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香山
姞文2019-09-29 14:234,988

  “磊磊青史所记百十肆志之人,背后何止万千淹杀者,豪杰有之,才子更有之。”

  *********************

  朱漆门边,老家人陈洪在搬木头,瑈璇笑嘻嘻叫了一声便奔去找母亲。

  穿过两曲雕木回廊,一位中年美妇正在后院,望见瑈璇,笑着迎上来,抱住了女儿。瑈璇侧头,见院内还有两人,看了眼便高叫道:“蒯伯!”跳起来挂在了中年人的脖子上。

  瑈璇的母亲林丝,便是丁丑科南榜状元陈夔的遗孀。夫妇二人自福建来参加乡试,陈夔含冤惨亡时,林氏已有身孕,正在娘家苏州香山等待夫君。蒯林两家毗邻而居,蒯富比林氏大两岁,二人青梅竹马在水乡一同长大。不过蒯家世代木匠,林家却是书香门第,林丝自幼便许配给了门当户对的陈夔。陈家因升官迁至福建,林丝也只好远嫁。蒯富在香山却因手艺高超被荐举进京,做了工部的木工首领。弟子遍布江南,京城的大小工程,几乎都是出自蒯门,号曰“香山帮”。

  林丝笑嗔道:“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这么缠蒯伯,快下来!”

  瑈璇伸伸舌头做个鬼脸落地,嬉笑道:“姆妈,我中了第一名,解元呐!”又伸脚踢了踢旁边地上蹲着的一个少年:“喂!阿祥,干嘛不理人?”是蒯富的独子蒯祥,比瑈璇大一岁,见瑈璇踢过来,头也不抬。

  瑈璇见蒯祥不动,便蹲在他的旁边,拿起他正在凿的一块木头,笑问道:“这是什么啊?做翘角吗?”

  蒯祥哼了一声,站起身,拍了拍衣上的木屑,扭头走到院子的另一边。几块木头正晾在地上,蒯祥拿笔在木上画起来,看也不看瑈璇一眼。瑈璇摸不着头脑,求助地望向母亲。

  林丝与蒯富有些激动,正商量如何为瑈璇摆两天宴席,见了两个孩子模样,蒯富笑道:“阿祥前几日才自京城回来,怪你怎么没去找他。”蒯富告老还乡后,蒯祥便子袭父职,也做了工部木工首领。

  瑈璇恍然大悟。拍拍脑袋,小心走到蒯祥身旁,笑道:“阿祥,我不知道你在应天府啊。蒯伯说你去北京了,让我去找你的弟子。我又不认识他们,你不在,也怪没劲的不是?”

  蒯祥年纪虽小,手艺却高超绝伦,而且在香山帮中辈份绝大,直隶的木匠不管老少倒大都是他弟子甚至徒孙一辈。

  瑈璇见蒯祥虽然还是不说话,脸色却和缓了一些,便使出杀手锏:“阿祥,我前日被人拿刀子胁持了呐,你看我这伤!”说着夸张地伸长了下巴到蒯祥的面前。

  果然蒯祥一惊,关心地侧过身来,仔细看了看,确实两道青紫有些吓人。蒯祥不由得抱怨:“叫你不去找我!我就是不在,香山帮那么多人,护着你总没问题。你看你,非要弄得自己受伤!”

  瑈璇不去找蒯祥,其实是母亲不许。林丝始终认为蒯家是木匠之家,瑈璇女扮男装,蒯富知道,当年产子瞒天过海多亏他相助;蒯详却不知道。若不慎在香山帮出点问题哪怕被人发现,岂非是祸事?倒不如尹昌隆诗礼之家让人放心。

  瑈璇并不辩解,嘻嘻一笑:“好啦,是我不好,下次我去找你。”岔开话题问道:“阿祥!说是皇上要把京城自应天府迁到顺天府,是真的吗?”

  蒯祥点头道:“不错,我这次去北京就是丈量设计皇宫,三大殿和承天门的图纸前儿呈皇上了,御准的话估计很快就要动工。”口中说着,手上的木板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屏风模样。

  瑈璇拍手道:“你设计皇宫?真了不起!” 蒯祥没好气地道:“你也了不起呐,陈解元!”瑈璇见他还是记仇,又嘻嘻笑着道:“回头咱们去看看谢先生吧?”

  两人自小一起在林家读书,谢运是二人先生,不过只有瑈璇读下来,蒯祥读了三年放弃了。蒯富受林丝影响,本想儿子换个读书人出身,可惜他捧着书本便哈欠连天,拿起尺子锯子刨子凿子却立刻精神奕奕。更加木泥石漆竹五匠全能,实在是有超凡的工匠天份,摇头叹气之余,也只好随儿子去了。

  而蒯祥后来官至工部侍郎,被誉为“蒯鲁班”,并作为天安门的设计建造者名垂青史,则实在是出人意料了。

  蒯祥架不住瑈璇的嬉笑攻势,渐渐气也消了,说好了一起去看谢先生。二人说话间,蒯祥手中的屏风已经成型,三扇分立,底座上几朵如意浅雕,线条古朴流畅。瑈璇不由叹道:“阿祥,你这份手艺,真是鬼斧神工!”

  蒯富却道:“这些屏风窗格栏杆隔扇只是小木,丈量设计,以及架梁上檩铺椽斗拱这些大木活,阿祥才最厉害呐。”瑈璇笑着称赞:“最难得他样样皆能。”

  蒯祥埋头细细雕刻,头也不抬地道:“你那屋子一进门直冲床铺,隔个屏风雅观一些,谁让有的人现在是解元了呢?”语带嘲讽,瞥向瑈璇的目光中却掩不住笑意。

  瑈璇拍手笑道:“这是给我的?太好了!”脑袋凑到蒯祥面前,见他刻的似乎是些花鸟草虫,笑道:“帮我上面个刻只促织吧?喏,大个儿长腿,昂首振翅的那种。”一边比划着形容给蒯祥听。蒯祥有些奇怪地问:“怎么想起来要个促织?”

  瑈璇叹口气:“一个朋友。好朋友。”这几天总想着展基和桃叶帅,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回想桃叶帅不舍的鸣叫,展基雾中朦胧的琥珀色身影,瑈璇懵懵懂懂的少年心中忽然有了几分惆怅,双手支颐,呆呆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蒯祥碰了碰瑈璇:“喏,给你!”瑈璇接过一看,真是一只蟋蟀,拇指大小,栩栩如生,仿佛桃叶帅正在冲自己“瞿瞿”叫着。

  瑈璇赞叹着,“唧唧吱”地和这木促织说了几句,爱不释手。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跳起来,胡乱叫着:“阿祥,我去去就回。”已经奔到了前厅。

  母亲正和陈洪锄药安排带回的礼物行李,打赏荣冬,荣冬却不要。林丝见他气派俨然,倒不敢坚持,只好谢了又谢。瑈璇奔出来,袖中取出帕子把木头桃叶帅包好了,递给荣冬道:“帮我带给展兄。”荣冬答应着,不顾众人挽留,告辞回京了。

  蒯祥雕好了屏风,打磨抛光上漆,晾在院中。回家换了身长衫,与瑈璇相携去看望先生。二人出门,左拐沿河行了一百来步,跳上一株大柳树下系着的一只小船。

  蒯祥解开缆绳,长篙一点就要出发,点了两点却不动,蒯详沉声叫道:“瑈璇!”背对着的脸上却止不住笑意。两人自小便是这样,瑈璇一到蒯祥开船便捣乱,不是拴上缆绳便是在另外一边反着撑篙划桨,小船总要折腾半天才能走,有时候在河中团团打转。

  瑈璇咭地笑出声来:“你叫我?” 蒯祥强忍笑意板起脸,回过身道:“你别捣乱!”瑈璇双手一摊满脸无辜:“我没有啊。” 蒯祥哼了一声,一步跨到瑈璇身边,自他脚下取出缆绳扔回岸上。

  瑈璇嘻嘻笑着:“那我来撑。”说着起身拿起竹篙,轻轻一点,小船似剑,划开了碧波前行。两岸枝垂叶茂芳香馥郁,远处疏疏落落几乎人家,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都觉舒坦畅意,一如幼时。

  转了几个弯,穿过两座石拱桥洞,到了河道中间,水面渐渐开阔,如一幅巨大的青缎。瑈璇忽然竖起耳朵,放下了竹篙。蒯祥叫道:“哎,你别丢水里!”一把抢过,瞪了瑈璇一眼。瑈璇“嘘”地一声示意蒯祥噤声,俯身望着河面。

  蒯祥反应过来,停住小船,凑到了瑈璇身边。两人紧张地望着,瑈璇双手掩口,口中似乎低低出声,蒯祥听不见什么,却见碧绿的水面一层层漾开去。渐渐水纹越来越大,变成了一道道波浪;慢慢的波浪越来越大,翻卷荡漾,浪花飞溅。小船摇晃起来,两人自幼水乡长大,自是毫不在乎。

  忽然一只巨龟浮出水面,龟脖伸得老长,两只前爪挥舞着。瑈璇一喜,口中的声音渐渐大了一些,蒯祥听听,原来也有万千变化,时缓时促,时亢时低,巨龟高高伸着的脑袋上,两只小眼跟着转动,慢慢游近小船,两只前爪搭在了船沿。

  瑈璇笑着摸了摸巨龟的爪子,巨龟转了转眼珠,裂开嘴角,竟似在笑。一人一龟聊了几句,瑈璇面露惊喜,巨龟放下前爪,沉入水中。不一会儿又浮上来,这次身旁多了五只小龟,齐齐伸着头,望向瑈璇。

  瑈璇大喜,口中叫声不绝,巨龟左爪连挥,小龟们一个个靠近前来,最后一只最小的却似有些胆怯,浮着不动。瑈璇微微转头面向小龟,口中叫声温柔耐心,小龟迟疑着,终于慢慢靠了上来。瑈璇依次摸了摸,又和大小龟们聊了会儿,巨龟才带着小龟缓缓游走,水面恢复了平静,又似一幅青缎模样。

  蒯祥好奇:“你和它们说什么?”

  瑈璇笑道:“阿龟有了宝宝,很开心呐。我答应经常来看它们。”叹口气道:“不过我下个月得回京城,十一月要坐船去顺天府,准备明年春闱。”想起展基白烟玉和桃叶帅,觉得京城好;可是姆妈祥哥阿龟在香山,又是香山好。瑈璇无忧无虑的少年心中,不知不觉有了离愁。

  蒯祥却鼓掌:“这次我们一起回金陵吧。”

  瑈璇一喜:“好啊。你什么时候走?工部没事吗?”

  蒯祥笑道:“没事,图纸才呈上去,估计有会儿看呢。京里有人在。”

  说话间,小船驶近一户人家,是窄小的两间瓦房,木窗棂有些旧,两扇黑色木门。两人拍了拍门便径自迈入,口中叫着“先生!”

  谢运正在院中桂花树下自斟自饮,见二人来了微微一笑,招呼坐下,瑈璇取出母亲带的各式点心菜肴,又给蒯祥倒上一杯。蒯祥有些奇怪:“你一起喝啊!”

  瑈璇愁眉苦脸:“我不喝。那日放榜和同年喝高了,到现在还难受,别说喝了,看着这酒都晕。”

  蒯祥笑:“你出息了!还会喝高了!没出洋相吧?”

  瑈璇红了脸:“没有。”想了想又道:“也说不定有,我统统不知道了。” 蒯祥大笑,自陪着先生饮酒。

  大明读书人的地位,有些奇怪。

  明太祖朱元璋,在登基之前,对读书人尊崇有加。“微服从连岭出石门,亲临其室”请朱升;对秦从龙“称先生而不名,常亲至其家与之燕饮”;写信给刘基这样开头“元璋顿首奉书伯温老先生阁下”等等等等,极其谦卑恭敬。

  知识分子们上了当,齐呼:“吾辈今有主矣”,帮助朱元璋从群雄中脱颖而出。

  然而做了皇帝,待读书人的态度便渐渐变了。先是对被征不仕的隐士大加杀戮,例如对江西的夏伯启“诛而籍其家”等。后来明太祖更独创出所谓“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罪”, 一旦朝廷征召,就必须出仕,否则杀头。

  这条法规意味着,山林隐逸这一知识分子最后的自由选择,也被彻底堵死。

  轻视辱骂文人,则成为常事。“迂儒”“临事无为”“唐妇人犹过今之儒者”等等这些屡见不鲜。有了点儿文字水平后自高自大,和知识分子争小红花。写《阅江楼记》写《驳韩愈颂伯夷文》等文章,一边自称“淮右布衣”“江左布衣”,自谦“起自田亩,出身寒微”,一边指导天下文人写作!

  到了后期,更是大开文人杀戒,掀起一次又一次洪武文字狱。洪武晚年,稍有名气的知识分子都几乎难逃一死。傅恕,张孟谦,高逊志,王行,王蒙,赵原,盛著等等这些文人画士都死得不明不白。

  “吴中四杰” 是苏州府的四位著名文人。四杰之首的高启,仅仅因为以“龙蟠虎踞”一词形容魏观的府治便惨遭腰斩;杨基被谗削职死于劳役工所;徐贲下狱而死。

  最后一位张羽,曾官至太常臣,无故被贬谪岭南,半道被召,史书记载“羽自知不免,投龙江而死”。

  实际上,江中遇救,躲至这小小香山村中,化名谢运,自称是个不中的童生,在村中教书谋生,侥幸平安活了下来。此时已近八十岁,须发皆白,看透了世情沧桑。 听说瑈璇高中解元,并不吃惊也毫无喜意,这个弟子本来天分甚高,又是自己费心教出,若是不中,反而奇怪了。听说蒯祥设计了北京皇宫三大殿和承天门,倒颇有兴味。

  蒯祥随手画出,和先生谈论。三大殿倒也罢了,瑈璇见这承天门即后世的天安门,黄瓦飞檐,设计得庄严宏大堂堂正正,颇符合“承天启运”的恢弘大气,不由得连声称赞。蒯祥被他赞得不好意思,便拿他的解元开玩笑,二人嬉笑打闹成一团。

  谢运,昔日的张羽,含笑看着两个弟子,心中感慨。

  也曾经这样少年懵懂,这样自负大才憧憬未来,以为天下更无难事。及至侘傺,才明白磊磊青史所记百十肆志之人,背后何止万千淹杀者,豪杰有之,才子更有之。

  只是这些,又如何,更何必说与这两位花季少年?

  接下来的日子,林家忙得不亦乐乎。吴县的孔县令亲自到访,恭喜瑈璇高中解元。亲眷邻居更是恭贺者不绝。蒯富日日在林家帮忙,和林仙两人都瘦了一圈。

  江南文风本盛,吴县今科乡试共有六人中举,在直隶省中算是最多的县城,孔县令为此得到礼部褒奖。得意之余,亲自操办鹿鸣宴。县役乡绅父老乡亲团团围聚,高歌鹿鸣,大大热闹了一番。

  瑈璇蒯祥二人却只忙着玩耍,兴高采烈地一起上树摸鸟下河抓虾,帮先生的墙壁粉刷门窗油漆,又常常携手去看望巨龟一家。五只小龟和二人渐渐熟悉,异常亲昵,有时会轻轻咬着瑈璇的手指玩儿,逗得瑈璇哈哈大笑,蒯祥拍手叫好。

  很久很久以后瑈璇才知道,这几十天,竟然是自己最后一段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

继续阅读:第10章 寒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鹿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