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尸蚕,鬼屏风
空船2016-05-27 09:053,523

  “这是什么虫子,这么可怕,怎么会呆在这鹿头之中?”

  姜若水的脸色有些苍白,呼吸也是急促。

  “这是尸蚕,习惯在黑暗的地下,吃腐烂的尸体,通常尸蚕都是白色,这只银色的尸蚕,应该是尸蚕王级别的。”

  吕教授忽然开口说道。

  “这玩意太可怕了,还是离他们远点,否则钻进脑子里,总不能开颅取出来吧。”

  二胖心有余悸的说道。

  “大家准备好口罩,防止再有尸蚕出现。”

  姜若水提醒道。

  话音未落,吕教授脸色一变,说道,“不好,杀死了尸蚕王,附近的尸蚕会来报复,快走。”

  我们都有些蒙了,一条尸蚕就这么恐怖,要是再过来一些,简直难以防范。

  “沙沙!”

  黄肠题凑的下面地缝中,传来了诡异的声响,一条条蠕动的尸蚕,从四面八方慢慢围拢过来。

  这些尸蚕都是白色,形状大小与普通的春蚕差不多,但个别的足有春蚕的三倍大,看起来十分恶心。

  很快,我们来时的路口,已经全部密密麻麻的尸蚕堵住。

  “那边有个门,冲出去。”

  吕教授跳到黄肠题凑上面,看得清楚,用戟一指,果然,棺椁的西北角又一个狭窄的通道。

  我们这时候,哪里顾得上什么金缕玉衣,一个个仓惶逃窜,跑得比兔子都快。

  被粽子直接抓死,倒也痛快,可被这尸蚕吃了脑髓,那简直太恐怖了,谁也不愿意是这样的死法。

  冲破门,又是一间大墓室,里面依然有一些尸蚕,一卷一卷的蠕动着,向我们这边冲来。

  我们受到夹击,背靠墙壁,不断的后退。

  我猛洒大把雄黄,朱砂,这些尸蚕果然受到影响,速度减弱了许多,但有一些巨大的尸蚕,依然缓慢的往这边进攻。

  四周的尸蚕数量,已经有数百只,光靠伞兵刀,根本杀不过来。

  我们再次面临了生死危机。

  吕教授刺破中指,甩出两滴鲜血,顿时墓室内充满了刺鼻的血腥气味,淡淡的死亡气息弥漫四周,甚至比雄黄,朱砂的气息,还要浓烈。

  “沙沙!”

  周围的数百只尸蚕,犹如老鼠见猫,雪狮子见火一般,潮水般的往后退去,速度之快,显然是在仓皇逃命。

  没多一会儿,数百只尸蚕消失的干干净净,全部钻进了地里。

  我们再次惊呆,这吕教授到底是何方神圣,血液天生克制尸蚕?

  要是没有吕教授,后果不堪设想。

  “吕教授,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千万不要离开我们。”

  二胖惊魂未定,忍不住嚷道。

  “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们这些人都凶多吉少。”

  姜若水也十分感激的说道。

  “没事。”

  吕教授的脸色有些苍白,由于失血,身子有些摇晃。

  我急忙过去搀扶,发现他的身体冰凉,凉的有些可怕。

  “难道他真的是粽子,只有粽子身体才这么凉,搬山九秘中记载,有些变异的粽子血脉,的确可以克制毒虫鼠蚁,保持千年不腐不朽。

  否则墓穴中常有蛇虫老鼠等,什么粽子都被咬光光。”

  我心中隐隐一动。

  “不用。”

  吕教授把我的手推开,恢复了原来的冷酷模样。

  我们把那道石门关上,再也不敢回到那里,什么金缕玉衣,什么千年血玉,通通抛到一边。

  命都没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普通的尸蚕,最起码速度慢些,不会腾飞,要是遇到银色的尸蚕王,会弹射,弹进口中,就是大罗神仙都解救不了。

  “看,那边墙壁上,好像有鬼影!”

  山哥眼尖,小声嚷道。

  众人此时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瞪大眼睛一看,果然,对面的墙壁处,有隐隐的影子在浮动。

  “我去给他点鸡血。”

  二胖怕虫子不怕粽子,更不怕鬼,操起鸡血枪冲了过去。

  之前他很鄙视鸡血枪,认为是装神弄鬼之物,虽然带了却没用,不过看我施展对付血粽子确实有一套,现在也开始使用。

  “噗噗!”

  鸡血射过去,可鬼影还是在动。

  一阵阴风吹来,幽深的墓室更显得恐怖。

  “这不是鬼影,而是壁画,只是刻在屏风上,黑雾弥漫,像真的一样,大家不要惊慌。”

  姜若水轻声说道。

  我这才发现,的确不是鬼影移动,而是墙壁上有一个大屏风,上面雕刻了不少画,风吹雾散,所以才像移动一般。

  这屏风很大,仿佛镶嵌在墙壁上,足有十多米。

  第一幅画,刻画的是古楼兰的繁华景象,一座座佛塔林立,一排排楼宇宫殿,山石喷泉,还有森林河流,里面骆驼,野驴,马匹,小鹿等动物欢快的奔跑,此外,还有一些蛇虫之类的在草丛间穿梭。

  “看来古楼兰果然是繁华。”

  姜若水仔细的观看,说不定楼兰古国的秘密,包括她父亲和三叔神秘失踪的秘密,就隐藏着这鬼屏风中。

  这说明古楼兰确实是水草丰美的地方,那时的楼兰国政通人和,经济繁荣,物产丰富,周围建有雄伟城墙、是边境重镇、“丝绸之路”上的一个繁华之邦。

  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马、葡萄、珠宝,最早都通过楼兰交易。许多商队经过时,都要停下休息。

  《汉书》介绍了楼兰的生态环境:“国出玉,多葭苇(芦苇)、枝柳(红柳)、胡杨、白草(芨芨)。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多骆驼。能作兵,与婼羌同。”

  第二幅画,刻的是一个大的围栏内,众多努力,在饲养一种白色的蚕,喂得竟然是人肉。

  那肉乎乎的白色怪蚕,正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尸蚕,密密麻麻的,数量成千上万,这些尸蚕相互咬杀,最后出来一条银色的尸蚕王。

  第三幅画,是众多奴隶,跳进去尸蚕的围栏,与尸蚕争斗,有的吃尸蚕,有的被尸蚕吃掉,场面十分惊悚。

  “这楼兰王一定是变态,用活人饲养尸蚕,当真是惨无人道。”

  我忍不住义愤填膺的说道。

  在古代,活人殉葬的现象经常存在,但用活人饲养怪物,却并不多见,实在是太没有人性,太野蛮了。

  众人都觉得残忍,怒骂了几句,说吕教授把那鹿头怪物斩首,做的实在太对了,简直是大快人心,除暴安良。

  第四幅画,刻的是一个国王打扮的模样,笑容满面,服下一粒白色丹药,旁边是金缕玉衣,四周黄肠题凑。

  另外边上还有一个人,身穿汉朝服饰,看起来很威风,手持一个杯子,拿杯子是透明的。

  上面还有些文字,我自然看不明白,姜若水翻译出来,说写着“莽王进丹,鹿王赠杯。”

  “难道刚才棺椁中埋葬的鹿头青尸,就是楼兰国的鹿王?那莽王又是谁,看样子是个汉朝的官员。”

  我开口说道,的确,古代楼兰与汉朝关系密切,常有往来,出现一两个官员很正常。

  “莽王?嘿嘿,不会是王莽吧,这小子就知道篡位,后来被杀了。”

  二胖瞪着小眼睛,忽然说道。

  “很有可能,王莽在位时,推行新政,是一个改革家,但屡有旱、蝗、瘟疫、黄河决口改道等灾害出现,南方的绿林军和北方的赤眉军起义,声势铺天盖地,只是王莽的陵墓在哪,现在还是个谜。

  看着画面的意思,很有可能王莽给了这鹿王一种丹药,而鹿王回赠给王莽一只杯子。”

  姜若水盯着壁画半天,开口说道。

  第五幅画,刻的是一盏骷髅灯,发出了迷幻般的光芒,照在棺椁上,那个国王竟然从棺椁中站起来,走进了一个青铜大门,四周的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变成了虚线。

  阴风阵阵,来到了一个诡异的世界。

  “有没有搞错,鬼灯,青铜门,当我看小说呢?楼兰人也学会挖坑?

  能不能看到终极啊?”

  二胖咧嘴说道。

  “这很有可能涉及到楼兰古国的最高机密,终极机密。”

  姜若水的情绪有些激动。

  第六幅画,更加诡异,在一个荒芜的原野上,众多鬼魂,粽子满脸春风,飘飘欲仙,竟然往天上飞去。那姿态,那表情,和敦煌莫高窟中的飞天,倒有几分相似。

  万鬼飞天图。

  可以这么说,刻的是一副万鬼飞天图,或者说万鬼升天图。

  在佛教初传不久的魏晋南北朝时,曾经把壁画中的飞仙也称为飞天,飞天、飞仙不分,随着佛教在中国的深入发展,佛教的飞天、道教的飞仙在艺术形象上互相融合。

  飞天多画在墓室壁画中,象征着墓室主人的灵魂能羽化升天。墓葬中和羽人一起出现的还有各类神仙。战国甚至更早期墓葬中就有升仙场景,东汉以后随着神仙思想和早期道教的传播更为流行。

  想不到这里,竟然刻有万鬼飞天图,如果公诸于世,定然震惊世界。

  这时候,吕教授的双眼有些迷离,似乎沉醉在飞天壁画的世界中,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呼吸也弱了许多,但身子依然直挺挺的站着,犹如标枪一般。

  我就在吕教授的旁边,侧脸看过去,吕教授的脸庞依然棱角分明,十分英俊,而且年龄根本不大,之前先入为主,以为教授就是老头,最次最次也有三十多岁。

  现在仔细一看,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实在是令人不解怎么当得教授。

  “这万鬼升天图有些古怪。”

  姜若水眨了眨眼睛,说道。

  “有什么怪的,群魔乱舞,群鬼乱舞吧。”

  二胖不以为然,恨不得这些鬼飞出来与他搏斗一番。

  “你看看这些鬼魂,粽子,最集中的地方,像不像我国的地图?”

  姜若水的声音有些颤抖。

继续阅读:第26章 万鬼升天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