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鹿头青尸
空船2018-03-22 12:183,340

  棺椁中,躺着的是一具古尸,这尸体脖子以下,披着一件金缕玉衣,虽然经过了一千多年,依然光鲜如新。

  只是这金缕玉衣,脖子以下和其他的完整玉衣一样,套住了尸体,但脖子以上却没有脸盖和脸罩。

  露出了一个头颅。

  这头颅,并不是人头,而是一个硕大的鹿头。

  而且看不出任何缝合的迹象,就长在这尸体的脖子上。

  玉衣显然保持的非常完好,在手电筒的光芒下,显露出淡淡的青色,温润清新,一看就是无价之宝。

  鹿头玉尸!

  这尸体,怎么会长了一颗鹿头?

  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

  二胖胆子大,嚷道,“这他妹妹的是什么怪物,弄个鹿脑袋吓唬胖爷,胖爷倒要看看玉衣下边是人还是鹿?

  难道是西游记里面,在车迟国和孙悟空斗法的鹿力大仙?对,很有可能,那唐僧玄奘,曾经来过楼兰,西游记里很有可能遇到。”

  二胖爱看西游记,懂得也不少,之前也恶补了一些楼兰国的资料。

  玄奘三藏在其旅行末尾作了极其简单的记述:“从此东北行千余里,至纳缚波故国,即楼兰地也。”

  我自然不相信什么鹿力大仙之类的,但是面对如此怪异的尸体,也是想不到怎么回事。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么?”

  我转过头问姜若水。

  “不知道。”

  姜若水摇了摇头。

  “看看不就行了。”

  二胖有些不太满意。

  不满意的原因还有一个,这金缕玉衣的价值太大,属于明器不假,但这明器可是盗不得的,除非想掉脑袋。

  这种无价之宝,只能由国家来保管,就算拿出去,也不会有下家来接手。

  其实二胖的想法很简单,找到些金银,字画一类容易出手的明器最好,这东西,谁也不敢动。

  “是啊,这不会是故意吓唬我们的吧,我倒要看看里面是人还是妖怪?”

  老王走了过来,拿来一个撬棍,轻轻地将外面的玉衣掀开。

  这金缕玉衣,并不像玉俑一般,将尸体全封闭,而是盖在上面,所以比较好掀开。

  大家一看,里面果然是一具人类的尸身,身披着青色的纱衣,长得很高大,尸身保存的很好,和刚死不久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并没有腐烂。

  只是肉身呈现出淡淡的青色,显得更加诡异。

  面对这诡异无比的鹿头青尸,谁都有些茫然。

  “想不到这么久,尸体保存的还这样好,这比长沙马王堆辛追尸体保存的还好,古人认为玉能防止尸体不腐,是有原因的。”

  姜若水看着,忽然开口说道。

  这一点我也知道一些,金缕玉衣是汉代皇帝和高官死后穿用的殓服,外观与人体形状相同。玉衣是穿戴者身份等级的象征,皇帝玉衣以金线缕结,称为“金缕玉衣”,其他贵族则使用银线、铜线编造,称为“银缕玉衣”、“铜缕玉衣”。

  汉代认为玉是“山岳精英”,将金玉置于人的九窍,人的精气不会外泄,能使尸骨不腐不朽,可求来世再生,所以用于丧葬的玉器在汉玉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我仔细观察了,这鹿头青尸,九窍都有玉塞。

  “虽然是鹿头怪尸,但九窍都有玉塞,定然不同寻常,尤其是口中玉塞,很可能是最珍贵的千年血玉,既然来了,自然要看一下。”

  老王有些忍不住了,这么多人,纵然一具尸体再可怕,总不可能复活,害怕一阵,就过去了。

  “小心,不要破坏这怪物的尸体。”

  姜若水皱了皱眉。

  摸金校尉有规矩,不能轻易破坏墓主人尸体,但老王一来不是摸金校尉,二来这鹿头怪物,不像是真正的墓主人,所以也只是提醒一番。

  老王拿出一个小型的探阴爪,先小心的敲了敲鹿头,动作很娴熟,又敲了敲鹿的喉咙。

  然后迅速低头。

  “这是干什么?”

  二胖茫然不解。

  “嗖!”

  一只弩箭,竟然从鹿口中射出来,射在五米开外的黄肠题凑上,直直没入。

  如果老王不低头,就会被直接射中,毫无疑问,如此强劲的弩箭,脑袋都会被射爆。

  “这是防备有歹毒的机关,要知道,盗墓开棺摸金是最后一步,这一步的机关往往最难防备,有的喉管里都有毒弩,有的口喷毒水。

  有的浑身是毒,触摸就会中毒而死。”

  我对二胖解释道。

  二胖对于《搬山九秘》看得并没有我详细,其中有一篇记载:赵祖山陵,金之末年,河南朱漆脸等发掘,取其宝器。又欲取其玉带,重不可得,乃以绳穿其臂,扎于自己坐而枰起之,带始可解。为口内物喷于脸上,洗之不去,人因呼朱漆脸,后败露,皆杖死。

  意思就是一个盗墓贼盗赵匡胤的永昌陵宫,后见太祖腰间挂一‘龙纹镶金铊尾’玉带,这人准备搬动尸身,解开玉带,突然尸身缓缓坐起,口中喷出一股黑褐色液体,那朱漆脸躲避不及脸上被喷个正着。

  那人面部被‘尸液’所染,慌不择路回到家中,使清水浸脸却洗不掉,毒液侵入肌肤之内,脸部便落下了一块暗褐色痕迹,后江湖中便称其为‘朱漆脸’,很快被人认出,官府将他们一伙盗墓之人全都杖死。

  所以说,盗墓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各种机关防不胜防,弄不好就死于非命。

  “好厉害,这墓主真没良心,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盗墓了?”

  二胖有些不满的说道,看到鹿头口中果然有弩箭射出,不由得后退两步。

  这东西神出鬼没,光有一身力气没有用。

  “啪!”

  老王犹如做外科手术的医生般仔细,将探阴爪小心翼翼的深入鹿口中,不一会儿,慢慢吊上一块血红色的玉石。

  “千年血玉!

  想不到真有这东西。”

  南哥那样沉默寡言的保镖高手,此时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千年血玉肯定是真品,只是这鹿头青尸,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那一位楼兰王呢?”

  姜若水并没有太关心血玉,而是陷入了沉思。

  “这千年血玉肯定是真品,只是这鹿头青尸,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那一位楼兰王呢?”

  姜若水并没有太关心血玉,而是陷入了沉思。

  “这是要发啊。”

  二胖眼里烁烁放光。

  市面上血玉也有不少,但绝大多数都是赝品,这些玉一般为劣质的岫玉,多是化学着色剂侵染,没有收藏价值,并非真正的血玉。

  真正血玉是指透了血进去的玉石,不是指一种天然玉,不管是翡翠、和阗玉,还是黄玉,只要是真的透了血的,就是血玉。

  血玉形成和尸体有关,当人落葬的时候,作为衔玉的玉,被强行塞入口,如果人刚刚死,一口气咽下同时玉被塞入,会随气落入咽喉,进入血管密布的喉管,

  千百年死血透渍,血丝直达玉心,就会形成华丽的血玉。

  这种东西往往落尸体咽喉下,是所有玉塞中最宝贵的一个,按照品阶,价值甚至可达数百万。

  而老王手中的血玉,至少经历一千多年,绝对是极品。

  探险队显得很兴奋,毕竟,这样的宝物,在潘家园也极难看到。

  “啪!”

  鹿头青尸突然动了,头微微一歪,吐出一条银色小虫,那小虫犹如蚕一般大小,形状也差不多,只是速度奇快,躬身一弹,直接弹入到了老王的口中。

  “呸!”

  老王反应也不慢,匆忙要把银色小虫吐出来,可惜为时已晚。

  银色小虫,竟然在老王的面部肌肉里面蠕动,可以清晰地看到,老王的脸皮里面,犹如一条蚯蚓在乱爬乱窜,场面惊悚无比。

  所有人都呆傻了,这突然蹦出来的小虫,谁也没有见过,根本不知道怎么破解。

  老王双手狂挥,嘶声惨叫,用手拼命的挠着脸,很快血流如注,挠了个满脸花。

  那小虫不在面皮蠕动,而是没入老王的脑子里。

  接下来我看到有生以来,最为惊悚的一幕。

  手电筒的光芒下,老王的脸皮很快脱落,然后是嘴唇,耳朵,然后是眼睛,全都脱落下来。

  那种噼里啪啦掉落器官的景象,只需看过一次,就会终身难忘。

  很快,脑袋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骷髅头,依稀可以看到颅腔内,那银色的小虫还在蠕动。

  老王在惨嗥声中彻底死去。

  我浑身冷汗直冒,掏出大把雄黄猛洒。

  “咔嚓!”

  吕教授取出一柄飞刀,没入老王的头颅内,将那蠕动的可怕虫子刺死。

  其他人都吓坏了,全都退后,

  这魔鬼一般的虫子,竟然可以没入人的身体内,根本没有办法防御。

  好久,众人才恢复过来。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十一人的队伍,老王又死了,还剩下十人。

  二胖把朱砂抹的浑身都是,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蹦出个粽子,让他狠狠的杀一杀。

  “去死吧!”

  吕教授冷冷的盯着鹿头青尸一番,方天戟刺出,一戟将鹿头切下。

  我们全都退后,唯恐又有鬼虫从鹿头中飞出。

  还好没有动静,好半天,才恢复平静。

继续阅读:第25章 尸蚕,鬼屏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