昂首嘶鸣两声,跺了跺马蹄。

  瑈璇侧头笑道:“你给它取名‘黑兔’?它不高兴呢。”

  展基诧异道:“为什么不高兴?赤兔马是名驹,它是黑色的,黑兔不正合适?又有俗语‘跑得比兔子还快’,黑兔是夸它呐!”

  瑈璇听了,便抚着马鬃,低低细语。黑兔甚是高大,俯颈在瑈璇身旁,耐心听着,半天前蹄轻敲,又似乎无奈地摇了摇马首,喷了下响鼻。瑈璇才对展基笑道:“好啦,它没事了。”

  展基看着瑈璇,实在舍不得这相识不久却投契知心的小伙伴就此分别。此一行,瑈璇是十一月便能回京;可是祖父说了要自己随他北上,再见的日子说不准也罢了,等到瑈璇发现……展基叹口气,忽然道:“瑈璇,咱俩结义如何?”

  瑈璇怔了怔便拍手笑道:“好啊!我没有兄弟姐妹,能有你这样一位大哥,太好了!”

  二人叙过八字,撮土为香,朝着大报恩寺的方向,先恭恭敬敬叩了头告知天地,又对面叩首为礼。瑈璇笑嘻嘻地叫道:“哥哥!”满脸喜色。

  展基也很开心,两人心中热乎乎的,在这世上,从此不再孤单。又说了会儿话,展基望望天,瑈璇真的该走了,一挥手笑道:“荣冬送你走,到了他就回来。”

  瑈璇吓了一跳,连忙谢绝:“那怎么可以?不用的,京城至苏州这一路太平得很,我来时走过的。”

  展基望着瑈璇,笑得漫不经心:“你就别推辞了。不是才说过同富贵共患难?何况,我可冒不起这个险。”举起笼子问道:“对吧?桃叶帅?”

  荣冬笑着对瑈璇道:“陈解元聪慧绝伦,当然用不着小的。在下跟着,不过是跑腿打尖,打发伙计船家这些琐事。锄药小兄弟也多个伴不是?”

  瑈璇无奈只好答应,好在京城至苏州,来回也就六七天的路程,想来耽误不了荣冬多少事情。展基对自己如此紧张,令人感动,也引人遐思,若有日发现自己是个女子,他会怎样?瑈璇想到这,不由嘴角弯弯又笑了。

  初秋清晨的薄雾中,展基挺立黑兔马上,琥珀锦衣的身影渐渐模糊;桃元帅还在叫着,“瞿瞿”的声音穿过薄雾,竟颇有几分缠绵。瑈璇心中又是酸楚又是甜蜜,甩甩头,策着小马往南驰去。

  出了应天府,不多久便是镇江。要过关卡时,锄药却找不着路引,在行囊里左翻右翻,急得一头汗。明朝的路引,类似离乡通行证,若无路引,不但过不了关卡,按理还会被依律治罪。瑈璇也不禁有些急,下马帮着锄药翻找。两人就在关卡旁的官道上,行囊全都打开,摊了一地。此时正当晌午,不一会儿就都是一身汗。

  这时身后一个声音笑道:“陈解元,好了,咱们过去吧!”

  瑈璇自一地的杂物中抬起头,是荣冬笑眯眯地立在旁边,身后跟着关卡的守兵头脑,约莫是个百户,点头哈腰的极为客气,竟然蹲下身帮着收拾东西。瑈璇昏头昏脑地站起,迟疑地问荣冬:“好了?”

  荣冬还是笑眯眯地:“好了。”见瑈璇满脸疑惑,又笑道:“解元不用管那么多,交给在下就是。”瑈璇“哦”了一声,便不再问。

  果真此后过关卡时皆是荣冬上前,不知用了什么法宝,守军或卑躬屈膝或小心翼翼,一路居然畅行无阻。锄药最终也没找到路引,对荣冬千恩万谢,荣冬却只淡淡一笑,并不多说。

  四日后进苏州府,官道尽头换了渡船,过吴江,再雇挑夫走了二十多里,便到了吴县香山。

  秋日的江南水乡,天高云厚,纵横的河道碧波荡漾,划桨摇橹撑篙的各式小船来往穿梭。河畔四散着粉墙黛瓦的大院小屋,尽头一间便是自己家了。

  瑈璇心中欢喜,撒脚疾奔,一边奔一边喊:“姆妈,我回来啦!”

继续阅读:第9章 香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鹿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